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紀年

癸亥年(豬年)
南朝齊永明元年
北魏太和七年
柔然永康二十年

2本年年表

1月
1、春季,正月,辛亥(初二),南齊武帝前往建康南郊祭天,宣布大赦,更改年號為永明。
2、南齊武帝頒詔:由於邊境安寧,應當普遍恢復各州縣官員的田地俸祿。
3、南齊武帝任命太尉豫章王蕭嶷兼任太子太傅。蕭嶷不肯參與朝廷政務,卻經常暗中獻計獻策,武帝往往聽從他的主張。
4、壬戌(十三日,南齊武帝立皇弟蕭銳為南平王,蕭鏗為宜都王,皇子蕭子明為武昌王,蕭子罕為南海王。
2月1、二月,辛巳(初二),南齊武帝任命征虜將軍楊炅為沙州刺史,封陰平王。
2、辛丑(二十二日),南齊武帝任命宕昌王梁彌機為河、涼二州刺史,任命鄧至王像舒為西涼州刺史。
3月1、劉宋末年,因州郡縣官每任六年,時間太長,便改成三年一任,稱作「小滿」。然而,官吏陞官改任,來來去去,還是不能夠依照三年一任的制度辦事。三月,癸丑(初四),南齊武帝頒詔說,從今以後,地方官員一概以三年一任為期限。
4月
北魏孝文帝1、夏季,四月,壬午(初四),南齊武帝頒詔說:「雖然袁粲、劉秉和沈攸之沒有保持晚節,但是他們最初的忠誠實在是可取的。」命令將三人一律按照禮法另行安葬。
2、庚子(二十二日),北魏孝文帝前往崞山。
3、壬寅(二十四日),孝文帝返回宮中。
4、北魏歷閏四月,癸丑(二十九日),北魏孝文帝後宮中的平涼人林氏生下兒子拓跋恂,於是宣布大赦。文明太后因拓跋恂應當被立為太子,便賜林氏自裁而死,由自己來撫養拓跋恂。
5月1、閏五月,戊寅朔(初一),北魏孝文帝前往武州山石窟佛寺。
2、丁酉(二十日)武帝殺掉張敬兒和他的四個兒子。
6月丁巳(初十),齊武帝命令收捕謝超宗,交付給廷尉訊審,把他貶放越,在中途便賜他自裁而死。由於袁彖檢舉用語不夠嚴厲苛刻,齊武帝又讓左丞王逡之上奏彈劾袁彖為文避重就輕,上奏疏略,敗壞法度,寬容罪犯,袁彖因此獲罪,免除官職,軟禁十年,不許錄用。謝超宗是謝靈運的孫子。袁彖是袁弟弟的兒子。
7月1、秋季,七月,丁丑(初一),北魏孝文帝和太后前往神淵池。
2、甲申(初八),二人前往方山。
8月八月,庚申(十四日),驍騎將軍王洪範從柔然返回,經歷的途程有三萬多里。
10月
劉纘與馮太后私通冬季,十月,丙寅(二十一日),南齊武帝派遣驍騎將軍劉纘向北魏通問修好。北魏主客令李安世主持接待他。北魏方面把內宮收藏的珠寶拿出來,讓商人在市肆中出售。劉纘說:「魏國的金銀珠玉價格極低,這恐怕是由於北魏本土出產這些東西吧。」李安世說:「我朝並不看重金銀珠玉,所以它們的價格賤得如同瓦礫。」劉纘原來準備多買一些北魏的珠寶,聽到李安世這一席話以後,深感慚愧,便不再買了。
劉纘屢次奉命出使,前往北魏,北魏馮太後於是與他私通。
12月1、十二月,乙巳朔(初一),出現日食。
2、癸丑(初九),北魏開始禁止同姓通婚。
3、南齊王儉晉陞官職名號為衛將軍,參與執掌選拔官吏的事務。
大事件
覺山寺1、覺山寺寺院創建於北魏孝文帝太和七年(483),位於靈丘縣城東南15公里的覺山山腰。覺山又稱懸鐘山。寺周高山環抱,寺內古柏森森,景色宜人。
