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年代概況

202年
中國傳統紀年: 年號: 漢獻帝建安七年
壬午年(馬年) '
--------------------------------------------------------------------------------

2大事記

逝世
袁紹,漢末三國將領
扎馬之戰(公元前202年)
扎馬之戰是第二次布匿戰爭的最後一次會戰。在這次會戰中,普布利烏斯·科爾內利烏斯·西庇阿(后尊稱為阿非利加努斯)打敗了迦太基將軍漢尼拔。到公元前6世紀中葉以前,迦太基已成為西地中海的主要大國。在這以後的數世紀期間,迦太基進行了頻繁的征戰,並把它的商業帝國擴展到了北非、西班牙、西西里島和撒丁島。但是,到公元前3世紀中葉,它和與之保持了幾乎300年同盟關係的羅馬發生了衝突。那時,羅馬主宰著整個義大利半島,它對迦太基人距自己如此之近深感不安,而且,它對西西里島早已垂涎三尺。所以,公元前264年,羅馬發動了第一次布匿戰爭。
這場戰爭一直持續到公元前241年。在戰爭過程中,由於在陸地和海上(這場戰爭主要是海戰)作戰的迦太基將領們沒有得到國內政治家的有力支持,結果,他們的艦隊被殲滅,西西里島和撤丁島落入敵手。在後來的許多年裡,哈米爾卡·巴卡在西班牙大力增強迦太基人的實力。公元前218年羅馬人發動第二次布匿戰爭后,哈米爾卡·巴卡的兒子漢尼拔就是從西班牙向羅馬發起陸路進攻的。
漢尼拔在義大利轉戰16載,取得了(特別是在初期)巨大的戰果,贏得了諸如特雷比亞、特技西梅諾湖、坎尼等會戰的勝利。
然而,他在征戰中並沒有得到迦太基的大力支持。公元前207年,他的弟弟哈斯德魯巴率軍增援,結果卻在義大利北部的梅陶羅河畔戰敗而死。事實上漢尼拔在被召回迦太基之前已在義大利南部陷入困境。
與此同時,迦太基人還在其他戰場作戰,其中最重要的戰場是西班牙。戰爭爆發后不久,羅馬派西庇阿兩兄弟(巴布利阿斯與尼阿斯,他們分別是阿非利加努斯的父親和叔叔)前往西班牙摧毀迦太基的實力,並切斷漢尼拔的補給線。起初,他們取得了很大的勝利,但當哈斯德魯巴和他的弟弟馬戈以及另一個哈斯德魯巴(吉斯戈的兒子)統帥的3個迦太基軍團增援伊比利亞半島后,西庇阿兩兄弟隨即遭到失敗,並在戰鬥中陣亡。這場災難后不久,羅馬元老院作出了一個大膽而理智的決定,即派遣24歲的普布利烏斯·科爾內利烏斯·西庇阿到西班牙指揮那裡的軍隊。西庇阿隨後在那裡取得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戰績。
西庇阿曾跟隨其父在義大利北部與漢尼拔作戰,後來又在坎尼與漢尼拔交鋒。然而,當他去西班牙走馬上任時,他的軍事才能還鮮為人知。不久,他就用行動證明了自已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將軍之一。他對各種作戰原則,特別是對堅持既定目標、保持機動以及節約兵力等原則都有著深刻的理解。他是一個勇敢的統帥,一個天生的領導者。他總是儘可能地做好充分準備后才進行戰鬥。
