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年份簡介

世紀:公元1世紀
年代:00年代
年份:公元8年
紀年西漢居攝三年,新朝初始元年
歲次:戊辰龍年

2在位帝王

亞洲
1.中國
漢朝:(漢末主)孺子嬰(6年-8年十一月)
新朝:(建興帝)王莽(8年12月1日-23年10月6日)
匈奴:(單于)烏珠留若鞮單于(前8年-13年)
2.百濟
國王:溫祚王(前18年-28年)
3.東扶余
國王:帶素(前7年-22年)
4.高句麗
國王:琉璃王(前19年-18年)
5.新羅
國王:南解次次雄(4年-24年)
6.貴霜帝國
翕侯:Heraios(1年-30年)
中東
1.卡帕多細亞
國王:Archelaus(前36年-17日)
2.科馬吉尼
國王:Antiochus III(前12年-17年)
3.奈巴提亞
國王:Aretas IV Philopatris(前9年-40年)
4.奧斯若恩
國王:Ma'nu IV bar Ma'nu(7年-13年)
5.安息
國王:空缺(6年-8年)
國王:Vonones I(8年-12年)
6.本都-皮托多里斯
本都女王(公元前8年-公元23年)

3重大事件

封拜輔臣
始建國元年正月,建興帝王莽依金匱封拜輔政大臣,授任命太傅左輔、驃騎將軍安陽侯王舜為太師,封安新公;大司徒就德侯平晏為太傅,就新公;少阿、羲和、京兆尹紅休侯劉歆為國師、嘉新公;廣漢郡梓潼縣人哀章為國將,、美新公。是為四輔,位列上公。又任命太保后承陽侯甄邯為大司馬,封承新公;丕進侯王尋為大司徒,章新公;步兵將軍成都侯王邑為大司空,賜封隆新公。是為三公。任命太阿右弼、大司空、衛將軍廣陽侯甄豐為更始將軍,封廣新公;京兆尹人王興為衛將軍,奉新公;輕車將軍成武侯孫建為立國將軍,成新公;京凈尹人王盛為前將軍、崇新公。是為四將。凡十一公。王興原為城門令史,王盛是賣餅的。王莽依照符命找到同姓同名者十多人,因兩人相貌符合卜相,所以從平民提拔為大臣,以顯示神意,其他同姓名者也都授任郎。同日,授任卿大夫、侍中、尚書官職共數百人。凡劉姓持族擔任郡太守者,一律調任諫大夫。
更作小錢
始建國元年正月,建興帝王莽認為「劉」字的形狀結構是上有卯,下有金,旁又有刀,因此禁剛卯佩飾及金刀貨幣。於是罷錯刀、契刀及五銖錢更作小錢,重一銖前「大錢五十」者為兩,同時流通。為防止民間私鑄錢,又下禁令不準私藏銅和炭。

