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按煉丹術著作中的方法煉製的「銀」(白錫銀)

  按煉丹術著作中的方法煉製的「銀」(白錫銀)

1概述

黃白朮是煉丹術的重要組成部分。古代以黃喻金,以白喻銀,總稱「黃白」。企圖通過藥物的點化,變賤金屬(銅、鉛、錫等)為金黃色、或銀白色的假金銀,又稱「葯金」或「葯銀」(即各種合金)。製取「黃白」的方技,即稱「黃白朮」。
中國黃白朮的起源、發展與外丹術同步,源於戰國燕齊方士之神仙方技。史載,西漢文帝時,造假黃金者甚多,景帝前元六年(前151)曾下詔:「定鑄錢偽黃金棄市律」。武帝時淮南王劉安撰《中篇》八卷,言神仙黃白之術二十餘萬言。另傳方士李少君能化丹砂為黃金。檢索史書,東漢皇室及新莽均擁有大量「黃金」,社會上頗多造「葯金」致富或制「延年葯」的故事。清趙翼《廿二史札記》有「漢代多黃金」之說。可知兩漢乃黃白朮盛行時代,尤以「葯金」的製取為其特色。 

2貢獻

千餘年來,雖然沒有實現變賤金屬為貴金屬的設想,但經長期的實踐,卻對中國古代冶金學、合金學作出了貢獻。西漢成書的《神農本草經》曾總結出:水銀「能殺金、銀、銅、錫毒」,即指水銀能與多種金屬生成合金。

3歷史

極盛時期
唐代是黃白朮的極盛期。唐皇室迷戀丹藥,亦耽於黃白。
相傳道士葉法善、劉道古均冶黃白,田佐之等能變瓦礫為黃金。唐代黃白朮代表著作,首推金陵子《龍虎還丹訣》,它記載了不少「黃白丹方」,其「點丹陽方」是先製得卧爐霜(即砒霜),再用以點化丹陽(銅),得到了砷白銅,這是較砷黃銅(葯金)點化技術更難的一種銅砷合金,因其外表似銀,故稱砷白銅(葯銀)。它是有別於古代「鎳白銅」而自成體系的另一類白銅。砷白銅的製得,是唐代黃白朮的新成就。此外書中還有多種「煉紅銀法」,實際是一種小規模水法提煉純銅的技術。上述兩項成就,為中國合金學、冶金學作出了貢獻。
其次是《太古土兌金》,該書保存了上述狐剛子在有關「轉化」五金的一些重要佚文。其他文獻重申了「伏火處理」,即將某些具毒金石類葯,用火燒到一定程度,可改變或減少原有毒性。於是唐代出現了多種「伏火法」,如雄黃經伏火后,簡稱「伏雄」。實踐中還發現「伏火」還具「提凈」、「防爆」和促進物性變化的作用。《鉛汞甲庚至寶集成》卷四列「雄黃金、雌黃金……瓜子金」等「葯金」二十種,可見唐代黃白朮之盛。

餘緒時期

宋代是黃白朮發展僅存餘緒時期。北宋初黃白朮仍盛行,太祖曾詔令「偽作黃金者棄市」。開封府曾捕得偽造黃金、白金王玄義等十二人,被流放海島。太宗、真宗則視偽金、銀為珍寶。當時黃白朮不僅為道士所秘傳,還為大臣、方士、鍛工、文士等所掌握。稱「葯金」為鴉觜金、金寶牌、神霄寶輪、紫磨金等。又史載,這類「白金」,不僅皇室用於賞賜,民間還廣泛用於賄賂、借貸、糴米賑貧等。但「白金」決非砷白銅(製取難度大,性不穩定,且易變黃),有人認為系銅鎳合金的鎳白銅,但是否為黃白朮的另一產物,檢索《道藏》尚未發現這類文獻,尚待繼續查證。宋代黃白朮代表著作,有託名為《純陽呂真人藥石制》一卷,系黃白師專用本草學著作,共記載六十六種本草在黃白朮中的作用。程了一著《丹房奧論》一卷共十六論,概括了黃白朮製作的要點及過程。認為唐代伏火法,「雖易制伏,惟難真死」,所謂「真死」解釋為「不見其形,方為真死」,可見「死」是一種特殊處理(用草煮制,再以火養)使原有形質分解,「死去」,從而獲得新的形質。因而宋代文獻中,便在「伏」的基礎上,進一步研究達到「真死」的方法和技術。又如南宋成書的《修鍊大丹要旨》,乃黃白朮丹方專集,亦屢見各種「真死法」。可見「死」是「伏」的發展,含義也更為廣泛。迨及元明所纂的《庚道集》,系古代黃白朮的大總結,其丹法之可考者,多為唐代,更多為宋代。該集以「丹陽術」為主,記載了不少「伏砒法」、「死砒法」之類煉製「葯銀」的技術。宋以後道教黃白朮逐漸泯滅不傳。
上一篇[導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