標籤: 暫無標籤

    唐代後期主管鹽﹑鐵﹑茶專賣及徵稅的使職。鹽指食鹽的生產及專賣﹔鐵泛指礦冶(包括銀﹑銅﹑鐵﹑錫等)的徵稅﹔茶在唐代認為是山澤之利﹐故其徵稅亦由鹽鐵使主管。鹽鐵使后與轉運使合為一職﹐稱鹽鐵轉運使。 
    唐初不重鹽利﹐玄宗開元元年(713)﹐姜師度始奏請於安邑(今山西運城)鹽池置鹽屯﹐大獲其利。同年﹐左拾遺劉彤上表請收山澤之利﹐玄宗遂令姜師度﹑強循等俱攝御史中丞出使﹐檢查全國鹽鐵之課。當時設置鹽屯﹐仿照屯田制度﹐徵發人民充當屯丁﹐或出租給有力之家經營﹐按定額徵稅。鹽屯由地方官管理。安史之亂起﹐軍用浩繁﹐肅宗干元元年(758)﹐第五琦以度支郎中兼御史中丞為諸道鹽鐵使﹐這是鹽鐵置使之始。第五琦立鹽鐵法﹐於產鹽處招民為亭戶﹐專業煮鹽﹐鹽以每斗十錢之價﹐盡數交納給官府。由官府加價至一百一十錢出售﹐各地置監院管理﹐嚴禁私人盜煮及販賣。從此﹐徵稅變為專賣﹐政府收入大增﹐上元元年(760)﹐劉晏繼為鹽鐵使﹐又改進專賣制度。按新辦法﹐官府將賤值收購亭戶的鹽高價賣給鹽商﹐隨其所至販賣﹐禁過境州縣徵稅以保證官鹽暢銷。江南﹑嶺外諸州距產地遙遠﹐鹽商少到﹐則於其地置常平鹽倉﹐商人不至而鹽貴時﹐平價售與平民。江淮要衝及產地置四場﹑十監以儲鹽﹑售鹽﹐又置十三巡院以主持鹽務﹐查禁私鹽。在他初任鹽鐵使時﹐鹽利只有四十餘萬緡﹐到建中元年(780)他離職時﹐鹽利增加到六百餘萬緡﹐約佔政府全部財政收入的半數。從此﹐鹽利為唐朝除兩稅外的最大收入。寶應元年(762)﹐劉晏為鹽鐵使時又兼任轉運使﹐以鹽利為漕運經費﹐使二者密切結合。自劉晏以後﹐二使常由一人兼任﹐於是鹽鐵使與轉運使變為一職。 
    礦冶在唐初由少府管理﹐銅﹑鐵任人開採﹐但須向官府納稅。開元十五年﹐初征銀錫稅。德宗時﹐戶部侍郎韓回建議山澤之利宜歸王者﹐自此﹐礦冶徵稅權收歸中央﹐由鹽鐵使專掌。文宗開成元年(836)﹐一度劃歸州縣徵收。宣宗時﹐復歸鹽鐵使。唐代礦冶稅收不多﹐每年全國不過七萬緡﹐不敵一縣之茶稅。由於鹽鐵使主管礦冶﹐故有時也兼管鑄錢﹐或兼領鑄錢使。 
    唐德宗建中四年(783)始征茶稅。貞元九年(793)鹽鐵使張滂奏立稅茶法﹐在各地茶山及其附近的要道路口徵稅﹐按時價抽十分之一﹐每年得錢四十萬緡。穆宗時﹐王播為鹽鐵使﹐奏請增茶稅百分之五十。文宗大和九年(835)﹐宰相王涯自兼鹽鐵使﹐行榷茶法﹐令茶農移茶樹於官場中栽植﹐採摘茶葉后即在官場中制茶﹐舊有積貯﹐一律焚除。王涯置榷茶使﹐由自己兼領。此法招致人民極大怨憤。令狐楚繼為榷茶使后﹐乃奏罷榷茶﹐仍由鹽鐵使主管﹐實行產地收稅辦法﹐由政府所承認的茶商轉運販賣而禁止私人販運。 
    鹽鐵使為財經要職﹐常以重臣領使﹐或由宰相兼任。後來﹐鹽鐵使與轉運使合為一職﹐其下屬機構亦皆合併。唐代後期﹐鹽鐵使與度支﹑戶部二使合稱三司﹐至後唐明宗長興元年(930)﹐遂合併為一職﹐稱三司使。
上一篇[稅事春秋]    下一篇 [李聖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