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齕吞 -基本信息

  hé tūn ㄏㄜˊ ㄊㄨㄣ 齕吞(齕吞) 

  嚙咬吞食,或不經咀嚼而吞咽

2 齕吞 -典故出處

  《淮南子·墬形訓》:「齕吞者八竅而卵生,嚼咽者九竅而胎生。」

  《大戴禮記·易本命》也說:「齕吞者八竅而卵生;咀嚾者九竅而胎生。」也就是說「九竅」寓意著胎生,而「八孔」則寓意著卵生。

3 齕吞 -原文

《大戴禮記·易本命》

  子曰:「夫易之生,人、禽、獸、萬物昆蟲各有以生。或奇或偶,或飛或行,而莫知其情;惟達道德者,能原本之矣。」天一,地二,人三;三三而九,九九八十一;一主日,日數十,故人十月而生。 八九七十二,偶以承奇,奇主辰,辰主月,月主馬,故馬十二月而生。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主狗,故狗三月而生。六九五十四,四主時;時主豕;故豕四月而生。五九四十五,五主音,音主猿,故猿五月而生。四九三十六,六主律,律主禽鹿,故禽鹿六月而生也。三九二十七,七主星,星主虎,故虎七月而生。二九十八,八主風,風主蟲,故蟲八日化也。其餘各以其類。鳥魚皆生於陰而屬於陽;故鳥魚皆卵;魚游於水,鳥飛於雲。故冬燕雀入於海,化而為蚧。萬物之性各異類:故蠶食而不飲,蟬飲而不食,蜉蝣不飲不食,介鱗夏食冬蟄。齕吞者八竅而卵生;咀嚾者九竅而胎生。四足者無羽翼,戴角者無上齒。無角者膏而無前齒,有角者脂而無後齒。晝生者類父,夜生者類母。凡地:東西為緯,南北為經。山為積德,川為積刑;高者為生,下者為死。邱陵發牡,溪谷為牝。 蚌蛤龜珠,與月盛虛。是故堅土之人肥,虛土之人大,沙土之人細,息土之人美,耗土之人丑。是故食水者善游能寒,食土者無心而不息,食木者多力而拂;食草者善走而愚,食桑者有絲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捍,食谷者智惠而巧,食氣者神明而壽,不食者不死而神。故曰:有羽之蟲三百六十,而鳳皇為之長;有毛之蟲三百六十,而麒麟為之長;有甲之蟲三百六十,而神龜為之長;有鱗之蟲三百六十,而蛟龍為之長; 之蟲三百六十,而聖人為之長,此乾坤之美類,禽獸萬物之數也。 故帝王好壞巢破卵,則鳳凰不翔焉;好竭水搏魚,則蛟龍不出焉;好刳胎殺夭,則麒麟不來焉;好填溪塞谷,則神龜不出焉。故王者動必以道,靜必以理;動不以道,靜不以理,則自夭而不壽,訞孽數起,神靈不見,風雨不時,暴風水旱並興,人民夭死,五穀不滋,六畜不蕃息。

