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紀年

癸亥年(豬年)
隋仁壽三年
高昌延和二年

2大事

[1]秋,八月,壬申,賜幽州總管燕榮死。榮性嚴酷,鞭撻左右,動至千數。嘗見道次叢荊,以為堪作杖,命取之,輒以試人。人或自陳無罪,榮曰:「後有罪,當免汝。」既而有犯,將杖之,人曰:「前日被杖,使君許以有罪宥之。」榮曰:「無罪尚爾,況有罪邪!」杖之自若。
[1]秋季,八月,壬申(初三),文帝將幽州總管燕榮賜死。燕榮性情嚴酷,鞭笞身邊的人往往到上千下。他曾經看到路旁長的一叢叢荊條,認為可以作杖,命人取來,立即就以人來試。有人說自己無罪,燕榮就說:「以後你有罪再免掉你受杖刑。」不久這人有了過失,燕榮又要鞭打他,被打的人說:「上次被打,您答應以後有罪就寬恕我。」燕榮說:「無罪尚且要打,何況有罪呢!」燕榮鞭打人卻神情自若。
觀州長史元弘嗣遷幽州長史,懼為榮所辱,固辭。上敕榮曰:「弘嗣杖十已上罪,皆須奏聞。」榮忿曰:「豎子何敢玩我!」於是遣弘嗣監納倉粟,揚得一糠一秕,皆罰之。每笞雖不滿十,然一日之中,或至三數。如是歷年,怨隙日構。榮遂收弘嗣付獄,禁絕其糧,弘嗣抽絮雜水咽之。其妻詣闕稱冤,上遣使按驗,奏榮暴虐,贓穢狼藉。征還,賜死。元弘嗣代榮為政,酷又甚之。
觀州長史元弘嗣調為幽州長史,他怕受到燕榮的侮辱,堅決推辭。文帝就命令燕榮說:「元弘嗣凡犯打十杖以上的罪過,都必須上報給我。」燕榮氣忿地說:「這小子怎敢耍弄我!」於是他派元弘嗣監管收儲糧食,風吹走一糠一秕,都要責罰元弘嗣。每次鞭打數雖不滿十,但一天有時要打好幾次。這樣過了幾年,燕榮與元弘嗣的矛盾日益加深,燕榮就把元弘嗣投入監獄,斷絕元弘嗣的食糧,元弘嗣抽棉絮加上水咽下去。元弘嗣的妻子到皇宮門口喊冤,文帝派人調查,使者回報燕榮為政暴虐,貪贓枉法,聲名狼藉。文帝將燕榮召回,命他自盡。元弘嗣代替燕榮執政,他比燕榮還要酷虐。
[2]九月,壬戍,置常平官。
[2]九月,壬戍(二十四日),設置常平官。
[3]是歲,龍門王通詣闕獻《太平十二策》,上不能用,罷歸。通遂教授於河、汾之間,弟子自遠至者甚眾,累征不起。楊素甚重之,勸之仕,通曰:「通有先人之弊廬足以蔽風雨,薄田足以具粥,讀書談道足以自樂。願明公正身以治天下,時和歲豐,通也受賜多矣,不願仕也。」或譖通於素曰:「彼實慢公,公何敬焉?」素以問通,通曰:「使公可慢,則仆得矣;不可慢,則仆失矣:得失在仆,公何預焉!」素待之如初。
[3]這年,龍門人王通到皇宮門前獻上《太平十二策》,文帝未予採用,王通作罷返回。他就在河、汾一帶教書,他的學生從遠方來的人很多。朝廷多次徵召他都不出來。楊素很器重王通,勸他作官,王通說:「我有祖先留下的破草房足以遮擋風雨,薄田足以使我喝上粥,讀書論道足以自娛。希望明公端正自己的言行來治理天下,四時和諧,年年豐收,我也就受到許多恩賜了。我不願意作官。」有人對楊素說王通的壞話:「他實在太怠慢您了,您為什麼要尊敬他呢?」楊素以此來問王通,王通說:「如果您可以被怠慢,那我就做對了;如果您不可以被怠慢,那我就做錯了。得失都在我自己,您何必參與進來呢?」楊素對待他還象當初一樣地尊重。
弟子賈瓊問息謗,通曰:「無辯。」問止怨,曰:「不爭。」通嘗稱:「無赦之國,其刑必平;重斂之國,其財必削。」又曰:「聞謗而怒者,讒之也;見譽而喜者,佞之媒也:絕去媒,讒佞遠矣。」大業末,卒於家,門人謚曰文中子。
王通的弟子賈瓊問王通如何平息誹謗,王通說:「不去爭辯。」賈瓊問如何制止往怨恨,王通說:「不去爭論。」王通曾聲稱:「沒有罪過可赦免的國崐家,其刑法必定公允;橫徵暴斂的國家,其財力必定削弱。」又說:「聽到誹謗就發怒的人容易中了進讒言者的圈套,聽到稱讚就高興的人容易為阿諛奉承的人所利用。如果去掉這些毛病,讒言奸佞就會遠離而去。」大業末年,王通在家去世,他的弟子追贈他為「文中子。」
[4]突厥步迦可汗所部大亂,鐵勒仆骨等十餘部,皆叛步迦降於啟民。步迦眾潰,西奔吐谷渾;長孫晟送啟民置磧口,啟民於是盡有步迦之眾。
[4]突厥步迦可汗的部下大亂。鐵勒、仆骨等十餘個部族都背叛了步迦,歸降了啟民可汗。步迦可汗的部眾潰散,向西逃到吐谷渾,長孫晟將啟民可汗安置在磧口,於是啟民可汗統轄了步迦可汗的所有部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