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標籤: 暫無標籤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作於王禹偁 (chēng)貶官黃州期間。王禹偁是北宋政治改革派的先驅,一生為革除弊政而不屈不撓地鬥爭,多次遭到貶謫。真宗即位,復知制誥,參與撰寫《太祖實錄》,又因直書史事忤宰相而落職,降為黃州知州。作(三黜賦)表心跡,謂「屈於身而不屈於道,雖百謫而無虧」。本文所說「四年之間,奔走不暇」,即指貶滁以來的經歷。王禹佴在黃州三年,調任蘄州知州,不久就因病逝世。本文為晚年之作,已盡脫五代文格,藝術上臻於成熟。

1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內容簡介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黃岡之地多竹,大者如椽。竹工破之,刳去其節,用代陶瓦,比屋皆然,以其價廉而工省也。子城西北隅,雉堞圮毀,榛莽荒穢,因作小樓二間,與月波樓通。遠吞山光,平挹江瀨,幽闃遼,不可具狀。

夏宜急雨,有瀑布聲;冬宜密雪,有碎玉聲。宜鼓琴,琴調虛暢;宜詠詩,詩韻清絕;宜圍棋,子聲丁丁然;宜投壺,矢聲錚錚然:皆竹樓之所助也。

公退之暇,披鶴氅,戴華陽巾,手執《周易》一卷,焚香默坐,消遣世慮。江山之外,第見風帆沙鳥、煙雲竹樹而已。待其酒力醒,茶煙歇,送夕陽,迎素月,亦謫居之勝概也。彼齊雲、落星,高則高矣!井干、麗譙,華則華矣!止於貯妓女,藏歌舞,非騷人之事,吾所不取。吾聞竹工云:「竹之為瓦,僅十稔,若重複之,得二十稔。」噫!吾以至道乙未歲,自翰林出滁上;丙申,移廣陵;丁酉,又入西掖。戊戌歲除日,有齊安之命。己亥閏三月,到郡。四年之間,奔走不暇;未知明年又在何處!豈懼竹樓之易朽乎?幸后之人與我同志,嗣而葺之,庶斯樓之不朽也。

2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註釋

1.椽:(chuán)

2.闃:(qù)

3.氅:(chǎng)

3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作者介紹

王禹偁(九五四~一○○一)字元之,鉅野人,有「小畜集」。北宋初年的詩歌大多是輕佻浮華,缺乏人民性,王禹偁極力要挽回這種風氣。他提倡杜甫和白居易的詩,在北宋三位師法白居易的名詩人里(其他兩人是蘇軾和張耒)他是最早的,也是受影響最深的。他對杜甫的評論也很值得注意。以前推崇杜甫的人都說他能夠「集大成」,綜合了過去作家的各種長處,例如元稹「故工部員外郎社君墓系銘」說:「小大之有所總萃」,「盡得古今之體勢」;王禹偁注重杜甫「推陳出新」這一點,在「日長簡仲咸」那首詩里,用了在當時算得很創辟的語言來歌頌杜甫開闢了詩的領域:「子美集開詩世界」。

4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寫作背景

本文作於王禹偶貶官黃州期間。王禹偶是北宋政治改革派的先驅,一生為革除弊政而不屈不撓地鬥爭,多次遭到貶謫。太宗淳化二年(99」,任知制誥並判大理寺時,因替徐鉉雪誣得罪皇帝,貶商州團練副使。至道元年(995),兼翰林學士,在太祖皇后宋氏喪禮一事上,直言無忌,又觸怒最高當權者,貶滁州知州。(滁州謝上表)稱:「粗有操守,素非輕易,心常知於止足,性每疾於回邪。位非其人,誘之以利而不往;事匪合道,逼之以死而不隨。」真宗即位,復知制誥,參與撰寫<太祖實錄),又因直書史事忤宰相而落職,降為黃州知州。作(三黜賦)表心跡,謂「屈於身而不屈於道,雖百謫而無虧」。本文所說「四年之間,奔走不暇」,即指貶滁以來的經歷。王禹佴在黃州三年,調任蘄州知州,不久就因病逝世。
王禹偶是開北宋詩文革新之先河的重要人物。他盛讚韓愈文,自稱:「誰憐所好還同我,韓柳文章李杜詩。」((贈朱嚴))疾呼「咸通以來,斯文不競,革弊復古,宜其有聞。」(<送孫何序))他的文章,內容充實,筆墨淡雅,抒情議論,均得心應手。他以平易暢達、簡雅古淡的文風,吹開宋初文壇上「因仍歷五代,秉筆多艷冶」(<五哀詩))的陰霾,帶來變革的清新氣息。本文為晚年之作,已盡脫五代文格,藝術上臻於成熟。

