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黑崎一護是日本漫畫《BLEACH》(《死神》,港譯:《漂靈》)中的主角。動畫中的聲優是森田成一(少年時代是松岡由貴)。在音樂劇中扮演此角色的演員是伊阪達也。除了靈力強以外,是個及普通的高中生。正義感強,體貼關心家裡。作為死神代理幫助ルキア(露琪亞)完成死神在人間打倒「虛」的任務。

1 黑崎一護 -基本介紹

世上有兩種魂魄,一種叫做整,是普通的靈。另一種是不管生人死者都攻擊并吞噬掉他們靈魂的惡靈,叫做虛。最開始的時候黑崎一護只是個看似單薄卻滿身熱血的暴力少年,擁有能看見幽靈的體質日子平凡。家裡一開醫院兼除靈的老爸和兩個性格絕對正常的妹妹,外加每天七點必須按時回家否則便用身體語言教訓的暴力家規。吵鬧的父子懂事的妹妹以及與其他普通漫畫主角無大異的普通生活。
大約9歲時,正處在最招人喜愛的正太時期的一護,是個臉上總是掛著傻傻笑容的人見人愛的小孩。可是有一天母親突然死於意外(後來才發現是被「虛」所殺),這個小孩就開始變得性格有些孤僻,從此以後,為了保護單細胞動物一樣熱血的白痴老爸和兩個可愛的小妹妹,一護決心變得更強,與他那頭刺眼的橘色頭髮一樣,與生俱來的通靈能力使他從小就能很清晰的看到死人的鬼魂,也為他最終成為最強的死神奠定了基礎。
不知是命運還是陰謀,在渡過了15年的人間生活后,在宿命的某日,一護與一個叫朽木露琪亞女死神相遇了。等到露琪亞被他一腳踢到牆角並滿臉驚疑地望著他問「你能看見我?」時序幕才這樣被他正式地踢開了來。自稱是死神的露琪亞告訴他自己的工作是將整魂葬並引導至一個叫尸魂界的地方,而要將虛升華消滅。當時虛已近在身邊,莫名重傷的父親昏倒在眼前的妹妹,黑崎一護狂亂恐慌的心跳,自行解開死神的鬼道的誇張能力,露琪亞驚疑的眼神。對於他和她來說一切都是如此無法想象,他從來沒想到過世界上竟會有死神這種人的存在而她也從未見過甚至聽說過竟然有著如此厲害的人類。
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一護得到露琪亞的能力成為死神。身上黑色的屬於死神的衣服,因他的靈力而改變形態並變得巨大的斬魄刀,巨大的面目猙獰的虛,至此而始緊緊聯繫在一起的兩人的命運。此黑崎一護身邊所有該與不該的都翻天覆地。主角黑崎一護除了缺少陽光般的開朗性格外,經常因為天生怪異的發色而被人誤認為是不良少年,因為有著痛苦的過去以及古惑的老爸而鍛鍊出來的強大打鬥能力,完全無謀或出於本能的作戰法則(雖然後期在浦原奸商和夜一老師的特訓下有所長進。)
不過,一護最令人可怕的地方,據他的同學、被稱為「搞笑傻瓜二人組」的淺野啟吾和小島水色同學證實,一護的學習成績居然竟然令人震驚的排在全年級第18名!也就是「全年級322人當中排在第18名」的學慣用功的優等生!一護不但戰鬥力高強,富有同情心,責任心極強,還是個運動萬能品學兼優、內心純潔的好孩子。(發現夜一老師的裸體時毫不猶豫的制止了夜一老師的暴露狂傾向)

2 黑崎一護 -基本資料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空座第一高中1年3班高中生,兼死神代理,后因浦原的幫助與他本身的需求成為真正的死神
班上學號:12
男生學號:6
年齡:15歲【17個月後17歲】
星座:巨蟹座
身高:174cm 【17個月後181cm】
體重:61kg 【17個月後66kg】
血型:A型
生日:7月15日
父親:黑崎一心(死神,隊長級人物,傳為十番隊隊長)
母親:黑崎真咲
大妹妹:黑崎夏梨
二妹妹:黑崎遊子
好友:朽木露琪亞(死神),石田雨龍(滅卻師),阿散井戀次(死神),井上織姬,茶渡泰虎,有澤龍貴,妮莉艾露.杜.歐德修凡克(破面)(呢稱:妮露,身份是虛夜宮前十刃之三,在虛圈遇到的新同伴,對一護不僅有朋友的感情吧,看她對一護的動作就知道了),淺野啟吾,小島水色—全部都是小強(一護的好友的身份正繁多)
昵稱:草莓(原因,日語中"草莓"的發音是ichigo,與"一護"發音相同)

房間號:15(原因,日語中正好1讀ichi,和"一"的讀音相同,5讀作go,和"護"的讀音相同)可以注意一下一護房間外掛的牌子
全身的衣服喜歡一些貼身的款式。
最喜歡的食物是朱古力和辣味明太子。(明太子:用辣椒和香料腌制過的明太魚的子。韓國料理和日本料理中的重要特色原料)
喜歡的名人是麥可尼斯與阿爾·柏仙奴。
最尊敬的人是莎士比亞。
經典姿勢是右手放在肩膀,拉著個小手提包(正常狀態);右手拿著斬月放在後面的肩膀上(死神狀態)。
名字Ichigo的日文讀法,首個I字要重音。
因為Ichigo的名字字母構成和日語「莓」字的構成「Ichigo」相同,僅是重音不同,所以一護也被昵稱為「草莓」。

