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張良秦漢人物商山四皓

黃石公,約前292年-前195年,秦漢時人,后得道成仙,被道教納入神譜。據傳黃石公是秦末漢初的五大隱士之一,排名第五。《史記·留侯世家》稱其避秦世之亂,隱居東海下邳。其時張良因謀刺秦始皇不果,亡匿下邳。於下邳橋上遇到黃石公。黃石公三試張良后,授與《素書》,臨別時有言:「十三年後,在濟北谷城山下,黃石公即我矣。」張良後來以黃石公所授兵書助漢高祖劉邦奪得天下,並於十三年後,在濟北谷城下找到了黃石,取而葆祠之。後世流傳有黃石公《素書》和《黃石公三略》。

1人物簡介

黃石公,下邳人(今江蘇睢寧古邳鎮)。世人稱黃石公「圯上老人」、「下邳神人」。黃石公本為秦漢時人,后得道成仙,被道教納入神譜。皇甫謐《高士傳》:黃石公者,下
黃石公

  黃石公

邳人也,遭秦亂,自隱姓名,時人莫知者。
黃石公,是下邳人。遇上秦時候的戰亂,自已隱姓埋名,當時的人沒有知道他的。起初張良改姓氏為長,藏在下邳,在沂水的橋上去散步遊逛時,遇到一位老人,還沒有互相拜見,黃石公故意把鞋拋到橋下,看著張良說:「小子,下去把鞋取上來!」張良預先不知道是詐,有些愕然想揍他;因為見他年歲大了,才強忍怒火,下了橋,給他把鞋取上來。於是就跪著給他穿上。那位老人伸出腳來,讓張良把鞋穿好,笑著走了。張良感到很驚詫。他大約走出一里遠,又返了回來,對張良說:「年輕人倒是可以教育的!五天後的清晨,你在這裡和我會面。」張良更覺得奇怪,又跪下說:「是。」五天後的早晨,張良去了約定的地方,黃石公生氣的說:「你與老人約定,為什麼後來?」再五天後的早晨約定,張良天不亮就去了,黃石公又早在那裡了,又生氣的說:「為什麼晚來?」又五天的早晨的約定,張良半夜就去了。過了一會,黃石公也來了,高興的說:「孺子可教也!」於是拿出一本編書給張良,說:「你回去讀他,就可以做帝王的老師了。十三年之後,你見到的濟北谷城山下的黃石,就是我了。」於是離去,看不見了。張良天亮翻開書一看竟然是《太公兵法》。張良認為這事很神異,於是把自己的學說四處遊說,他們都不採納。後來與沛公在陳留相遇,沛公採納他的話,最終有了功業。十三年後,跟隨高祖退到濟北谷城山下,得到一塊黃石,張良於是像對寶貝似的建祠供奉起來。一直到張良死,將他與石頭一起埋葬了。

2黃石公與天書

傳說
黃石公很小時,父母便雙亡了,黃石公是跟著他的哥嫂長大的。「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黃石公少年時,便學會了各種農活。犁耕耙拉耩,黃石公無所不能,是做農活的一把好手。
一天上午,黃石公獨自吆喝著牲口去山坡上耕他家的一塊山地。幹了一氣活后,便停下牲口歇息。牲口躺在地上安靜地反芻。黃石公抬頭看到山頂一棵大樹下有兩人在下棋,一為消磨時間,二為躲避日頭的暴晒,他便悠閑地走向前去。
到了跟前,原來是兩個道士在下棋。可能兩個道士精神太集中了吧?黃石公的到來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黃石公也沒敢出聲,只默默地站到旁邊看。兩個道士默不作聲地一步一步走著,黃石公靜靜地看著,只覺得頭頂的樹葉一青一黃地變化著,等兩個道士一盤棋下完,「哈哈」笑道:「行了,行了,差不多了。」兩個道士看了黃石公一眼,也沒和黃石公說什麼,便揚長而去了。
黃石公想回到他的地里繼續幹活,可發現許多地方已經變了模樣。摸索到他的地邊,早已不見了他的牲口,一張木犁尚在,他用手一摸就化成了灰燼。黃石公無奈地返家,路上的風景早已改變。等回到他所在的村子,看到的人,沒一個他認識的了。他的家也不存在了。他很疑惑,我剛出去半天,怎麼全變樣了呢?他找人問他哥哥的名字,竟然沒人知道。輾轉找到村裡最年長的一個老人,他說了他兄弟倆的大致情況。老人拈著鬍鬚沉吟了一會,說道:「我小時候,曾經聽村中的老人們說過一件奇怪的事。那些老人也是在講古事,說一個年輕人去犁地莫名其妙地失蹤了,與你說的情況差不多,可能就是你吧?那都百十年前的事了。」黃石公這才明白原來自己已經成神仙了。
黃石公成神后,利用他的法力保佑一方的平安,後人為紀念他,便在山上造了一座廟紀念黃石公。
評價
黃石公雖然隱居,但內心一直憂國憂民,就把一生的知識與理想傾注在筆墨上。按現代人的說法,他既是文學家,也是思想家、軍事家、政治家,神學和天文地理知識也相當豐富。