2、有關部門認為天體運行失調見於記載,請求禳除災害。南齊武帝說:「順應天象,在於實際,而不在於虛文。我剋制自己的慾望,謀求為政清明,希望使仁愛政治發揚光大。如果災難是由我造成的,祭禱祈福又有什麼用處!」
3、本年,南齊撤銷巴州的建置。
出生世宗宣武皇帝出生。名元恪,是高祖孝文帝的次子,太和七年(公元483年)生於平城。他也許沒有想過當皇帝,因他上面還有個哥哥元恂,只因元恂不聽孝文帝所言,成為其絆腳石被殺,元恪才撿了個便宜。在太和二十一年(公元497年)被立為皇太子。

3大事

(1)春,正月,辛亥,上祀南郊,大赦,改元。
(1)春季,正月,辛亥(初二),南齊武帝前往建康南郊祭天,宣布大赦,更改年號為永明。
(2)詔以邊境寧晏,治民之官,普復田秩。
(2)南齊武帝頒詔:由於邊境安寧,應當普遍恢復各州縣官員的田地俸祿。
(3)以太尉豫章王嶷領太子太傅。嶷不參朝務,而常密獻謀畫,上多從之。
(3)南齊武帝任命太尉豫章王蕭嶷兼任太子太傅。蕭嶷不肯參與朝廷政務,卻經常暗中獻計獻策,武帝往往聽從他的主張。
(4)壬戌,立皇弟銳為南平王,鏗為宜都王,皇子子明為武昌王,子罕為南海王。
(4)壬戌(十三日,南齊武帝立皇弟蕭銳為南平王,蕭鏗為宜都王,皇子蕭子明為武昌王,蕭子罕為南海王。
(5)二月,辛巳,以征虜將軍楊炅為沙州刺史、陰平王。
(5)二月,辛巳(初二),南齊武帝任命征虜將軍楊炅為沙州刺史,封陰平王。(6)辛丑,以宕昌王梁彌機為河、涼二州刺史,鄧至王像舒為西涼刺史。
(6)辛丑(二十二日),南齊武帝任命宕昌王梁彌機為河、涼二州刺史,任命鄧至王像舒為西涼州刺史。
(7)宋未,以治民之官六年過久,,及以三年為斷,謂之小滿;而遷換去來,又不能依三年之制。三月,癸丑,詔,自今一以小滿為限。
(7)劉宋末年,因州郡縣官每任六年,時間太長,便改成三年一任,稱作「小滿」。然而,官吏陞官改任,來來去去,還是不能夠依照三年一任的制度辦事。三月,癸丑(初四),南齊武帝頒詔說,從今以後,地方官員一概以三年一任為期限。
(8)有司以天文失度,請禳之。上曰:「應天以實不以文。我克已求治,思隆惠政;若災眚在我,禳之何益!」
(8)有關部門認為天體運行失調見於記載,請求禳除災害。南齊武帝說:「順應天象,在於實際,而不在於虛文。我剋制自己的慾望,謀求為政清明,希望使仁愛政治發揚光大。如果災難是由我造成的,祭禱祈福又有什麼用處!」
(9)夏,四月,壬午,詔:「袁粲、劉秉、沈攸之,雖末節不終,而始誠可錄,」皆命以禮改葬。
(9)夏季,四月,壬午(初四),南齊武帝頒詔說:「雖然袁粲、劉秉和沈攸之沒有保持晚節,但是他們最初的忠誠實在是可取的。」命令將三人一律按照禮法另行安葬。
(10)上之為太子也,自以年長,與太祖同創大業,朝事大小,率皆專斷,多違制度。信任左右張景真,景真驕侈,被服什物,僭擬乘輿;內外畏之,莫敢言者。
(10)南齊武帝當太子的時候,認為自己年紀已大,並且與高帝一起創立帝業,所以對於朝廷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概獨斷專行,常常違背制度。武帝信任親信張景真,張景真驕橫奢華,所使用的衾被、衣服和日常生活用品,都超越本分,可與皇帝使用的器物相比。朝廷內外官員都畏懼他,沒有人有膽量就此發表意見。
