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龐培(公元前106.9.29~前48.9.28),古羅馬統帥,政治家。貴族出身。17歲隨父參加同盟者戰爭。前83年投靠貴族派首領蘇拉,先後在西西里、北非作戰,征討G.馬略余部。前71年參與鎮壓馬略部將領導的塞多留起義,並協助克拉蘇鎮壓斯巴達克起義。翌年當選執政官。前67年受命清剿地中海海盜,採取分區進剿、剿撫並重方針,速見成效。前66~前65年征服本都,結束米特拉達梯戰爭,繼而吞併敘利亞和巴勒斯坦,於前61年凱旋羅馬。翌年與克拉蘇和凱撒結為「前三頭同盟」,左右羅馬政局。前53年克拉蘇死,同盟趨於解體。前50年與元老院聯合反對凱撒。前49年1月凱撒進軍羅馬,他率軍退守希臘。龐培被凱撒窮追不捨,向埃及托勒密求援。托勒密親自到海岸歡迎他,但是埃及國王和他的朝臣們早已決定不冒觸怒勝利者凱撒的風險。當龐培舉足踏上陸地的時候,就遭到背信棄義的突然襲擊,遇害身亡。埃及人割下他的頭顱,焚化了他的屍體。

1 龐培 -詩人簡介

龐培,詩人,散文家。

早年曾在江南各地漫遊。散文著作有∶《低語》《五種回憶》《鄉村肖象》《黑暗中的暈眩》《旅館》《帕米爾花》《少女象》等。現居江蘇江陰。

2 龐培 -詩歌

〖夜歌〗 請讓我躺在別處
接受往昔的折磨
最好用沉重的墓石
使我相信我的未來

讓我忘掉你時側著身子
象房間里傢具太過笨重
象只被單身漢撞見的野貓
在房頂上跳過清晨的濃霧

哦別來糾纏我請別
再一次地請你放下花束眼淚
我看見少年的我低下頭去
在桌上自己的名字下悲嘆

星空迂迴如水流
運載小小的骸骨
厄運已向戒指一樣
套上你跟我的指節

〖風中的味道〗 風中的味道有孤寂的味道
有早晨的大街上不願醒來的靈魂的味道
有濃霧中的卡車的味道,司機
在後面的翻斗下抽煙

風中的味道有消逝了的哭泣的味道
有別離中親人的身軀漸漸變得陌生的味道
有說不清的言辭的味道——象是在
砸壞的電視機上搜尋圖象

風中也有古老的雨水建築
人們的腳步踩在上面的味道
有坍塌的雪的庭院,去冬的梅
風中有一口不為人知的痛哭的井
有少女們安靜的旅行,因為
陽光耀眼而陡增傷感……

風中也有流浪者的味道
有飛過的雨燕身上淪喪的家園
有暴風雨前夕的麥子
有建築工地的味道∶電石灰、水泥
灰漿和沙子——外地來的民工
在升降機前吆喝的味道

有遺忘的味道。獨居的味道。自虐的味道
有一個人頓感懊悔時的味道
有罪犯被捕前緊張的味道
有戀人們相互尋覓、眷念的味道
有一名去圖書館查找資料的學者,身上
漸漸衰老的味道
也有走廊盡頭的神職人員。身旁的著作
甜蜜的鉛字……

風中有陰下來的雲層的味道
有舊房子里木格花窗的味道
有書架上的書停止書寫后的味道
有室內關閉了的白熾燈泡的味道
離去的客人在樓梯上停下——
一個揮之不去的痛苦念頭……

3 龐培 -政治家詳細介紹

龐培(公元前106.9.29~前48.9.28),古羅馬統帥,政治家。貴族出身。  

頭像頭像

  

17歲隨父參加同盟者戰爭。前83年投靠貴族派首領蘇拉,先後在西西里、北非作戰,征討G.馬略余部。前71年參與鎮壓馬略部將領導的塞多留起義,並協助克拉蘇鎮壓斯巴達克起義。翌年當選執政官。前67年受命清剿地中海海盜,採取分區進剿、剿撫並重方針,速見成效。前66~前65年征服本都,結束米特拉達梯戰爭,繼而吞併敘利亞和巴勒斯坦,於前61年凱旋羅馬。翌年與克拉蘇和凱撒結為「前三頭同盟」,左右羅馬政局。前53年克拉蘇死,同盟趨於解體。前50年與元老院聯合反對凱撒。前49年1月凱撒進軍羅馬,他率軍退守希臘。龐培被凱撒窮追不捨,向埃及托勒密求援。托勒密親自到海岸歡迎他,但是埃及國王和他的朝臣們早已決定不冒觸怒勝利者凱撒的風險。當龐培舉足踏上陸地的時候,就遭到背信棄義的突然襲擊,遇害身亡。埃及人割下他的頭顱,焚化了他的屍體。

