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齡官,《紅樓夢》人物,賈家買來的十二個唱戲的女孩之一,詳見十二女伶,小旦。賈元春省親時,其演技得到了賈元春的稱讚。素與賈薔相好。戲班解散后,離開賈府。

1 齡官 -簡介

齡官齡官

齡官,《紅樓夢》中人物。賈家買來唱戲扮小旦的。長得眉蹙春山,眼顰秋水,面薄腰纖,裊裊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態,戲又唱得極好。元春省親時,她的演唱得到了賈元春的稱讚。她和賈薔相好。一日,寶玉見她用金簪在地上一連寫了幾十個「薔」字,把寶玉都看痴了。賈薔為了使她高興,特花了一兩八錢銀子買了個名為玉頂兒,會銜旗串戲的小鳥來,齡官見了說:「你們家把好好兒的人弄了來,關在這牢坑裡,學這個還不算,你這會子又弄個雀兒來也干這個浪事!你分明弄了來打趣形容我們……」賈薔聽后,賭神起誓說自己沒想到這上頭,隨即將雀兒放了生。后戲班解散,她離開賈府。

2 齡官 -形象賞析

齡官齡官

優伶大觀園裡是社會地位最低下,(連賈府里三等奴才也比她們高貴些)同時又是受封建禮教思想束縛最少的一群,她們不僅在舞台上留下了動人身姿,還在大觀園裡演繹了一出出活劇,這其中齡官當是最為光彩奪目的一個。 

這又是個長得很象林妹妹的女子,在寶玉眼中,她「眉蹙春山,眼顰秋波,面白而腰纖,裊裊婷婷,大有黛玉之態。」(儘管林黛玉自己並不崐願認可這一事實),從她三十六回中的自述我們可以得知她總愛害病,而且還咳嗽出兩口血來,可見連「病」都和林妹妹病得一樣,然而這樣的一個弱女子,在賈妃對她大加獎賞之際,非但沒有感激涕零,反而執意不從領班賈薔的命令,定要做《相約》、《相罵》兩出本角戲,且不論「相約」「相罵」出自《釵釧記》,描寫丫環跟老夫人絆嘴,單論她在皇妃面前毫無奴顏婢膝,就足以令一班鬚眉濁物相形見絀了。她的這種風姿傲骨,恰是林黛玉憤叱北靜王為臭男人,斷然拒絕「聖上所贈藿苓香念珠」的翻版。事實上她還有著不下黛玉的一片痴情,所不同的是,她的痴情不是訴諸葬花的凄婉,而是訴諸畫薔的執拗。 

第三十回中齡官獨自一人在大觀園裡的薔薇花架下一邊拿著根綰頭的簪子在地上摳土,一面悄悄地流淚,以至於寶玉以為她是「東施效顰」,學黛玉葬花,其實那是她面對滿架薔薇,觸景生情,在地上一遍一遍的地畫著「薔」字,畫了幾十個已是痴了一般,以至被雨淋濕了都恍然不覺,哪裡知道隔著葯欄偷看的寶玉竟也獃獃地看痴了一般,這種痴及,一如寶玉聽了黛玉的《葬花吟》「慟倒在山坡上」一般,一般的痴情,兩種表達方式,對痴公子在情感選擇上的點化都是一般的重要,尤其影響他在「木石前緣」和「金玉良緣」間作出什麼樣的選擇。 

齡官不過是一個唱戲的戲子,「就如同賈府里給人逗樂的貓兒狗兒一樣,」但她卻不滿於這種處境,而且還對公子哥兒賈薔傾心相愛,旁若無人的暴露一片痴心,請看第三十六回中,齡官面對「鳳凰」一般的寶玉的陪笑央求,冷淡應之,令寶玉只能訕訕地退出,可對面對賈薔,她的反應便不同了。賈薔為了討好她而買了會銜鬼臉兒和戲旗的雀兒,把別的女孩兒都逗笑了,唯獨齡官譏道:「你們家把好好兒的人弄了來,關在這牢籠里,學這個還不算,你這會子又弄個雀兒來,也干這個浪事!你分明弄了來打趣形容我們,還問"好不好"?」不光言詞犀利,而且直接詛咒大觀園為牢籠,譴責賈府花錢買戲子為貴族享樂,而不顧拆散眾多貧賤家庭的不義之舉,而逼著賈薔拆爛雀籠,放飛雀兒分明是寄託了嚮往自由之身的理想呀!只在當賈薔依言行事後,她才對他和顏悅色起來。而當賈薔為了她的吐血症而要去請大夫時,她叫道:「站住!這會子大毒日底下,你賭氣去請了來,我也不瞧。」明明是一番似水柔情、體貼之心,卻偏以冷淡的方式來表達,而且大類林妹妹之於寶玉。寶玉見了這般光景,猛然領悟畫「薔」的深意,又「不覺痴了」,這回與上回又大不相同,這回寶玉剛剛對襲人說過:「再能你們哭我的眼淚,流成大河,把我的屍首漂起來,送到那鴉雀不到的幽靜去處,隨風化了,自此再不託生為人,這就是我死的得時了。」在此之前,寶玉如林妹妹所言:「在妹妹跟前心裡只有妹妹,但見了姐姐,眼裡又只有姐姐了。」,甚至希望得到大觀園裡所有女子的眼淚。然而此時,在目睹了齡官的一片冰心,這多情公子從此幡然醒悟,說出了「從今後,只好各人得各人的眼淚罷了!」開始認真思索「將來葬我灑淚者為誰?」正應了這一回的回目「綉鴛鴦夢兆絳芸軒,識分定情悟梨香院」。在他的心中已有了最後的答案,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那就是三生石畔的絳珠仙草。 

絳珠的還淚還出了一世纏綿的情結,而一生一世的眼淚又逐步凈化著頑石的靈魂,使頑石漸漸擺脫如泥的習性,在這以淚洗石的過程中,不能抹煞齡官畫薔時清亮的一滴。多情而痴情的齡官是以自身之痴點化了作為「局外人」的寶玉,是一個從情痴角度和黛玉相一致的形象副本。

3 齡官 -結局猜測

齡官這樣一個孤傲多情、倔強敏感的女子最後結局怎樣,書中沒有明說。據推斷,有以下兩種可能性:

其一:賈府遣發優伶,十二人中有不願離去的,其中沒有齡官,或許是願去幾人之一。齡官雖深愛賈薔,但聰明的她明白,懸殊的身份和地位差別,這場愛情的結局只能是一個悲劇,所以她選擇離開,就像賈薔放飛的那隻鳥,飛向自由的天空,回到親人的身邊。這一點,應該和作者所推崇與宣揚的個性解放和思想自由是一脈相通的。

其二:齡官在三十六回之後再沒出現。後來藕官燒紙祭荳官里又說,荳官是小旦,死了後補蕊官,那原來的小旦齡官哪去了呢?當然,一個戲班子可能會有兩個乃至更多小旦,但梨香院的戲班子應該不會有這麼多,蕊官是荳官死後補上的,若有兩個小旦,就不必急著補。另外,留下的八個女孩子分別是正旦、小旦、小生、大花面、小花面、老奸、老旦七種,再加一個種類未言的文官,基本無一個種類兩個女孩子的現象,而且崑曲行當繁多,十二個女孩一個擔一種類還不齊全,不可能同時存在兩個小旦。補蕊官當在遣散之前,說明遣散之前,齡官就消失了。前面說齡官身體單弱,大有林風,又有吐血之症,由此推斷,可以上一年就病死了,死後荳官補上。

上一篇[傑西卡·史丹]    下一篇 [青松嶺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