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古人把同性戀稱為:斷袖之癖或龍陽之好。這是兩個比較著名的中國同性戀故事。 《戰國策·魏策》中,「對曰:『四海之內,美人亦甚多矣,聞臣之得幸於王也,必褰裳而趨王。臣亦猶曩臣之前所得魚也,臣亦將棄矣,臣安能無涕出乎?』」 魏王與龍陽君為同性戀者,同床共枕,甚為寵愛。一日,魏王與龍陽君同船釣魚,龍陽君釣得十幾條魚,竟然涕下,魏王驚問其故,龍陽君謂初釣得一魚甚喜,后釣得益大,便將小魚丟棄。由此思己,四海之內,美人頗多,恐魏王愛其他美人,必將棄己,所以涕下。魏王為絕其憂,下令舉國禁論美人,違禁者滿門抄斬,以表其愛龍陽君。 亦作」龍陽之興「。

1 龍陽之好 -歷史淵源

同性戀的現象,在中國的遠古即已存在,可以說和中國歷史同樣悠久。傑出的中國清朝學者、《四庫全書》的主編紀盷(1724~1805年)在他的名著《閱微草堂筆記》中,根據文獻資料記載:"孌童始於黃帝"。孌童,就是供成年男性同性戀者作為性行為對象的少年男子;黃帝,則是傳說中的中華民族的始祖。這就把中國同性戀的存在列入中國歷史開端的時代了。

在成書於公元前90年的《史記》中,司馬遷(公元前145~前86年)寫道:"諺曰』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固無虛言。非獨女以色媚。而士宦亦有之。昔以色幸者多矣。"(第125卷佞幸列傳第65。中國古籍版本很多無統一頁碼,不少古籍成書年代、出版年代也不確知,所以不便按照通常的格式作文獻注。本文引用古籍甚多,僅在文內作必要介紹,引文出處僅指出卷數或章回數。列於文尾的參考書目僅收現代著作,謹此說明)。司馬遷這段話,說明早在漢朝以前,即公元前206年以前(《史記》記載了漢高祖的同性戀,所以"昔"字當指漢朝以前),因美貌而和皇帝有同性性關係而得官職的人,就很多了。

2 龍陽之好 -歷史由來

這是在正史中,明確指出男性同性戀存在很久遠的例證。

除《史記》之外,在《晏子春秋》、《韓非子》、《戰國策》、《漢書》、《晉書》、《宋書》、《南史》、《北史》、《陳書》等古籍中,也都有男性同性戀的記載。這裡需要加以引述的記載有三,因為它們乃是中國男性同性戀"雅稱"或"代稱"的語源:

《韓非子》的"說難"篇中有一則歷史故事說,衛國的國王衛靈公(在位年代:公元前534~前493年)很喜愛一個美男子彌子瑕。按照衛國的法律,若偷駕國王的車子,應處以斷足的刑罰。有一天,彌子瑕聽說他母親病了,便偷駕國王的車子去看他母親,國王聽說之後,未加處罰。反而稱讚他孝順;又有一次,彌子瑕與國王在果園中遊玩,彌子瑕吃到一個很甜的桃子,便把剩下的一半給國王吃,國王又稱讚他,竟然不顧君臣禮統,甘吃餘桃,說明多麼相愛!所以後來稱同性戀"餘桃之癖"。

《漢書》記載,漢哀帝非常愛董賢,出遊時哀帝和他共坐一輛車子,在室內則同床共卧。有一次,白天兩人一起睡覺,哀帝睡醒了要起床,但董賢還在熟睡,而且壓住哀帝的衣袖,哀帝為了不吵醒他,就派人把衣袖割斷而起(卷93佞幸傳第63)。所以後來又把同性戀稱為"斷袖之癖",或簡稱"斷袖",有時也合稱為"餘桃斷袖。"

《戰國策》的"魏策"中記載說,魏國的國王和龍陽君是很好的同性伴侶,同床共枕,很為寵愛。有一天,魏王和龍陽君同船釣魚,龍陽君釣到了十幾條魚,突然哭了起來,魏王問他為什麼,他說他開始釣到一條魚很高興,後來釣到更大的魚,就想把開始釣到的小魚丟掉,因而想到四海之內,美貌的人很多,生怕魏王得到別的美人,便會把他拋棄,所以哭了。魏王便保證絕不會,並且下令禁止談美人,犯禁的便要全家抄斬,表明了他是多麼真摯地愛龍陽君。所以後來又把同性戀稱為"龍陽之好",或簡稱"龍陽"。

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則故事所說的同性戀主角都是國王。中國著名社會學家潘光旦教授,根據《史記》和《漢書》中的記載指出,西漢的十個皇帝"幾乎每一個皇帝有個把同性戀的對象,或至少犯一些同性戀傾向的嫌疑。

這就表明,至少在春秋戰國和秦漢時代,同性戀不但不犯禁,而且很可能是一種"雅癖",因為最高統治者--皇帝帶頭這樣做。後來的魏晉南北朝時代,男性同性戀也是"上流社會所共有的一種風尚"。例如,魏晉間有七位著名的文人,號稱"竹林七賢",彼此很相好。據著名的中國古代性生活的研究專家Van Gulid博士的論證,至少其中的嵇康(公元223~262年)與阮籍(公元210~263年)是有同性戀行為的。困為在劉義慶(公元402~444年)著《世說新話》第十九章"賢媛"中記載了山濤(公元205~283年)的妻子在晚間窺視客居她家的嵇康和阮籍同床共睡的同性性行為。

上一篇[楚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