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信息
南派三叔小說《盜墓筆記》衍生,黑瞎子和吳邪的BL配對,黑攻邪受。
黑,指盜墓筆記中的黑瞎子,基礎資料不詳,身份成謎,吳邪稱其黑眼鏡。
邪,指盜墓筆記中的主角吳邪,雅號「天真」,出生盜墓世家,個性溫和,講義氣,細心謹慎,好奇心重,身手一般。

黑邪吧出品黑邪應援圖

黑邪吧出品黑邪應援圖

1人物介紹

邪:吳邪
姓名:吳邪
黑邪
綽號小三爺(黑瞎子)、天真無邪(胖子)、天真(胖子)、小天真(胖子)、小三爺 (潘子、三叔手下)、吳超人(阿寧)、超級吳/Super Wu(阿寧)、大侄子(三叔) 、小邪(解語花、吳二白)、阿邪(二叔)
年齡:26歲左右
生日3月5日(美版漫畫設定)
擅長做生意、鑒定古董。
特點:個性相對溫和,細心謹慎,好奇心重,講義氣重感情,推理能力強、有常識
星座雙魚座(作者曾說過)
身高:181cm(作者南派三叔設定)
體重:140斤(原著設定為160斤,即140斤體重再加上20斤的裝備)
初登場《盜墓筆記·七星魯王宮》第二章 五十年後
武器槍、刀
背景出生於一盜墓世家,長沙老九門吳狗王(狗五爺)之孫,長沙土夫子巨頭吳三省的侄子。