人物生平  龐培出生在羅馬城一個貴族家庭。其父斯特拉波·龐培不僅是羅馬共和目的一名傑出的統帥,而且也是貴族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公元前89年他任執政官,在義大利同盟戰爭中曾征服薩賓和皮凱努姆地區。他在皮凱努姆地區擁有大量的土地和被保護民。   

龐培在青少年時期受過良好的教育,具有很高的文化修養,對當時先進的希臘文化有濃厚的興趣。由於受到家庭的熏陶,他酷愛軍事,17歲時就隨同父親一起鎮壓義大利人的起義。在政治人他完全繼承父親的衣缽。其父野心勃勃,在動蕩的年代謀取了國家的最高權力,這在龐培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公元前87年斯特拉波·龐培遭雷擊,龐培繼承了他在皮凱努姆的地產,並在那裡生活了六年。這期間,正位馬略和蘇拉為爭奪羅馬最高權力在進行內戰。龐培看到一些豪門貴族紛紛投靠蘇拉,意識到只有在蘇拉的麾下才能飛黃騰達。於是他不辭艱辛,走遍鄰城招兵買馬。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利用父親在皮凱努姆地區的勢力和影響,招募了一個軍團。在赴蘇拉軍營途中,他初露鋒芒,屢次衝破馬略部下的阻攔,順利通過許多城市,繳獲大批的武器和戰馬。蘇拉看中了軍事上嶄露頭角的龐培,把他看成自己的有力助手。龐培這時僅僅23歲。   

公元前82年,蘇拉奪得羅馬政權,實行獨裁,龐培為了密切與蘇拉的關係,加強自己的地位,卑鄙地拋棄了自己的妻子,和蘇拉的女兒結婚。婚後不久。龐培就奉蘇拉之命去奪取西西里島。由於駐守該地的馬略部將未加抵抗,使龐培得以輕易地佔領該島。   

佔領西西里不久,龐培被蘇拉派去非洲同多米提烏斯作戰,恢復被努米底亞人消滅的海思普薩爾王國。在一個暴風驟雨的日子裡,龐培利用惡劣的天氣和多米提烏斯撤退之機,閃電般出擊,大敗敵軍。多米提烏斯的慘敗導致一些城市不戰而降。龐培僅用40天時間佔領了努米底亞,征服了非洲。   

非洲之功大大地提高了龐培在羅馬的成望。戰後不久,蘇拉立即命令龐培解散軍隊,率領一個軍團返回烏提卡等待接替者。他不但拒絕解散軍隊而且率軍出現在羅馬大門口。儘管他沒有擔任公職,卻要求蘇拉為其舉行凱旋式。蘇拉警告龐培不要違背法律(按當時羅馬法只給有巨大戰功的執政官、行政長官舉行凱旋式),然而龐培毫不退讓地嘲諷蘇拉:「崇拜初升太陽的人要多於崇拜落日的人。」蘇拉迫不得已在公元前81年破例為其舉行非洲之戰凱旋式,並授予「偉大」之稱。   

公元前78年蘇拉病死,對蘇拉軍事獨裁早就不滿的情緒如火山爆發出來。當年執政官雷必達廢除蘇拉憲法,元老院宣布雷必達為祖國公敵,派龐培進行鎮壓,輕易取勝。第二年夏,龐培又奉元老院之命討伐在西班牙的另一民主派領袖塞爾托里烏斯。儘管龐培的軍事才能曾受到元老院和羅馬人的稱讚,然而在塞爾托里烏斯面前,他卻顯然遜色了。龐培的軍隊一踏上西班牙領土,就遭到塞爾托里烏斯軍隊的迎頭痛擊。在公元前75年的蘇克羅鎮大戰中,龐培軍一敗塗地,本人身負重傷,險些被俘,接著在塞恭提亞之戰中,龐培軍又接連失利。對西班牙的征戰費盡了龐培的心機,耗掉了他本人和國家的大量財富。只是由於公元前72年後,塞爾托里烏斯一些部將和士兵嘩變,塞爾托里烏斯被其部將殺害,才給了龐培轉敗為勝之機,平定了塞爾托里烏斯運動。   

