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西北

黠戛斯(Qïrqïz, KirΥiz): 唐代西北黠戛斯民族名。地處回紇西北三千里,約當今葉尼塞河上游。

1黠戛斯

發音
繁體 黠戞斯
拼音 xiá jiá sī
注音 ㄒㄧㄚˊ ㄐㄧㄚˊ ㄙㄧ

2歷史

唐初,黠戛斯屬薛延陀汗國。632年,唐朝發使聘問。648年,其首領失缽屈阿棧入唐,唐以其部為堅昆都督府,任失缽屈阿棧為都督,隸燕然都護府。后黠戛斯被回紇打敗,為回紇
黠戛斯

  黠戛斯

屬部。9世紀30年代末,回鶻汗國內亂,不久,黠戛斯發兵攻滅之。回鶻部眾分數支南下和西徙。黠戛斯追擊西遷回鶻部眾,曾一度佔領安西與北庭,但不久退出。此時黠戛斯可汗牙帳由睹滿山(又作貪漫山,今蘇聯葉尼塞河上游薩彥嶺)之北遷到睹滿山之南;南鄰吐蕃,西南連葛邏祿。吐蕃之通葛邏祿,畏懼回鶻抄掠,往往需借黠戛斯護送。845年,唐曾冊立黠戛斯可汗為宗英雄武誠明可汗。

3黠戛斯世系

黠戛斯[xiá jiá sī][阿熱氏](648-863)
失缽屈阿棧
(37)
癸卯
643
塔恰木.骨咄祿
(12)
辛巳
681
結黌蠶匐膚
(14)
癸巳
693
巴而思匐
(4)
戊申
708
骨篤祿毗伽可汗
(11)
辛亥
711
伊悉缽舍友者畢施頡斤
(1)
壬戌
722
俱力貧賀忠頡斤
(35)
癸亥(十一)
723
毗伽頓頡斤
(32)
戊戌
758
堅昆可汗
(32)
庚午
790
英武誠明可汗(裴羅.骨咄祿.亞爾)
(41)
壬寅
822
參考:灰松鼠網

4居民考證

史料記載
黠戛斯在契丹興起並據有漠北時﹐稱轄戛斯﹐遼朝在其地設有轄戛斯大王府。宋代稱之為黠戛司﹐但對其情況卻不甚了了。金代稱之為紇里迄斯﹐蒙古人稱之為吉利吉斯﹐清代隨著準噶爾人的叫法稱之為布魯特。阿拉伯文﹑波斯文史料也有關於他們的記載。

遷徙與定居

關於黠戛斯從葉尼塞河流域南遷到天山地區的過程﹐現仍無準確翔實的敘述。大致說來﹐西遼的西遷和13世紀蒙古的西征都影響到黠戛斯﹐促成部分黠戛斯人南遷。15世紀以後﹐黠戛斯人被準噶爾人驅逐出七河流域(巴爾喀什湖以東﹐伊犁河等七條河流流程區域)﹐遷到前蘇聯中亞費爾干納一帶。18世紀中葉﹐清朝平定準噶爾﹐部分黠戛斯返回七河流域故居。黠戛斯是今柯爾克孜族和吉爾吉斯的先民。