2互動片段

我正好奇,就聽到了從那個洞里,傳來一些輕微的聲音,仔細一聽,也聽不出是什麼。只等了一會兒,突然一隻手就從洞里伸了出來,一個人猶如泥鰍一樣從那個狹窄的洞口爬出來,然後一個翻身從棺材蓋的縫隙中翻出,輕盈地落到我們面前
我看著悶油瓶,又看了看剛才從石棺材里爬出來的人,那是一個帶著墨鏡的陌生青年,他們兩個人氣都沒喘,也都看著我。
說著那黑眼鏡就咧開嘴笑,朝我擺了擺手。
幾個人都騷動起來,黑眼鏡就問道:「什麼時候出發?」阿寧已經站了起來,對他們道:「今天,中午十二點,全部人出發。」說著其他人都站了起來,就要走出去。這時候那個黑眼鏡又道:「那他怎麼辦?」說著就指著我。
黑眼鏡乾笑了兩聲,也靠到了毛氈上,點起了煙,然後就在那裡看著悶油瓶道:「我說你是自找麻煩吧。剛才不讓他上車不就行了,你說現在怎麼辦?」
那黑眼鏡也嘆了口氣,就在邊上拍了拍我,道:「這裡有巴士,三個小時就到城裡了,一路順風。」
就在我快要失去知覺,撲倒在地上的時候,忽然間,有人一下子把我架住了。我已經沒有體力了,給他們一拉就跪倒在地上。抬頭去看,透過風鏡,我認出了這兩個人的眼睛,一個是悶油瓶,一個是黑眼鏡,他的風鏡也是黑色的。這兩個人亟亟將我拉起來,就將我拖向另外一個方向。
那……那個黑眼鏡一路過來這麼照顧我……看來還是我三叔的面子……
與此同時,我就感覺腳踝給人抓了一下,正抓在我扭傷的地方,疼的我一嘶牙,接著那人在我的小腿上划動了起來,似乎在寫字。這是小時候經常玩的玩意兒,我一感覺,就發現他寫了一個「準備」,這准字我感覺不清楚,但是備字很明顯,我心中一安,知道下面肯定是個喘氣的了,立即動了動腳表示知道了,凝神靜氣,卻不知道該準備些什麼。那蛇並不知道這水下的貓膩,叫了幾聲,看四周沒什麼反應,就慢慢軟了下來,就在這個當口,我看到水下的影子一下浮了上來,還沒等我意識到怎麼回事情。突然我面前的水就炸開了,一個雪白的人猛地從水裡竄了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下就捏住了雞冠蛇的腦袋。我給那人一擠就腳下一滑摔進了水裡,沒看到接下來情況,我也不想看到,順勢往外一蹬,撲騰出去就向水池中央的方向游去,直游出三四米遠才敢轉身往回看。只見那邊水花一片,顯然那蛇並不那麼好對付,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自己逃跑還是旁觀還是過去幫忙。還在猶豫,忽然一道紅光就從那水花團里炸了出來,一下卷著樹枝就繞到樹枝堆上,同時發出了一連串極其凄厲的聲音。那白色的人立即對我大叫道:「快走,它在求救,等一下就來不及了!」說著一下就潛入了水裡。
那人沒注意我,我想到剛才幾乎沒看到他的樣貌,心說這真是大恩人,要好好謝謝他,被人架著到他面前的時候,我就想道謝,結果那人頭轉過來,我就從防毒面具的鏡片里,看到一副十分熟悉的黑眼鏡。我一下目瞪口呆,心說竟然是他不由哎了一聲。他抬頭看到我,好像是笑了,就向我點了點頭。
黑眼鏡還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樣子,樂呵呵地看看我,拿出東西在那裡吃
看著我莫名其妙的臉,黑眼鏡就「咯咯咯咯」笑了,也不知道在笑什麼,三叔點頭,就把他和黑眼鏡會合的情形和我說了一遍。
黑眼鏡就湊過了過來,坐到我身後,好像準備看電影的姿態。這人讓我很不自在,我看了他一眼,他根本不在意,我看他他也看看我。
我之前看的兩盤帶子都是這樣,非常枯燥,所以我心裡有數,並不心急,另我吃驚的是,一邊的黑眼鏡竟然也看的津津有味。
我耐心的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慢慢的,連我自己也感覺不耐煩起來。就在我是在忍不住,想去把進度條往後拉一點的時候,一邊的黑眼鏡把我的手按住了。
合下筆記本我就頭痛,看來,從這錄像帶里想找什麼線索是不太可能。想必文錦寄這些帶子的時候,也沒有想過看帶子的人會怎麼樣,這些內容也許不是主要的。一邊的黑眼鏡看我的樣子,就很無奈的笑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起身坐到我對面。
我心裡咯噔一聲,剛想說話,就聽那滿身的泥味和尿味的黑眼鏡對我道:「小三爺,三爺說,讓你馬上下去。」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所有人都看向我,一方面對這下面的情形非常的好奇,一方面黑眼鏡也說得一點餘地也沒有,我無法拒絕,只好由黑眼鏡護著,順著裂縫降了下去。
滑了一下,立即我的身上粘上了大量的混這尿液的爛泥和苔蘚。不由直皺眉。在我上面的黑眼鏡就笑道:「不好意思,哥們,不過尿對皮膚好。」「他娘的,還好你沒讓他們往這裡拉屎。」我罵道。
他呵呵地笑起來,上面的人聽到,以為出了什麼事情,繩子停了一下,他馬上往上打了信號,讓他們繼續放繩。四周很快就一片漆黑,因為這裡太過狹窄,連頭都沒法抬,所以除了黑眼鏡的手電筒,我什麼也看不見。好在是下降,如果爬上來更累。我看著他還是戴著黑眼鏡,就忍不住問他道:「你戴著那玩意能看得見嗎?」他朝我笑笑:「戴比不戴看得清楚。」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不過他不想解釋,也就不再問什麼。
我們擠進縫隙中,我摸了一下裡面的砂土,發現硬的好比石頭,這些應該是砂土沉積下的土質,非常潮濕,富含有水份,再往裡擠進去,一下我就下到一個泥繭的邊上,我想去摸一下,但是黑眼鏡喝了我一聲,不讓我碰,說:「小心,不要碰這些泥繭。」「這些繭裡面是什麼?」我問道。「死人。」他照了照其中一隻,那是一隻已經破裂的泥繭。裡面露出了白色的骨骼,「曲肢葬,這裡可能是當時的先民修建的最原始的井道,沒有石頭,只有泥修平的一些山體裂縫,後來被當成墓穴使用了。」「墓穴?這種地方?」我納悶著。「修這種工程肯定會死很多人,這些可能是其他國家俘虜來的奴隸,死在這裡,不可能運出去埋,就就地掩埋,長城邊上就有不少。」黑眼鏡就道,「到了。」我往下看去,這縫隙遠沒有到底,但是在縫隙一邊的石壁上,巨石繼續開裂出了一條縫隙,有手電筒光在閃著,顯然三叔就在裡面。黑眼鏡往上打了信號,繩子停住,我們小心翼翼地攀爬下去,三叔就伸手出來把我拉了進去。
「下來了,我讓他們先把裝備送下來。」黑眼鏡咧嘴笑,「他們問那個死胖子怎麼辦,要麼把那個死胖子留在上面,找個人照顧?帶著他走不現實……小三爺,你臉色不太好看啊。」三叔剛才一說,我有點反應不過來,也許臉上就表現了出來,但我應變能力還是有的,立即道:「這味道太難聞了。」三叔想了想道:「不能留下來,絕對不能分散,告訴他們先全部下來,然後我們找個地方再想那個胖子的事情。」「得。」他道,「那小三爺出來幫個手來,這傢伙算是個大部件。」我點頭道:「我這邊說完就來。」就看著黑眼鏡出去了。說實話我對黑眼鏡印象還不錯,雖然這人好像有點癲,看來這江湖上的事情我懂得實在太少。
黑瞎子一直沒說話,自個兒在那兒似笑非笑,看這情形就過來搭到我的肩膀上,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可能意思是他也加入,或者是讓我留下。
沒人接話,走在最前面的悶油瓶回頭看了我們一眼,我們也只好閉嘴,到了這份上,討論這些完全沒有意義。殿後的黑瞎子就笑,這兩個人一個黑,一個白,一個冷麵一個傻笑,簡直好像黑白無常一樣,讓人無語。
扎破我腳的,不知道是這些頭骨的骨片,還是有陶片被我踩碎了,反正隨便哪一樣都不是好東西。這時黑瞎子潛入水裡,從裡面挖出來了半塊頭骨,後腦勺已經沒了,可以看到腦腔裡面灰色的膠質,像蜂巢一樣的組織,這應該就是那些屍鱉王的傑作。
黑瞎子突然道:「不是,這應該是天然的,很多隕石都是蜂窩狀的,只不過這些洞的蜂窩難看了一點。」他突然一本正經地說話,讓我很不習慣。
黑瞎子拍了拍我,意思是讓我也走,但是我拒絕了,他嘆著氣跟著離開,只剩下我和胖子兩個人。

相關同人文

以下是部分長篇~~
【黑邪】風華記(超長篇連載中) 作者:somus海末
風華記配圖

  風華記配圖

【黑邪】(黎簇視角)挑釁(已完結) 作者:茶控黎
【黑邪】歧路(原《暗夜玫瑰》) (已完結) 作者:雲生獸
【黑邪】吻火 (連載中) 作者:禰睎
【黑瓶邪】鏡花水月情,玲瓏剔透心(連載中) 作者:素小緣
【黑瓶邪】蝴蝶蠱 (作者疑似棄坑) 作者:月殤妖瞳
【黑邪】孤城(已完結) 作者:雲生獸
上一篇[何英偉]    下一篇 [黑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