3 黑崎一護 -身份之迷

黑崎一護部分人物

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能看到幽靈的靈力超強的15歲的高中生。頭髮的顏色是橘色,瞳孔的顏色是棕色的。正在學空手道,不但打架厲害,成績也優秀。遇到死神朽木露琪亞,並獲得了她的力量,作為死神的代理,當著露琪亞的幫手。在他身體裡面隱藏著莫大的靈力。身懷強烈的正義感,愛護家庭。
不管未來漫畫怎麼發展,相信黑崎一護的身份之謎都將成為一個神秘的話題。要認識真正的黑崎一護,就必須分析出黑琦一心的身份。用魂的話來說,一戶老爸黑崎一心「強的一塌糊塗」,但身份卻掩飾的任何人都發現不了,甚至很多來的隊長級人物都沒發現,這也說明了黑崎一護擁有的超強靈壓和「真血」(推測:人血和死神血的結晶,擁有超凡能力和潛力)。但死神和人是怎麼結合的,相信和浦原喜助,四楓院夜一等在人界的潛伏有莫大的關係,所以作一個大膽的假設:浦原喜助在研究破面和面具軍團的同時,發現了一個更為強大的力量,那就是三界之力量的結合,而成果就是一護,超強的死神:黑崎一心;不凡的人類:一護的媽媽黑崎真咲(假設,可能也是死神,有些人說她是夜一的助手);強大的虛(浦原喜助的能力生成),三者結合成為了三界終極武器黑崎一護.有了強大的主角,就必須有強大的敵人,就目前發展,假面軍團不行,太弱了,對虛化的一護簡直是群毆。藍染惣右介似乎是,但估計比假面強不了多少,怎麼看都象一個悲劇角色.所以在可預見的未來,這種敵對力量還沒出現...

4 黑崎一護 -斬魄刀簡介

黑崎一護

斬月

像菜刀一樣外形的巨大刀身,都沒有花樣和護手。
斬魄刀 有自己的攻擊力,耐久力非常高。
戰鬥方法與通常的刀相同,接近的劍戟成為主體,不過作為王牌有「月牙天沖」的技能。同時某種程度能夠自由伸縮,也能發揮運用了那個的用法(不使用的時候白帶伸長纏繞刀身,成為代替鞘)。
是少數的「平時解放型」斬魄刀,第一次解放後經常就能保持著始解的狀態。沒有解放語。

始解

始解登場 161. Scratch the Sky vs. 朽木白哉
始解技能:月牙天沖
要給刀吸收自己靈力的力量,從刀尖放出由超高密度靈壓的斬擊,斬月唯一最強的技能。威力在射程距離兩面中遙遠超過通常的斬擊。同時跟對象的距離越近,命中的時候威力變得更高。 卍解的時候放出的月牙天沖的顏色很黑 , 形態就像是一彎彎黑色的月牙,據說卍解的時候攻擊力也會提高。在跟朽木白哉的決戰中從朽木白哉的極近距離被放出了的黑月牙天沖打碎了他的王牌「終景.白帝劍」。

卍解

黑崎一護

「天鎖斬月」
「卍解登場」162. Black Moon Rising vs. 朽木白哉
卍解後護手和刀把上斷了的鎖鏈合起,便成為整把都是漆黑稍長的日本刀,一護本人與斬月的大衣相似,是獨特的死神裝飾。比起其他的死神的卍解,卍解狀態斬月是比較小型的,由於小型的關係被解開的神奇力量,成為超速度的斬擊和超速度移動。同時這個狀態放出的月牙天沖是黑的。
在跟朽木白哉的一戰中發揮了驚異性的力量,不過之後,在攻擊藍染惣右介時,藍染僅以一隻手指就擋下了一護的卍解。足以見得兩人實力的差距。從沒充分進行卍解完成修行的事後,還可提高能力。動畫中由於一護本人「為了保護誰賭生命」的精神準備沒夠,所以無意識的就限制著卍解發動。在打敗更木劍八后,為了得到更強大的力量,在夜一的監督下,進行了目前只有浦原喜助成功的與自己斬魄刀的本體對戰,並把它打敗而得到卍解的修行。歷盡磨練,終於得到了!

斬魄刀本體

黑崎一護

「斬月大叔」「初登場」 66. THE BLADE AND ME vs. 浦原喜助
聲優:菅生隆之
用漆黑的大衣包住了身體的長發鬍子臉,戴著半透明的太陽眼鏡的中年男人。存在於一護的精神世界中。之後由於在跟浦原的特別訓練中變成虛一護在精神世界內出現,一護取回了死神的力量,跟浦原的一對一競爭挑戰後,一護扔掉恐懼的心理達到斬魄刀解放。
在尸魂界跟更木劍八的戰鬥中,不知道斬魄刀名的劍八疏忽大意被一護斬到,在精神世界內和虛一護戰鬥的事,理解了和斬魄刀一起作戰理由,卍解的修行根據轉神體被具體化,引導與一護作戰等中登場過。
被一護稱作為斬月大叔。
白一護,一護體中的虛,具稱是於斬月為一體.原本為斬月的一部分,但由於其力量的擴張,是斬月成為了其力量的一部分。後來被一護打敗,並成為一護新的力量。

5 黑崎一護 -虛化一護

黑崎一護虛化一護

死神和虛的能力都有界限,也就是頂峰,但是要打破這個頂峰,就是將死神的力量和虛的力量結合在一起.作為死神就必須虛化,虛臉部虛化化成的假面死神也就是得到了虛的力量的死神,其能力,靈壓都完全高於未虛化的狀態.
黑崎一護被朽木白哉打敗後為了恢復靈力而將自身因果鏈切斷,然後藉由浦原等人的力量進行修行。在快要變成虛的前一刻終於找回自我,然而,黑崎一護卻獲得了虛的力量。在平子真子等人出現后,經過訓練,黑崎一護僅能夠維持虛化狀態11秒,但在虛夜宮之行后,時間又得到了延長 。
想要掌握虛化,必須進入內心的精神世界打倒體內的虛,如果不打倒體內的虛,虛化的時候意識將會完全被身體內的虛控制.

黑崎一護完全虛化

虛化的方法:一護虛化是再重獲死神力量的時候,在快要邊成虛的最後一刻變成了戴假面的死完全虛化狀態神,並得到了虛的力量.但是平子真子,日世里等假面軍團的人的虛化, 再番外篇中則是有藍染作為虛化實驗的實驗品而獲得的虛的力量.虛化的要求也很高,想要虛化,自身必須有強大的靈壓,如一護.靈壓太低,強制虛化,本體則會無法維持原形而死亡.所以藍染才特意弄以前的幾個隊長級和副隊長級的人作實驗的.
一護體內的虛力十分強大,單手一揮就把一護的月牙衝擊給滅了(烏爾奇奧拉也能這樣,但相信其一定比烏爾奇奧拉強,因為在與白哉打時單手就能以絕對性優勢壓制住白哉,且跟白哉打時竟然一點攻擊都沒受到,說明其強大)黑色的月牙天沖也是虛先打出來的,以後一護只是照貓畫虎的打出來的,但是生命值好像不太高,在一護體內世界那場,一護受了如此打的傷都沒倒,但白一護卻只受一擊,跟一護受一樣的傷,卻就這麼掛了,哎,什麼世道啊!
一護體內的虛戰鬥方式是抓住斬月的布條已投擲的方式攻擊,卍解是抓住天鎖斬月尾部的鐵鏈投擲攻擊!