《淮南子·墬形訓 》

  淮南子 卷四 墬形訓

  墬形之所載,六合之間,四極之內,照之以日月,經之以星辰,紀之以四時,

  要之以太歲,天地之間,九州八極,土有九山,山有九塞,澤有九藪,風有八等,

  水有六品。

  何謂九州?東南神州曰農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

  曰並土,正中冀州曰中土,西北台州曰肥土,正北泲州曰成土,東北薄州曰隱土,

  正東陽州曰申土。

  何謂九山?會稽、泰山、王屋、首山、太華、岐山、太行、羊腸、孟門。

  何謂九塞?曰太汾、澠?厄、荊阮、方城、餚阪、井陘、令疵、句注、居庸。

  何謂九藪?曰越之具區,楚之雲夢澤,秦之陽糹於,晉之大陸,鄭之圃田,宋

  之孟諸,齊之海隅,趙之鉅鹿,燕之昭余。

  何謂八風?東北曰炎風,東方曰條風,東南曰景風,南方曰巨風,西南曰涼

  風,西方曰飂風,西北曰麗風,北方曰寒風。

  何謂六水?曰河水、赤水、遼水、黑水、江水、淮水。

  闔四海之內,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水道八千里,通谷其名川

  六百,陸徑三千里。禹乃使太章步自東極,至於西極,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

  五步。使豎亥步自北極,至於南極,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凡鴻水淵藪

  ,自三百仞以上,二億三萬三千五百五十里,有九淵。禹乃以息土填洪水以為

  名山,掘崑崙虛以下地,中有增城九重,其高萬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上

  有木禾,其修五尋,珠樹、玉樹、琁樹、不死樹在其西,沙棠、琅玕在其東,絳

  樹在其南,碧樹、瑤樹在其北。旁有四百四十門,門間四里,裡間九純,純丈五

  尺。旁有九井玉橫,維其西北之隅,北門開以內不周之風,傾宮、旋室、縣圃、

  涼風、樊桐在崑崙閶闔之中,是其疏圃。疏圃之池,浸之黃水,黃水三周復其原,

  是謂丹水,飲之不死。河水出崑崙東北陬,貫渤海,入禹所導積石山,赤水出其

  東南陬,西南注南海丹澤之東。赤水之東,弱水出自窮石,至於合黎,餘波入於

  流沙,絕流沙南至南海。洋水出其西北陬,入於南海羽民之南。凡四水者,帝之

  神泉,以和百葯,以潤萬物。

  崑崙之丘,或上倍之,是謂涼風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謂懸圃,

  登之乃靈,能使風雨。或上倍之,乃維上天,登之乃神,是謂太帝之居。扶木在

  陽州,日之所曊。建木在都廣,眾帝所自上下,日中無景,呼而無響,蓋天地

  之中也。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華照下地。

  九州之大,純方千里,九州之外,乃有八殥,亦方千里。自東北方曰大澤,

  曰無通;東方曰大渚,曰少海;東南方曰具區,曰元澤;南方曰大夢,曰浩澤;

  西南方曰渚資,曰丹澤;西方曰九區,曰泉澤;西北方曰大夏,曰海澤;北方曰

  大冥,曰寒澤。凡八殥八澤之雲,是雨九州。

  八殥之外,而有八紘,亦方千里,自東北方曰和丘,曰荒土;東方曰棘林,

  曰桑野;東南方曰大窮,曰眾女;南方曰都廣,曰反戶;西南方曰焦僥,曰炎土;