司空諮議荀伯玉,素為太祖所親厚,嘆曰:「太子所為,官終不知,豈得畏死,蔽官耳目!我不啟聞,誰當啟者!」因太子拜陵,密以啟太祖。太祖怒,命檢校東宮。
司空諮議荀伯玉,平時被高帝所親近厚待,他嘆息著說:「太子做的事情,皇上始終難以知曉,難道我能畏懼一死,使皇上受到蒙蔽嗎!如果連我都不能夠啟奏皇上,還會有誰肯得啟奏呢!」他趁太子拜謁陵寢的時機,暗中向高帝啟奏。高帝大怒,命令審查太子。
太子拜陵還,至方山,晚,將泊舟,豫章王嶷自東府乘飛燕東迎太子,告以上怒之意。太子夜歸,入宮,太祖亦停門待之。明日,太祖使南郡王長懋、聞喜公子良宣敕詰責,並示以景真罪狀,使以太子令收景真,殺之。太子憂懼,稱疾。
太子祭拜陵寢回來,來到方山的時候,天色晚了。太子準備停船靠岸,這時豫章王蕭嶷由東府騎著名馬飛燕東來迎接太子,將高帝發怒的情形告訴了他。太子連夜返回,進入宮中,高帝也讓人別把大門上鎖,等他回來。第二天,高帝讓南郡王蕭長懋和聞喜公蕭子良宣布敕書,責問太子,並且向太子出示張景真的罪狀,讓二人以太子的命令去收捕張景真,將他殺掉。太子憂愁恐懼,稱病不起。
月余,太祖怒不解,晝卧太陽殿,王敬則直入,叩頭啟太祖曰:「官有天下日淺,太子無事被責,人情恐懼;願官往東宮解釋之。」太祖無言。敬則因大聲宣旨,裝束往東宮,又敕太官設饌,呼左右索輿;太宜了無動意。敬則索衣被太祖,仍牽強登輿。太祖不得已至東宮,召諸王宴於玄圃。長沙王晃捉華蓋,臨川王映執錐尾扇,聞喜公子良持酒槍,南郡王長懋行酒,太子及豫章王嶷、王敬則自捧酒饌,至暮,盡醉乃還。
過了一個多月以後,高帝的怒氣還是沒有平息。有一天,高帝卧在太陽殿里,王敬則徑直走進來,伏地叩頭,向高帝啟奏說:「陛下擁有天下,時間還短,太子無故遭受責備,人們擔驚受怕。希望陛下前往東宮,消除太子的顧慮。」高帝沉默不語。於是,王敬則大聲宣布聖旨,讓人們整裝前往東宮,又命崐令御廚擺設食品,呼喚周圍的人要來轎子,但高帝還是沒有一點要動身的意思。王敬則要來衣服,披在高帝的身上,這才勉強把高帝扶上轎子。高帝迫不得已,來到東宮,召集諸王在玄圃宴飲。宴上,長沙王蕭晃打著遮陽傘,臨川王蕭映搖著雉尾扇,聞喜公蕭子良端著酒,南郡王蕭長懋巡行酌酒勸飲,太子以及豫章王蕭嶷、王敬則親自獻上酒食,直到天色擦黑的時候,大家都喝醉了,這才各自回去。
太祖嘉伯玉忠藎,愈見親信,軍國密事,多委使之,權動朝右。遭母憂,去宅二里許,冠蓋已塞路。左率蕭景先、侍中王晏共吊之,自旦至暮,始得前。比出,飢乏,氣息然,憤悒形於聲貌。明日,言於太祖曰:「臣等所見二宮門庭,比荀伯玉宅可張雀羅矣。」晏,敬弘之從子也。
高帝嘉許荀伯玉對自己竭盡忠心,便更加親近信任他了。對於軍隊與國家的機密要事,高帝往往委派他去辦理,荀伯玉的權力震動了位列朝班右側的達官顯貴。荀伯玉為母親居喪的時候,在距離他的住宅約有二里地處,道路上已經站滿了官吏。左衛率蕭景先和王晏一齊前去弔唁,從早晨等到日暮,才得以近前。等到出來以後,兩人又餓又累,連氣都喘不過來了,說話的聲音,臉上的表情,都流露出內心的憤怒與沮喪。第二天,蕭景先與王晏向高帝進言說:「我等所看到的皇子與皇孫兩宮的情形,比起荀伯玉的宅邸來,真可謂門可羅雀了。」王晏是王敬弘的侄子。
驍騎將軍陳胤叔,先亦白景真及太子得失,而語太子皆雲「伯玉以聞」。太子由是深怨伯玉。