6 黑崎一護 -白一護

黑崎一護(圖)黑崎一護

即死神Bleach黑崎一護體內的虛,大約自一護在浦原商店接受訓練后便存在,同時也是一護的靈力和斬月的另一種表現狀態,白一護黑色月牙天沖就是他的招數。但與斬月大叔不同,他的目的是取一護而代之。他的實力超群,真正實力就目前還不得而知,出場雖少,但幾次都是以壓倒性強勢戰勝對手,曾經出擊重創6番隊隊長朽木白哉,巴溫特片打敗一護無法戰勝的敵人,破面片里曾想出來攻打10刃,但被一護拒絕,瞬間暴出的靈壓在強大的4刃之上.124集里和一護對打,實力顯然超過一護很多.後來輸給一護絕對不是實力上的問題.假面軍團的訓練,一護可以暫時將其壓制,並且利用它的力量使用「虛化」。可是根據白一護離開前的台詞,他仍會捲土重來.從目前來說他雖然人氣不高,但是他的實力強大不是一般人物可以抵擋的。

7 黑崎一護 -COOL語錄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1-162話)
對虛:我要讓你知道對我家人下手的罪…是有報應的,你這死魚臉!
第2話
對露琪亞:畢竟我不是個能夠為了拯救毫不認識的人,而犧牲自己的偉大人物…很可惜的是,我也絕非是個忘恩負義,還能大言不慚的那種廢物啊!
我會幫你的!所謂死神的工作!
第5話
對虛(井上的大哥):身為大哥,你知道你為什麼是第一個鏨穆穡磕鞘俏艘;ず罄闖鏨牡苊冒?生為大哥竟然對著妹妹說「我要宰了你」…這種話死都不該說出來的!!
第6話:
對虛(井上的大哥):其實是一樣的,不管是死去的人還是留下的人…大家都是一樣的寂寞。
第10話
對虛:如果你想跟死神玩捉迷藏…那你搞錯對象了吧?
第11話:
對虛:這個炸彈還給你吧…不是會藉由你的舌頭而引爆嗎?快用你的舌頭出聲啊……沒辦法出聲了是吧?那你的舌頭…我就拿走了!!
第12話:
對虛:稍微感受到了吧?作為等著被殺的人的感覺!沒錯吧…你很害怕吧…寧可砍斷自己的腳也想逃走………你不要忘記…那種恐懼!牢牢烙印在腦袋裡面…消失吧!!(砍~)
第21話
對露琪亞:拜託你…請你不要插手。這是…我的戰鬥。
第23話
虛:你是我所遇過的死神當中,最年輕,也最衝動,還有,更是最差勁的一個!
一護:你是我所遇過的虛當中,年紀最大,也最卑鄙,還有,也是最令我生氣的一個!
第45話:
對石田:這是你我之間的比賽。既然這樣,那就別提什麼消滅幾隻虛!你我兩個來單挑啊!
第46話
對石田:你師傅最希望的…並不是要死神去認同滅卻師的實力!而是與死神合力作戰,不是嗎?!
第47話
對石田:我……希望保護很多人!
第48話
對石田:對付那種貨色(大虛)…就是砍砍砍,不斷死命的砍!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第55話:
對戀次(暴走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很爽就是了!我現在,傷口一點也不覺得痛!也從來沒有想過…會輸給你!
第58話
井上替說:只要還活著,就是有機會見到家人!一旦死了,一切就都完了!
第58話
浦原:你的傷勢如何啦?
一護(暴露狂):完全好了!
第66話
斬月大叔:叫吧!我的名字是……
一護:斬月!!(抽~)
第70話
(尸魂界門前)夜一:要是輸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一護:當然是非贏不可羅!
第72話
石田:他(浦原)都教你戰鬥的精髓……
一護:他什麼也沒有教我,不過……用不完的精力跟膽識…我倒是都俱備了!
第72話
兕丹坊:我看你也是鄉下出來的,一點規矩也沒有。我願意等你……你應該很感激了!(劈下)
一護(單手擋下):……我還沒準備好就劈下――你這樣也很沒規矩喔!
第73話
對兕丹坊:你打夠了吧?那麼……接下來輪到我了!(兕丹坊發飆中~)抱歉了~我要毀了你的斧頭。
第75話
對市丸:像你這種面對赤手空拳的人還能毫不在乎地傷害地手的傢伙……我要砍了你!
第81話
對井上:井上……拜託。
第81話
志波岩鷲:那你幹嘛那麼拚命?我實在不懂……
一護:我欠她人情(露琪亞)。她救了我一命,不過我還沒還她人情。她…為了救剛剛才認識的我…以及我的家人,把自己的能力傳給了我。也因此害她被捕。如今,她就快就處死了。我可不想被人在背後批評,是個見死不救又無能的家!
第86話
一角:我問你…為什麼你不逃呢?
一護:如果你真的比我厲害,那麼逃跑又有什麼意義呢。你一定會追上我的啊。不過…如果你只是個肉腳,那我就打敗你繼續前進就行了。我是這麼想的。
第87話
對一角:現在才開始呢,一角。接下來該輪到你無法握劍了。
接88話:我再跟你說一遍,一角。接下來無法握劍的人……將會是你!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第94話
露琪亞(回憶):雖然只是相處了兩個月,卻很不可思義地打心裡信任他。可是,卻因自己而影響了他的命運,讓他受到傷害。無論幹什麼也無法作出補償……
一護(自言自語):笨蛋…這些全是我要說的話…!我絕對不會讓你死的…露琪亞!
第95話
戀次:除非你全部擊倒他們(隊長),否則…根本沒可能救得了露琪亞。這種事你辦得到嗎?
一護:辦得到!!多少個隊長!多少個副隊長!也沒有關係!我會擊倒他們!只要他們妨礙我,我便會將他們全部擊倒!!
第96話
戀次:…頑強的傢伙…你真的那麼想救露琪亞嗎…
一護:…混蛋…不是「想救她」 …而是「要救她」!!
戀次:明白嗎?!露琪亞是因為你而死的啊!
一護: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所以我才要救她!!
第97話
對戀次:…戀次…我決定了。我要殺了你。
第107話