5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譯文

黃岡這地方盛產竹子,大的粗如椽子,竹匠剖開它,削掉竹節,用以代替陶瓦。家家房屋都是這樣,因為竹瓦價格便宜而且又省工。
子城的西北角上,女牆毀壞,草木叢生,一片荒穢。我·就地建造了小竹樓兩間,,與月波樓相連接。·在樓上遠眺,可以盡覽山色,平視江灘流水也一覽無遺。那幽靜深遠的景象,難以把它完全描繪出來。夏天宜有急雨,、樓內如聽到瀑布的聲音;冬天宜下大雪,可聽到碎玉落盤般的聲音。這裡適宜彈琴,琴的音調是那樣清虛和暢;這裡適宜吟詩,詩的韻味清雅絕倫;這裡適宜下棋,棋子聲叮叮悅耳;這裡適宜投壺,箭聲錚錚作響:這些都是竹樓所助成的。
處理完公務的閑暇時間,身披鶴氅,頭戴華陽巾,手執一卷《周易),焚香默坐於樓中,排除世俗的雜慮。江山形勝之外,只見到風中輕帆、、沙上禽鳥、煙雲竹樹而已。等到酒醒之後,茶爐的煙火已經熄滅,送走夕陽,迎來皓月,這也是謫居生活的一大樂事啊。
那齊雲、落星樓,高是算高了;井干、麗譙樓,華麗可算是華麗了,可惜只用來藏蓄妓女,安置唱歌跳舞的人,這不是詩人墨客之所為,我是不贊成的。
我聽竹匠說:「竹片做瓦只能用十年,如果鋪兩層,能用二十年。」唉,我在至道乙未那年,由翰林學士貶到滁州,丙申年調往廣陵,丁酉年又回到中書省。戊戌年除夕,接到貶齊安的調令,己亥年閏三月到了齊安郡。四年之間,不停地奔波,不知明年又在哪個地方,難道還害怕竹樓易於朽壞嗎?希望我的繼任者能與我志向相同,在我之後好好修繕它,或許這座樓就不至於朽壞了。

