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1·21青瓦台襲擊事件

標籤: 暫無標籤

1·21青瓦台襲擊事件,又稱朝鮮武裝分子青瓦台襲擊事件。1968年1月21日,朝鮮派遣出了一隻由31人組成的武裝部隊,企圖潛入韓國總統府青瓦台刺殺當時的韓國總統朴正熙,敢死隊一度穿過分界線滲透到青瓦台附近,但最終計劃暴露,刺殺計劃失敗。

1背景介紹

20世紀60年代末,南北朝鮮之間局勢緊張,雙方都展開了瘋狂的間諜與刺殺行動。1968年,南北朝鮮的緊張對峙達到沸點,1月21日,北朝鮮在軍隊里成立了一個31人的敢死隊,派他們前往韓國漢城(今首爾)刺殺總統朴正熙。1968年1月21日深夜,31名敢死隊員神不知鬼不覺地穿過重重防禦的非軍事區,經過五天艱難的山中跋涉,直
青瓦台事件朝鮮潛伏路線圖

  青瓦台事件朝鮮潛伏路線圖

逼韓國總統府青瓦台。就在敢死隊員即將發動襲擊之際,被總統府的軍警察覺,雙方發生激烈槍戰,五名敢死隊員當場被打死,二人被俘,後來逃走的24人除一人僥倖活了下來,其餘的均相繼被韓國軍警人員擊斃。韓國一名當地警察局局長也在這場槍戰中死亡。這次青瓦台襲擊事件震動韓國上下,要求報復北朝鮮的呼聲不斷高漲。

2戰前準備

自1967年6月27日起,至1967年12月底止,在朝鮮第124軍部隊的第六基地,秘密組訓了一支人數31人的特戰攻擊部隊。他們接受的訓練項目分成兩階段,第一階段主要包括:射擊、柔道、跆拳道、刺殺、劍術、格鬥、地形分析學、一般戰術課程。第二階段的課程從1968年1月3日到1月15日止,朝鮮當局在元山港複製了一處與青瓦台完全相同的建築,進行實兵摹擬演訓。這31名特攻隊員在這處複製基地中,充分熟習青瓦台重要官員的所在位置、青瓦台的內部構造、青瓦台的警備配置等事宜。

3事件經過

實施過程
1968年1月21日深夜10時許,韓國總統府所在地青瓦台附近,6個身穿韓國軍服,腳上卻是黑色膠鞋(因為韓國軍隊從沒有配發過這種黑色的膠鞋,反倒是朝鮮軍隊多穿這種黑色膠鞋)的行人引起了巡邏警察的注意,因為這裡距離韓國總統府非常近,警察的警惕性還是很高的,便上前盤問,不料這6人竟然抽出衝鋒槍開火,並向正在街上行駛的公共汽車投擲手榴彈,致使公共汽車上多人死傷。後援的大隊韓國軍警迅速趕來,經過激烈的槍戰,擊斃其中的5人,重傷並活捉1名,但這人在押解途中自殺身亡。
韓國軍警隨即在首爾地區展開大規模的搜捕,先後發現並擊斃28人,生俘1人,另有2人逃脫。據唯一的生俘者金
韓國敢死隊