黑崎一護

打電話(對小混混):對不起~麻煩叫救護車來。地點是在(略),至於車輛…1,2,3,4,5。5輛吧~。
第108話
對更木:…抱歉…我可沒做好去死的打算。如果我死了的話,我背後的那些傢伙可是會死光光的!!!
第110話
斬月大叔:想戰鬥?還是想活下去?你選吧。
一護:想戰勝…
斬月大叔:聽不到啊…(老了~)
一護:光是能戰鬥產沒有意義的…光是能活下去是沒有意義的啊…!想戰勝…想戰勝!!!
第113話
對更木:我是藉助斬月的力量,和斬月兩人並肩作戰的。我是絕不會輸給只會想單獨作戰的你!
第116話
對露琪亞:…露琪亞,我來救你了。
第117話
對露琪亞:我是為了救你好不容易來到這個地方的,就算你說你想被判死刑也不關我的事!就算用拖的我也要把你從這裡拖出去!
不用擔心!我還不會死的!別看我這樣,我可是覺得自己有變強哦!
第127話
夜一:…如果到時你沒有辦成……(卍解)
一護:我不聽沒有辦成時的後果。如果現在只剩這條路可走…那就只能走到底啊!
第133話
夜一:要是到了明天還沒有完成卐解的話…
一護:我說過了,我不問沒能辦成時的後果。如果期限變成了明天那麼…只要在今天之內擺平不就沒事了!!!
第143話
心通相靈的一護跟戀次齊自語:……發過誓了…絕對要救她…(大白:發誓嗎?跟誰?)誰都沒有…――只有我――跟靈魂!!!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第151話
露琪亞:你想做什麼…一護!?
一護:不用問嗎…當然是要破壞…這個處刑台啊…好了啊…閉上嘴巴看清楚~(清楚了,兩面特寫)
第152話
對戀次:快點把她(露琪亞)帶走。這是你的任務!死都不許放手!!
第152話
怒視大白:……我說過我看的見的吧,朽木白哉!
第153話
大白:黑崎一護,我要殺了你。然後我要親手執行露琪亞的處刑。
一護:……我不會讓你這麼做的,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才來的!
第159話
碎蜂客串,對夜一:…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沒有帶著我一起走呢……!夜一大人……
第160話
對朽木白哉:用你自己的手對自己的妹妹行刑?開什麼玩笑。不管那是你的借口還是你的理由,都不關我的事。只是那樣的話不要在露琪亞面前說第二遍。快用卍解啊,我會破壞它的。
第161話
對朽木白哉:(鬍子:牢牢地記著一護,那斬擊的名字――)「月牙天沖」。用卍解跟我戰鬥!我絕對要…打倒你!
第161話
一護:我光靠始解,說什麼想打贏卍解的,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朽木白哉:…注意你的遣詞用句,小鬼…說得你好像達到了卍解的程度似的。
一護:…我就是這個意思啊,朽木白哉!!!(好邪惡~)
第162話
卍解后:「天鎖斬月」!!
第162話
大白:處刑也好,卍解也罷,看來你很喜歡踐踏我等的榮耀。
一護:看來那什麼「我等的尊嚴」跟要殺露琪亞這件事相當有關聯羅…那就照你所說,我會踐踏它的。就是為了這件事,我才得到這力量的!

8 黑崎一護 -聲優簡介

森田成一 (Morita Masakazu) 黑崎一護  

姓名:森田成一
英文:Morita Masakazu
性別:男
生日:1972-10-21
出生地:東京
身高:168cm
體重:58kg(現在可能更輕……)
興趣:騎電單車、劍道、空手道、釣魚、書道(寫毛筆字)
所屬公司:青二production

森田 成一(もりた まさかず、1972年10月21日 - )は男性聲優。青二プロダクション所屬。
東京都出身。
介紹:森田成一原來並不是專業的聲優,是一名動作模擬演員,但是他所配役的第一個角色確實是如雷貫耳,FFX中的男主角tidus選他的原因是為了令遊戲更有戲劇感,SQUARE希望用演員替遊戲人物配音來代替專業的聲優,恰巧森田又曾在FF8中扮演ZELL,同樣YUNA的聲優也是這樣。也許是在FFX上取得了成功,森田覺得自己在聲優這條道路上非常有發展前途,於是30歲入行,他的運氣也相當不錯,接了好幾部遊戲,包括有去年改編成OVA的《INTERLUDE》在此作中與他合作的女聲優全都是大牌,有桑島法子,金月真美,田村ゆかり等等,所以說森田的事業運還是相當不錯的(至少在轉行了之後^^)
森田成一 (角色:黑崎一護)
模仿一護,將頭髮染成微微的橙色
談談你眼中[BLEACH]作品的魅力所在?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這是一部輕快、具有速度感的作品。與此同時,故事情節波瀾起伏,其中對於生死、親情、人類的生存方式等做相當不錯的刻畫…我想這就是作品魅力所在。主角的責任是一開始成為死神代理的起源,想要得到強大力量,是為了同伴,也是承諾。作品的魅力因主角的溫柔又升了一層。]
如何評價主人公一護?
[單從表面上看,他是那種很不容易被接近的人。但是其實卻是內心單純善良的少年。沒有什麼溫柔和善的話語,依靠行動來體現他的單純善良,是一個不會說謊的主人公。並且他溫柔,也許是少年時的陰影,所以一直以來表情很兇,至少一開始的井上織姬這麼認為。黑崎一護給人一種安心的力量。是無論在哪方面都不錯的少年。]
現實中你是否有與一護的相同處?
[模仿一護,我將頭髮染成了桔色。不過現在顏色有些褪去,成了偏紅的茶色了… 一護說話比較隨便。我也是江戶人。在那一帶,不論有沒有受過艱辛,大家都一樣的喜歡指手畫腳的胡亂說話。能作為一護來,來感受江戶人十分有趣。]
在角色的扮演中比較困難的地方是?
「扮演一護說話時,用的聲調要比我平常的聲音低。在緊張的語氣發音時必須注意避免於低音發音在感覺上重合。因為一直持續這用低聲說話,所以在給強有力明朗的聲音時必須特別的留意。另外還有,台詞用的是當代年輕人用語(死語?),所以演繹時我一直在很注意的盡量保持自然。」
結束第2話配音工作后的感受
「現場的氣氛非常好!故事的熱度,通過劇本和場景畫很好的傳遞給了演員們。因此,演員很好地投入角色配音。即使作為主人公的我不在現場帶動氣氛,大家仍然集中精神進入角色,自由的發揮著。」
最後和觀眾們說幾句話
[一部十分深刻的作品。具有前衛藝術畫一樣和諧的色彩和精彩畫面。生與死的這樣的主題很具有魅力。我想我也在努力著將生與死刻畫得深刻重要,一直用這樣的理念在製作作品。希望能夠帶給觀看者勇氣,讓作品成為大家在明天、今後的奮鬥動力,那樣話我將會感到無比高興。 可以反覆反覆的看第一集,片子劇情是當然咯,預告片頭、完結片尾、還有字幕都全部的看完才能換頻道哦。不然我用「斬月」砍你喲...!(笑)
——10月4日在東京國際論壇舉辦的一個機動戰士GUNDAM SEED DESTINY試映會。

