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齒頭音是等韻學研究的對象,通常二名不分。它是以音節表為主要方式對漢語字音進行分析的一門學科,是漢語音韻學的一個分支。

1 齒頭音 -齒頭音

 

2 齒頭音 -正文

   等韻學研究的對象,通常二名不分。它是以音節表為主要方式對漢語字音進行分析的一門學科,是漢語音韻學的一個分支。
  起源  《康熙字典》前頭載的《明顯四聲等韻圖》的說明說:「夫等韻者、梵語悉曇。」這就是說:等韻是比照梵文的悉曇章 (siddham)仿造的。悉曇是印度小孩子剛識字用的拼音表,唐代和尚義凈《南海寄歸內法傳》說:「六歲童子學之六月方了。」(《大正藏》2125號 228頁,以下引《大正藏》,只注號和頁碼)梵文一共有14個母音:a、╣、i、ī、 u、 ū、╱、捤、奞、拃、e、ai、o、au。此外還有兩個書寫的附加號:"大空點"╮(anusv╣ra),表示前頭母音鼻化;「涅槃點」╪(visarga) ,表示前頭的母音末尾上聲帶停止顫動。如果連這兩個(用a╮、a╪作代表)也算上,就可以把母音數成16個。唐代和尚智廣以下多數人認為從╱起以下4個字平常少用(第 4個根本不用),就把母音數成12個。梵文的輔音一共有 k、kh、g、gh、凜;c、ch、j、jh、;▆、▆h、╨、╨h、╯;t、th、d、dh、n;p、ph、b、bh、m;y 、r、l、v、▂、▄、s、h33個。拿一個一個的母音來輪流跟33個輔音拼,比方ka、k╣、ki、kī…… kha……ɡ a……ɡha……凜a……;ca……cha……;▆a……▆ha……;ta……tha……;pa……pha……;ya……ra……la……va……▂a……▄a……sa……ha……。一共33×12=396個不同的音節,這就是第一章。第二章往下,第一個輔音(前)後頭就有別的輔(介)音了。第二章是kya……khya……ɡya……ɡhya……凜ya……,cya……chya……。第三章是 kra……khra……ɡra……ɡhra……凜ra……;cra……chra……。輪流拼,就叫「轉」(parivarta)。這個梵文字也等於「章」(見內外轉),在佛經里叫「品」。
  從東漢起,漢人開始學佛翻經。可是絕大多數是顯教經。學這個,不用懂梵文。除了《大般涅槃經·文字品》那類的零星幾處接觸到梵文以外,人們並不理會悉曇。
  到初唐,摻雜著巫術的密教大規模流入中國。譯這種經,需要對譯大段的咒語(真言),人們才開始學悉曇,並且斟酌用什麼字對梵文某個音才妥當。日本釋安然(841~?)《悉曇藏》五說:「上代翻譯,梵漢不定。真言對注,梵唐粗定。」(2702號 418頁)可以證明。日本1984年3月新刊《六地藏寺善本叢刊,別卷》318頁有《真言宗教時義問答》正是安然的另一部作品,可以說明密教跟悉曇學的關係有多麼密切。
