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黑水玄蛇:「神魔誌異·妖獸篇」紀載 黑水玄蛇:乃巨蛇,體黑,腹白,綠眼,蛇身粗逾四丈,長逾百丈。食神仙藥而不死,壽過萬年,居於西方大沼澤。又傳居於海中 。

1 黑水玄蛇 -簡介

  《山海經·大荒南經》:黑水之南,有玄蛇,食塵。有巫山者,西有黃烏。帝葯,八齋。黃烏於巫山,司此玄蛇。
  在《誅仙》中的神魔誌異·妖獸篇」 黑水玄蛇:巨蛇,體黑,腹白,綠眼,蛇身粗逾四丈,長逾百丈。食神仙藥而不死,壽過萬年,居於西方大沼澤。又傳居於海中.
  也被提到,是黃鳥的死敵 。

2 黑水玄蛇 -原著描寫

  正文 第四十章?黑水玄蛇
  這個時候,那少女也看到了張小凡與躺在他身邊還昏迷不醒的陸雪琪兩人,顯然也未想到這死靈淵下居然還有活人,臉色一變,也是吃了一驚。
  隨即,她看清了張小凡的面容,愣了一下,臉上掠過一絲驚奇,然後露出了微笑。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她在黑暗中如美麗而盛開的百合,優雅地走了過來。
  張小凡站起,有意無意地擋在了陸雪琪的身前,畢竟,到這陰靈妖獸出沒的死靈淵下的,不會是什麽普通人。
  少女走近了,張小凡這才看清,在她右手蔥蔥玉指上,夾著一朵白色的小花,竟會散發出淡淡白光,照亮了這女子附近的土地,也不知道這是什麽異種。
  不過張小凡現在也無暇去顧及這花,雖然對著這個奇怪的女子,他心裡依然有些警惕,不過無論如何,在這黑暗孤靜的死靈淵下看到她,感覺上便立刻多了幾分親近。
  「奶好。」張小凡本想說些客套問候的話,但出了口,卻只剩下了這兩個字。
  少女看了他一眼,微笑道∶「這不是青雲山的張小凡張少俠嗎?怎麽你會跑到這鬼氣森森的地方來了?這可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張小凡一怔,道∶「奶怎麽知道我是青雲門下?」
  那少女笑了不答。
  張小凡眉頭一皺,只覺得這少女大不簡單,正尋思處,卻聽那少女輕笑一聲,道∶「請問張少俠,到這裡有多久了,可找到『滴血洞』了嗎?」
  張小凡呆了一下,道∶「什麽滴血洞?」
  那少女哼了一聲,臉上笑容漸漸褪去,但依然平心靜氣地道∶「張少俠好會裝糊塗,你們這些所謂正道人士,若不是為了滴血洞中的東西,又怎會到這黑暗骯髒的地方來?」
  張小凡被她說得糊塗了,但隱約已明白這裡有個滴血洞,洞里只怕有些要緊之物,但下山前從未聽師父還有掌門師伯他們說過,但他此刻想的卻不是這些,而是聽出了那少女話里的意思,沉聲道∶「奶說我們正道虛偽,那奶又是何人?」
  那少女一彈身上水綠衣裳,夾在指間的花朵隨著她玉一般的手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那白光在空中留下一道殘痕,彷佛也眷念著這片黑暗,殘留了許久,才慢慢消散。
  「我,可不就是你們深惡痛絕的魔教妖女嗎?」她巧笑嫣然。
  張小凡心頭一沉,忽有種失落的感覺,但這念頭也只是一閃即過,不留痕迹,隨即哼了一聲,凝神戒備。
  他自入了青雲山一門,便聽得各位師長師兄教誨魔教妖人如何為禍人間,殘忍無道,青雲門門規中更是嚴禁與魔道中人往來結交,彼此為生死之敵,不共戴天。
  不過那少女看起來倒並沒有仇深似海、立刻動手的意思,眼光反而瞄到了張小凡身後,看了一眼,忽然笑道∶「這位姐姐好像要醒了吧?」
