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麻生遙斗 是《一公升的眼淚》中由錦戶亮扮演的角色,麻生遙斗(15歲→20歲) - 錦戶亮亞也的同學兼戀人。生物部所屬。屬於獨立思考並且行動的類型。笨拙頑固的個性與父親一模一樣。

1 麻生遙斗 -基本信息

  麻生遙斗--《一公升的眼淚》中由錦戶亮扮演的角色

  麻生遙斗(15歲→20歲) - 錦戶亮亞也的同學兼戀人。生物部所屬。屬於獨立思考並且行動的類型。笨拙頑固的個性與父親一模一樣。因為哥哥意外事故的關係,和父親的關係變得對立,也不肯向別人打開心房。對於有關亞也的事,不只愛她,亦處處維護她。由於有這種想法,不久之後便決定了自己未來的志向,入讀常南大學醫學部。

  ※此角色是以現實中親切對待木藤亞也的人,包括生物部所屬的少女,與及學校附近點心店的阿姨等作為藍本塑造的虛構人物。也是木藤亞也的母親為了了結女兒沒有談戀愛的心愿而設立的角色。

2 麻生遙斗 -劇情介紹

  片 名:一公升的眼淚

  地 區:日本

  區 域:日韓

  集 數:11集

  類 型:勵志 偶像

  導 演:村上正典、木下高男

  編 劇:江頭美智留、大島里美

  主 演:

  澤尻繪里香(澤尻英龍華) 飾 池內亞也

  藥師丸博子 飾 池內潮香

  錦戶亮 飾 麻生遙斗

  成海璃子 飾 池內亞湖

  勝野洋 飾 麻生芳文

  藤木直人 飾 水野宏

  [1升的眼淚]描述了15歲時身患不治之症(脊髓小腦病變性症),直至25歲去世,真實存在的女性木藤亞也的半生。

  這是一個在日本感動了成千上萬人的真實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池內亞也是一個開朗活潑的花季少女。然而,在她15歲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降臨,亞也患上了一種病因不明的骨髓小腦變異症。為了鼓勵自己以及家人和朋友,亞也從知道自己患病的那一天起便開始寫日記,記錄了自己的抗病過程。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在死亡面前輕易就放棄自己」。

  10年,和病魔抗爭的10年;一個女孩最美好、最青春的10年。亞也用自己的方式記錄著生活的美好,生命的寶貴。在25歲時平靜地離開了這個世界。然而,亞也的日記被日本幻冬舍整理出版,一時間在日本引起巨大反響,銷售量突破110萬部。給無數人帶去了生活的勇氣和動力。

3 麻生遙斗 -分集介紹

  第1集

  15歲的池內亞也(澤尻繪理香飾)參加明和台東高中的入學考試卻因為勞累過度把公車坐過了頭,慌慌張張奔跑在雨中的亞也撞倒了麻生遙斗(錦戶亮飾)的自行車,看到亞也受傷了, 遙斗用自行車送亞也去考試。結果原本並不想參加考試的他,也順利進入了考場。最終亞也和遙斗進入了都考進了著名的高中名和太東高中,更巧的是在同一班。由於亞也和遙斗分別是男女生學號第一個,於是他們成了班上的正副班長。而第一次面對的課題就是不久后的一次合唱比賽。

  亞也開始莫名其妙的摔倒,東西也總是拿不穩。曾做過護士的母親潮香(藥師丸博子飾)一切都看在眼裡。某天早上,亞也飛奔去上學,剛出家門沒多遠就摔倒了,下巴受重傷流血不止,驚慌的母親潮香立刻開車送亞也去醫院。神經內科醫生水野宏(藤木直人飾)謹慎地表示希望給亞也做一個詳細檢查。

  亞也在學校盡責地擔任班長,並努力組織大家合唱的事情,可惜所有人的反應都非常冷淡,於是亞也把自己家庭的狀況都說了出來,並感性地表示,大家都還正直青春年少,還有很多時間,彼此不應該只有冷漠。讓同學們很是敬佩。