6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賞析

 
  王禹偁稟性剛直,不畏權勢,因此多次得罪權要,一生屢遭貶謫。公元997年,即位不久的宋真宗將第一次遭貶的王禹傅召回京師,但是,王禹僻依舊直言政事,與宰相張齊賢、李沆產生了矛盾,而不容於朝。公元998年大年三十,王禹僻拜受了貶任黃州的詔令。999年暮春時節,他離開了開封,前往黃州。《黃州新建小竹樓記》就是寫在這第二次貶官期間。這年中秋佳節,身在黃州的王禹偁,於竹樓賞月撫昔之際,禁不住有感而發,奮筆寫下了這篇文章,文中極力渲染謫居之樂,把省工廉價的竹樓描繪得幽趣盎然,含蓄地表現出一種憤懣不平的心情,表達了他遭貶之後恬淡自適的生活態度和居陋自持的情操志趣。
  黃岡,也即黃州,唐宋時期,是不得意的官員恰當的外放之地,特別是北宋時期,左遷此地的有不少名士。如蘇軾等。黃州雖然是受排擠官員任職的窮鄉僻壤,但北依大別山,南臨長江,巴水、舉水、浠水從其東西入江,湖泊眾多。黃州具有燦爛的歷史文化和豐富的人文、自然資源,如作者所說的月波樓、蘇東坡後來遊覽過的赤壁等,向有"古名勝地、人文藪澤"之稱。因此值得所記所感的風物應該很多,然而王禹偁卻無視大江勝景,不發思古豪情,卻從眼前黃岡遍地都有的普普通通竹樓著筆,應有特殊的寓意。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竹子深受大眾,特別是文人的喜愛,成為喻理明志的寄託。文章一開始就從黃岡多竹、竹之可用、破竹建屋入手,為什麼要把小竹樓造在這裡,作者只說了兩點,即這是塊荒地,並且與月波樓相通,但從後文看,實際上還有兩個更重要的因素:其一是居高臨下,視野廣闊,足以閱盡黃州的山光水色。其二是客觀環境的破殘和荒涼,恰恰適應了作者惆悵和落寞的思想感情,這兩點作者沒有明說,但細讀後文,就能體會出來。關於風光,作者用"遠吞山光,平挹江瀨。幽闃遼復,不可具狀"作了集中概括,特別地強調了清幽寂靜和遼闊廣遠的意境。大凡處於逆境且身臨荒僻所在的人,見到特別符合心境的景象,思緒是複雜而紛亂的,如果把千姿百態的景物舜口千頭萬緒的思想逐一加以描寫,就不免流於平庸瑣碎。相反,乍露猶藏,卻往往可以收到意在言外的效果。所以作者緊接著就用"不可具狀"一語打住。
  接下來,作者描寫在竹樓之中一年四季的生活情趣。夏天聽雨,冬天聆雪,於尋常處感受竹樓的美妙,彷彿完全與自然融為一體。正因為竹樓帶來的悠閑自在,作者才有了彈琴、下棋、吟詩、宴歡的各種樂趣。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段作者描寫的主要是各種聲音,不僅有力地烘託了小竹樓的獨有的風景和情致,而且反襯了前面總說的"幽闃遼復"的感受。不管是轟鳴的雨聲,還是雪花飄落的細音,都襯托出小竹樓的清幽寂靜和天地廣遠。
  作者為什麼要追求這種清幽寂靜的境界呢?這是因為,他對坎坷曲折的仕途感到疲倦,對污濁喧鬧的官場感到無奈,試圖在曠遠寂靜的環境里解除自身的煩惱。這裡,表面上王禹僻是寫在政治挫折面前的淡漠態度,實際上是寫他守正不阿的傲岸性格。他並不因為貶職而自怨自艾,也不因此而隨波逐流。因此,作者筆下的獨具風韻的小竹樓,實際上已成了"屈身"而"不屈道"的貶官的象徵,而充滿聲色玩好的豪華樓觀則又成了居高位、甘墮落的權佞的代稱。兩相比較,作者的取捨態度是十分明確的。
  止凼為巧乍耆對小竹樓有看這麼深的感悟和寄託,因此對小竹樓未來命運自然生起關切之情,反觀自身,又油然地引起了作者對自身政治命運的慨嘆。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是一篇敘寫普通名物的遊記,文章多用排比,音調優美,富於詩昧,能夠將情和景熔鑄成一個有機的整體,所以一座乎平常常的小竹樓便有了藝術的生命和人生的哲理。

7 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藝術特色

 
  一、借物言志
  本文前半部分描繪竹樓中所見、所聞、所感,為後半部分的抒發感慨作了很好的鋪墊。全文緊扣竹樓來寫,由竹樓「價廉而工省」,又宜於居住,寫到竹瓦的壽命僅有十年,但自己累遭貶官,「奔走不暇」,「豈懼竹樓之易朽」。通過寫竹樓,表明了自己身可屈而道不可屈、嚮往不朽的人生境界的崇高心志。
  二、運用對比、排比的手法
  文中以廉價簡陋、樸實無華的小竹樓與齊雲、落星、井干、麗譙等華麗高樓對比,以「貯妓女、藏歌舞」的享樂腐化與「焚香默坐,消遣世慮』』的「騷人之事」對比,抒寫了·作者方正高潔、不圖富貴的品格和寬廣博大、光明磊落的襟抱。竹樓之「易朽」和作者人格之「不朽」的對比,隱含在文章末幅,突出了本文的主旨。「夏宜急雨,有瀑布聲」以下,連用六個「宜」字,以三個兩兩相對的句式,構成有力的排比,生動地寫出了主人生活在竹樓中的無限情趣,顯示其人格的雅潔崇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