漢尼拔是他在扎馬之戰中的傑出對手,但論才能,漢尼拔比他要略遜一籌。儘管他的戰略有時遭到非議,但從他在義大利的大多數作戰表現來看,這些詆毀之詞並沒有多少證據。扎馬之戰時,西庇阿已成為第一流的軍人,因而他能夠發號施令。
到公元前205年,經過貝庫、伊利巴和埃布羅河會戰的勝利之後,西庇阿已把迦太基人趕出了西班牙,並已能夠返回羅馬。
但他深知,只有在迦太基,而不是在義大利,才能徹底打敗漢尼拔。在取得最後勝利之前,他不得不攻入迦太基本土。當他還在西班牙時,他採取了一個極端冒險而又頗有勇氣的行動,即到北非訪問,目的是爭取很有力量的努米底亞國王西法克斯的支持,結果,他如願以償。另一個努米底亞的王公馬西尼薩,以前曾在西班牙為迦太基而戰,這時也和羅馬達成了協議。從軍事角度來看,進軍非洲的通路已經掃清,但在政治上,西庇阿卻有許多對手。不過,公元前205年他被選為執政官,並被委派兼管西西里剩眾所周知,那裡將是進攻非洲的跳板。
在西西里島時,西庇阿為了清除政治上的障礙,會見了努米底亞的使節。他從這位使節那裡得知:西法克斯已經和哈斯德魯巴·吉斯戈的女兒索福尼斯芭結婚,並已廢止與羅馬簽訂的和約;在今後任何戰鬥中,西法克斯都將站在迦太基人一邊。鑒於這種情況,西庇阿立刻採取了行動。公元前204年的春天,他率領約2.8萬人(其中有2000騎兵)的部隊揚帆起航,在非洲的法雷納海角登陸。迦太基城位於突尼西亞灣內,大約在兩個海角,即法雷納角和邦角的中間。即將發生的戰鬥是在現在的突尼西亞,即埃爾卡夫-蘇塞一線以北的地方展開的。這個地方雖然夏季用水是一個問題。但氣候還比較宜人。
西庇阿很快得到了馬西尼薩率領的200名努米底亞騎兵的援助。在烏提卡西南方向約3英里的一次戰鬥中,這些騎兵將漢諾將軍率領下的一支迦太基軍隊誘入西庇阿設下的埋伏圈,使西庇阿徹底擊敗了這支前來對付他的軍隊。此後,西庇阿曾試圖攻陷烏提卡,但由於那裡的防禦十分堅固,他採用了多種圍攻方法也未能攻下。鑒於哈斯德魯巴·吉斯戈率領的大批迦太基軍隊(可能有3.5萬名士兵)正在逼進,同時,西法克斯正威脅著他的後方,因此,西庇阿決定在該城東部約2英里處紮寨過冬。
然而,公元前203年春,西庇阿取得了兩項重大勝利。他派自己的艦隊和2000人的兵力封鎖烏提卡,自己則率兵南進,在馬西尼薩的巨大幫助下,採取某種欺騙手段首先突襲了西法克斯的營地,繼而又襲擊了哈斯德魯巴的營地。西庇阿用火攻摧毀了這兩個營地,數以千計的敵人從大火中逃出時被砍殺。雖然哈斯德魯巴和西法克斯在這場殺戮中死裡逃生,但1個月後,他們又在一個叫做大平原的地方慘遭失敗。該地位於巴格拉達斯谷地,在迦太基西南方向約8英里的地方。這兩個迦太基統帥又一次安全脫逃。但西庇阿在突尼西亞一帶攻城掠地的同時,又派出副將萊利烏斯和馬西尼薩前去追擊西法克斯。經過激烈戰鬥,他們終於擒獲了西法克斯。