  水野告訴潮香,亞也患上了脊髓小腦變性症,這種病會讓亞也的身體機能逐漸喪失,智力毫無損害,但會變得不能走路不能說話,直至死亡,而且這種病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治好的病例。 得知此事的潮香心情十分沉重……

  第2集

  潮香不相信女兒這麼小就患上絕症,於是要求找其他醫生幫忙診斷。

  亞也在學校的工作非常順利,班上同學都積極配合亞也合唱。放學后,亞也還加入了學校的籃球社,實際上亞也考入這所高中,是因為自己從初中開始暗戀的學長河本佑二(松山健一飾)在這裡,並且也在籃球社,他初中時送給亞也的簽名護腕,一直是亞也最珍惜的寶貝。

  亞也因為之前下巴的傷痕要到醫院消毒,認識了父親在醫院住院的小女孩優花(松本梨菜飾),亞也接優花丟過來的球時沒接住,球一下打到了臉上。優花告訴亞也,自己的父親當初也受過和亞也一樣的傷。

  潮香為了亞也的並四處求醫,很晚還沒能回家,在回家途中接到亞也的手機簡訊,告訴她自己一切平安,讓母親擔心了。看這簡訊,潮香忍不住哭了起來,回到家,把亞也的病告訴了丈夫瑞生(陣內孝則飾),夫妻二人陷入深度的悲痛中。

  亞也的球隊和外校球隊比賽,瑞生帶著全家人去給亞也加油,看著球場上奔跑自如的亞也,瑞生和潮香都忍不住熱淚盈眶,這樣的女兒,居然以後會漸漸不能動了。

  亞也在大雨中撿了一隻被拋棄在路邊的小狗回家。於是瑞生決定讓小狗以後在池內家安居落戶, 希望能夠盡量滿足亞也的希望,可這卻引起了二女兒亞湖(成海璃子飾)的不滿,認為父母偏心。

  第3集

  亞也的身體逐漸出現一些徵兆,讓她開始不安起來。同時,潮香和瑞生決定不告訴亞也她生了什麼病,只騙她說是青春期女孩經常會出現的病症,只要吃藥就能好,對此水野醫生並不贊同,認為應該讓亞也及早了解自己的病情,這樣才不會浪費自己剩下的時間。

  學長佑二找亞也一起出去逛街,結果在一家店門口的時候,亞也突然無法移動,被飛奔而來的一群小孩撞在地上。

  亞也從裕香及其母親那裡了解到裕香的父親身患的病與自己身上的癥狀很相似,找到水野醫生想問個明白但最終沒能開口。亞也趁生物教室沒人的時候,上網查詢到「脊髓小腦變性症」,亞也發現自己最近的癥狀和這種病的病徵一模一樣,非常傷心。此時麻生來到生物教室,看到麻生非常關心魚的死活,卻對人類漠不關心,亞也難過得哭了起來。

  水野勸解潮香希望能早日將病情坦白的告訴亞也,原來他一直對接手的第一位小病人的事念念不忘,當時的他也是在父母的央求下沒有將病情告訴小患者,當孩子無法在自由活動的時候留下了很多遺憾。

  在合唱比賽上亞也認真的指揮贏得了同學們的好感,比賽結束後去醫院複診,水野表示要對亞也講解真實的病情,不料亞也自己說出了脊髓小腦變性症……

  第4集

  確認了自己病情的亞也回家的時候沉默不語,父母都很擔心,沒想到第二天清晨堅強的亞也就打起了精神。

  暑假到來了,同學們都考慮著如何度過暑假而亞也卻心事重重。即將畢業的佑二找到亞也,約她一起去看結業式當天的焰火大會並邀請她一同慶祝自己的生日,亞也起初顧慮到自己的病情想要拒絕,在母親的鼓勵下決定赴約 ,並精心的打扮了一下。大會當晚亞也與河本一起過馬路的時候突然病情發作直挺挺的摔倒在地上,看著滿頭是血的亞也,所有同學都嚇呆了。

  病情惡化的亞也只得住院接受治療。探望亞也的同學們回來的路上談起遙斗,原來自去年夏天遙斗敬愛的哥哥溺水身亡后他的性格便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變的冷淡而難以讓人接近。