在西班牙取得勝利后,龐培奉元老院之命,回國增援正在鎮壓斯巴達克領導的奴隸起義軍的克拉蘇。龐培趕來時,克拉蘇已把起義軍主力消滅了,餘下的5,000起義者從戰場突圍出來沖向北方。龐培懷著對奴隸起義的刻骨仇恨,殘忍地屠殺了這些斯巴達克的余部。   

公元前70年羅馬的政局,又朝著有利於民主運動的方向發展。懷有個人野心的龐培看到蘇拉派逐漸失勢,民主派聲勢大增,便見風轉舵,倒向民主派,討好騎士和平民。龐培和克拉蘇當選為70BC年度執政官,他們頒布和實施了一些有利於平民的政策:恢復甦拉統治前的公民大會和保民官權力;恢復分發廉價糧食;法庭交給由元老、騎士和最富有的平民組成的委員會。還清洗了元老院中蘇拉的60名黨羽。這些措施換取了羅馬人民的好感。   

當時,地中海的海盜活動猖獗,他們利用自己的船隻、武裝和羅馬的貴族騎士串通一氣,襲擊來往商船,搶劫沿海城市,從事「販賣人肉」的勾當。公元前67年羅馬出現糧荒,人們認為這是海盜活動所致,強烈要求採取緊急措施。公民大會任命龐培為剿匪司令官,授與前所未有的廣泛權力,配備給他25名副職,120,000步兵,4,000騎兵,270條戰艦,限期三年內肅清。   

龐培面對地中海海域遼闊而海盜神出鬼漢的情況,制定出分片包抄戰術。他將地中海以及自己的軍隊和武器裝備劃為12部分,分別交與副將指揮,因此,在地中海上撤下羅網,形成地中海上處處有軍隊與海盜交戰的態勢。龐培還親自巡查各個據點,加強對副將的監督。龐培軍隊規模之龐大,戰術之高明,準備工作之充分,使海盜驚慌失措。大部分海盜隱蔽到山頂和港灣。龐培在付諸武力的同時,又對海盜施以懷柔寬大政策,對於一切放下武器者均保留生命與自由。在此情況下,海盜紛紛乞降,只是少數死硬分子遭到龐培的堅決鎮壓。最後,10,000多名海盜頑固分子被消滅,900艘船隻被繳獲,120座海盜要塞被摧毀。龐培還把俘虜的海盜或遣回各自國家,或遷往南海較遠的地方居住,給以安置。龐培僅用3個月時間出色地完成了平定海盜的任務。長期以來停滯的海上貿易得到了恢復,義大利和地中海沿岸各國安全有了保證,地中海的控制權重新歸於羅馬。   

公元前66年初,公民大會通過保民官馬尼利烏斯提案,任命龐培為同本都國王米特拉達特斯六世作戰的統帥,取代同本都國王交戰已獲重大成果的魯庫魯斯並接管其軍隊。龐培來到東方后,首先同本都國王進行談判,要求本都無條件投降,遭到拒絕。於是他率軍圍攻本都,斷其糧道,威遏投降。最後本都國王無可奈風率精兵突圍出去,龐培領兵窮追猛打。在幼發拉底河上游他追上並擊潰了米特拉達特斯六世的軍隊。本都國王率領800騎兵勉強突圍出去,龐培軍乘勝追擊,突入伊伯利亞(喬治亞)和阿爾巴尼亞(阿塞爾拜疆)。但因在山區作戰的巨大困難,龐培不得不中止出征,而滿足於外高加索山區部落表面上的臣服,退回本都。公元前63年米特拉達特斯六世服毒身亡,龐培勝利地結束了米特拉達特斯戰爭。戰後他把比提尼亞和本都合併為羅馬行省,后又把敘利亞變為羅馬行省。他在小亞細亞、巴勒斯坦到處活動、進行干涉,在加拉太、卡帕多基亞和猶太扶植了新的國王,使東方一些國家處於羅馬的奴役之下。龐培本人成為東方一些王國的「王中之王」。他的權力和威望達到頂峰,成為羅馬最有權勢者。  公元前62年,龐培滿載著東方的戰利品返回羅馬。由於元老院不滿意他在東方搜自將行省包稅權給予騎士,更擔心他利用自己的影響實行獨裁,因此遲至公元前61年8月,元老院才為其舉行凱旋式。龐培請求元老院批准他在東方實行的各項措施,並分結他的老兵土地,遭到元老院斷然拒絕。龐培極為不滿,開始同元老院對抗。公元前60年他同愷撒和騎士派領袖克拉蘇秘密結盟,即歷史上的「前三頭同盟」。經三頭同盟活動,龐培在東方的措施得到批准。為了與愷撒更好勾結和利用,年近50歲的龐培娶了愷撒之女、年僅14歲的尤里婭。   