驍騎將軍陳胤叔,原先也曾稟告過張景真以及太子的過失,但他與太子談話時卻說:「是荀伯玉向皇上報告的。」從此,太子便深深懷恨荀伯玉了。
太祖陰有以豫章王嶷代太子之意;而嶷事太子愈謹,故太子友愛不衰。
高帝暗中本有以豫章王蕭嶷取代太子的想法。但是,蕭嶷事奉太子更加謹慎,所以太子對他的友愛之情並沒有衰減。
豫州刺史垣崇祖不親附太子,會崇祖破魏兵,太祖召還朝,與之密謀。太子疑之,曲加禮待,謂曰:「世間流言,我已豁懷;自今以富貴相付。」崇祖拜謝。會太祖復遣荀伯玉,敕以邊事,受旨夜發,不得辭東宮;太子以為不盡誠,益銜之。
豫州刺史垣崇祖不肯親近阿附太子。趕巧垣崇祖打敗北魏軍隊,高帝召他回朝,與他密商大事。於是,太子對他產生了懷疑,對他違心地以禮相待,還對他說:「對於外界流傳著的誹謗,我已經不放在心上。從今以後,我把榮華富貴就託付給你了。」垣崇祖行禮致謝。適逢高帝派遣荀伯玉前來,命令垣崇祖前去處理邊疆上的事務。垣崇祖接受聖旨,連夜出發,來不及向太子告別。太子認為垣崇祖對自己不能竭盡忠誠,便愈加懷恨在心了。
太祖臨終,指伯玉以屬太子。上即位,崇祖累遷五兵尚書,伯玉累遷散騎常侍。伯玉內懷憂懼,上以伯玉與崇祖善,恐其為變,加意撫之。丁亥,下詔誣崇祖招結江北荒人,欲與伯玉作亂,皆收殺之。
高帝在臨終以前,手指著荀伯玉,把太子託付給他。武帝即位以後,垣崇祖歷經升遷,擔任了五兵尚書;荀伯玉曆經升遷,擔任了散騎常侍。荀伯玉心懷憂慮疑懼。武帝因荀伯玉與垣崇祖交好,擔心他們製造變故,便留意安撫他們。丁亥(初九),武帝頒詔誣陷垣崇祖招延結納長江北岸的亡命之徒,準備與荀伯玉一起作亂,因而將他們二人都收捕殺害了。
(11)庚子,魏主如崞山;壬寅,還宮。
(11)庚子(二十二日),北魏孝文帝前往崞山。壬寅(二十四日),孝文帝返回宮中。
(12)閏月,癸丑,魏主後宮平涼林氏生子恂,大赦。文明太后以恂當為太子,賜林氏死,自撫養恂。
(12)北魏歷閏四月,癸丑(二十九日),北魏孝文帝後宮中的平涼人林氏生下兒子拓跋恂,於是宣布大赦。文明太后因拓跋恂應當被立為太子,便賜林氏自裁而死,由自己來撫養拓跋恂。
(13)五月,戊寅朔,魏主如武州山石窟佛寺。
(13)閏五月,戊寅朔(初一),北魏孝文帝前往武州山石窟佛寺。
(14)車騎將軍張敬兒好信夢;初為南陽太守,其妻尚氏夢一手熱如火;及為雍州,夢一胛熱;為開府,夢半身熱。敬兒意欲無限,常謂所親曰:「吾妻崐復夢舉體熱矣。」又自言夢舊村社樹高至天,上聞而惡之。垣崇祖死,敬兒內自疑,會有人告敬兒遣人至蠻中貨易,上疑其有異志。會上於華林園設八關齋,朝臣皆預,於坐收敬兒。敬兒脫冠貂投地曰:「此物誤我!」丁酉,殺敬兒,並其四子。
(14)南齊車騎將軍張敬兒非常信夢。當初,張敬兒擔任南陽太守的時候,他的妻子尚氏夢裡覺著一隻手灼熱如火;及至他擔任雍州刺史的時候,他的妻子夢裡覺著肩胛的一邊發熱;及至他擔任開府儀同三司的時候,他的妻子夢裡覺著半個身子發熱。張敬兒的慾望沒有止境,經常對自己親近的人說:「我的妻子夢裡又覺著全身發熱了。」張敬兒又說自己夢見家鄉村莊中社廟旁的樹木高聳入雲。武帝得知消息以後就討厭他了。垣崇祖死後,張敬兒認為自己已經遭到懷疑。適逢有人告發張敬兒派人到蠻人中間進行貿易,武帝懷疑他這是懷有叛變的意圖。恰巧趕上武帝在華林園中設置八關齋,朝廷百官都去參加齋會,武帝便在座席上收捕了張敬兒。張敬兒摘下朝冠,將朝冠上的貂尾丟在地上說:「就是這個東西把我害了!」丁酉(二十日)武帝殺掉張敬兒和他的四個兒子。
