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黎塞留(1585~1642) 法國宰相,樞機主教,政治家。1585年9月9日生於巴黎貴族家庭,1642年12月4日卒於同地。1607年任呂松主教,1614年作為普瓦圖的教士代表出席三級會議。兩年後受到攝政太后瑪麗·德·美第奇的重用。1617年遭國王路易十三放逐。后又為路易十三所賞識。1622年任樞機主教,1624年進入樞密院,同年為宰相。 黎塞留被後人稱為法國歷史上最偉大、最具謀略、也最無情的政治家。

1 黎世留 -人生概述

  阿爾曼·讓·杜·普勒斯·德·黎塞留(Armand Jean duPlessis de Richelieu,1585—1642),法國紅衣主教,著名的政治活動家,1624—1642年間任法國政府首相;對內恢復和強化遭到削弱的專制王權,對外謀求法國在歐洲的霸主地位。1628年他領兵攻陷胡格諾教派的重要據點拉羅謝爾要塞。次年剝奪胡格諾派享有的政治和軍事特權。取消巴黎高等法院的諫諍權,處死或流放大批反叛的貴族。鎮壓1637年的鄉巴佬起義和1639年的「赤足漢」農民起義。向各地派遣監察官,加強政府對地方行政、司法和財政的控制。1635年創立法蘭西學院,擴大巴黎大學。他為抗衡哈布斯堡王朝,1625年通過靈活的策略促成針對西班牙的法英聯盟。支持丹麥、瑞典以及德意志新教諸侯與神聖羅馬帝國軍隊交戰,並在1635年使法國參加三十年戰爭。晚年捲入宗教衝突。

2 黎世留 -政治強人

  「如果你給我一份最誠實的人的名單,如果我願意的話,我一定能夠從他們身上找到些什麼,然後絞死他們。」

  ——黎世留

  中世紀歐洲的社會結構中,「國家」並不是一個政治實體,君主把國土分封給貴族和教會,貴族們對自己的領地再行分封,國家被分割成碎片。各級封地的領主享有接近完全的司法權和行政權,國家只是名義上的政治代表。但這種狀況由於城市的獨立發展和市民階層的興起而有所改變。市民階層的工商業活動要求克服地方各自為政造成的障礙,建立統一國家。這成為前資本主義時期歐洲各國權力向集中發展的動因。

  到了16世紀,幾乎所有歐洲王國政府都開始有意識地執行一項開發國家資源、鼓勵國內外貿易以增強國力的政策。這一政策促使歐洲的工商業較之中世紀有了很大的發展,資產階級的力量迅速壯大。國王在新興的資產階級支持下,擴充自己的財政,擴大軍隊,向貴族領主徵稅,沒收教會的財產,確立起國家的權威。接著,國王以國家代表的身份採取行動,限制貴族的權力,逐步剝奪領主在自己封地上的行政權、徵稅權和司法權,同時確立起國王在立法和司法以及行政方面的最高權威。君主制就這樣登上了歐洲的歷史舞台。

  在東方,商鞅變法促使中國封建制度最終走向崩潰,並逐步確立了君主專制統治。那麼,西方的「商鞅」又是誰呢?毫無疑問應該是法國的紅衣主教黎世留。雖然此前義大利的許多城邦國家已經建立了君主專制政權,但是,將歐洲的君主專制推上歷史峰頂的卻是法國。

  1624年,一個身體瘦弱的神職人員擔任了法國國王路易十三的首相。這個看似柔弱的男人一旦掌握了實權,就露出了政治強人的本色,他就是在法國歷史上毀譽參半的紅衣主教黎世留。

  黎世留上台後,立即著手對付胡格諾教徒的「叛亂」。當時的法國,胡格諾教派與天主教徒的對立情緒仍很嚴重。在天主教控制的地區,天主教徒禁止胡格諾教徒舉行禮拜,摧毀他們的教會,甚至殺死胡格諾教徒。而在胡格諾教徒控制區,他們用同樣的手段打擊天主教徒。胡格諾教徒還憑藉軍事上的實力,在自己的控制區內搞獨立王國,將拉羅舍爾城視為一個享有完全主權的城市,允許任何與法國為敵的船隻駛入港內。到了1627年,黎世留毫不留情地拿起大棒,砸向了胡格諾教徒的堡壘。經過13個月的對峙,拉羅舍爾在絕望中陷落。