3著作

案黃石公事見《史記》,《三略》之名,始見於《隋書·經籍志》,雲下邳神人撰,成氏注。唐宋《藝文志》所載並同。
嘉錫案:《困學紀聞》卷十云:「魏李蕭遠《運命論》張良受黃石之符,誦《三略》之說,言三略者,始見於此。」自注云:「漢光武詔引《黃石公記》,未有《三略》之名。」是則《三略》名之源起,《困學紀聞》已明言之,其名初不始於《隋經籍志》;《紀聞》非僻書,《提要》乃略不一考,何也?
相傳其源出於太公,圯上老人以一編書授張良者,即此。蓋自漢以來言兵法者,往往以黃石公為名。史志所載,有《黃石公記》三卷、《黃石公略注》三卷、《黃石公陰謀乘斗魁剛行軍秘》一卷、《黃石公神光輔星秘訣》一卷。又《兵法》一卷、《三鑒圖》一卷、《兵書統要》一卷。今雖多亡佚,然大抵出於附會。是書文義不古,當亦後人所依託。鄭瑗《井觀瑣言》稱其剽竊老氏遺意,迂緩支離,不適於用,其知足戒貪等語。蓋因子房之明哲而為之辭,非子房反有得於此。其非圯橋授受之書,明甚。然後漢光武帝詔書引黃石公「柔能制剛,弱能制強」之語,實出書中所載軍讖之文,其為漢詔援據此書,或為此書剽竊漢詔,雖均無可考,疑以傳疑,亦姑過而存之焉。
案史志所載之書以黃石公為名者,《隋書·經籍志·兵家》有《黃石公內記敵法》一卷、《黃石公三略》三卷、〔原注云下邳神人撰,成氏注。梁又有《黃石公記》三卷,《黃石公略注》三卷。〕《黃石公三奇法》一卷、〔原注云梁有《兵書》一卷。《張良經》與《三略》,往往同,亡。〕《黃石公五壘圖》一卷、《黃石公陰謀行軍秘法》一卷、〔原注云梁有《黃石公秘經》二卷。〕《黃石公兵書》三卷。《五行家》有《黃石公北斗三奇法》一卷。《舊》《新·唐志·兵家》除《黃石公三略》、《成氏三略訓》〔《舊志》無成氏二字〕各三卷外,有《黃石公陰謀乘斗魁剛行軍秘》一卷。〔疑即《隋志》之《陰謀行軍秘法》,而名不同。〕《宋史·藝文志·兵家》除《成氏注三略》三卷外,有《黃石公神光輔星秘訣》一卷,又《兵法》一卷、《三鑒圖》一卷、《兵書統要》三卷、《三略秘要》三卷。《五行家》有《黃石公備氣三元經》一卷、《黃石公地鏡訣》一卷、《黃石公公宅》一卷。《提要》隨手拾掇,不完不備,觀其去取,漫無義例,不知其何說也。至於其書之真偽,則《史記·留侯世家》明云:「父出一編書曰,讀此則為王者師矣。旦日,觀其書,乃《太公兵法》也。」使張良果有受書之事,則其書當即在《太公兵法》八十五篇之中。蓋良既親受之於老父,知其為太公書,則其後與韓信序次兵法,定著為三十五家,〔事見《漢志·兵書略》〕自當次入太公一家之內,不應別有所謂《黃石公記》與《三略》也。使良並無其事也,則即因《太公兵法》而附會,蓋流俗人震於留侯之籌策如神,因轉相傳言,以為是嘗受太公之書於下邳神人云爾,尤不當別有此書也。此其出於偽作,可據《史記》一言而決,何必更較量其文義耶?