  張小凡回頭一看,果然見陸雪琪微微翻身,嘴角動了兩下,緩緩睜開了眼睛。張小凡大喜,返身道∶「奶醒了!」
  不料陸雪琪突然面現驚容,掙扎道∶「小心┅┅」
  張小凡還未反應過來,便只覺得周圍忽然異香撲鼻,白光閃處,一朵白色鮮花出現在了眼前。
  黑暗之中,死靈淵下,哪裡會有什麽花朵?張小凡驚駭之下,退了一步,卻見那花朵無風自動,彷佛在半空中對他微微展露笑顏,點了點頭,頃刻之間,一朵花兒四分五裂,花瓣朵朵潔白可愛,邊緣處卻閃起了幽幽綠光,向他飛來。
  就算是不知道那少女魔教身分,單看這異花也知道不對,張小凡陡然間被襲,手忙腳亂,連退幾步,忙亂中舉起手中燒火棍在身前一擋,那些疾射而來的花瓣與燒火棍玄青色的光芒接觸,大部分被擋了下來,但其中還有幾片險險掠過,差點傷到張小凡。
  張小凡驚魂未定,心中咒罵這些魔教妖人果然個個奸險詭詐,師父師娘師兄們說的話真是至理名言,一字不差。不過此刻他眼光一掃,見那少女身形一動,卻是向陸雪琪飛了過去。
  張小凡大吃一驚,眼看陸雪琪重傷之後,幾無回手之力,自己距離又被拉遠,急忙手一揮將燒火棍祭起,沖向那綠衣少女。
  聽到風聲,綠衣少女恬然微笑,右手在半空中一迎,剎那間所有的花瓣都如閃電一般飛了回來,聚集到了那朵花蕾之上,指間那朵散發著淡淡白光的小花迎了上去,白色的微光與燒火棍玄青色的光芒甫一接觸,兩相抵在半空,僵持片刻,似是不分勝負,各自飛了回去。
  黑暗中,忽然響起了一聲微帶訝意的輕呼。
  趁此機會,張小凡一面接著燒火棍,一面連忙回到陸雪琪身旁,擋在了她的身前,不讓這詭異奸險的魔教妖女再施奸計。
  不過那「詭異奸險」的妖女此刻卻忽然停了下來,不再前進,任由張小凡回到陸雪琪身邊,看著張小凡的眼色中大有驚愕之意。
  剛才那次交手,她滿以為以她手中的「傷心」奇花,輕易就能將張小凡治住,不料「傷心花」與那根燒火棍在半空抵住時,原本能借物傳去直透人心,令人立時癱倒的異香,竟是被抵了回來,而且還隱隱有反噬之意,讓她吃驚不已。
  張小凡擋在陸雪琪身前,扶她站起,低聲問道∶「奶沒事吧!陸師姐?」
  陸雪琪微微搖頭,張小凡這才放下心來,轉頭恨恨地道∶「無恥妖人,只會偷襲!」
  那少女眼中訝色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薄怒之色,哼了一聲,道∶「好,等一會我就讓你看看妖人的厲害!」
  說話間她便要有所動作,張小凡連忙戒備,但心中卻是叫苦,陸雪琪此刻靠在他身上,軟弱無力,顯然傷得極重,多半是毒勢未清,而面前這魔教妖女詭異難測,動起手來只怕難以顧及陸師姐了。
  可惜世事往往不能盡如人意,張小凡在這裡腦中念頭急轉,卻突然發現,事情越來越糟了。
  黑暗中,又亮起了一點光,這光卻與綠衣少女的不同,儘管是光亮,卻是深色的,在黑暗中幾乎讓人以為那就是黑色的光。光芒中,一道幽幽的人影走了出來,停在了綠衣少女身旁,這是個身材高挑的女子,一身黑衣,面上還蒙著面紗,正是那日在山海苑裡與這少女同行的同伴。
  隨後,在張小凡吃驚的目光中,黑暗中亮起了一道又一道的光線,大概又出現了五個人,身著黃衣,正是那日在山海苑中這少女的隨從,此刻居然也全部到了此處。
  張小凡只覺得喉嚨發乾,在這許多道目光注視之下,忍不住身子發冷。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耳邊傳來陸雪琪輕微而無力的話∶「你快走,這些人道行都不在你我之下,不可力敵!」