  此時,半個法國要求徹底剷除胡格諾派,但黎世留的政策卻極為寬大,甚至出乎胡格諾派的意料。他在天主教和胡格諾派之間採取了不偏不倚的態度,不僅沒有進行大屠殺,反而准予胡格諾士兵回家,還保證所有胡格諾教徒的生命財產安全。1629年,黎世留頒布了《恩典敕令》,剝奪了胡格諾派的一切政治軍事特權,同時規定,胡格諾派依然享有完全的信仰自由,並將全國陸海軍的各種職位都開放給包括胡格諾派教徒在內的人士。

  黎世留的政策使整個歐洲都大為吃驚,也讓法國受益匪淺,國內的教派對立因此不斷得到緩解。

  在經歷了英法百年戰爭后,法國開始逐步推行君主專制統治。當時法國境內一些大貴族企圖恢復昔日的榮耀,他們擁兵自重,建立城堡,甚至自行制定法律,強收過路費。針對他們的這些行為,身為貴族的黎世留毫不寬容。1626年,他頒布敕令,命令銷毀大貴族的所有城堡,禁止貴族決鬥。一些貴族嘲笑他的政策,公然挑釁,有人還專門跑到他家窗前要與之決鬥。黎世留的回答是將他們送上絞刑架。

  法國的貴族們對黎世留懷恨在心,企圖拉攏王太後來打擊他。但在宮廷鬥爭中,他們根本不是黎世留的對手。後來,乾脆就起兵叛亂,結果被黎世留的大軍打得落花流水。黎世留將叛軍的領袖和數十名貴族以叛國罪判處死刑。

  黎世留在用軍事手段打擊地方向中央權威挑釁的同時,強化中央集權。他把自16世紀以來向地方臨時派遣的欽差大臣變為定製,稱為總督。這些總督由國王直接任免,他們通常出身低賤,但權力在地方長官之上,監督地方的行政、司法、財政和軍事工作。他還通過擴大官僚隊伍來強化官僚機器。而官僚隊伍的擴大主要靠買官制度,大批資產階級分子通過購買官職,進入各級權力中樞,成為當權派。這一制度也使法國當時的各級官僚機構不斷發展,並日臻完善。為便於對地方的控制,黎世留還在全國各地設置了驛站,並建立了出版檢查制度。

  從黎世留的這些政策,我們可以隱約看到中國當年「商鞅變法」的影子。就像商鞅一樣,黎世留也對封建貴族進行毫不留情的打擊,對地方實行「郡縣制」,並通過建立龐大的官僚隊伍來實現國王對地方的專制統治。當然,商鞅搞這一套比黎世留早了2000年。商鞅的政策是「重農抑商」,而黎世留正好相反,他推行重商主義政策,因為這不僅是當時歐洲各國的潮流,他還要用新興資產階級的力量來打擊封建貴族。

  黎世留以獨裁和君主專制制度為代價,推進了法國的統一和富強。但我們不能只看到硬幣的一面,而看不到另一面。君主專制雖然使法國輝煌一時,但正是這一制度也使其日後落於鄰國之後,並最終導致法國大革命的爆發。

  一、亂世

  


  亨利四世竭力防止內亂再起和保持對外和平,奉行謹慎的內外政策。同時,他的對外政策是現實主義的,不忘擴大法國的疆土。1600年的巴黎條約使他收復了薩瓦公爵佔領的法國領土,其中包括布雷斯。I601年簽訂的里昂條約又使法國得到比熱、伏爾羅梅以及熱克斯地方。亨利支持薩伏依公爵、威尼斯、荷蘭共和國、德國的新教諸侯反對哈布斯堡王朝,但同時又盡量避免與西班牙國王和德國皇帝在形式上的決裂,以保持有利於法國的「政治均勢」。但在他執政後期,亨利公開準備戰爭,企圖組織強大的歐洲聯盟來反對哈布斯堡王朝。正當法國緊鑼密鼓地準備所謂「情婦戰爭」緊要關頭,一個天主教的狂熱信徒刺死了亨利四世,使法國又陷入了一場內亂之中。

  二、當政

  


  法國的政局在動亂中,迪普菜西·德·黎世留掌了權。黎世留出身於不太富裕的地方貴族家庭,外祖父是巴黎的一個律師,他最初本打算任軍職,但是環境使他當上了波亞迭的一個最窮最小教區的主教。他的軍事知識對他以後的事業起了很大作用。此外,這個人還具有其他非凡的學識和極強的功名心。他在1614年作為僧侶界代表進入三級會議,從此開始了他的仕途。經過一番艱苦努力,他終於如願以償,當上了炙手可熱的首相。