  韓國敢死隊

興九招認,他們一行共31人,是朝鮮代號第124部隊的突擊隊員,計劃分為6組同時襲擊首爾的韓國總統府、美國駐漢城(今首爾)大使館、美軍駐漢城的第8集團軍司令部等目標,來掩護對漢城一所關押朝鮮特工人員的監獄的營救突擊。負責襲擊青瓦台的那一隊特工被發現時,他們距其目標--韓國總統府的直線距離已不過百米。
在隨後韓軍發動的數萬人規模的大搜捕中,竟然還有2名朝軍特工成功逃脫,其中一人更是在腹部中彈的情況下,用手將流出體外的腸子塞回腹腔,以手部壓住傷口,逃過韓軍的重重圍捕殺回到朝鮮。此人回到朝鮮后,成為朝鮮的大英雄,他就是現任朝鮮人民軍總政治局負責宣傳的副總局長朴載慶。
制定刺殺計劃
刺殺事件后,韓國決心組建一支專門襲擊北朝鮮的特種部隊,人數和北朝鮮敢死隊一樣同為31人。原計劃讓這支部隊去搗毀北朝鮮特種部隊的據點,但經過仔細權衡,最終將任務定位於暗殺金日成。韓國中央情報局制訂了詳細周密的暗殺方案,由空軍負責招募並訓練特種隊員和實施暗殺任務。這就是外界鮮為人知的代號為「獾作戰」的暗殺金日成行動計劃。接受特種訓練的敢死隊員將乘熱氣球飛到平壤金日成宮殿的上空,用降落傘降落地面后,實施暗殺行動。當時,金日成宮殿的構造和周圍地形早已被駐沖繩的美國空軍SR-71高空偵察機拍攝下來,交給了韓國中央情報局。
戰前訓練
這群有前科的敢死隊員被稱為「訓練兵」,而負責教育訓練和海島守備的另外30名空軍特種部隊官兵則稱為「基幹兵」。這支特種部隊別稱「684北派部隊」但名義上隸屬於空軍2325部隊第209分隊,由金淳雄擔任隊長。
一開始,訓練兵和基幹兵之間有著很深的矛盾和誤解,但在此後長達三年的體能和軍事訓練中,他們同抱著為國家效忠的心態,終於彌補了彼此之間的矛盾,也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在實尾島接受了近7個月的魔鬼訓練后,他們乘坐軍艦被偷偷轉移到離北朝鮮極為接近的白翎島,等待出擊命令。
被遺忘的敢死隊
返回實尾島不久,島上的供給就基本中斷了,每天的伙食質量越來越差,僅以麵食充饑。冬天用來取暖的燃料也無以為繼。實尾島漸漸成為了被人遺忘的荒涼小島。兩名敢死隊員不堪忍受非人待遇,逃到了相鄰的一座小島上,但后因強姦民女而被處以極刑。由於營養健康狀況越來越差,而訓練卻仍然那麼苛刻,5名隊員相繼在訓練中死亡。剩下的24名隊員則在絕望和孤寂中艱難地守候,渴望有一天能重新得到國家召喚和重用,擺脫這種讓人生不如死的尷尬境地。
因為只有極少數幹部知道這支部隊的存在,所以中央情報局和空軍高層直到1971年才開始討論這支部隊的存廢問題。新上任的空軍參謀長在聽說了事情的前後經過之後,立即下令解散這支部隊。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才能 讓這些敢死隊員保守秘密。最後,為保險起見,韓國當局做出了「毀掉一切痕迹」的指示。
雖然這個指示並沒有明確說明要「殺死全部隊員」,但忍耐已達極限的敢死隊員還是被激怒了。回想自己近四年來所受的非人待遇和殘酷折磨,不為人知的痛苦和地獄般的日日夜夜,而現在當國家不再需要他們的時候,就把他們一腳踢開,他們覺得自己成了國家政策和利益的犧牲品。於是一場暴動不可避免地爆發了。

暴動

1971年8月23日凌晨5點20分,趁著在營地站崗的基幹兵上廁所的空當,訓練兵突然襲擊了基幹兵的宿舍,這些基幹兵因前天晚上喝了很多白酒 ,仍在熟睡之中。訓練兵用鐵鎚照著金淳雄隊長的腦袋猛砸下去,金當場被打死。訓練兵旋即又搗毀了通訊室。在這場和基幹兵的爭鬥中,訓練兵方面死一人,基幹兵死12人,其他18人,有的因臨時外出有事,有的則因躲在糞坑和岩石洞穴里而幸免於難。
訓練兵們血洗了實尾島。緊接著剩下的23名訓練兵跳上了相鄰的舞衣島上漁民的漁船,直奔仁川碼頭。在仁川登
韓國敢死隊發生暴動

  韓國敢死隊發生暴動

陸后,他們又相繼劫持了數輛公共汽車,一路不斷換乘來到漢城的入口永登浦區。在相繼殺死12位普通市民和警察后,他們沖入街樹路,準備向漢城進發,與中央政府進行直接談判。但是由於受到軍隊的阻止,雙方發生激烈槍戰,到下午兩點四十分,大部分訓練兵走投無路引彈自爆。現場的公共汽車裡發現了15名訓練兵和3名乘客的屍體,另有4人逃走,后被軍事法庭判處死刑。
針對這次叛亂,韓國政府一開始對外宣布是遭到一夥身份不明武裝分子的襲擊,企圖把這次叛亂說成是北朝鮮游擊組織所為。但也許是怕引起北朝鮮的反彈,不到三個小時又改口說是「空軍特種部隊發生叛亂」。因為無法向外界公開承認是暗殺金日成的秘密部隊發生了叛亂,所以韓國國防部長和空軍參謀總長只好代為受過,「引咎辭職」。

4和平協議

1972年7月4日:半島南北雙方代表簽訂和平協議,並協定不通過秘密軍事行動挑釁對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