4黃石公三略

特點
《黃石公三略》是《武經七書》之一,它兼采眾家之長,而又自成體系,是中國古代第一部專門從戰略上論兵的兵書,具有豐富的思想內容。它重視人民群眾在戰爭中的作用,指出:「夫為國之道,恃賢與民。」「英雄者,國之干;庶民者,國之本。」「夫統軍持勢者,將也;制勝破敵者,眾也。」「以弱勝強者,民也。」注重收攬民心,重視民事,「興師之國,務先隆恩。攻取之國,務先養民。」重視對戰略要地的控制,提出「獲固守之,獲厄塞之,獲難屯之。」它提倡將帥要愛護士卒,與士卒同甘共苦,將帥「必與士卒同滋味而共安危,敵乃可加。」「良將之養士,不易於身,故能使三軍如一心,則其勝可全。」「蓄恩不倦,以一取萬。」要求將帥要有優良的品質和廣博的知識。做到「能清、能靜、能平、能整、能受柬、能聽訟、能納人、能采言,能知國俗,能圖山川,能表險難,能制軍權。」主張「仁賢之智,聖明之慮,負薪之言,廊廟之語,興衰之事,將所宣聞。」在將帥的選拔和使用方面,它反對任人唯親,主張任人為賢,因人而致用,「賢者所適,其前無敵。」「賢人所歸,則其國強;聖人所歸,則六合同。」「使智,使勇,使貪,使愚。知者樂立其功,勇者好行其志,貪者邀趨其利,愚者不顧其死。因其至情而用之。」「無使辯士談說敵美,為其惑眾,無使仁者主財,為其多施而附於下。」它在哲學方面,初步揭示了人們的認識是客觀現實的反映,對戰爭的認識不能超越客觀條件的許可,「端末未見,人莫能知。天地神明,與物推移。變動無常,因敵轉化。不為事先,動而輒隨。」初步認識到對立的事物能夠相互轉化的辯證關係。「柔能制剛,弱能制強。」認識到事物發展到一定程度就向其反面轉化,「造作過制,雖成必敗。」它從《老子》的反戰觀點中引出了積極支持正義戰爭的主張,認為戰爭是不好的,但是戰爭不會自行消滅,要用正義的戰爭消滅非正義的戰爭,「不得已而用之,是天道也。」在論述士與民、將與眾、德與威、仁與法、柔與剛、強與弱等關係時,注意到對立事物的兩個方面,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片面性。如提出賢士是國家的骨幹,民眾是根本,將卒並重,德威相濟,仁法兼施,剛柔強弱相宜等觀點。在這一思想指導下,在政治上還提出了「道德仁義禮,五者一體」的思想。誠然,《黃石公三略》中也存有一些封建階級的糟粕,如剝削階級的權術、消極出世思想等,在今天看來,都是很反動的。