4文獻記載

《資治通鑒·孝平皇帝下初始元年(戊辰,公元八年)》:
春,地震。大赦天下。
王邑等還京師,西與王級等合擊趙明、霍鴻。二月,明等殄滅,諸縣息平。還師振旅,莽乃置酒白虎殿,勞饗將帥。詔陳崇治校軍功,第其高下,依周制爵五等,以封功臣為侯、伯、子、男,凡三百九十五人,曰「皆以奮怒,東指西擊,羌寇、蠻盜,反虜、逆賊,不得旋踵,應時殄滅,天下咸服」之功封雲。其當賜爵關內侯者,更名曰附城,又數百人。莽發翟義父方進及先祖冢在汝南者,燒其棺柩;夷滅三族,誅及種嗣,至皆同坑,以棘五毒並葬之。又取義及趙明、霍鴻黨眾之屍,聚之通路之旁,濮陽、無鹽、圉、槐里、盩厔凡五所,建表木於其上,書曰:「反虜逆賊鱣鯢。」義等既敗,莽於是自謂威德日盛,大獲天人之助,遂謀即真之事矣。
群臣復奏進攝皇帝子安、臨爵為公,封兄子光為衍功侯;是時莽還歸新都國,群臣復白以封莽孫宗為新都侯。
九月,莽母功顯君死。莽自以居攝踐阼,奉漢大宗之後,為功顯君緦縗弁而加麻環絰,如天子吊諸侯服。凡壹吊再會;而令新都侯(王宗)為主,服喪三年雲。
司威陳崇奏莽兄子衍功侯光私報執金吾竇況,令殺人;況為收系,致其法。莽大怒,切責光。光母曰:「汝自視孰與長孫、中孫!」長孫、中孫者,宇及獲之字也。遂母子自殺,及況皆死。初,莽以事母、養嫂、撫兄子為名,及后悖虐,復以示公義焉。令光子嘉嗣爵為侯。
是歲,廣饒侯劉京言齊郡新井,車騎將軍千人扈雲言巴郡石牛,太保屬臧鴻言扶風雍石;莽皆迎受。十一月,甲子,莽奏太后曰:「陛下遇漢十二世三七之厄,承天威命,詔臣莽居攝。廣饒侯劉京上書言:『七月中,齊郡臨淄縣昌興亭長辛當一暮數夢,曰:「吾,天公使也。天公使我告亭長曰:『攝皇帝當為真。』即不信我,此亭中當有新井。」亭長晨起視亭中,誠有新井,入地且百尺。』十一月,壬子,直建冬至,巴郡石牛,戊午,雍石文,皆到於未央宮之前殿。臣與太保安陽侯舜等視,天風起,塵冥,風止,得銅符帛圖於石前,文曰:『天告帝符,獻者封侯,』騎都尉崔發等視說。孔子曰:『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臣莽敢不承用!臣請共事神祇、宗廟,奏言太皇太后、孝平皇后,皆稱『假皇帝』;其號令天下,天下奏言事,毋言『攝』;以居攝三年為始初;漏刻以百二十為度;用應天命。臣莽夙夜養育隆就孺子,令與周之成王比德,宣明太皇太后威德於萬方,期於富而教之。孺子加元服,復子明辟,如周公故事。」奏可。眾庶知其奉符命,指意群臣博議別奏,以示即真之漸矣。
期門郎張充等六人謀共劫莽,立楚王。發覺,誅死。
梓潼人哀章學問長安,素無行,好為大言,見莽居攝,即作銅匱,為兩檢,署其一曰「天帝行璽金匱圖」,其一署曰「赤帝璽某傳予黃帝金策書」。某者,高皇帝名也。書言王莽為真天子,皇太后如天命。圖書皆書莽大臣八人,又取令名王興、王盛,章因自竄姓名,凡十一人,皆署官爵,為輔佐。章聞齊井、石牛事下,即日昏時,衣黃衣,持匱至高廟,以付僕射。僕射以聞。戊辰,莽至高廟拜受金匱神禪,御王冠,謁太后,還坐未央宮前殿,下書曰:「予以不德,托於皇初祖考黃帝之後,皇始祖考虞帝之苗裔,而太皇太后之末屬。皇天上帝隆顯大佑,成命統序,符契、圖文、金匱策書,神明詔告,屬予以天下兆民。赤帝漢氏高皇帝之靈,承天命,傳國金策之書,予甚礻氐畏,敢不欽受!以戊辰直定,御王冠,即真天子位,定有天下之號曰新。其改正朔,易服色,變犧牲,殊徽幟,異器制。以十二月朔癸酉為始建國元年正月之朔;以雞鳴為時。服色配德上黃,犧牲應正用白,使節之旄幡皆純黃,其署曰『新使五威節』,以承皇天上帝威命也。」
莽將即真,先奉諸符瑞以白太后,太后大驚。是時以孺子未立,璽臧長樂宮。及莽即位,請璽,太后不肯授莽。莽使安陽侯舜諭指,舜素謹敕,太后雅愛信之。舜既見太后,太後知其為莽求璽,怒罵之曰:「而屬父子宗族,蒙漢家力,富貴累世,既無以報,受人孤寄,乘便利時奪取其國,不復顧恩義。人如此者,狗豬不食其餘,天下豈有而兄弟邪!且若自以金匱符命為新皇帝,變更正朔、服制,亦當自更作璽,傳之萬世,何用此亡國不祥璽為,而欲求之:我漢家老寡婦,旦暮且死,欲與此璽俱葬,終不可得!」太后因涕泣而言,旁側長御以下皆垂涕。舜亦悲不能自止,良久,乃仰謂太后:「臣等已無可言者。莽必欲得傳國璽,太后寧能終不與邪?」太后聞舜語切,恐莽欲脅之,乃出漢傳國璽投之地,以授舜曰:「我老已死,如而兄弟今族滅也!」舜既得傳國璽,奏之;莽大說,乃為太後置酒未央宮漸台,大縱眾樂。莽又欲改太後漢家舊號,易其璽綬,恐不見聽;而莽疏屬王諫欲諂莽,上書言:「皇天廢去漢而命立新室,太皇太后不宜稱尊號,當隨漢廢,以奉天命。」莽以其書白太后,太后曰:「此言是也!」莽因曰:「此悖德之臣也,罪當誅!」於是冠軍張永獻符命銅璧文,言太皇太后當為新室文母太皇太后;莽乃下詔從之。於是鴆殺王諫而封張永為貢符子。
班彪贊曰:三代以來,王公失世,稀不以女寵。及王莽之興,由孝元后歷漢四世為天下母,饗國六十餘載,群弟世權,更持國柄;五將、十侯,卒成新都。位號已移於天下,而元后卷卷猶握一璽,不欲以授莽,婦人之仁,悲矣!
上一篇[三氯硅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