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Apartment 26 的最主要作品是他們首張由唱片公司發行的專輯 Hallucinating ,它猶如一陣旋風,從多個層面抓住了人們的心。這張專輯中的歌曲兼具稠密的多層次性、原始的尖銳性和技術上的複雜性,但同時又不失其情感上的自由與開放。

  
Apartment 26

Apartment 26

  風格: Alternative Metal(另類金屬) Heavy Metal(重金屬)

  「在我們表演的時候」 Biff 聲稱,「年輕人們不停的甩著頭,就像他們在參加 銳舞party 一樣。而我們正是要深入到這樣的文化里。」

  Apartment 26 最早是由 Biff 和 Jon Greasley 在念高中的時候組建的,在那之後不久 Louis Cruden 也加入到隊伍中來。「那個時候我們很喜歡一些亂七八糟的 grunge 樂隊,」 Biff 回憶說,「不過我們聽的卻是 Nine Inch Nails 和 Fear Factory 這些樂隊的歌。」

  接下來不久,Apartment 26 新增加了鍵盤和鼓機,並把 grunge 風格拋在了腦後,開始踏上了更加試驗化的旅程。

  隨後 A.C. Huckvale 加入到了這個集體,他帶來了取樣器和音序器,並使樂隊在音效合成上更進了一步。「他簡直就是個天才,主要是對於我們樂隊,當然還有在地下的 techno(一種電子樂)現場表演的時候。」Biff 說。如今 A.C. 已經成為樂隊整體不可缺少的一個部分,樂隊標誌性的電子音效與金屬連復段的混音就是由他來完成的。

  最後,Kevin Temple 也加入進來,他在樂隊原先使用的電子鼓點上加入了現場的鼓點伴奏,從而增強了音樂粗獷的一面。

  樂隊在創作 Hallucinating 這張專輯的時候,採取了一種十分獨特的方法。他們先把音序器上的音軌錄好,然後在最後灌制唱片的時候再加上現場的鼓點以「加強感覺」。「這聽上去可能有點太中規中矩,其實我們只是想堅持最清晰的聲音,」Jon 說到,「音樂有部分是由電腦製作的,所以它應該聽起來清晰;然而同時,它還有種鬆散的現場感。」

  Apartment 26 極具爆發性的活力可能還來源於他們集體進行歌曲創作的這種生機勃勃的方式。「我們不是像個搖滾樂隊那樣只寫搖滾歌曲,也不是像個電子樂隊那樣只由一個人來領導,這關係到我們四個,我們都有著強烈的獨立創造性,觀點自然也會有強烈的反差。」Biff 說,「但我們很享受這樣的創作方式,50%的創造性加上50%具有創造性的不同視點。」

  整張專輯的構思大部分完成於 Ozzfest 巡迴演唱會之後的那段充滿難以置信的熱情的時期。那個時候樂隊的人都住在一起,包括整套的工作設備,然後一天天地進行持續不斷的創作討論。

  「那時候我們簡直糟糕透了,」Biff 說,「在那個極其狹小的環境里,大家差不多不是沖著對方大喊就是根本都不說話。不過現在回顧起來,正是在那段時間裡我們反差巨大的觀點得以相互交流,所以我們寫出來的作品才會這麼棒。」

  最終他們做出了 Hallucinating,它就像一隻裝滿了手榴彈的、狂怒卻又細緻精確的野獸,整張唱片言辭曖昧、語義不清,並以此為傲。「在任何一首歌里,它的獨唱部分可能是指一件事而合唱部分又是指另一件。」Biff 這樣說。

  「這種含糊不清還表現在其他一些方面,比如一首情歌卻被命名為『Death』(死亡)。這首歌旁邊是『Sliced Beats』(鼓點切片),」這是 Apartment 26 在 1999 年發行的首張獨立唱片 Within 中一首曲子的重新錄音版。 「如今,歌還是這首歌,但樂隊卻已經成長了,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Biff 解釋著。

  『Doing it Anyway』也是反映了 Apartment 26 近期的體驗。「這是對 Ozzfest 巡迴時遇到的某些行為的反應。有那麼些女孩兒,只因為你是某個樂隊里的就願意把自己給你。現在回想起來,這樣做實在是太不值得了。這首歌算是敲個警鐘吧。」

  一句話大體上就可以概括 Apartment 26 。「我們沒把自己看成是十幾歲的懶鬼,」希望能夠鼓勵歌迷們發揚他們道德心的 Biff 聲稱,「我們要擴充人們的頭腦。」

  Hallucinating 正在銷售中。
上一篇[Asheni]    下一篇 [Anya Marina]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