敬兒弟恭兒,常慮為兄禍所及,居於冠軍,未常出襄陽,村落深阻,牆垣重複。敬兒每遣信,輒上馬屬,然後見之。敬兒敗問至,席捲入蠻;后自出,上恕之。
張敬兒的弟弟張恭兒,經常擔心哥哥一旦招致禍殃,自己會受到連累。他住在冠軍縣,從來不曾去過襄陽。他安身的村落山深水阻,居住的房舍牆垣重重。每當張敬兒送來書信的時候,張恭兒總是翻身上馬,佩戴好收藏弓箭的器具,然後才肯會見送信人。張敬兒被殺的音訊傳來以後,張恭兒全家進入蠻人居住地區。後來,張恭兒自動返回,齊武帝寬恕了他。
敬兒女為征北諮議參軍謝超宗子婦,超宗謂丹楊尹李安民曰:「『往年殺韓信,今年殺彭城;』尹欲何計!」安民具啟之。上素惡超宗輕慢,使兼御史中丞袁彖奏彈超宗,丁己,收付廷尉,徙越,於道賜死。以彖語不刻切,又使左丞王逡之奏彈彖輕文略奏,撓法容非,彖坐免官,禁錮十年。超宗,靈運之孫;彖,之弟子也。
張敬兒的女兒是征北諮議參軍謝超宗的兒媳,謝超宗對丹陽尹李安民說:「『往年殺了韓信,今年又殺了彭越,』,您準備做何打算呢?」李安民啟奏了他所有的言論。武帝素來就討厭謝超宗輕浮驕慢,便讓兼御史中丞袁彖上奏彈劾謝超宗。丁巳(初十),齊武帝命令收捕謝超宗,交付給廷尉訊審,把他貶放越,在中途便賜他自裁而死。由於袁彖檢舉用語不夠嚴厲苛刻,齊武帝又讓左丞王逡之上奏彈劾袁彖為文避重就輕,上奏疏略,敗壞法度,寬容罪犯,袁彖因此獲罪,免除官職,軟禁十年,不許錄用。謝超宗是謝靈運的孫子。袁彖是袁弟弟的兒子。
(15)秋,七月,丁丑,魏主及太后如神淵池;甲申,如方山。
(15)秋季,七月,丁丑(初一),北魏孝文帝和太后前往神淵池。甲申(初八),二人前往方山。
(16)魏使假員外散騎常侍頓丘李彪來聘。
(16)北魏派遣假員外散騎常侍頓丘人李彪前來南齊通問修好。
(17)侍中、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王僧虔固辭開府,謂兄子儉曰:「汝任重於朝,行登三事;我若復有此授,乃是一門有二台司,吾實懼焉。」累年不拜,上乃許之,戊戌,加僧虔特進。儉作長梁齋,制度小過,僧虔視之,不悅,竟不入戶;儉即日毀之。
(17)南齊侍中、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王僧虔堅決辭讓開府儀同三司一職,他對侄子王儉說:「你在朝廷中擔負著重任,即將成為三公,如果我再接受這一任命,便是一家人中出現了兩個宰相,我實在後怕得很哩。」接連幾年,王僧虔都沒有接受任命,武帝這才答應下來。戊戌(二十二日),武帝加授王僧虔為特進。王儉營建了一座橫樑跨度很大的書齋,稍微超過了有關規定,王僧虔看到以後,很不高興,竟然沒有進門,王儉當天便將書齋拆毀了。
