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龍公主戲神珠

標籤: 暫無標籤

 

1 龍公主戲神珠 -龍公主戲神珠

    燕窩島有個小仔,家裡很窮,十五六歲就到老闆船上去當伙漿仔(漁船上燒飯、做雜工的男孩子)。伙漿仔敦厚老實,手腳勤快,還吹得一手好漁笛。

    一天早晨,漁船揚帆出海,撒網捕魚。可是拉上來一看,網袋空空的。他們換一個洋地又一個洋地(漁民出海捕魚的漁場),撒了一網又一網,千萬不肯空船攏洋。

    老大看夥計們一個個愁眉苦臉,便對伙漿仔說:

    「伙漿仔呀!吹曲笛子吧上讓大家消消愁,解解悶!」

    伙漿仔坐在船頭上,吹響了漁笛。婉轉動聽的笛聲在海面蕩漾。一個曲子吹完,船老大才叫大夥去拉漁網。可是,漁網一節一節拉土來,全是空的。大夥心裡冰涼,拉起最後一節網袋,猛地往船板上一摜。忽然,網袋裡衝出一道金光,把漁船照得通亮通亮。大夥嚇呆了!仔細一看,原來捕到了一條金燦燦的魚。這條魚渾身金鱗閃亮,背脊上有一條鮮紅鮮紅的花紋,頭頂紅形形,嘴唇黃澄澄。唇邊還長著兩條又細又長的鬍鬚。

    這是什麼魚?只有船老大一個人知道。他告訴大夥,這是一條非常稀罕名貴的黃神魚,吃了這種魚能補身強筋骨。有黃神魚的地方,一定有魚群。船老大望著黃神魚,笑嘻嘻地說:

    「伙漿仔,你去剖魚燒魚羹請大家嘗嘗鮮補補神,捕個大網頭,一網魚裝三艙!」夥計們聽了滿心歡喜,有的搖檜,有的撒網,只有伙漿仔看著黃神魚發愣:這樣好的魚殺掉燒魚羹,多可惜啊!他心裡捨不得,手裡卻拿起刀,在磨石上擦擦地磨了兩下,嚇得黃神魚亂蹦亂跳。

    伙漿仔張開雙手去捉魚。你往東,它跳西,你往西,它跳東,怎麼抓也抓不住,伙漿仔累得直喘氣。突然,他聽到一陣女孩子的哭泣聲,感到奇怪,船上哪來的姑娘?他驚疑地四下一望,只見黃神魚躺在艙板上,嘴巴一張一閉,雙眼噗噗流淚。伙漿仔看呆了,自言自語地說:

    「黃神魚呀,老大要殺你,我可心不忍啊!」

    黃神魚忽地跳到他的腳邊,苦苦衷求:

    「放我回去吧!放我回去吧!」

    伙漿仔越發驚奇,蹲下身子問道:

    「莫非你通靈性?」

    黃神魚點點頭,眼淚簌簌流下來。

    伙漿仔心腸軟,用手揩揩黃神魚的臉。這一揩,黃神魚哭得更傷心,眼淚像一串珍珠斷了線。伙漿仔鼻子一酸,同情地說:

    「別哭!別哭!我放你,放你歸大海!」

    伙漿仔手捧黃神魚,走到船舷邊,黃神魚尾巴一翹,頭一抬,撲通一聲躍進了大海。海面上咕嚕嚕一陣響,泛起一朵朵銀白色的浪花,浪花中間冒出一個姑娘,嬌滴滴,水靈靈,長得又年輕又美麗,一雙大眼睛直盯著伙漿仔,噗哧一笑:「伙漿仔,你怎麼哭了?」

    伙漿仔窘得滿臉通紅,急忙用剛才替黃神魚揩過眼淚的手,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姑娘不見了。

    原來,這姑娘是東海龍王的三公主。她在龍宮裡玩膩了,化作黃神魚,悄悄地溜出龍宮,混在魚群里到處遊盪。突然,一陣笛聲自遠而近,她側耳細聽,喲!多麼婉轉,多麼動聽!她循聲找尋吹笛人,尋呀尋呀,一個不小心,撞進了漁網裡。

    這時,伙漿仔獃獃地望著浪花出神,以為自己看花了眼睛,又用手揉了揉。

    突然,眼前一亮,海底下的海藻泥沙、龜瞥蟹蝦,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正感到奇怪,只見一群黃魚迎面游來,就高興地大聲喊道:

    「黃魚!一群大黃魚!老大,快下網呀!」

    老大不相信,搖搖頭,沒理他。

    .眼看黃魚群從船底游過去了,伙漿仔婉惜地說:

    「可惜,真可惜!」

    話聲剛落,又看見一群黃魚朝漁船游來,他大喊起來:

    「老大,快下網,是大黃魚呀!」

    老大半信半疑催大夥撤下漁網。不到一袋煙功夫,伙漿仔拍著雙手笑得合不攏口:「進網了,快拉網呀!」

    漁網往上拉,嘩啦一陣響,網袋浮上海面,金燦燦,亮閃閃,滿滿一網大黃魚。撩呀掏呀,一夜掏到大天亮,足足裝了一滿船。從此,島上的漁民都傳開了,說伙漿仔的眼睛能看到海底的魚群。大夥都歡喜跟伙漿仔出海,他說哪裡有魚,漁民就往哪裡撒網,網網不落空,次次滿載而歸。

    燕窩島上的漁民日子越過越興旺,人人感激伙漿仔。這可嚇壞了東海龍王,急忙找來龜丞相商討對策。

    龜相搖著頭說:

    「這事難辦!伙漿仔救了三公主,三公主贈他一對神眼珠。」

    他把三公主如何聽到笛聲,如何落網遇救的經過說了一遍。

    龍王聽罷,沈吟片刻說:

    「每天奉送幾擔海產以報答救命之恩未嘗不可,但怎可贈送神眼珠!不行,神眼珠要收回!」

    龜相為難地說:

    「收回神眼珠,伙漿仔雙目要失明,恐怕三公主不答應!」

    龍王不耐煩地說:「那該怎麼辦?」

    龜相湊近龍王,如此這般地咬耳細語一陣,龍王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說:

    「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

    一天,風和日麗,海天蔚藍。伙漿仔帶著島上的漁船揚帆出海。他日吹漁笛,眼望海底。船剛到洋地,迎面就游來了魚群。伙漿仔手持漁笛,指點撒網,誰知魚群嘩地一調頭,順潮而去。伙漿仔把櫓搖得像陣風猛追不放。追呀追呀,一直追到外洋。突然,天上升起團團烏雲,海上颳起陣陣猛風。風呼呼,浪嘩嘩,一個巨浪捲走了伙漿仔。大夥焦急地呼喊著:

    「伙漿仔!伙漿仔!」

    伙漿仔隨浪飄蕩,只覺得天昏昏,海茫茫,不知飄蕩了多少辰光,不知飄到了什麼地方:他定睛一看,眼前有一幢富麗堂皇的宮殿,龜相站在宮門前迎接:「浪花跳,貴客到,快進宮裡歇一歇!」

    接著,宮門裡閃出一群宮女,簇擁著伙漿仔進了宮殿。宮殿里早就擺下了一桌酒筵,龜相請伙漿仔入席,端起酒杯,滿臉堆笑地說:

    「恭喜!恭喜!」

    伙漿仔穩了穩神說:「遇難落海,還道啥個喜?」

    龜相說:「龍王招駙馬,這不是天大的喜事嗎?」

    伙漿仔輕蔑地說:「我是個窮漁郎,龍王招婿與我何關?」

    龜相呵呵笑道:「通靈性的黃神魚就是美麗的三公主。患難相救,終身相配!」

    伙漿仔一聽,又喜又驚。但轉而一想,門不當,戶不對,公主怎能配漁郎?

    他淡淡一笑說:「公主金枝玉葉,到人間吃不起苦工」說罷就要離席而去。

    龜相忙伸手一欄:「既然來了,何必再走?」

    伙漿仔不依,一定要走。龜相急了,把臉一沈,喝道:

    「龍王有旨,不願留住龍宮,只好收回神眼珠!來呀!」

    隨著喊聲,一隊墨魚圍了土來,猛地噴出墨汁。

    伙漿田只覺得雙眼一陣劇痛,昏死在地。

    過了很久很久,伙漿仔才緩過氣來。他慢慢睜開眼睛,只覺得一片漆黑,摸摸地上,全是沙子。伙漿田雖然回到了家鄉,卻雙目失明了,再也不能出海捕魚了。他心裡充滿著憂傷和憤恨,常常獨自一人無聊地坐在海邊,吹著心愛的漁笛。

    夜深人靜,三公主被一陣笛聲驚醒。她側耳靜聽,不覺雙眉緊鎖,心裡不安起來:以往的笛聲是那麼悠揚愉快,今天卻如此憂傷凄側!她匆匆離開龍宮,循著笛聲來到海邊。猛見伙漿田雙目失明,頓時明白了父王許婚的用心。

    她又恨又愧,扶起伙漿仔,一字一頓地說:「走,我們回家去!」

    伙漿仔只是獃獃地站著,臉上毫無表情,好像什麼也沒聽見。三公主急了:

    「既已許婚,你我就是夫妻!你不帶我回家,叫我到哪裡去?」

    伙漿仔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我兩眼摸黑,怎好連累你?快回龍宮去吧!」

    「不!我絕不回龍宮,寧可守你一輩子!」

    伙漿仔心裡萬分感激,嘴裡還是一個勁地催她快走。

    三公主低頭沈思良久說:「好吧!一定要我走,那就讓我再看看你的眼睛!」

    伙漿仔聽她答應了,便順從地躺在沙灘上。三公主張開嘴巴,射出一道異光,噗的一聲,一顆龍珠落在伙漿仔的眼睛上。龍珠滴溜溜地打轉,伙漿仔眼珠里的毒汁一滴一滴的往外淌,眼珠閃爍出一道亮光,越來越明亮,毒汁黏在龍珠上,異光燦爛的龍珠越來越暗淡!最後變成了一顆小黑球。

    三公主失去龍珠,渾身發軟,撲通一聲跌坐在沙灘上。

    伙漿仔雙目復明了,睜眼看見三公主癱坐在沙灘上,花容憔悴,喘息不停,一時慌了手腳,忙問:「你怎麼了?你怎麼了?」

    三公主兩眼含淚,憂鬱地說:

    「龍珠失明,我只好重返龍宮養身。你我要想再見,難呀!」

    伙漿仔難過得說不出話來,他一把扶住三公主說:

    「為了救我,如竟獻出寶珠,這可如何是好!」

    三公主臉色慘白,微微一笑說:

    「你雙目復明,我也放心了!待我返回龍宮,懇求父王每日奉獻海產萬擔!」

    說罷,漸漸地現出龍形,嘩一聲,向大海深處游去。

    據說,東海龍王拗不過女兒的請求,終於答應每日奉獻海產萬擔,算是報答伙漿仔的救命之恩!

 

2 龍公主戲神珠 -相關條目

傳說  神話

 

上一篇[舳艫]    下一篇 [海盜電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