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簡介

片名:龍之淚(龍的眼淚)
地區:韓國
類型:古裝 戰爭
導演:金在亨
語言:韓語
上映:1996年11月5日~1998年5月18日
集數:160集
演員:劉東根、崔明吉、安在模、宋允兒、河智苑

2劇情介紹:

「龍之淚」與「明成皇后」、「女人天下」堪稱韓國李朝五百年傳奇史詩的重要三部曲,其收視率接近50%。
「龍之淚」故事背景始於李氏朝鮮王朝開國之初,西元1392年(中國明太祖洪武二十四年)武將李成桂篡奪高麗王朝,自立為王(太祖),國號朝鮮,開始了李氏五百年統治朝鮮,直到甲午戰爭被日本并吞為止,史稱「李氏朝鮮」。
李成桂有八名兒子,其五子李芳遠(柳東根飾)承襲其父驍勇善戰足智多謀的特質,李成桂打天下之際芳遠掌握大部份的軍權,因而遭繼母康氏所忌並要求太祖立她的小兒子芳碩為王位繼承人。芳遠不滿廢儲易嗣及私兵之事,於太祖病中發動政變,殺害康氏的兩名兒子,並推舉哥哥芳果(定宗)為新的王位繼承人,史稱「第一次王子之亂」。王子之亂後漢太祖因痛失愛子與愛妃,決定離開首都並讓位予芳果。定宗在位期間,四弟芳干為取得下任王位繼承權,召集軍隊與芳遠開戰,史稱「第二次王子之亂」,由於臣子與皇室均傾向支持芳遠,芳干因而死於此次的鬥爭中,芳遠的勝利也順利地由名義上的皇帝定宗處繼承了王位。
芳遠(太宗)上任後冊封第一個兒子為王位繼承人,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勢地位,太宗以為唯有龐大的家族力量才得以穩固,因而牽扯出許許多多的感情糾葛。面對太宗的風流帳,元敬王后(崔明吉飾)將全部的心思及期望寄託於第一個兒子身上,可惜第一個兒子因兩次王子之亂叔輩們的相殘,以及更多的人死無聊的王位爭奪而放棄王位,連夜逃出皇宮偽裝乞丐。太宗另立第三個兒子為繼承人。為了再次避免發生王位的篡奪,太宗下令解除他所有親信的職位並且流放,朝鮮也因此在太宗的統治下盛世太平,卻也沒有人可以分享他的成功……

3文章

在南方,有一個國家。
  人們傳說,很早以前,在這個國家的一座大山裡住著一條大龍。這條龍平時藏在什麼地方,人們是不容易發現的。但是,據說,確實有人見過這條龍。
  那龍眼睛炯炯放光,嘴一直咧到耳朵。從嘴裡吐出來像火一樣鮮紅的東西,可能是舌頭,再不就是龍呼出的氣。有時候,龍發出一陣陣吼叫聲,像是在老遠的地方打雷似的。要是誰不留神走近了它,它馬上能嗅到味兒,一被它發現,就會給吞掉。
  人們這樣傳說著,都害怕極了,就連想找龍,想見見龍這樣半開玩笑的話,也不敢講。
  如果孩子們不聽爸爸,螞媽的話,作了壞事,該受責備時,爸爸、媽媽就嚇唬說:「你再淘氣,龍來了,我就把你給龍!這麼一說,孩子就不敢淘氣了。晚上,要是哪個孩子很晚還不願意上床睡覺,大人也嚇唬說;「龍來了!」孩子就提心弔膽地鑽進被窩裡。睡著了,有的還會夢見可怕的龍,嚇得哭起來。
  不僅孩子們是這樣。爸爸、媽媽們,就連老爺爺和老奶奶們,晚上,聚集在爐火旁,也議論龍的事。
  「就不能從哪兒來一個非常有本領的人,把龍給消滅了嗎?」可是誰都愁眉苦臉知道這希望實現不了,說厭煩了,也就去睡了,甚至也做起自己從來沒見過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龍夢來。
  