「三頭同盟」乃是陷於危機之中的共和制向新的帝制過渡的形式,也是三頭為實現個人獨裁的臨時結合體。愷撒的實力和聲望因在高盧的軍事勝利而不斷提高。龐培為了對抗兩頭,特別是對抗愷撒便逐漸向貴族派靠攏。公元前56年,三頭為緩和矛盾在路卡舉行會談,達成協議,龐培與克拉蘇任公元前55年執政官,任滿後分別為西班牙和敘利亞總督,愷撒在高盧的權力則延長五年。但是,龐培在公元前55年任滿之後,為了控制羅馬政局,將自己的軍隊和西班牙委託給副將管理,自己始終坐鎮羅馬。就在此時,為收買人心,他奉獻給羅馬一座宏大的新劇院。   

公元前53年克拉蘇死於帕提亞戰爭,這宣告了「三頭同盟」的結束。龐培和愷撒的關係因尤利婭的死亡也告斷絕。兩人之間爭奪獨裁的內戰勢在必發。   

當時,羅馬政局動蕩不安,社會秩序空前混亂,對抗元老院的情緒日益增強。元老院為了平定騷亂,開始物色稱職官員,而當時只能在龐培與愷撒之間挑選一人。元老院意識到龐培絕非理想的人物,因為他不是真正貴族派人物,為實現個人野心,善於投機鑽營。然而愷撒在騎士、平民中的深厚基礎,以及他軍事力量的激增所給予脆弱共和政體的威脅,使元老貴族更具戒心。元老院不得不與龐培修補舊痕,言歸於好。元老院授權龐培為唯一執政官任期兩個月,其權力幾乎和「狄克推多」[獨裁官]相似。   

龐培上任后,迅速從義大利調集軍隊鎮壓乎民的暴動。為了維護貴族派利益,他於公元前53年頒布法令,反對暴力,反對官員受賄,改革訴訟程序,重新審查法官名單,並宣布任何人都可提出對70年至52年間官吏的指控。他利用職權,把鋒芒指向愷撒,提出執政官和行政長官在羅馬任職和任滿后出任行省總督之間,應有五年間歇期的法律。他在第二年又阻止愷撒延長高盧總督的任期,限於公元前49年3月任滿解職。於是,龐培和愷撒最後公開決裂。  公元前49年1月,新的內戰幟幕終於拉開。元老院宣布全國處於緊急狀態,宣布愷撒為公敵,命令龐培在義大利招募新的軍團,龐培把愷撒的擁護者和兩名保民官逐出城外。1月10日,愷撒以「保衛人民夙有權力」為名,渡過盧比孔河,迅速迫近羅馬,此時龐培徵兵工作尚未完成,因此他和大部分元老封閉國庫,倉皇逃往巴爾幹。   

龐培放棄義大利后,寄希望於他的海上部隊和隸屬於羅馬的東方各國國王、部落顯貴,企圖從希臘組織反攻。他在那裡集合了11個軍團,7,000騎兵以及由600艘戰艦組成的艦隊。愷撒在佔領義大利,鞏固政權,肅清西班牙等地龐培的勢力之後,在公元前48年發動與龐培爭奪東方行省的戰爭。他率領10個軍團,10,000名高盧騎兵出征龐培。開始,龐培軍隊佔據優勢,在著名的季拉基烏姆戰役中,龐培兩次大敗愷撒,大大挫傷愷撒軍隊的士氣。   

公元前48年8月9日,著名的法薩盧戰役是龐培和愷撒進行的最大的也是最後一次決戰。戰爭伊始,龐培集中所有的騎兵打擊愷撒騎兵。愷撒見此情景,立即向早已埋伏的3,000步兵發出進攻信號,於是伏兵突然進擊,舉起長矛向龐培騎兵的臉上猛刺。龐培騎兵難以招架,狼狽而逃。龐培軍左翼徹底潰散,其餘軍團看到左翼已敗,也不戰而退。結果全軍覆滅。其實龐培的最終失敗是歷史的必然。因為他代表了頑固維護舊制度、阻礙歷史前進的沒落的貴族派利益。   

龐培在失敗之後,企圖在埃及尋求藏身之所。公元前48年9月28日,就在他乘坐的小船靠岸之時,埃及國王托勒密十二世的侍從揮劍向他的脊背刺去,結果了他的性命,終年58歲。

上一篇[岸吊]    下一篇 [丟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