  遙斗通過查閱書籍明白了亞也所患的疾病,很是驚訝。亞也精心裝扮之後去動物園等河本,河本卻因為亞也的病爽約,得知此事的遙斗趕到動物園為站在雨中的亞也撐起了一把傘,而再次意識到疾病給自己帶來了什麼的亞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第5集

  亞也出院的當天,水野醫生告訴潮香,應該幫亞也申請殘疾人手冊。潮香不肯答應,但最終還是把資料接在了手中。當天晚上,潮香和瑞生商量幫亞也申請殘疾人手冊的事情,瑞生非常生氣,認為亞也並不需要這種東西。

  父母讓亞也搭乘計程車上學,亞湖對此覺得非常奇怪,但瑞生和潮香都不肯說出實情,只是表示亞也還需要一段時間康復。

  回到學校的亞也由於生病,不能再擔任班長,遙斗也故意擺脫了這個責任。亞也向遙斗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哭,遙斗於是告訴亞也,如果看到亞也哭,就要罰款,亞也苦笑著答應了。亞也無法忍受周圍人好奇的眼神,於是要求上學放學都自己步行去學校。

  某天上體育課在班上休息的亞也,突然昏倒在地,嚇了一跳的遙斗立刻送他去醫院。亞也得了脫水症,她告訴醫生和母親,去廁所就會有同學陪,為了不給別人造成困擾,她只能儘力控制自己的飲 水。亞也開始每天不停對人說「對不起」,讓潮香非常難受,最終她和瑞生決定,把一切都告訴家裡所有人。同時說服亞也申請殘疾人手冊,亞也終於想通了,也不再對人說「對不起」,而是經常說「謝謝」。

  亞也為了不再哭泣,讓遙斗在外等待,自己則用電話亭的電話打給學長佑二,並微笑著向學長告別,為兩人剛剛開始的戀情劃上了句點。

  第6集

  亞也照例每天到醫院做復健,並向水野醫生提交日記。母親潮香樂觀地對水野醫生說,最近亞也穩定多了,病情也並沒有任何不良發展,還開心地認為說不定亞也就這麼慢慢好轉。看著這樣的潮香,水野醫生不敢告訴她真實的情況--實際上亞也的病情惡化很快,已經開始進入難以吞咽的階段。

  亞也的弟弟弘樹一心想成為學校足球隊的主力參加比賽,在亞也的鼓勵下經過刻苦的練習終於被提名參加比賽,弘樹對隊友們說自己的姐姐是頭腦聰明運動神經又好的美女,眾人都羨慕不已,亞也與亞湖去為弘樹買運動品,弘樹的隊友看到生病的亞也后紛紛嘲笑弘樹並將他的足球踢進湖中,正在附近做野外調查的遙斗將一切看在眼中將球揀回送還給弘樹且希望他能珍惜姐姐。

  亞也已經拿到殘疾人手冊了,現在走路不穩的她每天都要為了追趕到站的公車慢慢奔跑,但往往都被別人用奇怪的眼神注視,但亞也並不在意這些。察覺此事的 遙斗下決心把亞也當作普通人來對待,為了讓她感覺自己是個普通人,還故意在生物教室使喚亞也。

  亞湖去給弘樹送葯,看到他的隊友嘲笑亞也而弘樹卻默不做聲怒不可遏狠狠的訓斥了他,並把手已經不利索的亞也辛苦縫製的衣服給弘樹看,讓他知道姐姐為他付出了多少心血。 這一切都被在門口的亞也聽在耳中。為了不給弟弟帶來麻煩亞也謊稱自己要和朋友去看電影無法到比賽現場為弘樹加油,弘樹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親自畫了一張門票邀請亞也去看比賽,亞也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

