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Breaking就是大家常在舞會中看到人家一群人在跳的舞…他們通常都是做一些跟地板有關的動作,俗稱地板動作像 up rock(戰鬥舞)、footwork(排腿)、spinning moves (power moves)(大地板)和 freeze幾個動作所組成。通常都叫那些跳Breaking的Dancer為B-BOY/B-GIRL。

1 Breakin -概述

首先,最基本的,就是要養成腳要跟著音樂動的習慣。開始先找一些節奏適中又稍微有點變化的曲子,先學會用腳去點拍子。這個時候一定要注意腳步要清晰,壓拍要準確。(跳什麼舞這一點都是關鍵)等到了自己覺得很自如的時候就可以找一些有點難度的音樂,更快更多變的節奏。要求是一樣。不過在第二步的剛開始可能會覺得力不從心,總覺得這一拍的腳步還沒收回來下一拍就來了。多練吧,這就要靠練了。而且動作的幅度儘可能的大。(動作的幅度越大對速率的變化就越高,速率變化越誇張視覺效果就越勁爆) 像這樣的練習就是在慢慢得除去自己本身腳步的固定節奏,練多了聽到音樂想都不用想,舞步自然就出來了。隨心所欲!

好,現在再來談談怎樣的豐富自己的舞步。

一.既然不能從break dance中學到什麼豐富的舞步為什麼不到別的舞種里去學呢?像我自己的toprock裡面就加了很多c-walk和house的腳步,不過就是因為跳breaking的時候用的音樂不一樣,所以那些舞步的速率變化方式就不一樣,所以出來的感覺還是toprock的感覺。其實不一定非要在街舞的舞種中找去靈感。很多其他的舞種的腳步都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推薦踢踏舞和牛仔舞。(前幾天我去看了river dance(大河之舞,世界上最有名的踢踏舞舞團)的表演,真是受益匪淺。回來我的house馬上強了一大截,當然toprock也有所進步)。

不過音樂跟得再好,腳步再豐富了可能也不能單用toprock就讓全場沸騰。還有一個X-FACTOR, 那就是要會停。

學會停對於一切舞種一樣特別重要。(關於停的問題在後幾期的文章中還會繼續說明,而且在舞之神當中會做詳細的分析)

跳toprock的時候,抓住一個重拍,啪!

一個pose擺出來!

同時頭一甩。

全場爆沸!

先別慌繼續。

用手或者用頭輕輕的打擊下拍子,放一兩個小節過去。

另一個重拍突然加力!

又是全場爆沸。

二.說完toprock, 再來說footwork。

先說個大實話,footwork可不可能完完全全每一拍都壓到?可能!但是千萬別試著這麼做,特彆扭,而且特丑!

在breaking裡面除了toprock之外其它的東西都是要靠慣性來完成的(或者說利用慣性完成出來的動作才好看)。而要利用慣性的話就要在特定的時候加力。誰能夠保證需要加力的那一刻正好就在拍子上呢?對於footwork來說,講利用音樂可能會更好一些吧。你battle的時候不可能說去選擇音樂。對power moves來說你可以等到有合適音樂的時候再去做。(一場battle中作power move的時間才多長)但是對於footwork來說就沒那麼回事了(現在的battle很大一部分時間是在footwork中度過的。只能說在隨著音樂的走勢和快慢的前提下,盡量的不去破壞慣性。

利用音樂有很多訣竅,其實footwork完全可以運用身體的上下起伏,身體伏在地下的時候雙腿的擺動和雙手支撐身體,一隻腳在後面的點步來做到完全跟拍。但是這樣以來就會超級單調,而且缺少視覺衝擊。不能為了刻意跟拍而丟掉了breaking的最大魅力所在。所以,利用音樂的絕招還是一個字-停!而在footwork中的停有一個專有名詞「freeze」!.

其實freezes並不一定非要是只有頭和手之類的部位著地才叫freeze。只要是在做footwork的時候配合著音樂很乾脆的擺一個只要不是站著的pose(當然要好看的)都叫freeze。最早的時候的freeze就是那個樣子的。只是後來隨著breaking的發展才慢慢得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高難度freezes.但是,慢慢的,freezes也就失去了它本來的作用,變成了break dance的主體了。(其實我自己的footwork也不好(我重新開始練breaking就一個多月,能好才怪了)。相信在這篇文章的讀者里肯定有footwork比我好很多的。希望這些高手們也能在回復中說說他們自己的心得體會。)但是,我始終認為,乾脆才是freeze最重要的東西。要是你能又乾脆又變態,那是你狠。但是如果只變態不幹脆那就要被歸到雜技的範疇里了。

其實你想一想啊,如果你給觀眾的印象是一個會技巧的舞者的話,只要你做一個很簡單而又漂亮的freeze,觀眾就會對你爆以熱烈的掌聲。但是如果你玩的東西讓觀眾潛意識的把你歸到了雜技類的話。呵呵,跟玩雜技的比。。。。。。。我想那你就要用很高難度的技巧才能獲得同樣的效果吧。而且就算是有掌聲,大多也不是第一反應掌聲。估計大多會是看完了,想一想,阿,這個動作好難啊,鼓掌鼓掌。

