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黑漆板凳 husband的諧音

  對丈夫的稱呼

  古代中國是不大有社交的。特別是上層婦女,所謂候門深如海。故而古代女性對丈夫的稱謂比較模糊。從戲文以及舊小說中看,多為「老爺」,無疑將自己放在一個謙卑低下的位置。但街坊民間就不同了,因為要糊口,女人也不得不拋頭露面出來幫丈夫打理一應事務,就少不得要當眾與丈夫對話或與他人提及丈夫,所以民間對「丈夫」的稱謂可以是五花八門:「掌柜的」,那是給足丈夫面子。上海女人平等意識較強,稱「阿拉屋裡廂」,老派點的為「伊拉爺」如同「孩子他爸」,粗獷點的「阿拉老公」,刮拉鬆脆,態度鮮明,簡直擲地有聲。但通常視為粗鄙之極。 清末民初,西風漸濃。養在深閨的女人出來交際了,她們率先很文雅的稱丈夫為「阿拉先生」,一時,在女性主流社會中,普遍稱丈夫為「先生」。一些洋女中出身的,則流行稱丈夫為「黑漆板凳」,此為HUSBAND(丈夫)的諧音,可謂音義齊全又幽默——活潑開通的新派女子,哪個沒有坐在丈夫膝頭上撒過嬌?一聲「阿拉黑漆板凳」幸福之情盡漾其中。到後來,普遍變成「瞎七搭八」、「阿拉屋裡廂那位瞎七搭八」,那種被寵慣的嗔怪嬌嗲盡在其中。可這不屬於大眾稱謂。離開這些摩登女性的圈子,人家是聽也聽不懂。那些洋派的閨房愛稱,DARLING,HONEY到底中國人覺得肉麻辣辣,從來沒有普及過。 解放了,「先生」和「黑漆板凳」都從她的主流社會中消失了,代之而起的為」愛人「。一聲「愛人」實在比DARLING還令人肉麻且法律概念模糊。有的年歲大的還要在「愛人」前加個「老」稱為「阿拉老愛人」,簡直令人可作「老相好」之誤。據說,「愛人」之稱源自北方,含義原本極其美好。但如若缺乏相對的氛圍,總覺得彆扭。不知為什麼「愛人」之稱能在當時男女關係其實十分保守的主流社會存在幾十年之久? 不過,「阿拉老公」這些草根稱謂仍我行我素始終在平民百姓間廣為流行,直到現在。 近年大刮懷舊風:ABC流行。但女性間點擊率最高的丈夫稱謂卻不是「黑漆板凳」,也不是「先生」而是「老公」,年紀輕輕聲聲「老公」卻無人見笑。女人一聲「老公呀!」這是真正的愛的「閨語」,瀰漫著一份深深的滿足感和幸福感,遠比DARLING、HONEY傳神。 一聲「阿拉老公」猶如「阿拉老爸老媽」般樸實親切朗朗上口。迄今為止,實在是「丈夫」的最本色,最貼切的別稱。 老公聲聲中,父母終會老去,兒女自有他們的天地,只有老公,總是陪伴在側。變成名符其實的白髮老公公。他根本不在乎你的魚尾紋和走樣的身材,仍一如既往在穿馬路時拉住你的手,你也已習慣了他在你面前打嗝放屁沒日沒夜的鎖住電視的體育頻道。你和他心目中的天籟之音,不再是什麼「月亮代表我的心」而是彼此歸家時鑰匙扭動門鎖的聲音——雖然他或你僅僅是跑了次超市或是參加一次校友聚會。年輕時你和老公還常為私人空間的多少爭吵,而今越老互相間越分不開。當年,你曾為老公忘記在情人節或結婚紀念日送你禮物而作天作地了一番。如今,你最渴望的禮物就是健康快樂的老公本人。 老公如老酒,越老越香,越陳越好。 好酒需好米、好水和悠悠的好時光。如果老公是女人千挑萬選出來的好米,女人自己要變成好水,珍惜與老公相守的每時每刻每天。老公老婆,是一份天荒地老的相伴。 金錢或可買到天價名酒,但買不到女人與老公白頭偕老共釀的那一壇佳釀。

上一篇[日常美語]    下一篇 [講正確英語運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