  過了些時候,在一條街上,出現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怪孩子。他不比別的孩子高大,但身體滿結實。天好的時候,他常出來玩,他和小夥伴玩的時候,從來不欺負人,也不逗人家哭,並且從不逞性子。
  他比別的孩子怪就怪在特別愛聽大人們講龍的故事,問個沒完,一點也不害怕。
  大人們議論起來,說:
  「真是一個怪孩子。」
  「怎麼回事兒呢?」
  有的人插嘴說:
  「是這麼回事。那孩子的父母,從孩子小時候就有意不說龍的事兒。他們說,把龍當口頭禪說給孩子聽不好。老講嚇唬孩子的話也不好。」
  「噢,怪不得哪!」
  「真是一個聰明的媽媽啊!」
  有一個人接著讚歎說:
  「可能是這個孩子沒聽過龍的故事,現在他覺得龍很新鮮,想聽聽,而且越聽越入迷,看樣兒,將來也許會有出息。」
  另一個男人表示不贊同地搖搖頭說;
  「不會吧,那個孩子雖然又結實,又健康,經常在外邊玩,可他也有懦弱的地方。就連看見螞蚱掉了一條腿,也要哭,真窩囊。」
  「原來是那樣,你說的也有理。」
  這孩子真是老實得像女孩子一樣,知道體貼人,遇到傷心的事兒,動不動還愛掉淚。
  有一天晚上,這個又老實又奇怪的孩子,和平時一樣,鑽進了自己的被窩。突然,他又坐起來,抽抽搭搭地哭了。
  媽媽吃驚地問:「你怎麼了,肚子疼嗎?」
  聽了媽媽的話,他搖搖頭。
  「那是怎麼的了?」
  孩子抽泣著說;「龍,龍。」
  聽到孩子說出這種意想不到的話,媽媽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擔心地說:
  「沒事兒,不要害怕。」
  孩子卻使勁搖起腦袋說:
  「不對,不對,不是害怕。」
  「噢,是嗎?那為什麼哭呀?要是不怕,那就別哭了。」媽媽這麼勸著。
  「哎,可憐!」
  「什麼事兒可憐哪?」
  媽媽不明白孩子說的是什麼,問道。
  孩子大聲說:
  「龍唄,是龍可憐。」
  「啊,你說什麼?」媽媽完全驚呆了,直挺挺地站著說:「真是怪事。」
  「為什麼誰也不可憐龍呢?」孩子埋怨地說,眼裡刷刷地落下淚來。看起來很傷心。
  媽媽一點也不明白孩子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來。她感到自己孩子說的,和別的孩子說的完全不一樣。她很擔心,她不想讓外人知道這件事。但是,不知道怎麼,這件事兒還是被外人知道了,大家都很不理解。
  「哎,那孩子沒有頭腦吧?」
  「平時老不開口,也許是個傻子吧?」人們在背地裡議論著。這些不好聽的話傳到了媽媽的耳朵里,媽媽解釋說:
  「不,我那孩子不傻,前些天,說那話的時候,他是睡迷糊了。他七歲的生日馬上就要到了,過了七歲,他一定更聰明了。」
  溫和的媽媽這麼說著,親切地對孩子說:
  「喂,為了祝賀你的生日,你想請誰來呀?」
  孩子一直盯著媽媽的臉說:
  「媽媽,叫龍來吧。」
  媽媽愣住不作聲了,她有點生氣地說:
  「今後別再開那種玩笑了。」
  可是,她看到孩子那副認真的樣子,著急了。她變著法兒地哄孩子,「不要再說那種怪事,懂了嗎?不許再說了。」媽媽果斷地說,離開了孩子,她擔心地嘟噥著:
  「這孩子真有點兒怪,我一定要想辦法說服他。」
再過四五天就到生日了。這個孩子獨自一個人來到了村邊的小丘上。
  登上小丘,能看到寬廣的平原,平原那邊是樹林茂盛的山巒。這是一個熱天。白雲從山底向上滾滾湧來。龍也許就在山背後藏著。孩子這麼判斷著,下了山丘,不歇腳地走了很遠的路。