9 黑崎一護 -舞台劇演員簡介

黑崎一護(圖)黑崎一護

伊阪達也(Tatsuya Isaka)

 

藝名:伊阪達也
生日:1985年7月12日
星座:巨蟹座
出身地:石川
血型:O
身高:178cm
類型:演員
興趣:吉他/滑雪
特長:足球/游泳/滑雪

10 黑崎一護 -kiki對於一護的評論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題目:不凡,黑崎一護
正文:黑崎一護,頎長瘦削,滿不在乎的搖搖手臂,留下一個橘黃色頭髮的背影……
死神總是讓kiki驚訝,最近忽然頓悟,原來驚訝的本源來自作者出人意表的大膽……
這種大膽,陽光聚焦般映射在死神的主角——一護和露琪亞身上。
作為橫空出世的新人,7年前的久保敢於拼殺值得稱讚。
如今早已名聲鵲起的久保,他依然固執的握著他的刀刃、他的驕傲……
露琪亞的文章kiki已經寫過幾篇,談談一護……
一段時間以前看了被稱為「迴轉篇」的番外,輕觸到死神最初的起點:一護微蹙的眉,露琪亞飄渺而去的背影……
ki很喜歡看久保的番外,沒有進度噱頭的限制,往往能沉澱很多在主線中不易表達的東西。
「若要說,有什麼是不會改變的話,那一定是我的無力」
一護,原來,是一個在造就的最初就已經完整的人物:不斷提升的能力,不斷晉級的戰鬥,朋友數量的增長,亂菊的評價……曾輕易的使ki將他定義為一個成長型主角,如幽助,如小傑,如鳴人、路飛不及曆數。
只是,到了這裡,忽地恍然,原來一護一直如此,本就如此……
那份想要保護的執著,那份戰鬥的信念早已深深的埋在心裡,等待著破土發芽……
他的靈魂像一幅五彩斑斕的圖畫,久保捻著遮畫布的一角,慢慢的抬起。於是一護在我們眼中越來越清晰……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1 源自疏離
一護骨子裡有一種疏離感,一種源自對本身困惑的疏離……
「我看得見靈魂,摸得到他們,也能跟他們交談,就只是這樣……」
「他們經常會這樣消失……」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不見,有時候在現場留下的是只有我看得見的血跡,與近似於疼痛的感情……」
一護有家人,有朋友,有玩伴,有默默關注他的女孩……而他卻是孤獨的!
「不論我再怎麼鍛煉身體,也無法保護他們……」
「如果將命運比喻為齒輪的話……」
「我們就是在那之間被碾碎的沙粒……」
「無能為力……」
保護的願望從來沒有實現過,眼看著一切發生,再看著它們消散,身邊行人匆匆卻沒有誰能看到,也無人知覺……
母親死去的時候,他不敢確信自己看到了兇手;靈魂一個個的消失著,恍如未見,也沒有人記得。
這一切對他像抓不住的雲,空洞而虛無……
自己與其他人的不同,僅僅是更加清楚的看到雲在眼前消散,更加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無力……
長時間的挫敗感折磨得他喘不過氣來……
而身邊的人們只是微笑著,善意的微笑著……
死亡無法改變,身邊的靈魂依然在消失……
他甚至沒有一件可以抓住的實體,可以傾瀉心中的願望,甚至不知道為什麼
空虛、沉悶……如驟雨前的烏雲,黑沉沉的壓著……
直到,遇見死神——朽木露琪亞。
「畢竟我不是個能夠為了拯救毫不認識的人,而犧牲自己的偉大人物…很可惜的是,我也絕非是個忘恩負義,還能大言不慚的那種廢物啊! 我會幫你的!所謂死神的工作! 」
露琪亞策略而聰明,她輕易看透了一護骨子裡想要保護的那種願望,
為了保護妹妹強行衝破鬼道,很多人認為表現了一護特殊的力量,但ki想,久保要表現的,露琪亞看到的,應該是一種願望的具現化,他終於能做些什麼了。
「如果就算伸出手 也保護不了的話,那我希望在那之前 能有一把可以握住的劍。」
一護靈魂中對力量的渴求是如此的強烈。
這種渴望,與茶渡的為朋友情誼,與井上被動的戰鬥善良的退讓,與雨龍心中滅卻師的尊嚴有著本質差異……(當然,雨龍心裡還有別的,這個問題我們容后再議)
一護渴望著一把劍,能夠確確實實的握在手裡,能夠真真實實的感受到力量,能夠直接斬斷心中的無力!
曾經某個人有問過一護手中刀的名字,一護答到:露琪亞……刀隨人名吧。
一語成讖,因為露琪亞,他找到了自己的刀刃,並緊緊的握在手中
露琪亞的出現是陽光,如此直接的透過一護的迷茫,無助和虛無,照亮了他的世界。
很多人喜歡看一護和露琪亞的相處,輕鬆隨意,嬉笑打鬧,看似大吼大叫卻又顯得無比親近。這種似遠卻近,似疏卻密的感覺想必是只有相交多年的摯友才有的。
其實,一護,為了等待一個為自己打開一扇窗的人,為找一個這樣的知己,早已等待了多年,也孤獨了多年……
露琪亞骨子裡有著和一護同樣的疏離,所以他們才會有諸多契合如此的相處細節。他們本質很相似,都在努力的想要改變一些龐大到無法想象的東西。
露琪亞的身世歷程造就了貴族難以接受,平民難以接近的尷尬位置。其實,從花太郎和露琪亞交談後幾乎欣喜若狂的表情,完全可以看出靜靈廷平民和貴族的巨大鴻溝,而露琪亞就是那個被迫從鴻溝跨過,而被兩岸都拒絕接受的人。