  漢人學悉曇久了,就仿造出唐音表來了,這就是等韻圖。現存最早的韻圖是《韻鏡》,是宋代流到日本清末又從日本傳回來的。可是《別卷》 316頁著錄《韻鏡字相傳口授目錄·指微韻鏡序聞書》一冊,編者引「相傳口授」原文說:「悉曇末師有誤其故。」可見日本和尚還認為《韻鏡》就是悉曇學。
  比照悉曇造韻圖並不完全是亦步亦趨。梵文母音14個,漢語韻有206個。字母(開頭輔音)相傳是36個。用206×36作一章根本辦不到。只好用一韻或是幾個相似的韻作一個圖,用聲母輪轉。全書用206韻(分成若干組)輪轉。幾個韻概括成一個單位就叫"攝"。 攝(parigraha)是佛書里表示「概括」的詞,比方《因明入正理論》就說:「如是總攝諸論要義。」(1629號10頁)206分為平、上、去、入4部分,得數在60上下,再概括成12或是16攝就不難了(最早的等韻圖只概括成40左右個"圖"。《韻鏡·調韻指微》叫「四十三轉」,還沒有「攝」這個術語。《明顯四聲等韻圖》直接叫「章」)。
  圖式  現在用《韻鏡》的《外轉第二十三開》圖舉例說明(圖 1)。「開」表示沒有 u類介音,「合」表示有。後代音韻學家合起來叫"呼"。這個字原來只不過當現代話"發音"或者「念」講,後來「呼」也變成術語, 成了"開口呼"和「合口呼」的總名稱。整個圖橫著有6大格,豎著有5大格。頂上的6個大格是作圖的人用來說明開頭輔音(字母)的性質的。從右往左第 1格里是「唇音」,第2格是「舌音」,第3格是「牙音」,第4格是「齒音」,第5格是「喉音」,這5組總名「五音」。《通志·七音略》用宮、商、角、徵、羽,是借用音樂術語(C、D、E、G、А),沒什麼道理。第6格是「舌齒音」,包括「半舌音」、「半齒音」。《韻鏡》卷首的《調韻指微》說:「若來字則先舌後齒,謂之舌齒;日字則先齒后舌,謂之齒舌。」《七音略》叫「半徵、半商」。唇、舌、牙、齒、喉、半舌、半齒總名叫「七音」。一共得36字母,排列為23豎行。在《調韻指微》後頭有一張《三十六字母》表: 幫滂並明端透定泥見溪群疑精清從心邪影曉匣喻來日 非敷奉微知徹澄娘      照穿床審禪這裡「唇音」有兩組。一組叫「唇音重」(後來習慣叫「重唇」),包括幫滂並明。據現代人擬測,大概作書的時候發「雙唇音」。另一組叫"唇音輕"(後來叫「輕唇」)包括非敷奉微,大概發「唇齒音」。「舌音」也有兩組。一組叫「舌頭音」,包括端透定泥。這就是用舌尖在齒背發塞音,另一組叫「舌上音」,包括知徹澄娘,羅常培說就是用舌尖在齒齦后發音。「齒音」也有兩組,一組叫「齒頭音」包括精清從心邪,這就是舌尖在齒背發塞擦音和擦音。另一組叫正齒音,包括照穿床審禪,大概用舌葉(或舌尖)在齒齦或齒齦后發音。「牙音」包括見溪群疑,是舌根塞音和同部位鼻音。"喉音"包括影曉匣喻,是舌根擦音、喉塞音和半母音。 "半舌音"指來母,是邊音。半齒音指日母,一般認為是舌面前鼻音加擦音。梵文的「摩多」m╣ta或m╣t╱k╣原來當母親講,以後用來指14個母音再加大空、涅槃兩個點,大致就是母音。再用來稱開頭輔音是借用,因為梵文偶然也用m╣ta泛指一切字母表。