  第7集

  新年之後返回學校的亞也,病情越來越重,行走要依靠輪椅已經坐上輪椅了。

  某天潮香到學校接亞也的時候,班主任告訴潮香,由於班上有學生家長抗議,希望讓亞也轉學到殘疾人學校去。潮香對此大感愕然,於是告訴了水野醫生,水野則表示贊同,並說這樣亞也能得到更好的照顧,並且在設施完善的殘疾人學校,才對亞也同病魔戰鬥更有幫助。水野建議潮香去找以前治療過的一位病人諮詢一下,潮香找到病人的母親通過交談得知將孩子轉送到專門的殘疾人學校是利大於弊。終於下定決心勸說亞也轉學。卻在回到家的時候因亞也的熱情而 難以開口。

  無意中看到家裡抽屜里藏著的殘疾人學校簡介的亞也,大發脾氣,並拜託父母不要讓自己轉學,表示自己還想與同學們在一起。

  亞也退出了籃球社,真理子因為亞也沒有跟她商量不把她當朋友而很生氣。幾天後,學校籃球社比賽,亞也到場為好朋友加油,真理不僅和她言歸於好,並表示籃球社所有人和亞也一起加油,讓亞也非常感動。

  而來參加家長會的潮香遭到家長們的指責,潮香於是努力解釋希望讓亞也自願轉學,希望再多給她一些時間。家長們終於讓步,卻有家長提出,既然不想給別人添麻煩,潮香為什麼不幹脆辭去工作到學校貼身照顧亞也呢?

  第8集

  吃晚飯的時候,潮香宣布下個月打算辭職,以便拿出更多的時間照顧亞也。只有她和丈夫瑞生一起的時候,瑞生問潮香,這是你一生最大的夢想,辭去工作放棄不是很可惜嗎?潮香卻回答最重要的是女兒。為了貼補家用給亞也買輪椅,父親瑞生四處打工,亞也很過意不去。

  學校舉辦模擬考試,真理和松原早希一如既往地扶亞也到考場,卻在爬樓梯的時候,亞也不小心踩滑,和真理一起摔下了台階,不僅亞也擦傷,真理的右手也不得不休息半個月, 需要被迫停止籃球比賽。

  亞也開始有了放棄在現在的學校就讀的想法,晚上亞湖卻告訴亞也,希望亞也再忍耐一下,自己一定努力考上東高,和姐姐在同一所學校,以後就能不麻煩別人,自己每天攙扶她上學放學。

  某天趁亞也不在,班上所有同學都表示不滿亞也給大家帶來了很多麻煩,連真理和早希也有些抱怨,看不過去的遙斗忍不住站起來訓斥所有人,不應該在背後議論亞也 ,表裡不一。沒想到回班裡拿拉下的筆記本的亞也就站在門口。

  亞也希望父親繼續專心的做豆腐,讓母親也繼續做保健醫生,希望大家都不要為自己改變太多,因此她決定去殘疾人學校上學。亞也離開學校當天的真誠感言深深的打動了同學,大家都自發的跑出教室為亞也送行,在大家的眼淚和歌聲中亞也離開了學校。

  第9集

  亞也終於坐著父母給她買的電動輪椅到殘疾人學校上課了。與患同樣疾病的明日美住在一個宿舍的亞也開始逐漸適應在殘疾人學校了宿捨生活。亞也有了自己的手機,每天都期待了麻生的電話打來。

  潮香高興地告訴水野醫生亞也現在的情況,水野卻嚴肅地告訴潮香,亞也現在的情況非常糟糕,病情急轉直下,很快就會出現吞咽困難、吐字不清的情形了,最糟糕的是只要稍微感冒,就很容易 引起肺炎等併發症。

  遙斗約亞也到水族館約會,並送給亞也一個海豚的手機吊飾,讓亞也非常開心。回家的路上沒能趕上公車,沒想到又下起了大雨。當遙斗把亞也送回家之後,潮香生氣地罵了 他一頓,並把亞也現在的情況告訴了他。遙斗開始懷疑自己能不能照顧好亞也。回家的路上接到亞也打來的電話,亞也消極的態度讓遙斗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遙斗在圖書館里看到亞湖總是學習,原來亞湖想考上台東高中代替姐姐畢業,這也是她能為姐姐做的唯一的事,遙斗很受感動,跑去殘疾人學校,向亞也表白了心意,自己喜歡亞也,雖然不知道將來會如何,但自己希望面對現在的心情,並告訴亞也,以後即使亞也說話再慢,只要是她說的話自己就會好好聽,也會耐心地為她推輪椅。