  張小凡轉過頭去,只見那張蒼白而美麗的臉龐就在自己身旁,面上卻沒有擔憂害怕之色,彷佛只是說著再正常不過的事一般。張小凡呆了一下,搖了搖頭,抿緊了嘴唇,再一次轉過頭去,對著那些神秘出現的魔教中人。
  「碧瑤,小心些,」那蒙面女子看著前方那兩個人,目光最後落到了張小凡手中的燒火棍上,低聲道∶「那根黑棒有些古怪。」
  碧瑤,也就是綠衣少女,道∶「幽姨,奶看出了什麽?」
  被她稱為幽姨的蒙面女子看不清有什麽表情,但從她的話里聽得出一絲困惑∶「好像是┅┅剛才那股凶氣太像了,可是正道中人怎會有這東西,他們也不會操控這珠子,而且這、這是短棒,怎麽回事?」
  碧瑤哼了一聲,道∶「我倒要看看這東西有多厲害!」說著往前踏了一步,隨即她身後的黃衣人也同時向前走去。張小凡一看不對,雖然有心對敵,但敵我懸殊太大,只得扶著陸雪琪向後退去。
  那黑衣蒙面女子看起來鬼氣很重,整個人在黑暗中直直地向前飄著,跟在碧瑤身旁,幾如陰靈一般,以只有她們兩人聽得到的聲音道∶「那少年手中的短棒凶氣極重,奶感覺出來了嗎?」
  碧瑤看了前方緊張戒備的張小凡一眼,點了點頭。
  蒙面女子頓了一下,道∶「雖然如此,但我感覺這短棒中的凶力只怕還未盡放,似是被什麽壓制住了,以我看來,只怕這短棒多半和我們聖教有些關係,這少年身分大是可疑,奶要三思而行。」
  碧瑤皺了皺眉,道∶「幽姨,奶說怎麽做?」
  蒙面女子話聲轉為平淡,道∶「擒下來就是了,帶回去給奶父親看看,宗主智通天地,必然知曉此物!」
  碧瑤想了想,道∶「也好。」
  說話間,她們腳下卻沒有停,一直向前逼去,沒有她們兩人的首肯,旁邊的黃衣人自然也不會動手,雙方一進一退在這說話間便走出了一段路。
  張小凡扶著陸雪琪,心情越來越是緊張,耳邊卻漸漸聽到了水波聲,看來是走回到剛開始的那一灣水邊。
  碧瑤怔了一下,轉頭對蒙面女子道∶「幽姨,這裡便是『無情海』了嗎?」
  那蒙面女子沉默了一下,卻低聲嘆了口氣,道∶「痴情只為無情苦!不錯,這裡便是五海之中最神秘的『無情海』了。」
  「啊!」彷佛是年輕之故,碧瑤根本沒在意到被她稱為幽姨的蒙面女子話中的苦澀之意,大是興奮,道∶「我從小就聽父親說過,無情海深藏地底,是九幽之海,而且聽他說死靈淵下的滴血洞就在這無情海邊,看來我們找了三天,終於快找到了。」
  蒙面女子卻是陷入了沉默,一聲不吭。
  碧瑤有些奇怪,看了看她,隨即便不放在心上,轉頭道∶「好,現在我就先擒了你們,再去找那滴血洞!」
  說著她手一揮,那五個黃衣人一起踏上,準備動手。張小凡背後是在黑暗中無邊無際的無情海,前方又被這些魔教之人包圍住了,真箇是前無去路,退無可退,身處絕地之中。
  陸雪琪感覺到身後那無情海上,吹來了一陣一陣的寒風,冷入心間,而自己體內酸軟無力,更隱隱有頭昏噁心的感覺,只怕是餘毒未清。
  她是何等聰慧,不用想也知道這種情景,張小凡要照顧她只能是二人同死。
  她轉過頭,向張小凡看去,這少年此刻似乎還是有些緊張,身體綳得很緊,連扶她的手也因緊張而用力,甚至於在他眼中,還有對生的渴望,對死的畏懼。
  只是,他卻分明沒有,哪怕一絲的退縮。
  「張師弟。」她輕輕地喚了一聲,張小凡聽到了,肩頭也動了一下,似乎正要回過頭來,但不知怎麽,卻終於沒有回頭看她。
  「陸師姐,在平台之上,甚至剛才奶都救我護我,我┅┅我┅┅不走。」張小凡心情激蕩,正想說些豪言壯語什麽的,但話到嘴邊,卻似乎失了蹤影,最後只得乾巴巴說了「不走」兩個字。