  據描寫,這個既具有文人的學識,又兼有士兵的勇氣和進取心的首相,決心在法國建立一個使歐洲肅然起敬的絕對君主制。為此,他召開顯貴大會,進行以捐稅、預算、國王債務的贖買為內容的國務改革,取消或者削弱王公顯貴們的年俸,用節省下來的錢建立現代化的行政機構,建立強大的艦隊和商船隊,以及一支實力雄厚的軍隊。國務改革受到顯貴們的阻滯,並策劃暗殺黎世留的陰謀,黎世留為了使貴族樹立他們是國家的首要僕人,要服從國家,順從國家的觀念,殺一儆百,將陰謀者一個個送上了斷頭台。

  英國懼怕黎世留以強大的艦隊稱霸海洋,會嚴重地損害共和國的殖民利益,便積極支持法國國內的叛亂分子。黎世留粉碎了羅昂的陰謀暴動,把英國人從他們登陸的雷島趕了出去,並包圍了雨格諾教徒所在的城市。經過一年多的戰鬥,肢解了這個城市,並收復了其他叛亂的城市。國王簽署了「阿萊斯恩典敕令」,從而結束了宗教戰爭。按照敕令,新教徒不再擁有軍隊,並拆除了一切工事,國王恩賜他們禮拜自由,同時在所有的新教省份恢復天主教。

  三、「天然疆界」政策

  


  紅衣主教對外和對內同報有宏圖,他認為法國負有海洋使命。他建立了法國海軍,分為兩個艦隊:中東艦隊和西方艦隊。他協助成立了頭一批殖民商業公司,儘力排擠這時已在海上貿易和殖民地貿易占居首位的荷蘭。雖然沒有完全達到目的,但他的重商主義政策,畢竟使法國資產階級組織了貿易公司,幫助法國殖民者定居在塞內加爾、加勒比海、蓋亞那和馬達加斯加,擴大了在加拿大的殖民地。為了法國的利益,黎世留還竭力運用外交手段,為法國商人在土耳其、伊朗和俄國開闢原料和銷售市場。

  黎世留首相對外政策基本上還是亨利四世「現實主義」政策,尋求法國的「天然疆界」,推行削弱哈布斯堡王室的外交原則,謀求以萊茵河為法國的東部邊疆。在一本標題為《洛林公爵領地和巴爾併入法國的最可靠手段為何》的小冊子中寫道:「對位於萊茵河以西之領土,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並無任何權利。因為500年來,這條河流一直是法國的疆界。皇帝的權利是建立在篡奪的基礎之上的」。黎世留的宣傳,就是要將法國強盛並取得軍事成就時期所佔領的一切地方划人法國的版圖。

  黎世留為了對付奧地利家族,實現法國的天然疆界,搶先下手,插手義大利,支持法國公爵去繼承羅馬的領地,以此來反對羅馬帝國皇帝和西班牙國王。為此,法國二次出兵遠征,佔領了義大利的一些要塞,並成功地利用教皇來反對皇帝,使皇帝承認了法國公爵繼承羅馬領地的權利,從而贏得了外交上的勝利。

  17世紀初,西班牙面臨的國際局勢非常複雜,從尼德蘭領土中分離出來的聯省共和國,繼續為自己的獨立同西班牙進行戰爭。雖然英國停止援助荷蘭人,但西班牙軍隊仍然吃敗仗,迫使西班牙政府和荷蘭締結了12年的停戰協定,從而承認了荷蘭為交戰的一方。

  「無敵艦隊」覆滅后,英國輪船經常襲擊西班牙及其在美洲殖民地的海岸。西班牙試圖同英國簽訂和約,但均因要求過高而失敗。西班牙並沒有放棄征服英國的妄想,1601年曾派出一支由50艘軍艦的海軍進攻英國海岸,佔領該島的沿海據點,不料艦隊被暴風吹散,喪失了戰鬥力。英國在詹姆士任國王后,新國王推行了對西班牙的和好政策。

  西班牙同法國關係一直比較緊張。法國國上亨利四世準備組織反對哈布斯堡王朝的聯盟。但亨利四世被刺后,新國王對西班牙態度非常和好,甚至和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通婚。

  在這種複雜的國際局勢下,西班牙仍然奉行哈布斯堡王朝的侵略政策,按捺不住它的世界帝國的野心,參加了30年戰爭。歐洲其他一些不願讓哈布斯堡王朝在政治上稱霸的國家,都起來反對奧地利和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朝。