  西方曰金丘,曰沃野;西北方曰一目,曰沙所;北方曰積冰,曰委羽。凡八紘之

  氣,是出寒暑,以合八正,必以風雨。

  八紘之外,乃有八極,自東北方曰方土之山,曰蒼門;東方曰東極之山,曰

  開明之門;東南方曰波母之山,曰陽門;南方曰南極之山,曰暑門;西南方曰編

  駒之山,曰白門;西方曰西極之山,曰閶闔之門;西北方曰不周之山,曰幽都之

  門;北方曰北極之山,曰寒門。凡八極之雲,是雨天下;八門之風,是節寒暑。

  八紘、八殥、八澤之雲,以雨九州而和中土。

  東方之美者,有醫毋閭之珣玗琪焉;東南方之美者,有會稽之竹箭焉;南

  方之美者,有梁山之犀象焉;西南方之美者,有華山之金石焉。西方之美者,有

  霍山之珠玉焉;西北方之美者,有崑崙之球琳、琅玕焉。北方之美者,有幽都之筋

  角焉;東北方之美者,有斥山之文皮焉;中央之美者,有岱嶽以生五穀桑麻,魚

  鹽出焉。

  凡地形,東西為緯,南北為經,山為積德,川為積刑,高者為生,下者為死,

  丘陵為牡,溪谷為牝。水圓折者有珠,方折者有玉。清水有黃金,龍淵有玉英。

  土地各以其類生,是故山氣多男,澤氣多女,障氣多喑,風氣多聾,林氣多癃,

  木氣多傴,岸下氣多腫,石氣多力,險阻氣多癭,暑氣多夭,寒氣多壽,谷氣多

  痹,丘氣多狂,衍氣多仁,陵氣多貪。輕土多利,重土多遲,清水音小,濁水音

  大,湍水人輕,遲水人重,中土多聖人。皆象其氣,皆應其類。故南方有不死之

  草,北方有不釋之冰,東方有君子之國,西方有形殘之屍。寢居直夢,人死為鬼,

  磁石上飛,雲母來水,土龍致雨,燕鴈代飛。蛤蟹珠龜,與月盛衰,是故堅土人

  剛,弱土人肥,壚土人大,沙土人細,息土人美,秏土人丑。食水者善游能寒,

  食土者無心而慧,食木者多力而?,食草者善走而愚,食葉者有絲而蛾,食肉者

  勇敢而悍,食氣者神明而壽,食谷者知慧而夭。不食者不死而神。

  凡人民禽獸萬物貞蟲,各有以生,或奇或偶,或飛或走,莫知其情,唯知通

  道者,能原本之。天一地二人三,三三而九,九九八十一。一主日,日數十,日

  主人,人故十月而生。八九七十二,二主偶,偶以承奇,奇主辰,辰主月,月主

  馬,馬故十二月而生。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主犬,犬故三月而生。六九五十

  四,四主時,時主彘,彘故四月而生。五九四十五,五主音,音主猿,猿故五月

  而生。四九三十六,六主律,律主麋鹿,麋鹿故六月而生。三九二十七,七主星,

  星主虎,虎故七月而生。二九十八,八主風,風主蟲,蟲故八月而化。鳥魚皆生

  於陰,陰屬於陽,故鳥魚皆卵生。魚游於水,鳥飛於雲,故立冬燕雀入海,化為

  蛤。

  萬物之生而各異類,蠶食而不飲,蟬飲而不食,蜉蝣不飲不食,介鱗者夏食

  而冬蟄,嚙吞者八竅而卵生,嚼咽者九竅而胎生,四足者無羽翼,戴角者無上齒,

  無角者膏而無前,有角者指而無後,晝生者類父,夜生者似母,至陰生牝,至陽

  生牡。夫熊羆蟄藏,飛鳥時移。是故白水宜玉,黑水宜砥,青水宜碧,赤水宜丹,

  黃水宜金,清水宜龜,汾水濛濁而宜麻,泲水通和而宜麥,河水中濁而宜菽,雒

  水輕利而宜禾,渭水多力而宜黍,漢水重安而宜竹,江水肥仁而宜稻。平土之人,

  慧而宜五穀。東方川穀之所注,日月之所出,其人兌形小頭,隆鼻大口,鳶肩企

  行,竅通於目,筋氣屬焉,蒼色主肝,長大早知而不壽;其地宜麥,多虎豹。南

  方,陽氣之所積,暑濕居之,其人修形兌上,大口決(月此),竅通於耳,血脈屬焉,

  赤色主心,早壯而夭;其地宜稻,多兕象。西方高土,川穀出焉,日月入焉,其

  人面末僂,修頸卬行,竅通於鼻,皮革屬焉,白色主肺,勇敢不仁;其地宜黍,

  多旄犀。北方幽晦不明,天之所閉也,寒水之所積也,蟄蟲之所伏也,其人翕形

  短頸,大肩下尻,竅通於陰,骨幹屬焉,黑色主腎,其人蠢愚,禽獸而壽;其地

  宜菽,多犬馬。中央四達,風氣之所通,雨露之所會也,其人大面短頤,美須惡

  肥,竅通於口,膚肉屬焉,黃色主胃,慧聖而好治;其地宜禾,多牛羊及六畜。

  木勝土,土勝水,水勝火,火勝金,金勝木,故禾春生秋死,菽夏生冬死,

  麥秋生夏死,薺冬生中夏死。木壯,水老火生金囚土死;火壯,木老土生水囚金

  死;土壯,火老金生木囚水死;金壯,土老水生火囚木死。音有五聲,宮其主也;