3《資治通鑒》記載

孝獻皇帝己建安七年(壬午,公元二零二年)
春,正月,曹操軍譙,遂至浚儀,治睢陽渠。遣使以太牢祀橋玄。進軍官渡。
袁紹自軍敗,慚憤,發病嘔血;夏,五月,薨。初,紹有三子:譚、熙、尚。紹後妻劉氏愛尚,數稱於紹。紹欲以為後,而未顯言之。乃以譚繼兄后,出為青州刺史。沮授諫曰:「世稱萬人逐兔,一人獲之,貪者悉止,分定故也。譚長子,當為嗣,而斥使居外,禍其始此矣。」紹曰:「吾欲令諸子各據一州,以視其能。」於是以中子熙為幽州刺史,外甥高幹為并州刺史。逄紀、審配素為譚所疾,辛評、郭圖皆附於譚,而與配、紀有隙。及紹薨,眾以譚長,欲立之。配等恐譚立而評等為害,遂矯紹遺命,奉尚為嗣。譚至,不得立,自稱車騎將軍,屯黎陽。尚少與之兵,而使逄紀隨之。譚求益兵,審配等又議不與。譚怒,殺逄紀。秋,九月,曹操渡河攻譚。譚告急於尚,尚留審配守鄴,自將助譚,與操相拒。連戰,譚、尚數敗,退而固守。尚遣所置河東太守郭援,與高幹、匈奴南單于共攻河東,發使與關中諸將馬騰等連兵,騰等陰許之,援所經城邑皆下。河東郡吏賈逵守絳,援攻之急;城將潰,父老與援約,不害逵乃降,援許之。援欲使逵為將,以兵劫之,逵不動。左右引逵使叩頭,逵叱之曰:「安有國家長吏為賊叩頭!」援怒,將斬之,或伏其上以救之。絳吏民聞將殺逵,皆乘城呼曰:「負約殺我賢君,寧俱死耳!」乃困於壺關,著土窖中,蓋以車輪。逵謂守者曰:「此間無健兒邪,而使義士死此中乎?」有祝公道者,適聞其言,乃夜往,盜引出逵,折械遣去,不語其姓名。
曹操使司隸校尉鍾繇圍南單于於平陽,未拔而援至。繇使新豐令馮翊張既說馬騰,為言利害。騰疑未決。傅干說騰曰:「古人有言『順道者昌,逆德者亡』,曹公奉天子誅暴亂,法明政治,上下用命,可謂順道矣。袁氏恃其強大,背棄王命,驅胡虜以陵中國,可謂逆德矣。今將軍既事有道,不盡其力,陰懷兩端,欲以坐觀成敗;吾恐成敗既定,奉辭責罪,將軍先為誅首矣!」於是騰懼。干因曰:「智者轉禍為福。今曹公與袁氏相持,而高幹、郭援合攻河東。曹公雖有萬全之計,不能禁河東之不危也。將軍誠能引兵討援,內外擊之,其勢必舉。是將軍一舉,斷袁氏之臂,解一方之急,曹公必重德將軍,將軍功名無與比矣。」騰乃遣子超將兵萬餘人與繇會。初,諸將以郭援眾盛,欲釋平陽去。鍾繇曰:「袁氏方強,援之來,關中陰與之通,所以未悉叛者,顧吾威名故耳。若棄而去,示之以弱,所在之民,誰非寇讎?縱吾欲歸,其得至乎?此為未戰先自敗也。且援剛愎好勝,必易吾軍,若渡汾為營,及其未濟擊之,可大克也。」援至,果徑前渡汾,眾止之,不從。濟水未半,繇擊,大破之。戰罷,眾人皆言援死而不得其首。援,繇之甥也。晚后,馬超校尉南安龐德,於鞬中出一頭,繇見之而哭。德謝繇,繇曰:「援雖我甥,乃國賊也,卿何謝之有!」南單于遂降。
劉表使劉備北侵,至葉,曹操遣夏侯惇、于禁等拒之。備一旦燒屯去,惇等追之。裨將軍巨鹿李典曰:「賊無故退,疑必有伏。南道窄狹,草木深,不可追也。」惇等不聽,使典留守而追之,果入伏里,兵大敗。典往救之,備乃退。
曹操下書責孫權任子,權召群僚會議,張昭、秦松等猶豫不決。權引周瑜詣吳夫人前定議,瑜曰:「昔楚國初封,不滿百里之地。繼嗣賢能,廣土開境,遂據荊、揚,至於南海,傳業延祚,九百餘年。今將軍承父兄餘資,兼六郡之眾,兵精糧多,將士用命,鑄山為銅,煮海為鹽,境內富饒,人不思亂,有何逼迫而欲送質!質一入,不得不與曹氏相首尾,與相首尾,則命召不得不往,如此,便見制於人也。極不過一侯印,僕從十餘人,車數乘,馬數匹,豈與南面稱孤同哉!不如勿遣,徐觀其變。若曹氏能率義以正天下,將軍事之未晚;若圖為暴亂,彼自亡之不暇,焉能害人!」吳夫人曰:「公瑾議是也。公瑾與伯符同年,小一月耳,我視之如子也,汝其兄事之。」遂不送質。
上一篇[優先認股權]    下一篇 [韓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