所以,露琪亞也想要力量,被認可的力量,被貴族認同,被平民依靠的力量。而她在一次任務中,意外的看到了另一個自己,一個和自己一樣感覺無力,卻迫切追求的人。
這個叫露琪亞的女孩,有著死神具有,慣常女孩沒有的冷靜堅強,也有著死神沒有的隱藏在冷淡外表下的「情誼」。
她能看到一護隱藏在冷淡下的熱情,隱藏在倔強下的脆弱,也只有她能看到一護微蹙的眉和雙極上那張火光映照下的笑臉。
這一點被kiki認為是一護和露琪亞在心靈深處親密無間的根本,所以即使一個是死神一個是人類;一個沒說是王子一個不一定是公主;一個多人傾慕一個後宮無數(呵呵);因為他們之間挽在一起的不是手,而是根本無法割裂的靈魂……
即使不能常相左右,鋼鐵般的心終將同在……
他們即使短暫分離,那有著共同執著的道路終將他們再度連接……
如果就算伸出手 也保護不了的話,那希望在此之前 能有一把可以握住的劍
擊碎命運的力量 一定
與那揮落而下的刀鋒 相似至極
迴轉著
若將命運比喻為齒輪的話
吾等 便是使其轉動的真理
因為有了靈魂深處的一縷陽光,記憶里交錯著的一護,雖傷痕纍纍,他的靈魂卻更加炙熱明亮……
因為有了靈魂深處的一縷陽光,記憶里交錯著的露琪亞,雖遍體鱗傷,她的目光卻更加堅定坦然……
ps:傷痕纍纍?遍體鱗傷?瞧這兩口子混的慘勁兒……不過,目前狀態似乎確實這樣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2 朋友之義
似乎沒有感情的歸屬一個人物便不能算是完整。所以,一護也有,比如家人,呵呵,開個玩笑……
ki覺得,眾多朋友中(當然不包括露琪亞),茶渡才是同學中距離一護最近的那個人,遠遠超過井上、雨龍,青梅竹馬的龍貴,還有小島,水色很多人……
那麼為什麼BG界有人支持一護和井上,BL界有人支持一護和雨龍?答案很簡單!井上是美女,雨龍是帥哥,而茶渡……在漫畫中只能定義為肌肉男……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於是沒有人注意到一護和茶渡的相似,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為彼此出拳的誓言!
茶渡和一護很相似,外貌和內心的強烈反差,輕易將他也隔離在了普通人的生活之外,孤立孤獨同樣疏離……
這種感覺是班級里備受喜愛,有槞貴相伴的井上;班級中名列前茅,自小受滅卻師訓練的雨龍所感受不到的……
這,便是他成為一護朋友的原因,也是他們靈魂的相通之處。
漫畫中,總是有很多的男主在打架中相識(也不知道,哪有那麼多的架可打?),而久保筆下的這場架打得如此不同……
人高馬大的茶渡被幾個瘦小枯乾的混混圍攻,他不還手……
「我除了身體強壯一無所有,我絕不為自己動手打架……」
怪異嗎?這就是始一出場,茶渡另類到極致的善良,但一護懂了,所以他說,那麼為我出拳!
至今而後,我們為彼此出拳!!
他們是同樣的人,在一護眼裡,被圍攻的恍似當年頂著橘子頭不肯染色的自己;朋友語氣的沉重恍似自己的無力……
我們將後背託付給彼此吧!
很多人喜歡井上,說喜歡她的善良,那麼,ki想問茶渡不善良嗎?有一隻叫做柴田的鸚鵡說,那個大叔比誰都善良,只是這種善良隱藏在並不美麗的外表下,很多人就堂而皇之的忽略了,但,一護沒有!
所以,一護有資格擁有茶渡這樣的朋友。
所以,茶渡可以毫不猶豫毫無所求的跟隨一護勇闖尸魂界,「我對露琪亞並不是太了解,只是一護是我的朋友」
他們並肩而立,他們將自己的生命託付給彼此!
他們因隱藏在內心深處同樣的疏離而共鳴,疏離的人因為同樣的「疏離」激蕩著波濤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3 讀你讀我
不止一個人說過,一護這個傢伙實在神經大條的可以,老爸是死神,滅卻師在身邊,美女愛慕自己n久……全都毫無察覺,此君接收系統實在不靈光呦!
熱血主角嘛,太細膩了豈不肉麻,畢竟久保和瓊瑤之間還有十幾條代溝要填……
於是,我們眼裡的一護君,邁著大步,扛著大刀,就那樣大刺刺的走在打怪升級滅Boss的道路上……
但,一護並不因此想當然的自以為是。即使作為 久保醬 御用男主連載n年也沒滋生自我為中心的不良習慣,一直在不斷自我糾正著,適應著周邊的環境和人……
實在難能可貴……
他關注著,傾聽著身邊人的心聲。所以,他有知己,有朋友,越來越多的人願意停留在他身邊……
片段閃回!
死神正面描寫中,誰的小心靈第一個受到一護的關注呢?
噹噹當——魂大人是也!!
哈哈,大家先別忙著暴十字路口,畢竟顧愷之吃甘蔗,老鼠拖木楔的描寫原則很撩人——重頭在後邊!!
失敗的實驗品,危險的義魂丸……魂的登場夾雜在一護的擔心和急躁里,「怎麼可以用我的身體做這些事情啊!!」
魂,易燃易爆物品一般,受到一護露琪亞的一路圍追堵截……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毀滅」「每時每刻生活在可能會死的恐懼中」
「不是恨他們的嗎?」
「不想看到人死」
開始的暴怒那麼輕易的在魂一番氣氛簡單凄涼的自白之後煙消雲散。
一護沉默,兩個橘色頭髮的男孩並肩站在一起。
