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龍鳳紋簡介

一種典型的瓷器裝飾紋樣,描繪龍與鳳相對飛舞的畫面,故名。龍為鱗蟲之長,鳳為百鳥之王,都是祥瑞之物。龍鳳相配便呈吉祥,習稱「龍鳳呈祥紋」。
宋代耀州窯為宮廷燒制的青釉盤、碗上,有刻劃龍鳳對舞的紋飾。元代磁州窯有在罐腹兩面開光內分別繪龍、鳳紋。明、清兩代宮廷用瓷上、青花、釉里紅、五彩、鬥彩龍鳳紋飾尤為多見。明萬曆五彩龍鳳紋筆盒、清康熙鬥彩龍鳳紋蓋罐等都是典型之作。乾隆粉彩龍鳳紋盒的蓋面上飾龍鳳對舞戲珠的紋樣,別有情致。

2龍鳳紋出土

錯金銀雲紋犀尊,盛酒器,西漢,出土於陝西省興平縣,中國歷史博物館藏
饕餮紋之外,宋代以來有關青銅器的著錄中,將只有一足又類似爬蟲的紋飾歸入夔紋。這種紋飾單獨看像龍紋。《山海經·大荒東經》說其「蒼身而無角,一足,出入水則必風雨」。因此,也有人將夔紋歸入龍紋類,或將二者統稱為夔紋,或夔龍紋。這是一種由多種動物形象組合演化而成的神話動物,在青銅器紋飾中,夔紋的變化很多,如有夔紋的足像獸蹄,頭部鉤嘴尖 ,像鳥,身體比龍要短,尾巴上翹,更似獸類。但大多側身長尾,頭上有角,巨目獠牙,有時兩兩相對,頭接合在一起,看起來與饕餮紋飾非常相似。
龍的形象出現得很早,仰韶文化中的陶器上就有接近蜥蜴、壁虎狀的龍紋,傳說炎黃二帝所在的部落聯盟即以龍為圖騰,因此龍後來成為了中華民族的象徵。龍也是一種綜合了各種動物形象特徵的組合體,比如馬首、鹿角、鳥爪、蛇身、魚鱗等,古代文獻也有種種關於龍的構成的記載,但大體以蛇狀為主要特徵。
從青銅器上的龍紋看,主要有以下五種形態:爬行龍紋、卷體龍紋(又稱蟠龍紋),兩頭龍紋、雙體龍紋、交體龍紋。
爬行龍紋的龍作爬行狀,在青銅器上最為常見,一般張口鼓眼,揚尾奮爪,顯示出矯健昂揚的生命力。卷體龍紋一般為圓圈狀,龍頭居中,龍身做環狀盤旋。龍頭出現在正面時,一般較寬大,鼓眼突出,有髯奮揚,龍鱗閃閃,讓人不寒而慄。兩頭龍紋為一條龍體,兩端各有一個龍頭,有的龍頭交叉,一上一下相向而視,龍身呈對角斜線,避免了單調呆板,有的雙體龍紋是龍首在中,向兩側各自展開一條龍身,而交體龍紋一般是用作青銅器的地紋,成網狀有規則地互相交叉。
龍是一種吉祥的神物,在神話傳說中它掌管雨水,這可能與遠古時代洪水泛濫有關,中國的神話中有共工治水、大禹治水,都說的是洪水泛濫。正是由於對水災的恐懼和不解,人們認為有一個水神,便才創造了司水的龍。龍以蛇為原型,可能又與上古存在著以蛇為圖騰有關,圖騰是動物崇拜與祖先崇拜結合的產物,許多上古神話傳說中,華夏民族的始祖都是人面蛇身,如:「女媧氏亦風姓,蛇身人首。」(《史記》);「盤古之君,龍首蛇身,噓為風雨,吹為雷電。」總之,遠古時代人類把蛇都看作是神物,並把它與祖先聯繫在一起,祖先也變成了人面蛇身的神物,可以對風雨雷電施加影響,寄託了控制、駕馭自然的願望。龍鑄於青銅器上,就與它的這種功能有關,祭祀天地時,乞求風調雨順,五穀豐登是其中主要項目。這些神物鑄於器,器就是神器,饕餮紋的盛行也是同樣的道理。隨著宗教在青銅器上的撤退,青銅的外衣便換上了更加人性的圖案和世俗生活的場景,而這些神性圖案便黯然退出了歷史的舞台。
鳳也是綜合了多種動物特徵而演化出來的一種神物,它最早是上古東夷族團的圖騰玄鳥。東夷族當時比黃帝、炎帝族的文化更先進,雖然蚩尤率東夷與炎黃作戰失敗,東夷被征服,東夷族的玄鳥圖騰仍流傳下來,並逐步融合了其他氏族文化,演變成鳳的形象,它不僅有雞、鷹、鳥的成分,還融合了獸、魚、蛇等形象。在古史傳說、部落神話、古代岩畫、陶器上都有關於鳳的形象的描述。
東夷部落的首領舜,傳說也是鳳凰所變,商人的祖先契也屬於東夷部落,傳說是其母撿食一枚玄鳥蛋所生,《國語·周語》也說周的興起,是因為「鳳鳴歧山」之故,所以,鳳紋在商代和西周的青銅器上,都有大量的鑄刻,特別是西周時期,一般紋飾趨向簡化,但鳳紋反趨向華美,並一改商代晚期的小鳥紋為回首、垂冠的大鳥紋,整個西周時期,鳳鳥紋長盛不衰,成為當時青銅禮器紋飾的顯著特徵。
鳳和龍雖然都是祥瑞之物,但二者的形象和內涵截然不同。龍給人威嚴而神秘,不可親近,只可敬畏;鳳象徵著和美,安寧和幸福,乃至愛情,讓人感到溫馨、親近、安全。鳳紋在青銅器上的流行,使青銅器開始具有了一些人性的色彩,世俗的願望開始佔據著宗教巫術的地盤。
除了龍鳳紋,還有一些幾何紋,包括了方格紋、網紋、雲雷紋、竊曲紋、瓦紋、波曲紋、重環紋、鱗紋、瓦楞形直紋、渦紋、連珠紋等,也常常出現在一些青銅器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