其實關於toprock,footwork和freezes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這三者的銜接。作為舞蹈,就一定要流暢(不流暢和會停是兩碼事)。所以這三者的轉換尤為重要,一定要做到渾然一體。而且不一定就非要toprock – footwork –freeze, 完全可以隨著音樂和慣性自由組合。這樣既不單調,又不失舞蹈性。(渾然一體?說好說,做難做。我現在就是朝著這個方向在努力。)

所以練習的時候就不能把各個東西分開練,練的時候就要一起練。這樣到battle的時候才可能做到渾然一體。而且,footwork和freezes都是很講慣性的東西,一起練反而更容易一些。有時候我在聽音樂做footwork的時候想都沒想的自然就出了一個freeze。之後我都會想:我是怎麼到這一步來的啊?

三.Power moves

現在講到了break dance里最眩目,最能釋放激情的部分。

但是。。。。。。。。。我只能說我在這個方面沒什麼建樹。三年前還把頭轉練的有模有樣,但是現在。。。。。。。。反正我是沒打算在這個方向再有什麼發展了。各位b-boy努力吧。

我在這裡也只能給幾點tip

1. 慣性對power move來說尤為重要,練power move練的就是這個。看過無數的b-boy的風車都是。。。一圈。。。撐起來。。。再一圈。。。。。撐起來。。。。。多難看阿,看著都費盡。先把第一圈練好了再開始學接圈。我最開始練舞的時候跟我一起有個朋友就是先把第一圈練好了,之後直接就上無手。他的風車是我至今為止看過最好看的。

2. 學會掌握時機使用,這個我在前面講過了,就不廢話了。不過我還有個想法,要是你的toprock不好看的話幹嘛非要先在上面晃兩下呢。還不如在對方剛一往回走的時候,就直接衝過去狂轉一陣。多有氣勢!

分開說說完了再來說點general的東西。

1. 貴精不貴多

上個星期我到這邊的一個youth community去教new style(一個小時摺合人民1000塊,哈哈)的時候碰到了一個老b-boy,(四十幾歲了在英國估計也是個OG級的人物,就現在的頭轉都不比韓國人的差多少)。他就跟我們講說: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glory move, 就是那種在這個move上你不可能被別人擊敗的。如果一個crew每個人都有這麼幾個glory move的話,那這個crew就很強。其實gambler就是這麼一個crew,不管什麼比賽就那麼幾下。但是就那麼幾下就沒人比得了。而我們crew有一個人那就是個反例。他只要是比較常見的東西什麼都會,包括air flare。而且什麼都還是那麼回事。但是就是沒有一招能給人帶來很大的震撼的。

所以把一招練好了,再去練下一招。

2.battle中對氣勢和禮貌的掌握

其實我覺得在battle中氣勢和實力一樣重要。只要氣勢不輸,即使實力差距較大也不會出現一邊倒的場面。但是我就擔心今年的BOTY中國隊第一次亮相國際賽場的時候會在氣勢上就輸給對手,那樣的話輸得就很難看了。(我估計今年10月會去德國給中國隊加油的)但是有時候氣勢過頭了就變成了無禮。像04年BOTY決賽時法國有個白人做hollow back的時候,韓國隊有個人就過去干擾。這實在是種特別沒禮貌的行為,如果裁判忌諱這個的話,呵呵,gambler還能得冠軍?這個度很好掌握。只要是別人跳的時候你別去干擾就行了。要做什麼挑逗阿,什麼的等你跳的時候愛怎麼做怎麼做。

其實breaking裡面還有很多細節問題我在這一章里沒有講到。那些東西都是留給舞之型和舞之神的。各種舞蹈之間其實有很大的聯繫,關於breaking的話題在後文中還會繼續。大部分這方面的內容會在new style部分出現。

站長:無論LordAllen的理解是否正確,但是他的精神值得大家去學習,大家就取之精華去其糟粕吧!

首先,最基本的,就是要養成腳要跟著音樂動的習慣。開始先找一些節奏適中又稍微有點變化的曲子,先學會用腳去點拍子。這個時候一定要注意腳步要清晰,壓拍要準確。(跳什麼舞這一點都是關鍵)等到了自己覺得很自如的時候就可以找一些有點難度的音樂,更快更多變的節奏。要求是一樣。不過在第二步的剛開始可能會覺得力不從心,總覺得這一拍的腳步還沒收回來下一拍就來了。多練吧,這就要靠練了。而且動作的幅度儘可能的大。(動作的幅度越大對速率的變化就越高,速率變化越誇張視覺效果就越勁爆) 像這樣的練習就是在慢慢得除去自己本身腳步的固定節奏,練多了聽到音樂想都不用想,舞步自然就出來了。隨心所欲!