  天黑了下來,他累了。他在林中睡了一晚上,黎明時小鳥唱著把他叫醒了。他餓了就摘些樹上的果子,邊走邊吃。終於到了山腳。他漸漸走進深山,樹上的露珠稀稀落落地打在他的身上,山谷里,白霧滾滾,能聽到湍急的流水聲。森林中的鶯鳥在樹中來回跳著、唱著。別的什麼聲音也沒有了。如果大喊一聲的話,哪兒都能聽到,聽到喊聲,龍會出來吧?於是他就一邊俯視著峽谷,一邊使出全身力氣大喊著:
  「山龍——山龍——」山裡不斷地迴響著他的聲音,然而,聲音卻慢慢地消失在深谷中了。
  洞里藏著的龍,正在睡覺呢。它聽到是叫自己的名字,馬上睜開眼睛,露出了詫異的表情,真奇怪。
  「是誰在叫我吧?誰呢?」龍心裡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叫自己呢。不管是誰都不怕的大龍,嚴厲的面孔,更加嚴厲了。它用洶湧澎湃的波濤聲回答說:「噢,什麼事?」
  孩子回答說:「出來一下。」
  果真是一個年少溫和的孩子的聲音,龍搞糊塗了。
  「那麼我出去看看。」
  龍搖動著長長的身子,立即從洞里慢吞吞地爬出來。眼睛炯炯放光,嘴一直咧到耳朵,從嘴裡搖晃著伸出火紅的舌頭,長身子上堅硬的鱗,一接觸到樹葉,就發出颯颯的聲響。它經過草地的時候,帶起了風,孩子看見龍了。不一會兒,龍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抬起了頭。
  「是你叫的吧?」龍說著,眼睛里放著光,看著別處。好像還懷疑有跟他一起來的人。
  「是我來叫你的。」孩子回答說。
  「就你一個人嗎?」
  「對,就我一個。」孩子好奇地看著龍說:「還沒有誰叫過你吧?」
  「嗯,沒有!」
  「是我第一個來叫你羅。明天是我的生日,有好多好多吃的,請跟我一起去吧!」   
  聽了孩子的話,龍驚呆了,然後它猶豫地說:
  「我能去嗎?我跟你一塊去可以嗎?不麻煩嗎?」
  「你去吧,我不會欺負你的。如果有誰要欺負你的話,我會保護你的。」
  「還會有這種事兒?」龍沒想到孩子會說出這種話。它好一陣子出神地盯著孩子的臉,尖銳的眼裡閃現出溫柔的光。這光,直到現在多少百年間,一直留在它的眼睛里。
  「噢,謝謝,謝謝。」龍低頭沖孩子說。「直到現在我這還是頭一次領略人間這麼溫柔的話呀!相反,以前我老是被人討厭,被人憎恨。」龍的眼睛里流出了淚水。「其實我並不那麼壞,儘管這樣,人們卻說我不是好東西。於是我的脾氣變得很乖僻,我一看到人就生氣。向人齜牙、瞪眼,對.從今天起,我不再那樣做了。」
  龍眼裡積滿了淚水,流下來,流成了河。
  那孩子很驚恐,慌忙抓住身邊的樹說:「哭什麼呀?喂,你再哭,我就要被水沖走了,回不去家了。」
  龍說:「請別擔心,騎到我背上好了。」
  「馱著我?準備好了嗎,現在就上了?」孩子高興地說著,離開那棵樹,敏捷地飛到龍的背上。龍的眼淚流成了河水,藍藍的天空,和一座座高山映在水裡。河面上,龍的身子像船一樣浮著。龍的身子一動,帶起了風,翻起了波浪,然後,破浪而去。
  「多麼愉快呀,再沒有比這更高興的了,我想就這麼著變成一條船,今後讓很多很多溫和的孩子騎上,給孩子們創造一個新世界。」龍對背上的孩子說。
  河對岸,出現了孩子家的街道。這時大龍的身體從邊上開始起變化了。漸漸能看見一條大黑船。從龍鼻子里呼出的氣,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煙霧,龍的吼聲成了同汽笛一樣的聲音。
  街道附近的人們,都很吃驚,大家都瞪大眼睛,看著從未見過的黑色壯觀的大船,漸漸地靠上了岸,而且人們看著那騎在上邊的孩子,都嚇破了膽,異口同聲地喊:「唉,看哪,是那個怪孩子!」
  「看,是那個怪孩子。」
  
  (崔紅葉譯)
上一篇[我的愛在身邊]    下一篇 [小高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