初,王弘與兄弟集會,任子孫戲適。僧達跳下地作虎子;僧綽正坐,采蠟燭珠為鳳皇,僧達奪取打壞,亦復不惜;僧虔累十二博棋,既不墜落,亦不重作。弘嘆曰:「僧達俊爽,當不減人,然恐終危吾家;僧綽當以名義見美;僧虔必為長者,位至公台。」已而皆如其言。當初,王弘與兄弟們在一起聚會,任憑兒孫遊戲自適。王僧達跳下地來,裝扮成小老虎的模樣。王僧綽端正地坐著,用燭花做成一個鳳凰,王僧達把鳳凰搶過去打壞了,他也不感到可惜。王僧虔卻把十二個棋子累在一起,棋子既不倒落,也不用重累兩次。王弘嘆息著說:「僧達才華出眾,性情豪爽,應當說並不比別人差。但是,我擔心他終究會給我家帶來危難。僧達會憑著自己的名聲與品行而受到讚譽。僧虔肯定是一個謹厚長者,會成為三公宰相。」後來,王僧達、王僧綽、王僧虔三人的結局,果然和他預言的完全一樣。
(18)八月,庚申,驍騎將軍王洪範自柔然還,經塗三萬餘里。
(18)八月,庚申(十四日),驍騎將軍王洪範從柔然返回,經歷的途程有三萬多里。
(19)冬,十月,丙寅,遣驍騎將軍劉纘聘於魏,魏主客令李安世主之。魏人出內藏之寶,使賈人鬻之於市。纘曰:「魏金玉大賤,當由山川所出。」安世曰:「聖朝不貴金玉,故賤同瓦礫。」纘初欲多市,聞其言,內慚而止。纘屢奉使至魏,馮太后遂私幸之。
(19)冬季,十月,丙寅(二十一日),南齊武帝派遣驍騎將軍劉纘向北魏通問修好。北魏主客令李安世主持接待他。北魏方面把內宮收藏的珠寶拿出來,讓商人在市肆中出售。劉纘說:「魏國的金銀珠玉價格極低,這恐怕是由於北魏本土出產這些東西吧。」李安世說:「我朝並不看重金銀珠玉,所以它們的價格賤得如同瓦礫。」劉纘原來準備多買一些北魏的珠寶,聽到李安世這一席話以後,深感慚愧,便不再買了。劉纘屢次奉命出使,前往北魏,北魏馮太後於是與他私通。
(20)十二月,乙巳朔,日有食之。
(20)十二月,乙巳朔(初一),出現日食。
(21)癸丑,魏始禁同姓為婚。
(21)癸丑(初九),北魏開始禁止同姓通婚。
(22)王儉進號衛將軍,參掌選事。
(22)南齊王儉晉陞官職名號為衛將軍,參與執掌選拔官吏的事務。
(23)是歲,省巴州。
(23)本年,南齊撤銷巴州的建置。
(24)魏秦州刺史於洛侯,性殘酷,刑人必斷腕,拔舌,分懸四體。合州驚駭,州民王元壽等一時俱反。有司劾奏之,魏主遣使至州,於洛侯常刑人處宣告吏民,然後斬之。
(24)北魏秦州刺史於洛侯,生性殘酷,殺人的時候,總是要砍斷手腕,割去舌頭,支解四肢,分別懸挂示眾。全州官民擔驚受怕,州中平民王元壽等人一下子全都起來反抗。有關部門上奏彈劾於洛侯,孝文帝派遣使者來到秦州,在於洛侯經常殺人的地方,向官吏與百姓宣布朝廷的決定,然後便將於洛侯斬殺了。
齊州刺史韓麒麟,為政尚寬,從事劉普慶說麒麟曰:「公杖節方夏,而無所誅斬,何以示威!」麒麟曰:「刑罰所以上惡,仁者不得已而用之。今民不犯法,又何誅乎!若必斷斬然後可以立威,當以卿應之!」普慶慚懼而起。
齊州刺史韓麒麟,處理政務,推尚寬和,從事劉普慶勸韓麒麟說:「您身為國家鎮守一方的長官,卻從來不肯殺人,您將用什麼來顯示威嚴呢!」韓麒麟說:「刑罰是用來制止犯罪的,有仁受之心的人,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時候才使用刑罰。現在,百姓沒有觸犯法令,我憑什麼殺人呢?倘若必須問斬殺人才能夠樹立聲威,那就由你做起吧!」劉普慶愧畏交加,起身離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