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968年的今天, 羅伯特·肯尼迪被擊中兩槍,當場死亡。
    「暗殺從不曾改變過歷史的進程,」羅伯特·肯尼迪在他哥哥死於達拉斯后曾經說過,但這話並不確實。他哥哥的死,以及他本人的死,都改變了歷史的進程。他在印度安納州預選中擊敗了尤金·麥卡錫,得票比數是42%對27%;在內布拉斯加州比數則是51%對31%。在1968年6月4日(星期二)他死的那天,他在漢弗萊的故鄉南達科他州擊敗了漢弗萊;並在最大的加利福尼亞州預選中擊敗了麥卡錫。那一天,肯尼迪同他10個孩子中的6個和妻子艾塞爾(正懷著第11個孩子)一起在洛杉磯附近的海灘上消磨了一個早晨。隨後在城裡大使飯店的第512號套縛,收聽選舉消息。夜半時候,他乘電梯下到他自己設在飯店使館廳里的總部去,同歡欣鼓舞的自動前來幫忙的人談了一會兒話。末了,他說:「我謝謝諸位,下一步是到芝加哥去,咱們在那裡取勝吧。」朋友和他最接近的隨從們都學著他的腔調說:「下一步是到『工廠』去。」這是一家熱鬧的夜總會,他們打算和他一起去歡慶勝利的地方。但是,他還得先到記者室去說幾句話。
    從講台到使館廳大門人擠得水泄不通,因此有個參加晚會的人建議他們從後面通道出去。肯尼迪的保鏢、前聯邦調查局特工人員比爾·巴里表示反對,他不贊成這個主意。但是,參議員說:「沒有棍系。」於是他們邁步走進一條悶熱的、有氣味的走廊。肯尼迪停下來同一位17歲的餐廳小服務員傑塞斯·佩雷握手,回答了一個有關漢弗萊的問題:「這要追溯到那次鬥爭,因為……」他再不能說完這句話。帕薩迪納地方的一個記者看到有一隻手臂和一 支手槍從一群旁觀者中間伸了出來。刺客是把右手肘部支在櫃檯上,向肯尼迪開槍的,距離只有4英尺遠。他把裝在塌鼻子艾弗·約翰遜式左輪槍里的八顆子彈全射出來以後,肯尼迪的朋友,奧林匹克冠軍雷夫·約翰遜才把他手裡的槍打掉。艾塞爾跪在他身旁。鮑勃要喝水。他隨後問道:「大家都平安嗎?」那個服務員給了他蚧個十字架,鮑勃用手指捏住念珠,艾塞爾禱告。這時,體重三百磅的洛杉磯橄欖球公羊隊前鋒羅斯福·格里爾抱住了那個瘦小的、黑髮的刺客。「你為什麼干這個?」有個人對他吼道。刺客尖叫著:「我有理由,讓我說明理由!」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領袖傑西·昂魯高聲問他:「為什麼殺他?為什麼殺他!」行刺的歹徒回答說:「我是為了我的國家才這樣乾的。」這話聽起來很荒謬,但接著慢慢弄清了真相。從他那精神不正常的想法看來,他確實相信自己是出於愛國。
上一篇[地理素養]    下一篇 [姜大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