  陸雪琪不說話了。
  張小凡心裡忽然有些不安,是不是自己言辭上衝撞了她呢?不知為了什麽,從當初見到陸雪琪開始,他就有些害怕這個冷若冰霜的女子。
  無情海上吹來了冰冷的寒風,吹起了身後那個沉默女子的幾根長發,輕輕掠過他的脖子臉頰。
  無情海的波濤,似乎突然洶湧了起來。
  黑暗深處,彷佛像是嘆息一般,有風掠過,就像是無情海露出猙獰的笑容,譏諷地看著世間人們。
  碧瑤露出微笑,帶著五個黃衣人包圍而上。
  張小凡退後一步,卻只覺得腳下一冷,竟是踏入了冰冷刺骨的海水之中。
  便在這時,漸漸洶湧的無情海上,突然間,一個巨浪高高打起,海濤之聲震耳欲聾,眼看過去竟有數丈之高,狂風撲面,岸邊之人無不變色,幾乎都站不穩腳步。
  站在最後的蒙面女子霍然變色,疾呼道∶「碧瑤,快退!」
  碧瑤心中一驚,知道這幽姨見多識廣,連父親也一向尊重於她,當下不及多想,便退了回來。
  她身形一動,五個黃衣人也跟著向後退去,只有站在海邊最近的張小凡與陸雪琪二人,猝不及防,登時被這巨浪當頭打下,全身濕透不說,那股寒入骨髓的冰涼卻真是難受之極。
  然後,眾人向這突生巨變的無情海望去,只見在一片漆黑的海上,緩緩亮起了兩盞閃著幽綠光芒的巨大明燈,但看了過去,這燈火卻著實奇怪,竟不做普通圓形,反而是自上而下的瘦長形狀,尤其是中間處,更是漆黑的兩道細細縫隙,透著冷冷凶意。
  「是它,是它。」蒙面女子身子一抖,「這畜生竟然還沒有死!」
  碧瑤驚道∶「畜生?幽姨,這是什麽東西?」
  蒙面女子望著波濤洶湧的無情海上那越來越接近海岸的兩團光圈,聲音中微有懼意,道∶「這是『黑水玄蛇』。」
  碧瑤大震,幾不敢置信,訝道∶「這魔物不是在千年前已在西方大沼澤被神獸黃鳥殺死了嗎?」
  蒙面女子疾道∶「傳聞如此,但今日它卻在此出現,我也不知洛uC碧瑤,這黑水玄蛇是上古魔獸,兇悍無匹,非其天敵黃鳥不能除它,我們快退。」
  碧瑤向後退了兩步,忽又轉頭道∶「但那小子┅┅」
  蒙面女子連連搖頭,道∶「顧不得那麽多了,快走。」
  碧瑤還在猶豫,但站在海邊渾身被海浪淋濕的張小凡與陸雪琪二人,卻是在轉眼之間,幾乎屏住了呼吸。
  接近了,二人便看清,那兩盞巨大的幾乎有兩人來高的明燈,竟是一雙巨目。說起來從入了萬蝠古窟開始,張小凡就不斷地看到奇怪而巨大的眼睛,從年老大的赤魔眼到那豬頭妖獸的巨眼,但無論哪一個比起眼前這一雙,簡直都像是芥子比之須彌。
  海風急而撲面,帶來的卻不是略帶鹹味的味道,而是鋪天蓋地的腥味,直嗆人鼻。
  一頭無比巨大的黑色巨蛇,緩緩浮現在他們面前。它下半身盤著,蛇身浸泡在海水之中,眾人竟還不到那巨大蛇軀粗細的三分,而只是黑水玄蛇挺立在半空的上半身和蛇頭,竟也已離地數十丈之高,散發著幽幽綠芒的蛇眼,此刻正從上方望下,看著這對它來說如螞蟻一般的眾人。(注一)
  張小凡從來也不知道,這世間竟有如此巨大的生物,甚至他曾以為,青雲山通天峰上的靈尊水麒麟,就是這天下最大的靈獸了。可是和眼前這黑水玄蛇一比,水麒麟在身軀大小上簡直和小狗沒什麽區別。
  不消說他,便是他身旁的陸雪琪,甚至是魔教的碧瑤等人,又何曾見過如此龐然巨獸,一時間都是愣在當地,作聲不得。
  注一∶「山海經.大荒南經」∶黑水之南,有玄蛇,食麈。有巫山者,西有黃鳥。帝葯,八齋。黃鳥於巫山,司此玄蛇。
  又注∶「神魔?異.妖獸篇」黑水玄蛇∶巨蛇,體黑,腹白,綠眼,蛇身粗逾四丈,長逾百丈。食神仙藥而不死,壽過萬年,居於西方大沼澤。又傳居於海中。