全文

原始章第一 
夫道、德、仁、義、禮五者,一體也。道者,人之所蹈,使萬物不知其所由。德者,人之所得,使萬物各得其所欲。仁者,人之所親,有慈慧惻隱之心,以遂其生成。義者,人之所宜,賞善罰惡,以立功立事。禮者,人之所履,夙興夜寐,以成人倫之序。夫欲為人之本,不可無一焉。賢人君子,明於盛衰之道,通乎成敗之數,審乎治亂之勢,達乎去就之理。故潛居抱道,以待其時。若時至而行,則能極人臣之位;得機而動,則能成絕代之功。如其不遇,沒身而已。是以其道足高,而名重於後代。
正道章第二
德足以懷遠,信足以一異,義足以得眾,才足以鑒古,明足以照下,此人之俊也;
行足以為儀錶,智足以決嫌疑,信可以使守約,廉可以使分財,此人之豪也;
守職而不廢,處義而不回,見嫌而不茍免,見利而不茍得,此人之傑也。
求人之志章第三
絕嗜禁慾,所以除累。抑非損惡,所以讓過。貶酒闕色,所以無污。
避嫌遠疑,所以不誤。博學切問,所以廣知。高行微言,所以修身。
恭儉謙約,所以自守。深計遠慮,所以不窮。親仁友直,所以扶顛。
近恕篤行,所以接人。任材使能,所以濟物。殫惡斥讒,所以止亂。
推古驗今,所以不惑。先揆后度,所以應卒。設變致權,所以解結。
括囊順會,所以無咎。橛橛梗梗,所以立功。孜孜淑淑,所以保終。
本德宗道章第四
夫志,心獨行之術。長莫長於博謀,安莫安於忍辱,先莫先於修德,樂莫樂於好善,神莫神於至誠,明莫明於體物,吉莫吉於知足,苦莫苦於多願,悲莫悲於精散,病莫病於無常,短莫短於苟得,幽莫幽於貪鄙,孤莫孤於自恃,危莫危於任疑,敗莫敗於多私。
遵義章第五
以明示下者暗,有過不知者蔽,迷而不返者惑,以言取怨者禍,令與心乖者廢,后令繆前者毀,怒而無威者犯,好直辱人者殃,戮辱所任者危,慢其所敬者凶,貌合心離者孤,親讒遠忠者亡,近色遠賢者昏,女謁公行者亂,私人以官者浮,凌下取勝者侵,名不勝實者耗。略己而責人者不治,自厚而薄人者棄廢。以過棄功者損,群下外異者淪,既用不任者疏,行賞吝色者沮,多許少與者怨,既迎而拒者乖。薄施厚望者不報,貴而忘賤者不久。念舊而棄新功者凶,用人不得正者殆,強用人者不畜,為人擇官者亂,失其所強者弱,決策於不仁者險,陰計外泄者敗,厚斂薄施者凋。戰士貧,游士富者衰;貨賂公行者昧;聞善忽略,記過不忘者暴;所任不可信,所信不可任者濁。牧人以德者集,繩人以刑者散。小功不賞,則大功不立;小怨不赦,則大怨必生。賞不服人,罰不甘心者叛。賞及無功,罰及無罪者酷。聽讒而美,聞諫而仇者亡。能有其有者安,貪人之有者殘。
安禮章第六
怨在不舍小過,患在不預定謀。福在積善,禍在積惡。飢在賤農,寒在墮織。安在得人,危在失事。富在迎來,貧在棄時。上無常操,下多疑心。輕上生罪,侮下無親。近臣不重,遠臣輕之。自疑不信人,自信不疑人。枉士無正友,曲上無直下。危國無賢人,亂政無善人。愛人深者求賢急,樂得賢者養人厚。國將霸者士皆歸,邦將亡者賢先避。地薄者大物不產,水淺者大魚不游,樹禿者大禽不棲,林疏者大獸不居。山峭者崩,澤滿者溢。棄玉取石者盲,羊質虎皮者柔。衣不舉領者倒,走不視地者顛。柱弱者屋壞,輔弱者國傾。足寒傷心,人怨傷國。山將崩者下先隳,國將衰者人先弊。根枯枝朽,人困國殘。與覆車同軌者傾,與亡國同事者滅。見已生者慎將生,惡其跡者須避之。畏危者安,畏亡者存。夫人之所行,有道則吉,無道則凶。吉者,百福所歸;凶者,百禍所攻。非其神聖,自然所鍾。務善策者無惡事,無遠慮者有近憂。同志相得,同仁相憂,同惡相黨,同愛相求,同美相妒,同智相謀,同貴相害,同利相忌,同聲相應,同氣相感,同類相依,同義相親,同難相濟,同道相成,同藝相規,同巧相勝:此乃數之所得,不可與理違。釋己而教人者逆,正己而化人者順。逆者難從,順者易行,難從則亂,易行則理。如此理身、理家、理國,可也!
上一篇[茅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