和所有的漂白故事脈絡近似,後來露琪亞與浦原尖酸刻薄的交涉救了魂,她看透了一護心裡的願望,因為那也是她的願望……
ps:魂的出場故事,kiki覺得還反映了一個小小細節,一護和露琪亞他們的心靈從來就不願受到約定俗成的制約,說的不好聽一點,就是「事兒多」,不喜當乖寶寶!只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一護對朋友的尊重或者說是理解,很多通過與露琪亞的相處表現出來。露琪亞怎麼走進一護那外強中乾的小心靈,這裡就不再贅述,實在是n多高手總結過。
而一護,與普通男主不同的地方也在此呈現。
一護很尊重露琪亞的意願,雖然說著「從現在開始,你的意見一切否決。」卻從不曾做過真正勉強她的事情。
戀次考慮著自己的地位,自卑於野狗的身份,即使看到露琪亞孤獨的背影,依然選擇了放手,無論後來發生了什麼,無論他曾多麼懊悔,至少在那一刻,戀次沒有設身處地的為露琪亞想過。
白哉很護著露琪亞,一切以妹妹生命安全為第一考慮,即使奔走各隊仍堅持將露琪亞從席官的位置上撤下來,也許他看到了露琪亞眼裡的失落和孤獨,而那時久經歷練的白哉也許想的是:「我的苦心,終有一天你會明白……」同時,心裡記掛的是對亡妻的承諾——保護我的妹妹。
一護不是!
他的心裡,自有一套原則,堅定而不動搖。什麼身份地位,世俗眼光,規矩傳統,統統都是廢話。他才不管什麼死神凡人,什麼道義規矩,一護只是他自己,想做就去做,堅持不懈,也無怨無悔……
似乎露琪亞也這麼想,所以她和一護能不約而同的選擇搭救被作為處理廢品的改造魂魄!所以,她為了救一護一家人,可以拼出性命,不在乎重罪受罰。
而一護可以為了露琪亞勇闖尸魂界,挑戰整個靜靈廷~
想到這裡,ki不禁感慨一聲——一護果然不凡!
一護不同於白哉,將承諾深深埋在心裡,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儘可能的守護。
一護也不同於戀次,將保護的願望作為動力也是目標,不停的努力。
一護明白露琪亞的內心,理解她的靈魂……
他與露琪亞結交的起點便遠遠高於其他兩人。
她是他的知己(紅顏的,呵呵),他也要做她的知己。所以在相識不久的現世中,一護會問出:「露琪亞,你怎麼了?」這樣的話。對於一個神經如此粗糙的男生,簡直就是奇迹嘛。
他在乎她的感覺,哪怕如此細微……
浴血奮戰,九死一生,當一護站在露琪亞面前滿懷著期望,又故作不經意的說:「我們明天回去」的時候……
「我打算,留在尸魂界……」 ki想,這句話帶來的震動,旁人應該很難理解。
即使是熱血漫畫,久保也毫不吝惜的用一整張圖來表現,一護忽然握拳那個已經無法掩飾的動作。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只是,一護什麼也沒說。
「啊……那不是很好嗎,如果你想留下來的話。」我忽然想起來,為什麼要來救你了。
希望你過得好啊……
希望你快樂啊……
希望你永遠不會含著淚光對我吼……
希望你永遠再不要犧牲自己保護我……
好好的活下去……這樣就可以了……
久保,沒有把一護心底的話明白的表現出來,給了我們偌大的遐思空間。
這次對話含蓄又意味深長……
……
也許在對戰中,被一護劈頭蓋臉的搶白罵醒了?受其正面影響?接下來的故事裡,白哉漸漸善解人意起來。
虛圈篇,原本視尸魂界規則為貞節牌坊的六隊隊長,公然耍著花槍,鑽言語空子,幫助露琪亞和戀次趕赴虛圈,還附贈風衣兩件,這種突破帶來的震撼,簡直可以超過山本總隊續弦再娶,更木劍八立地成佛。
一護擔心露琪亞,想時時刻刻的保護她,這是白哉深切知道的。而露琪亞想與一護並肩作戰的強烈願望,白哉也瞭然於心。所以,他放手了……
也許,這裡大家會責怪一護,辜負了白哉的信任,甚至露琪亞受了極度的重傷,他都沒有第一個趕到現場。不過,ki要說,各位別那麼俗哈。如果你儂我儂如此這般還和爛俗言情有什麼差別?
那麼,一護和露琪亞之間的信任,彼此的認同 將要被置於何地?
「沖入虛夜宮,兵分五路!」「不行!」
這個戰術計劃,是露琪亞根據當時的特殊情況首先提出的。
而,一護的反對則猶如條件反射一般的快速激烈。
「啊……如果力量分散……敵人會逐個擊破……被動……」
「你是在擔心我吧。」
一護語塞……
「我不是為了讓你保護才來這裡的!」
露琪亞這句話是很重的,恐怕換上一個男孩,不是負氣離開也差不多要暴跳如雷了,一護沒有。
「作為戰士,依靠保護,不被認同是最大的恥辱!」一護從心底懂得露琪亞的自尊和驕傲,而不是做做樣子討討好,即使內心依舊無法平復的忐忑,他還是選擇尊重她,她的自尊,她的驕傲。
試問,如果奮力一戰的露琪亞狼狽虛弱趴在地上的等待一護來救,那麼,要她以什麼面目面對這個信任自己的人?
一護在信任著她,尊重著她,這,對露琪亞,其實遠比救她更重要啊……
而我們,能明白嗎?
也許……幾經波折,兩人再次相見,露琪亞的袖白雪在空中劃出晶瑩剔透的弧線,沾著汗水和血跡的臉透著自信的光彩。
「一護,我來了!」
那個之前為她的生死,恐懼焦躁,惴惴不安的橘發男孩會在心裡長出一口氣,如釋重負,嘴角終於揚起好看的弧度。
「露琪亞……」
一護能相識露琪亞,他很幸運。
露琪亞能相識一護,她也很幸運。