5史書相關記載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七下列傳第一百四十二下:
黠戛斯,古堅昆國也。地當伊吾之西,焉耆北,白山之旁。或曰居勿,曰結骨。其種雜丁零,乃匈奴西鄙也。匈奴封漢降將李陵為右賢王,衛律為丁零王。后郅支單于破堅昆,於時東距單于廷七千里,南車師五千里,郅支留都之。故後世得其地者訛為結骨,稍號紇骨,亦曰紇扢斯雲。眾數十萬,勝兵八萬,直回紇西北三千里,南依貪漫山。地夏沮洳,冬積雪。人皆長大,赤發、析面、綠瞳,以黑髮為不祥。黑瞳者,必曰陵苗裔也。男少女多,以環貫耳,俗趫伉,男子有男黥其手,女已嫁黥項。雜居多淫佚。
謂歲首為茂師哀,以三哀為一時,以十二物紀年,如歲在寅則曰虎年。氣多寒,雖大河亦半冰。稼有禾、粟、大小麥、青稞,步磑以為面糜。穄以三月種,九月獲,以飯,以釀酒,而無果蔬。畜,馬至壯大,以善斗者為頭馬,有橐它、牛、羊,牛為多,富農至數千。其獸有野馬、骨咄、黃羊、羱羝、鹿、黑尾,黑尾者似獐,尾大而黑。魚,有蔑者長七八尺,莫痕者無骨,口出頤下。鳥,雁、鶩、烏鵲、鷹、隼。木,松、樺、榆、柳、蒲。松高者仰射不能及顛,而樺尤多。有金、鐵、錫,每雨,俗必得鐵,號迦沙,為兵絕犀利,常以輸突厥。其戰有弓矢、旗幟,其騎士析木為盾,蔽股足,又以圓盾傅肩,而捍矢刃。其君曰「阿熱」,遂姓阿熱氏,建一纛,下皆尚赤,余以部落為之號。服貴貂、豽,阿熱冬帽貂,夏帽金扣,銳頂而卷末,諸下皆帽白氈,喜佩刀礪,賤者衣皮不帽,女衣毳毼、錦、罽、綾,蓋安西、北庭、大食所貿售也。阿熱駐牙青山,周柵代垣,聯氈為帳,號「密的支」,它首領居小帳。凡調兵,諸部役屬者悉行。內貂鼠、青鼠為賦。其官,宰相、都督、職使、長史、將軍、達干六等。宰相七,都督三、職使十,皆典兵;長史十五,將軍、達干無員。諸部食肉及馬酪,惟阿熱設餅餌。樂有笛、鼓、笙、觱篥、盤鈴。戲有弄駝、師子、馬伎、繩伎。祠神惟主水草,祭無時,呼巫為「甘」。昏嫁納羊馬以聘,富者或百千計。喪不剺面,三環屍哭,乃火之,收其骨,歲而乃墓,然後器泣有節。冬處室,木皮為覆。其文字言語,與回鶻正同。法最嚴,臨陣橈、奉使不稱、妄議國若盜者皆斷首;子為盜,以首著父頸,非死不脫。
阿熱牙至回鶻牙所,橐它四十日行。使者道出天德右二百里許抵西受降城,北三百里許至?鵜泉,泉西北至回鶻牙千五百里許,而有東、西二道,泉之北,東道也。回鶻牙北六百里得仙娥河,河東北曰雪山,地多水泉。青山之東,有水曰劍河,偶艇以度,水悉東北流,經其國,合而北入於海。東至木馬突厥三部落,曰都播、彌列、哥餓支,其酋長皆為頡斤。樺皮覆室,多善馬,俗乘木馬馳冰上,以板藉足,屈木支腋,蹴輒百步,勢迅激。夜鈔盜,晝伏匿,堅昆之人得以役屬之。
堅昆,本強國也,地與突厥等,突厥以女妻其酋豪,東至骨利干,南吐蕃,西南葛邏祿。始隸薛延陀,延陀以頡利發一人監國。其酋長三人,曰訖悉輩,曰居沙波輩,曰阿米輩,共治其國,未始與中國通。貞觀二十二年,聞鐵勒等已入臣,即遣使者獻方物,其酋長俟利發失缽屈阿棧身入朝,太宗勞享之,謂群臣曰:「往渭橋斬三突厥,自謂功多,今俟利發在席,更覺過之。」俟利發酒酣,奏願得持笏,帝以其地為堅昆府,拜俟利發左屯衛大將軍,即為都督,隸燕然都護。高宗世,再來朝。景龍中,獻方物,中宗引使者勞之曰:「而國與我同宗,非它蕃比。」屬以酒,使者頓首。玄宗世,四朝獻。乾元中,為回紇所破,自是不能通中國。后狄語訛為黠戛斯,蓋回鶻謂之,
若曰黃赤面雲,又訛為戛戛斯。然常與大食、吐蕃、葛祿相依杖,吐蕃之往來者畏回鶻剽鈔,必住葛祿,以待黠戛斯護送。大食有重錦,其載二十橐它乃勝,既不可兼負,故裁為二十匹,每三歲一餉黠戛斯。而回鶻授其君長阿熱官為「毗伽頓頡斤」。
回鶻稍衰,阿熱即自稱可汗。其母,突騎施女也,為母可敦;妻葛祿葉護女,為可敦。回鶻遣宰相伐之,不勝,挐斗二十年不解。阿熱恃勝,乃肆詈曰:「爾運盡矣!我將收爾金帳,於爾帳前馳我馬,植我旗,爾能抗,亟來,即不能,當疾去。」回鶻不能討,其將句錄莫賀導阿熱破殺回鶻可汗,諸特勒皆潰。阿熱身自將,焚其牙及公主所廬金帳者,回鶻可汗常坐也。乃悉收其寶貲,並得太和公主,遂徙牙牢山之南。牢山亦曰賭滿,距回鶻舊牙度馬行十五日。阿熱以公主唐貴女,遣使者衛送公主還朝,為回鶻烏介可汗邀取之,並殺使者。會昌中,阿熱以使者見殺,無以通於朝,復遣注吾合素上書言狀。注吾,虜姓也;合,言猛;素者,左也,謂武猛善左射者。行三歲至京師,武宗大悅,班渤海使者上,以其處窮遠,能脩職貢,命太僕卿趙蕃持節臨慰其國,詔宰相即鴻臚寺見使者,使譯官考山川國風。宰相德裕上言:「貞觀時,遠國皆來,中書侍郎顏師古請如周史臣集四夷朝事為《王會篇》。今黠戛斯大通中國,宜為《王會圖》以示後世。」有詔以鴻臚所得繢著之。又詔阿熱著宗正屬籍。
是時,烏介可汗餘眾托黑車子,阿熱願乘秋馬肥擊取之,表天子請師。帝令給事中劉蒙為巡邊使,朝廷亦以河、隴四鎮十八州久淪戎狄,幸回鶻破弱,吐蕃亂,相殘嚙,可乘其衰。乃以右散騎常侍李拭使黠戛斯,冊君長為宗英雄武誠明可汗。未行,而武宗崩。宣宗嗣位,欲如先帝意,或謂黠戛斯小種,不足與唐抗,詔宰相與台省四品以上官議,皆曰:「回鶻盛時有冊號,今幸衰亡,又加黠戛斯,后且生患。」乃止。至大中元年,卒詔鴻臚卿李業持節冊黠戛斯為英武誠明可汗。逮咸通間,三來朝。然卒不能取回鶻。后之朝聘冊命,史臣失傳。
上一篇[姥原有理]    下一篇 [哲通文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