  抱定了要為亞也做點什麼的念頭的遙斗在志願表上填下了常南大學醫學部,而亞湖也通過努力學習如願以償考上了台東高中。

  第10集

  兩年過去了,18歲的亞也順利從殘疾人學校畢業。但是病情惡化的越來越嚴重,發聲都很困難。回家之後,父母及家人為她準備了舒適的卧房,但亞也感到並不滿足,她需要的不是舒適的生活空間,而是希望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 遙斗考上城南大學醫學院,並推著亞也的輪椅帶她一起逛校園,看著其他不斷走動的情侶們,亞也感到很難受。

  亞也自動要求住院,表示希望能每天都努力做復健,而不只是定期到醫院作,希望可以在還能動彈的時候用自己的雙腿走路。某天遙斗來看她,沒想到亞也倒地失禁,亞也為此感到非常難堪。

  殘疾人學校工作過的小圓老師即將結婚,他找到潮香希望亞也一家和遙斗一起出席結婚典禮並稱自己所在的出版社想出版一些鼓勵殘疾人的文學作品。由於病情的惡化亞也一度失去了信心,在母親潮香的鼓勵下開始用筆寫下自己的感受。參加完小圓老師的婚禮后,亞也將一封信交給遙斗,開玩笑說這是情書。

  回醫院后因為呼吸道被痰液阻塞險些發生危險,在水野醫生的搶救下化解了危險。看了痛苦的亞也,父母和水野醫生都非常難受,亞也告訴他們,自己已經寫信告訴 遙斗,要和他徹底斷絕關係,並含淚問出「我能結婚嗎?」,在場所有人都忍不住熱淚盈眶。

  第11集

  很快就五年後了,這時的亞也已經20歲了。亞也在父母和亞湖的幫助下再次回到東高,舊地重遊許多往日的回憶再次浮現在亞也的腦海中。

  亞也發現自己完全喪失了走路的能力,水野醫生髮現亞也運動機能消退的很快,隨時有可能發生危險要求潮香及時保持聯絡。病情的嚴重讓亞也有了強烈的緊迫感,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寫下自己的感想。她告訴母親潮香,這是現在自己還活著的唯一證明。某天 遙斗帶著亞也的讀者寫來的明信片,原來亞也近年來一直在雜誌上連載自己的日記,鼓勵了很多人。亞也再次看到了生存的意義,重新燃起來對生存的渴望。

  水野醫生抓緊時間研究脊髓小腦變性症,希望能夠找到更有效的治療方法。醫院謠傳水野醫生要跳槽,亞也聽了很在意,當面詢問水野,水野告訴亞也,亞也是自己的病人,永遠不會拋棄她,亞也聽了感到很安心,並告訴水野,希望自己死後能捐獻遺體,以供水野研究這種病的病因之用。水野醫生對亞也的話很感動同時對自己無法治好亞也的病感感覺到痛苦。

  聖誕節將至,亞也想回家中過聖誕,父母和水野醫生協商后決定讓亞也在家中度過一個快樂的聖誕。

  亞也慢慢不能說話也無法寫日記了,每天躺在病床上的她,只能利用讀字板和人緩慢地交流。遙斗一直擔心亞也暗中關注著她,某天夜裡遙斗來看亞也,兩人作了一生中最長久,也是最後一次的交流。麻生告訴亞也,遇到亞也之後自己才敞開了心扉,並懂得了人生的意義,不再像以前那樣對人毫不在意,學會了珍惜。

  出版社的人找到潮香表示亞也的文章大獲好評,表示希望能夠出版她的作品。

  五年後,亞也平靜的去世。多年後亞也的文章影響了很多人,越來越多的人改變了人生觀開始珍惜生命都趕到她的墓前來祭奠她。

上一篇[蕭順之]    下一篇 [超執行緒技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