齒頭音齒頭音

  頂上的每一個大格里在「唇音」、「牙音」等總名下還有「清」、「次清」、「濁」、「清濁」各種註釋。「清」和「濁」從先秦就用作音樂的術語。《韓非子·十過》就提到過「清商」、「清角」等等樂曲。孔穎達《禮記·樂記·正義》說:「黃鐘至仲呂為濁,長者濁也。蕤賓至應鐘為清,短者清也。」長短是指律管說的。管子長,音就低;管子短,音就高;這是管樂器的規律。因為輔音,特別是塞輔音的聲帶顫動一般地說是低頻的,那麼梵文的n╣da╪、gho▄a╪譯成「濁」是最自然的。▂v╣sa╪、agho▄a╪ 自然要譯成「清」。輔音影響字調。全國大多數分清(陰)濁(陽)平的方言,絕大多數都是清高濁低。廣州方音是最典型的。它的四聲分裂后每一種都是清高濁低。日本釋明覺《悉曇要訣》一說:「初低終昂之音可為上聲之重。」(2706號507頁)說明唐代輸入日本的音濁上聲是開頭低的。日本釋了尊《悉曇輪略圖抄》一說:「上聲重,初低后昂;上聲輕,初后俱昂。」(2709號657頁)也可以作證。釋安然《悉曇藏》三引義凈《南海寄歸內法傳》說:「右腳等廿五字並下八字,總有卅三字,名『初章』;皆須上聲讀之,不可著其字而為平去入也。」(2702號380頁)這就是說,念梵文ka……等輔音字母必得用高平調(ud╣tta),不該光執著漢字改念別的調。從這裡看,「清」就是聲帶不顫動,影響得字調高。梵文比聲第1個字叫prathama,第2個叫dvitīya,漢譯「次清」,不過是第2個清音的意思。誤以為「次」是「較差」,從而給「清」上加「全(清)」等字是望文生訓。鼻、邊音叫「清濁」是因為分析不精密。
  從上文所引釋了尊的話來看, 他用"輕重"代替「清濁」。裴氏《涅槃文字》(2702號412頁)在ka下注「稍輕呼之」、 kha 下注 「稍重聲呼之」。可見「輕」指alpapr╣╯a)(小氣),「重」指mah╣pr╣╯a(大氣)。等韻書里不都遵從這個正確定義,有不少用得不正確。
  豎著第 2大格是平聲字,第3是上聲字;第4是去聲字,第 5是入聲字。平、上、去、入總名「四聲」。每圖最左邊末一格里的大字是《廣韻》或《禮部韻略》的韻目,圖裡有音沒字的就划圈兒。在一個大格里,字排成4個小橫行。第1行叫一等,第2行叫二等,第3行叫三等,第4行叫四等。「等韻」這個名字就從這裡興起。「等」代表什麼呢?清代江永《音學辨微》說:「音韻有四等。一等洪大、 二等次大,三四皆細,而四尤細。」從這個話看,「等」是說主母音的開口度。拿《韻鏡》外轉第二十三開看,盡左邊格子里寫「寒、刪、仙、先」4個韻目,正對著一、二、三、四等。據瑞典高本漢等人擬測,唐代人念一等用姙 【ɑ】母音。念二等用【奃】類母音。念三等用【ε】母音,並且有i類性質的介音。念四等用【e】母音。既然分 4個韻,那主母音肯定不能一樣。江永的話可信。不過因為有些開頭輔音(字母、紐)只和某一「等」的韻拼,比方非、敷、奉、微一般地說只和三等韻拼,人們就也叫它們「三等紐」。這是術語借用。要是有一些紐,只拼一、四等韻,如精、清等紐,又有些紐,只拼二、三等韻,如照、穿等紐,人們就可以把它們合寫在一個大格里了。由於聲母和「等」有固定的配合關係,所以江永又說:"辨等之法,須於字母辨之",就是利用聲母逆推韻屬於哪一等。有韻圖的人可以不必費這個事。
  等韻家用術語,並不劃一。《韻鏡》齊韻列在外轉第十三開;是四等韻。「雞」字「古奚切」,跟一等咍韻「該」字「古哀切」用同一個切上字。內轉第五合的支韻"規"字也填在四等,可是"居隨切",並不用「古」作切上字。據高本漢等人研究,《切韻》的"古"、「居」不是一類:那麼四等就有兩種了。陸志韋把齊、先、蕭……和一等用相同切上字的叫「純」四等韻,把支、脂、祭、真、仙、宵、侵、鹽等既有三等字又有四等字的韻叫「三、四等合韻」。把這類三、四等合韻里喉牙唇音既有三等又有四等的叫"重出喉牙唇音",董同龢叫「重紐」。陸的解釋是純四等沒介音,三、四等合韻的三等用I介音,四等用i介音。日本釋明覺《悉曇要訣》二說:「 i……玄奘雲『壹』……。」(2706號527 頁)唐釋慧琳《一切經音義》廿五把╱捤注成「乙去聲」(2128號 470頁)。這兩種材料可能顯示唐音重紐三等介音是╱,四等介音是半母音 y。從這兒往下推,他念╱用╱i音,跟印度、歐洲大多數人一樣。他的「乙」念【*夿rid】,「一」念【*夿yid】。「乙」是質韻重紐三等字,「一」是重紐四等字。
  用法  後代人用等韻,主要是幫助人們從反切推出各個字的當代念法來。現在拿《切韻指掌圖》作例(圖2)。這部書開頭有個《二十圖總目》 這就等於個索引。它們是:①高、嬌(-ao、-iao),②公、弓 (-ong、-iong),③孤、居 (-u、-ü),④鉤、鳩(-ou、-iou),⑤甘、 兼(-am、-iam),⑥金(-im),⑦千、犍(-an、ian),⑧官、涓(-uan、-üan), ⑨根、斤(-en、-in),⑩昆、君(-un、-ün),歌、迦 (-e、-ia),戈(果)、瓜 (-uo、-ua),剛、薑(-ang、-iang),光(-uang),觥、扃(-ong、-iong),搄、驚(-eng、-ing),該、皆(-ai、-ie) ,基(-i),傀(-uei),乖(-uai)。⑤⑥的音只有唱崑曲的人用。這裡發音和現代音有些不諧調,是因為成書在宋代。查字的人遇見一個「」字,注說「古紅切」。利用總圖,知道「古」在第3圖。翻到第3圖,查看「古」在上聲格第1橫行,豎行黑地白字「見」字下頭。再利用總圖知道-ong在第 2圖。翻到第2圖,查著「洪」(=紅)字在黑地白字「匣」字下頭。現在橫著推到"見"字格,就知道「」字在這裡念"公"。本書《檢例上》說:「先求上字居何母,次求引韻去橫搜。」就說的是這個過程。