3 黑水玄蛇 -網路小說《黑水玄蛇》

小說基本信息

  小說性質:VIP作品 總點擊:814977 月點擊:88007 周點擊:28853
  小說類別:奇幻修真 總推薦:14501 月推薦:1479 周推薦:245
  寫作進程:新書上傳 完成字數:411835 授權狀態: A級簽約 本書起點中文網首發
  2011-01-26累積獲得八十萬點擊
  2010-12-13累積獲得一張月票
  2010-12-11累積獲得一萬張推薦票
  2010-12-09累積獲得五十萬點擊
  2010-12-05登上了起點首頁的強力推薦榜
  2010-11-30累積獲得五千個收藏
  2010-11-29累積獲得三十萬點擊小說內容簡介

  康摩言穿越之後,發現自己來到了西遊的世界。作為一名有著深厚仙佛情結的傢伙,他自然不會放過,利用穿越的身份,大獲好處的機會。
  只不過,新生活開始時,他的起步是一條蛇,這使得他穿越之後的人生,不,蛇生有了不小的難度……小說目錄

  西遊前篇 誰家慈悲 [分卷閱讀]
  本卷共226768字
  第一回 天外飛山
  第二回 畜生,你與我佛有緣
  第三回 大聖,不關俺的事
  第四回 且看我七十二變
  第五回 銀頭揭諦,妙品蓮華
  第六回 霉運當頭,水蛇搏鷹
  第七回 連體蛇鷹
  第八回 空手練刀
  第九回 小弟開靈智
  第十回 無名心法,無品漿果
  第十一回 五行山下逗心猿
  第十二回 覆海翻雲化龍大法
  第十三回 修鍊
  第十四回 時光荏苒,走火入魔?
  第十五回 水蛇化形
  第十六回 誰人要破我相
  第十七回 飛劍
  第十八回 白面小將
  第十九回 涇河龍子
  第二十回 涇河龍女
  第二十一回 分道揚鑣
  第二十二回 兩軍統帥
  第二十三回 別以為自己是花木蘭
  第二十四回 花果山
  第二十五回 豬頭怪
  第二十六回 妙品蓮華咒
  第二十七回 水簾洞洞主
  第二十八回 龍象般若功
  第二十九回 黃風嶺戰事
  第三十回 何人阻路
  第三十一回 爾有何手段
  第三十二回 颳風 打雷 下雨
  第三十三回 豬家兄弟
  第三十四回 怎個結丹
  第三十五回 攻打黃風嶺(一)
  第三十六回 攻打黃風嶺(二)
  第三十七回 攻打黃風嶺(三)
  第三十八回 攻打黃風嶺(四)
  第三十九回 攻打黃風嶺(五)
  第四十回 大聖的毫毛
  第四十一回 妖王內丹
  第四十二回 野狼身死 骨杖易主
  第四十三回 摩頂大王
  第四十四回 仙妖等級
  第四十五回 黃皮葫蘆
  第四十六回 誰家風頭
  第四十七回 演練法術
  第四十八回 三足金蟾
  第四十九回 魚跟熊掌
  第五十回 他日別讓俺碰到
  第五十一回 誰家鐘聲(一)
  第五十二回 誰家鐘聲(二)(修)
  第五十三回 那條水蛇(修)
  第五十四回 做人要誠信(修)
  第五十五回 六字真言(修)
  第五十六章 參他一本(修)
  第五十七回 祭煉骨杖(修)
  第五十八回 進駐水簾洞
  第五十九回 符篆
  第六十回 向龍王討些銀錢可好
  第六十一回 龍王過壽 老康入海
  第六十二回 捷足先登
  第六十三回 星河大陣
  第六十四回 西海摩鐵
  第六十五回 戍土金鐘
  第六十六回 禿驢看劍
  第六十七回 東海茫茫 不若同行
  第六十八回 世界真小
  第六十九回 家師黎山老母
  第七十回 海客談瀛洲
  第七十一回 龍蛇止步
  第七十二回 有些小白臉了
  第七十三回 棋盤仙宮
  第七十四回 出陣之法
  第七十五回 先生嘴下留情
  第七十六回 同伴很重要
  第七十七回 這陣法 玩不起呀
  第七十八回 九曲黃河弱水聲
  第七十九回 破陣(上)
  第八十回 破陣(下)
  第八十一回 俺要控制局面
  第八十二回 這棋局 改姓吧
  第八十三回 此劍我不能收
  第八十四回 貧道王道靈
  第八十五回 神秘道人
  第八十六回 奴家樣貌可好
  第八十七回 原來是三位大仙
  第八十八回 俺要做個交易
  第八十九回 我沒什麼好教
  第九十回 布陣
  第九十一回 紫衣道人
  第九十二回 放出九老 消弭禍端
  第九十三回 便宜師父 五雷正法
  第九十四回 道友為誰而來
  第九十五回 涇河故人
  第九十六回 重回五行山
  第九十七回 可還記得大明湖畔……
  第九十八回 銀頭揭諦
  第九十九回 銀頭立誓
  西遊篇 汝皈依否 [分卷閱讀]
  本卷共11189字
  一零零 地藏王菩薩
  一零一 金眼雕
  一零二 投奔
  一零三 誰去送禮
  一零四 黑風洞
上一篇[朝比奈涼風]    下一篇 [春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