好,現在再來談談怎樣的豐富自己的舞步。

一.既然不能從break dance中學到什麼豐富的舞步為什麼不到別的舞種里去學呢?像我自己的toprock裡面就加了很多c-walk和house的腳步,不過就是因為跳breaking的時候用的音樂不一樣,所以那些舞步的速率變化方式就不一樣,所以出來的感覺還是toprock的感覺。其實不一定非要在街舞的舞種中找去靈感。很多其他的舞種的腳步都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推薦踢踏舞和牛仔舞。(前幾天我去看了river dance(大河之舞,世界上最有名的踢踏舞舞團)的表演,真是受益匪淺。回來我的house馬上強了一大截,當然toprock也有所進步)。

不過音樂跟得再好,腳步再豐富了可能也不能單用toprock就讓全場沸騰。還有一個X-FACTOR, 那就是要會停。

學會停對於一切舞種一樣特別重要。(關於停的問題在後幾期的文章中還會繼續說明,而且在舞之神當中會做詳細的分析)

跳toprock的時候,抓住一個重拍,啪!

一個pose擺出來!

同時頭一甩。

全場爆沸!

先別慌繼續。

用手或者用頭輕輕的打擊下拍子,放一兩個小節過去。

另一個重拍突然加力!

又是全場爆沸。

二.說完toprock, 再來說footwork。

先說個大實話,footwork可不可能完完全全每一拍都壓到?可能!但是千萬別試著這麼做,特彆扭,而且特丑!

在breaking裡面除了toprock之外其它的東西都是要靠慣性來完成的(或者說利用慣性完成出來的動作才好看)。而要利用慣性的話就要在特定的時候加力。誰能夠保證需要加力的那一刻正好就在拍子上呢?對於footwork來說,講利用音樂可能會更好一些吧。你battle的時候不可能說去選擇音樂。對power moves來說你可以等到有合適音樂的時候再去做。(一場battle中作power move的時間才多長)但是對於footwork來說就沒那麼回事了(現在的battle很大一部分大部分時間是在footwork中度過的。只能說在隨著音樂的走勢和快慢的前提下,盡量的不去破壞慣性。

利用音樂有很多訣竅,其實footwork完全可以運用身體的上下起伏,身體伏在地下的時候雙腿的擺動和雙手支撐身體,一隻腳在後面的點步來做到完全跟拍。但是這樣以來就會超級單調,而且缺少視覺衝擊。不能為了刻意跟拍而丟掉了breaking的最大魅力所在。所以,利用音樂的絕招還是一個字-停!而在footwork中的停有一個專有名詞「freeze」!.

其實freezes並不一定非要是只有頭和手之類的部位著地才叫freeze。只要是在做footwork的時候配合著音樂很乾脆的擺一個只要不是站著的pose(當然要好看的)都叫freeze。最早的時候的freeze就是那個樣子的。只是後來隨著breaking的發展才慢慢得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高難度freezes.但是,慢慢的,freezes也就失去了它本來的作用,變成了break dance的主體了。(其實我自己的footwork也不好(我重新開始練breaking就一個多月,能好才怪了)。相信在這篇文章的讀者里肯定有footwork比我好很多的。希望這些高手們也能在回復中說說他們自己的心得體會。)但是,我始終認為,乾脆才是freeze最重要的東西。要是你能又乾脆又變態,那是你狠。但是如果只變態不幹脆那就要被歸到雜技的範疇里了。

其實你想一想啊,如果你給觀眾的印象是一個會技巧的舞者的話,只要你做一個很簡單而又漂亮的freeze,觀眾就會對你爆以熱烈的掌聲。但是如果你玩的東西讓觀眾潛意識的把你歸到了雜技類的話。呵呵,跟玩雜技的比。。。。。。。我想那你就要用很高難度的技巧才能獲得同樣的效果吧。而且就算是有掌聲,大多也不是第一反應掌聲。估計大多會是看完了,想一想,阿,這個動作好難啊,鼓掌鼓掌。

其實關於toprock,footwork和freezes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這三者的銜接。作為舞蹈,就一定要流暢(不流暢和會停是兩碼事)。所以這三者的轉換尤為重要,一定要做到渾然一體。而且不一定就非要toprock – footwork –freeze, 完全可以隨著音樂和慣性自由組合。這樣既不單調,又不失舞蹈性。(渾然一體?說好說,做難做。我現在就是朝著這個方向在努力。)

所以練習的時候就不能把各個東西分開練,練的時候就要一起練。這樣到battle的時候才可能做到渾然一體。而且,footwork和freezes都是很講慣性的東西,一起練反而更容易一些。有時候我在聽音樂做footwork的時候想都沒想的自然就出了一個freeze。之後我都會想:我是怎麼到這一步來的啊?

2 Breakin -相關鏈接

街舞   文化

上一篇[環加成反應]    下一篇 [電環化反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