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Bessie Smith(1894.4.15~1937.9.26)是爵士樂歷史上的一位悲劇性的人物。她在音樂上的出色成就是公認的,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她是第一位主要錄製唱片的布魯斯歌手和爵士歌手,對於這兩種音樂形式的發展都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從整個爵士樂和布魯斯的歷史來看,她也可以被認為是最有魅力和力量的歌手之一。

原名Bessie Smith出生1894-04-15
逝世1937-09-26爵士貓評分★★★★★
活躍年份1920-1930相關工作演唱 [Vocals]
主要音樂風格Classic


Bessie Smith 布魯斯皇后--貝茜·史 密斯 Bessie Smith是爵士樂歷史上的一位悲劇性的人物。她在音樂上的出色成就是公認的,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她是第一位主要錄製唱片的布魯斯歌手和爵士歌手,對於這兩種音樂形式的發展都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從整個爵士樂和布魯斯的歷史來看,她也可以被認為是最有魅力和力量的歌手之一。

早在1923年她首次灌制唱片時,她富於情感的演唱就大大超越了當時低劣的唱片製作水平,她使音樂具有了生命力。即使是在幾十年後的今天,當人們聽起現在保存下來的珍貴的錄音時,仍能從中感受到她在歌曲中表達出的感官,這絕非夸夸其談。被評論界授予「布魯斯歌手」稱號的Smith在這個領域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競爭對手。

1925年5月25日,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安排她錄製《黃狗布魯斯》。當時哥倫比亞公司剛剛採用了電聲技術,這在當時是一個革新,伴奏樂隊的聲音不會再影響到歌手的效果。在此之前,Bessie最多和三重奏樂隊錄製過唱片。

Bessie成長在田納西州納什維爾市貧民窟中,她童年的經歷極為不幸。1912年當時只有18歲的Bessie Smith被 Ma Rainey 發現,並吸收到自己的樂隊之中,Bessie成為了她演出的夥伴,受到她的保護和指導。某種程度上,Bessie的音樂成就除了她的天才之外,同 Rainey 的教導也是分不開的。儘管在 Rainey 的演唱生涯中,也取得了輝煌的成就,成為了第一位主要的黑人女歌手,但從一開始,Bessie Smith 就註定了將超越她的前輩。

1920年,已經羽翼豐滿的Bessie Smith獨立演出,她的首演之地是新澤西州的大西洋城。三年之後,她遷居到爵士樂的中心城市紐約。她的才華很快就引起了錄音界的注意,慧眼識才的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和她簽訂了合同。她在不久之後就推出了自己的首張唱片,由 Alberta Hunter 作曲的《Downhearted Blues》,這張唱片一發行,Bessie Smith就成為了歌唱界的名人。在整個二十年代,Bessie Smith成為了美國最紅的歌手,她有機會錄音、演出,她有了充分的資格選擇自己的伴奏者。

在二十年代,Smith是一位成功的歌手,在黑人娛樂界她是首屈一指的大明星。然而其他聽眾對於她幾乎是一無所知,白人聽眾完全是依靠唱片才知道了她的名字。布魯斯卻逐漸由於經濟形勢一天天變糟,以致逐漸不流行。

終於在1929年,由於大蕭條時期的到來,布魯斯成為過時的音樂,Bessie Smith在歌壇的如日中天的地位受到了動搖,並且直線下降。一切都是來得那麼的突然,年僅三十五歲的Smith正處於事業的高峰,她對此突如其來的打擊感到不解。在這一年,她參加了電影《St. Louis Blues》的拍攝。這是一部低成本的影片,而且非常短,其中保存下了Smith至今為止唯一的一組鏡頭,但是拍電影也未能給Smith帶來好運。

1931年,與她合作多年的哥倫比亞唱片公司解除了她的合同。原因很簡單,因為沒有人願意在傷心的歲月聽憂傷的歌曲,人們需要快樂的節奏,、即便是低俗的音樂也有市場,藝術首先要讓位於利潤,效益和金錢,即使是 Bessie Smith 也難以逃脫厄運。1934年Bessie錄製了她最後的四首曲子的演唱唱片。她依然堅持工作,對於她來說,演唱就是生活,就是她的一切;放棄了歌唱就是放棄了她的生活。在1935年她在阿波羅歌舞廳演唱過,她還在一場《Stars over Broadway》演出中擔任了後來倔起的 Billie Holiday 的候補角色。這次機會對於久已陌生了舞台的 Smiths 來說,實在是太珍貴了,她把得以捲土重來的希望全都寄托在這次演出上。人們重新看到了他們久已忘記了的,甚至已經陌生了的Bessie Smith。他們似乎是重新發現了新大陸,重新見到了長久未見到的天才歌手,重新聽到了富於情感的聲音,他們為之歡呼。

終於,Bessie來到了音樂家的殿堂——卡內基音樂廳,參加了 John Hammond 的《From Spirituals to Swing》的演出,一起似乎都好了起來,Bessie又找到了成功的感覺,她的命運似乎從此而逆轉。然而命運似乎總是以捉弄人為樂。Bessie在南方的密西西比遭遇車禍,據說本來她的傷勢並非致命,然而在種族歧視盛行的南方,一位黑人是不會受到白人公正的對待的,她的傷勢被耽誤了,終於因此而失去了生命,她的許許多多的願望都未完成。否則在爵士樂結盛的時代誰又能說Smith不會再度創造新的奇迹呢?
上一篇[次子]    下一篇 [賈德·赫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