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6號特工 -圖書信息

  6號特工

  原作名: Agent 6

  作者: (英)湯姆・羅伯・史密斯

  譯者: 孫勇 / 高曉燕

  出版社: 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年: 2012-12

  頁數: 368

  定價: 34.80元

  裝幀: 平裝

  叢書: 蘇聯暗黑時代三部曲

2 6號特工 -內容簡介

  里奧褪去秘密警察的外衣,他一心想要做個好丈夫、好父親,然而當妻子瑞莎和兩個女兒被選派踏上前往美國的「和平之旅」時,里奧嗅到了一股不安的氣息。果然,瑞莎在美國離奇身亡,里奧決心前往美國追究真相,卻遭到了蘇美兩國政府的拚命掩蓋……

  從蘇聯到阿富汗,再到美國,里奧跨越層層藩籬,一心尋找那個唯一知道真相的人――6號特工,卻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一個無法解脫的陰謀和一段長達30年的黑暗人生……

3 6號特工 -目錄

  蘇聯,莫斯科

  里奧終於知道了他必須提供的東西是什麼――安全與保護。這說不上是多麼了不起的才能。但是,在這個危險的時代,也許這就足夠了,足夠去創造一個家庭,足夠去滿足一位妻子,足夠讓一個人愛上自己。

  十五年之後

  瑞莎已經預感到了危險,在和里奧通話時,他也感到了危險的真實存在,而後她滿心希望威脅可以解除。

  一周后

  他的視線掠過三人的肩頭落到走廊和樓梯處,或許是希望瑞莎會以某種方式出現在那裡。儘管已經有人告訴了他所發生的一切,但他大大的眼睛里依然滿是希冀。

  八年後

  假如有叛國者設法越過檢查站,去尋求政治避難,把有關蘇聯的機密情報透露給敵人的話,那將會產生廣泛而深遠的不良影響。

  七年後

  跨過國境進入巴基斯坦,尋求美國人的庇護,用他掌握的有關阿富汗佔領軍的情報換取他們的庇護。這樣做可以達到兩個目的:生存和到紐約的機會。

  六個月後

  事實是,瑞莎比里奧更加痛恨葉茨。即便如此,即便里奧感受到了那種痛恨的強度,他還是能夠肯定:瑞莎會去打電話叫救護車。

  一個月後

  他開始哭泣,他的女兒們趕緊走上來,用她們的胳膊抱住他。至此,里奧終於允許自己可以稍微高興一點兒了。

4 6號特工 -作者簡介

  湯姆・羅伯・史密斯,英國人,2001年畢業於劍橋大學。著有暢銷小說《44號孩子》《秘密演講》《6號特工》,因真實反映蘇聯20世紀20-80年代社會狀況,被稱為「蘇聯暗黑時代三部曲」,該系列上市后,被翻譯成20餘種文字出版,在世界範圍內引起轟動。

5 6號特工 -精彩書摘

  最安全的寫日記的方式,就是想象斯大林會審讀每一個字。但即便是如此警惕,危險依然無法避免。一個不恰當的短語,一個偶然的用詞含混,都會導致整個句子被誤解。讚揚可能會被理解為嘲弄,真誠的追捧可能會被認為是滑稽的戲仿。既然連最警惕的作者都無法避免各種可能的解釋,那麼,最好的選擇就是把日記全部藏起來。眼前的這個例子就是如此。嫌疑人是一個年輕的藝術家,名字叫波利娜・帕什科娃。她的日記本是在壁爐里找到的。本子包在油布里,被塞在煙筒的兩塊鬆散的磚頭之間。要想取回筆記本,作者必須要等到壁爐里的火熄滅之後,才能把手伸到煙筒里,去摸索日記本的書脊。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這個精心選擇的藏匿地點,導致了帕什科娃的暴露。書桌上一個烏黑的指紋引起了特工的懷疑,並指明了新的搜索方向――偵查工作的一個傑出案例。

  從秘密警察的角度看,不管內容如何,藏匿日記都是罪行。它試圖把一個公民的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分開,而這種分開是不能存在的。沒有任何一種思想或生活經驗可以獨立於黨的權威之外。因此,藏匿日記是一個特工所能期望的最好的犯罪證據。既然日記不是寫給別人讀的,作者就會放鬆警惕,比較自由,內容幾乎全是主動的告白。發自內心的真誠使得日記成為一種非常合適的評判材料,藉此不僅可以審判作者本人,還可以審判作者的朋友和家庭。一本日記至少可以牽連出15個額外的嫌疑人,15條新的線索,比一次最強烈的審問所帶來的成果還多。

  負責這次調查的是一位27歲的特工,名叫里奧・德米多夫。里奧是一名授過勛的戰士,衛國戰爭之後被招為秘密警察。在國家安全部,他迅速成長起來。簡單直接地服從,對自己所服務的國家的信念,對細節的嚴密關注,所有這些使他受益匪淺。他的工作熱忱,來自於對祖國的真誠熱愛,而非一般的所謂抱負、雄心,他的祖國曾經擊敗了納粹德國。他雖然英俊,卻嚴肅深沉,下頜方正,嘴唇稜角分明,面孔和氣質都神似於宣傳畫中的人物,彷彿隨時可以配上一句宣傳標語。

  在國家安全部的工作期間,里奧曾經監督檢查過幾百本日記,仔細閱讀過幾千件有關反蘇維埃煽動罪的追蹤記錄。就像記得自己的初戀一樣,他清楚地記得自己審查過的第一本日記。他的指導老師尼古拉・波日索夫把這個棘手的案件交到他手上。里奧翻遍整個本子,也沒找到什麼犯罪的痕迹。他的老師翻閱過後,把目光集中到一段似乎沒什麼問題的記錄上:

  1936年12月6日,昨晚,新斯大林憲法頒布了,我的感受和全國所有人一樣,即,絕對的、無限的歡喜。

  這段明顯傳遞歡樂情緒的句子,令波日索夫感覺不舒服。作者更感興趣的,是把自己的情感調整到與全國人民一致上。這種空洞的宣告是一種策略和憤世,目的是想隱藏自己的懷疑。一個真正歡喜的人,會在表達自己真實情感之前,使用縮寫方式「即」嗎?這個問題被波日索夫用在了隨後的審訊中。

  審訊人波日索夫:你現在感覺如何?

  嫌疑人:我沒做過錯事。

  審訊人波日索夫:注意,我的問題是,你感覺如何?

  嫌疑人:我感到害怕。

  審訊人波日索夫:你當然感到害怕。這很自然。但是要注意,你沒有說:「我感覺和所有處於相同環境中的人一樣,即,害怕。」

  這個人後來被判了15年。里奧從中學到了寶貴的一課:一個特工不要僅限於搜查公然的煽動。更重要的,是要隨時警惕那些公開的聲明,看看它們所宣稱的熱愛與忠誠是否能夠令人信服。

上一篇[邏兵]    下一篇 [熱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