黑崎一護黑崎一護

4,一路宣戰(可能MM們會不喜歡這節)
長篇連載通常很有階段性,關係主人公命運的幾大事件用跌宕起伏的情節穿起來,猶如糖葫蘆一般酸酸甜甜組成故事……
ki複習了死神動畫版,細品一下尸魂界營救和虛圈營救的差別。或者說,什麼使得死神尸魂界篇一枝獨秀?虛圈篇將如何著陸?
現世篇,只能算作Bleach的起步階段,性格定位,背景簡介,隨著人物逐漸鮮活,矛盾日益激烈,死神才真正開場!
尸魂界篇續現世篇后成了死神的亮點,時隔許久依然有萌友津津樂道……
後來,虛圈篇如火如荼的上演,遠遠看去似乎和尸魂界有點相似:同是營救,同是戰鬥,同是團隊突入后單兵作戰……
不過,細看不同,差別很大!
簡言之,虛圈是正邪雙方的衝突,尸魂界只有一護在一路宣戰!
同樣是戰鬥,一個如特立獨行的勇者驕傲的仰著頭;另一個只是一場暢快淋漓的討伐,至少目前是的。
如果沒有第一次營救,一護根本不需要踏足尸魂界,這是去與不去的差別;而如果沒有第二次營救,已經聽到王鍵傳說的尸魂界,現世小隊、一護一眾也依然會鏖戰虛圈,這是去早去晚的差別。
相對虛圈篇營救,尸魂界營救的客觀動力弱到微乎其微,而彌補一切甚至趕超的是主觀意識。
尸魂界之戰沒有必然,只是一護個人的選擇,虛圈之戰沒有偶然,只能刀鋒相向。
如果非要說,虛圈篇才更像熱血漫畫,進攻進攻再進攻,沒有靈魂衝突的挑戰力量極限。
而,尸魂界篇更多的是精神層面的交鋒!一種意識上的突破,對傳統的反叛,一種難於被廣泛接受的執著,這些是虛圈營救中至今沒有的。
露琪亞受困(注意,一護開始並不知道露琪亞是死刑)因她違反了早已約定俗成的規則,受到其所屬社會,她的組織高層的制裁,遠比井上作為一個人類被擄異世界順理成章,容易接受。
但,一護就是接受不了,誓死抗爭!
漫畫情節ki就不再過於贅述了,相信能看這篇文章的親對某人為什麼去單挑尸魂界,又為什麼組團攻打虛圈一定爛熟於胸。
我們還是把鏡頭推近,微觀看——這裡,死神的主角黑崎一護,心理承受的壓力與虛圈篇中實在不可同日而語,而他自身的執著則發揮到極大,支撐他的刀鋒。
崩玉也好,破面也罷,說到底都是一護用死神的力量與死神宿命中的敵人——虛在戰鬥!烏爾奇奧拉說過,我們之間戰鬥不需要理由,因為你是死神,我是虛!
所以虛圈一戰天經地義,理直氣壯。即使奔赴虛圈的一護露琪亞戀次沒有得到山本總隊的允可,即使整個尸魂界對這一小隊置之不理,即使一護如雨龍所言成了尸魂界拋棄的存在。(更何況實際情況並沒有)
正義即使受挫也終有一刻會戰勝邪惡,重大Boss最後Game Over即便爛俗,也沒人會拍磚質疑丟西紅柿。
而尸魂界篇章——營救露琪亞,是一護以一己之身,以不知天高地厚的勇氣對戰正統龐大森嚴的規則。支撐他的,也只有和靈魂的誓言而已!
虛應該受到凈化,而眼前一個個握刀的死神卻罪不至死,尸魂界是為了現世的平衡存在著,即使古板也遠沒有為造王健憑空毀滅一座城市的藍染殘忍嗜血。
那麼,尸魂界篇,是久保在宣戰……
向依然運行著的,在之前沒有任何人提出質疑,無人想要推翻的規則宣戰!戰幕拉開,對戰雙方無論從實力到心理基礎的極大差距成就了一護的塑造。
不屑和光同塵頂著橘子頭招搖過市的一護,在結交了義魂丸的魂,曾受孤立的茶渡……終於他本身「不信邪」的特質在尸魂界篇營救露琪亞一戰中達到了極致的升華。
那種主觀意識強烈到感天動地,撼人心靈!
尸魂界完備的體制,與另起爐灶的藍染畢竟天差地別,
「尸魂界的隊長每一個人皆有獨當一面的實力,而現在3人反叛,4人被困虛圈……尸魂界已經失去半數戰力……」
以上是藍染sama在準備「我得意的笑」首場專場演講會的前期發言。
除了藍染同學老謀深算,城府極深之外,ki也看到即使高傲如藍染的敵人眼中,尸魂界也是良將潛藏,底蘊深厚。
黑崎一護,你一個小小人類,憑什麼宣戰尸魂界?
你又有什麼理由挑戰?
「我……要救露琪亞。」
如果言情一點,這句話還可理解為:為了你,全世界我都敢亮劍一戰!(笑)
辦得到!!多少個隊長!多少個副隊長!也沒有關係!我會擊倒他們!只要他們妨礙我,我便會將他們全部擊倒!!
這是昂揚又悲愴的執著,是讓真正的戰士激動的顫抖的信念!
甚至相似於,銀英中楊威利以一己之身扛起民主政治脊樑,敢於對戰整個銀河帝國的堅持。(搜索記憶庫,這個比喻最貼切,嘿嘿,沒看過銀英的親們湊合著理解吧,今天是六月一日哦)
天平一方一個世界沉重龐大的無法想象,另一方只有胸中的烈焰熊熊燃燒!
那種不凡的逆流而上,為了信念藐視一切的膽量!還有反權勢的骨氣、執著,它們集合在一起照亮了一護這個人物,也是一護將它們表達得順暢自然毫不造作。這一戰因此閃光!
尸魂界篇是屬於一護的,徹徹底底屬於那個張揚著的橘子頭,這不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對決,這裡沒有真理只有質疑,這裡是一護這個人物的涅磐!
一護握著刀刃,向靈魂起誓!
一護以一己之身宣戰到底!
死神因為一護的信念絢爛至斯!
那,虛圈篇呢?相比較整體戰鬥的魅力實在顯得黯淡,這樣轟轟烈烈痛扁叛賊就完了?似乎都不似久保一貫出人意表的做派。
因為未窺全豹啊,正在ki懷疑虛圈篇是否還有值得玩味的某些東西之時,百年回顧憑空插入……
也許,那裡,我們期待的,正自貌如雨龍的作者筆下成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