  法國首相黎世留成功地建立了法國和義大利國家的聯盟來反對西班牙,並積極地援助荷蘭和德國的新教諸侯,並於1635年公開和西班牙作戰。法國利用西班牙軍隊分散在西歐各地的弱點,開始沿著整個比利牛斯半島邊境、法蘭德斯、義大利實施各個攻擊,在佔領盧西里昂后,滲入西班牙北部各省。西班牙同荷蘭的軍事衝突重新爆發后,西班牙便同法、荷兩國在遙遠的各個不同的戰場上進行戰爭、

  歐洲30年戰爭是裴迪南二世夢寐以求的,是一個統一在他的絕對的、毫無限制的權力之下的德意志的最後一次嘗試。如果德意志被征服,法國身邊就會成長起一個強大的國家,這是黎世留所不能允許的。黎世留支持新教諸侯去反對天主教,井同丹麥國王談判。懾於哈布斯堡王室在德意志北部以及在北海、波羅的海沿岸地區的勢力,丹麥國王心甘情願地接受著英國和荷蘭的津貼,併發起同帝國的戰爭,丹麥敗北后,黎世留運用全部外交權術去促使瑞典把力量投入反對哈布斯堡王室的戰爭。1631年,黎世留與瑞典締結同盟,瑞典和法國相約負責「恢復德意志的自由」,亦即發動諸侯反對德意志皇帝。法國答應每年為瑞典王提供100萬利維爾補助金,為此,瑞典王答應派3萬步兵和600騎兵到德意志從事反對皇帝的活動。這樣,瑞典就純粹地變成了法國的雇傭軍,在法國和

  瑞典的干預下,德意志政治上分裂了。法國也是30年戰爭的熱烈支持者,直接插手干預德意志的事務,為了所謂德意志的「自由」,法國經常不斷地破壞西德意志,把德意志拖人長期戰爭,最後葬送了德意志的政治統一,迫使德意志簽訂了《威斯特發里亞和約》。

  四、《威斯特發里亞和約》

  這個條約是法國黎世留對外政策的勝利,這個和約的作用在於葬送神聖羅馬帝國,並長期地確定了歐洲大陸各國的國界。這個和約的第71條至80條規定:

  首先,關於梅斯、土耳和凡爾登主教區和上述各城市和它們的主教管區,特別是美因威克的主教管區,過去屬於皇帝的主要領地、主權和所有其他權利,今後都屬於法蘭西君主,永不改變地為他所有;

  第二,皇帝和帝國將放棄皮格奈羅的直接爵位權利和主權,以及所有屬於他的,或以後可能屬於他的或神聖羅馬帝因的一切,並轉交給最信仰基督的國王和他的繼位者;

  第三,皇帝代表本人井代表整個最尊貴的奧地利王室以及帝國,將迄今屬於他的,或屬於帝國的,或奧地利家族的,在布里薩克城、在上下阿爾薩西亞、松高的伯爵領地和在阿爾薩西亞的10座城市,以及所有農村的省一級統治機構的一切權利、財產、領地、財物和管轄權或屬於上屬市長職位的其他權利,都移交給最信仰基督的國王的法蘭西王國;

  第四,在皇帝和整個帝國的同意下,最信仰基督的國王及其繼位者有權在菲利普斯堡永久駐軍,皇帝、帝國和因斯普魯戈的大公費迪南德·查理先生各自解除上述貴族領地和地方的社團、行政長官、官員和臣民對奧地利王室的義務和誓言,規定他們今後應臣屬、服從和效忠於法蘭西國王的權力,而他們從現在起,永遠放棄在這些地方所享受的權利和要求。至此,法國的「天然疆界」變成了現實,和約還確認了荷蘭的獨立地位,承認瑞士脫離帝國而獨立。法國和瑞典被承認為和約條款的保證人。

3 黎世留 -社會影響

  黎塞留黎塞留,路易十三的宰相。他領導法國抵抗住了奧地利的軍事干涉,通過削弱貴族和清教徒的力量加強了主權。他還下令成立了索邦大學並促成了法蘭西學院的建立。1635年,法國國王路易十三的首相黎塞留創立了法蘭西學院,旨在吸納法國文學和思想界泰斗加入,以保衛和宏揚法蘭西語言和文化。這座著名文化殿堂一直只保留40把椅子,即40位終身院士,只有院士辭世空出名額方能投票補選,入選的院士也因此被稱為「不朽者」。學院創立后,為世界各國人民耳熟能詳的法國文學藝術大師拉辛、拉封丹、孟德斯鳩、夏多布里昂、雨果、拉馬丁、梅里美、小仲馬等先後登堂入室,成為「不朽者」。隨著時代的進步,法蘭西學院已將弘揚法蘭西文化與追求文化多樣性相融合,逐漸發展成超越政治制度和時代局限的法國最高榮譽機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