  色有五章,黃其主也;味有五變,甘其主也;位有五材,土其主也。是故煉土生

  木,煉木生火,煉火生雲,煉雲生水,煉水反土。煉甘生酸,煉酸生辛,煉辛生

  苦,煉苦生咸,煉咸反甘。變宮生徵,變徵生商,變商生羽,變羽生角,變角生

  宮。是故以水和土,以土和火,以火化金,以金治木,木得反土。五行相治,所

  以成器用。

  凡海外三十六國,自西北至西南方,有修股民、天民、肅慎民、白民、沃民、

  女子民、丈夫民、奇股民、一臂民、三身民;自西南至東南方,結胸民、羽民、

  ん頭國民、裸國民、三苗民、交股民、不死民、穿胸民、反舌民、豕喙民、鑿齒

  民、三頭民、修臂民;自東南至東北方,有大人國、君子國、黑齒民、玄股民、

  毛民、勞民;自東北至西北方,有跂踵民、句嬰民、深目民、無腸民、柔利民、

  一目民、無繼民。雒棠、武人在西北陬,硥魚在其南,有神二人連臂為帝候夜,

  在其西南方,三珠樹在其東北方,有玉樹在赤水之上。崑崙、華丘在其東南方,

  爰有遺玉,青馬、視肉、楊桃、甘樝,甘華,百果所生。和丘在其東北陬,三桑、

  無枝在其西,夸父、耽耳在其北方。夸父棄其策,是為鄧林。昆吾丘在南方,軒

  轅丘在西方,巫咸在其北方,立登保之山,暘谷、榑桑在東方,有娀在不周之北,

  長女簡翟,少女建疵。西王母在流沙之瀕,樂民、拏閭,在崑崙弱水之洲。三危

  在樂民西,宵明、燭光在河洲,所照方千里。龍門在河淵,湍池在崑崙,玄耀、

  不周、申池在海隅。孟諸在沛。少室、太室在冀州。燭龍在雁門北,蔽於委羽之

  山,不見日,其神人面龍身而無足。后稷壠在建木西,其人死復甦,其半魚,在

  其間。流黃、沃民在其北方三百里,狗國在其東。雷澤有神,龍身人頭,鼓其腹

  而熙。江出岷山,東流絕漢入海,左還北流,至於開母之北,右還東流,至於東

  極。河出積石。睢出荊山。淮出桐柏山。睢出羽山。清漳出楬戾,濁漳出發包。

  濟出王屋。時、泗、沂出台台術。洛出獵山,汶出弗其,西流合於濟。漢

  出嶓冢。涇出薄落之山。渭出鳥鼠同穴。伊出上魏。雒出熊耳。浚出華竅。維出

  覆舟。汾出燕京。衽出濆熊。淄出目飴。丹水出高褚。股出嶕山。鎬出鮮於。

  涼出茅廬、石樑,汝出猛山。淇出大號。晉出龍山結結,合出封羊。遼出砥石,

  釜出景,岐出石橋,呼沱出魯平,泥塗淵出樠山,維濕北流出於燕。

  諸稽、攝提,條風之所生也;通視,明庶風之所生也;赤奮若,清明風之所

  生也;共工,景風之所生也;諸比,涼風之所生也;皋稽,閶闔風之所生也;隅

  強,不周風之所生也;窮奇,廣莫風之所生也。?生海人,海人生若菌,若菌生

  聖人,聖人生庶人。凡?者生於庶人。羽嘉生飛龍,飛龍生鳳皇,鳳皇生鸞鳥,

  鸞鳥生庶鳥,凡羽者生於庶鳥。毛犢生應龍,應龍生建馬,建馬生麒鹿麟,麒麟

  生庶獸,凡毛者,生於庶獸。介鱗生蛟龍,蛟龍生鯤鯁,錕鯁生建邪,建邪生庶

  魚,凡鱗者生於庶魚。介潭生先龍,先龍生玄黿,玄黿生靈龜,靈龜生庶龜,凡

  介者生於庶龜。煖濕生容,煖濕生於毛風,毛風生於濕玄,濕玄生於羽風,

  羽風生煗介,煗介生鱗薄,鱗薄生煖介。五類雜種興乎外,肖形而蕃。日

  馮生陽閼,陽閼生喬如,喬如生干木,干木生庶木,凡根拔木者生於庶木。根拔

  生程若,程若生玄玉,玄玉生醴泉,醴泉生皇辜,皇辜生庶草,凡根茇草者生於

  庶草。海閭生屈龍,屈龍生容華,容華生,生萍藻,萍藻生浮草,

  凡浮生不根茇者生於萍藻。

  正土之氣也,御乎埃天,埃天五百歲生缺,缺五百歲生黃埃,黃埃五百歲生

  黃澒,黃澒五百歲生黃金,黃金千歲生黃龍,黃龍入藏生黃泉,黃泉之埃上為黃

  雲,陰陽相搏為雷,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黃海。

  偏土之氣,御乎清天,清天八百歲生青曾,青曾八百歲生青澒,青澒八百歲

  生青金,青金八百歲生青龍,青龍入藏生青泉,青泉之埃上為青雲,陰陽相薄為

  雷,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青海。

  壯士之氣,御於赤天,赤天七百歲生赤丹,赤丹七百歲生赤澒,赤澒七百歲

  生赤金,赤金千歲生赤龍,赤龍入藏生赤泉,赤泉之埃上為赤雲,陰陽相薄為雷,

  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赤海。

  弱土之氣,御於白天,白天九百歲生白礜,白礜九百歲生白澒,白澒九百歲

  生白金,白金千歲生白龍,白龍入藏生白泉,白泉之埃上為白雲,陰陽相薄為雷,

  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白海。

  牝土之氣,御於玄天,玄天六百歲生玄砥,玄砥六百歲生玄澒,玄澒六百歲

  生玄金,玄金千歲生玄龍,玄龍入藏生玄泉,玄泉之埃上為玄雲,陰陽相薄為雷,

  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玄海。

上一篇[蒂莫西·麥克維]    下一篇 [he]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