齒頭音齒頭音

  再比方查著""字"許良切"。從第3圖知道"許"屬「曉」母第 3橫行。再利用總圖查到第13圖,「良」在黑地白字"來"字下頭第4橫行。從這裡橫著推到「曉」字格,遇上一個○,再往上錯一個格,是「香」字。就知道「」字該念「香」。《檢例上》說:「本眼空時上下取。」再比方查著「秠」字「篇夷切」。查總圖知道-ian在第8圖,查到那裡"篇"本身是在黑地白字的"滂"字下頭。從總圖查到-i屬第18圖。查到那裡,「移」字在「喻」字底下。橫推到「滂」字豎行,一片白圈。只好查第19圖,「滂」字行下是「鈹」字,就知道「秠」字念「鈹」。《檢例上》說:「此葉全無前後收。」再比方查著「蜏」字「余救切」。利用總圖查著「余」的同音字「舁」在第3圖「喻」字下頭第4橫行。查第 4圖知道「救」在「見」字下頭。橫推到「喻」字下頭去聲第4 橫行,遇上「狖」這個怪字。本身難認,只好從上頭的平聲推到上聲,是「由、酉」,那麼這個字念「又」。《檢例上》說:"見字偶然又不識,平上去入可尋求。"說的就是查這一類字的辦法。
  音韻學家利用早期等韻書可以更清楚地認識《切韻》音系,利用晚期等韻書,可以推求作書的人的方音,考定宋以來的音變。
  演變  流傳久了,語音變了,人們就覺著某些等韻書跟實際語音不合。大勢所趨,人們不得不改動。大致說,宋元人是零修碎補,明清人就不免大拆大改,特別利害的是「官話」區的作者。這種作品,與其說是作等韻書,不如說寫方音調查報告,到這裡,等韻跟悉曇的關係一點兒也沒了。
  例外  在演變的過程里人們發現《韻書》中有些反切跟等韻的安排並不完全吻合。比方《切韻指掌圖》卷首《辨匣喻二字母切字歌》說:「匣闕三四喻中覓,喻虧一二匣中窮。上古《釋》(如《經典釋文》)《音》(如臣瓚《漢書音義》)多具載,當今《篇》(《玉篇》、《類篇》)《韻》(《廣韻》、《集韻》)少相逢。」 就是說的這類現象。
  和尚們是很謹慎(保守)的。他們只立些條例說明些例外,但是並不輕易改動。比方《切韻指掌圖》有《辨檢類隔切例》說:「以『苻』代『蒲』, 其類『奉』、『並』。……以『無』代『模』,其類『微』、『明』,以『丁』代『中』,其類『知』、『端』。……『皮』字《廣韻》『苻羈』切……(『苻』字是奉字母)下合為類隔:於『並』字以下取一『蒲』字,作『蒲羈切』音皮字明矣。」這類解釋例外的文字後來叫「門法」。《四庫提要》在《經史正音切韻指南》底下說的「原本末附明釋真空《直指玉鑰匙》一卷。驗之即真空編《貫珠集》中,……不知何人割裂其文,綴於此書之後,又附若愚《直指法門》一卷,詞旨拙澀,與《貫珠》相等,亦無可采……」可以代表後代多數學者的評論。大體貶多褒少。
  《廣韻》每卷韻目下頭注"獨用"、「ㄨ同用」字樣,說明歸併韻是半合法的。如《指掌圖》把「支脂之」合成一類,人們沒有怨言。「字母」後代變了,有人合併,就招來反對。江永《音學辨微·辨字母》說:「不可增不可減不可移易。」代表正統意見。《康熙字典》前頭錄的《內含四聲音韻圖》,字母保持36個,韻只剩兩頁了。也有大膽刪字母的,如《早梅詩》。
  參考書目
 釋安然: 《悉曇藏》(《大正新修大藏經》),日本。
 汲古書院刊: 《六地藏寺善本叢刊·別卷》, 日本。
 《韻鏡》。
 鄭樵:《通志·七音略》。
 司馬光(舊題):《切韻指掌圖》。
 江永:《音學辨微》。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見等韻。

 

3 齒頭音 -配圖

 

4 齒頭音 -相關連接

上一篇[半齒音]    下一篇 [正齒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