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如果說現在還有哪個樂隊能擁有足夠在重金屬樂界擴張的基本要素的話,那麼這個頭銜一定會屬於來自克利夫蘭的Chimaira。樂隊新發行他們的新專輯,憑藉這張令人熱血沸騰的「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Chimaira已擺好了他們的姿勢,準備創建一種新的音樂標準——美國重金屬新浪潮(The New Wave Of American Heavy Metal)。

1 Chimaira -Chimaira



介  紹:

如果說現在還有哪個樂隊能擁有足夠在重金屬樂界擴張的基本要素的話,那麼這個頭銜一定會屬於來自克利夫蘭的Chimaira。樂隊新發行他們的新專輯,憑藉這張令人熱血沸騰的「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Chimaira已擺好了他們的姿勢,準備創建一種新的音樂標準——美國重金屬新浪潮(The New Wave Of American Heavy Metal)。

對於任何老資格金屬歌迷來說,80年代英國金屬樂在世界各地的擴張運動被譽為「英國重金屬新浪潮」,或者叫「NWOBHM」,Iron Maiden和Venom正是其中的參與者。而Chimaira帶著自己的「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一張風格完全放任自如的專輯,正在自己國家的領土裡領導著一波美國重金屬新浪潮(「NWOAHM」)。樂隊擁有始終如一的良好職業道德,而他們的專輯如此具有動感,如此激昂動人,勝過前人的任何一種嘗試——Chimaira的每一滴血液里都帶著一個金屬樂隊的氣質。

Chimaira這個名字取自神話里的一個由各種不同動物組成的猛獸,樂隊憑藉1999年的「This Present Darkness」(East Coast Empire發行)和2001年的「Pass Out Of Existence」(由Roadrunner Records發行的第一張專輯),已擁有了一大批忠實的歌迷。

「Pass Out Of Existence」是Chimaira的成名專輯,但在「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里樂隊並沒有僅僅依靠前面一張唱片的名氣。「這是張更成熟的專輯,」主唱Mark Hunter說,「但同時你又能感受到這種變化,不論是稍重些的歌曲,還是旋律化、無比溫柔的歌曲」。而Chimaira的歌迷能夠在新專輯里找到一些自己所一直尋找的東西,「專輯中的許多東西都會讓歌迷喜歡的,但其中不僅僅只是這些。」Hunter對此說道。在其他樂隊迴避畏懼變化的時候,Chimaira迎面而上,而「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在不同層次上都進行了革新。「看看那些曾經小有名氣的金屬樂隊,」Hunter說,「對他們任何一張唱片的理解都離不開對不同唱片的曲風變化的重視。這也是我們一直所奮鬥的目標,我們覺得自己在音樂上已經表現出了相當的進步。」,主音吉他手Rob Arnold接著說,「我們對想要創作的音樂有自己獨特的想法——音樂中的那種憤怒的感覺、速度、衝擊力,都是我們成長過程中所掌握的。」

在音樂上,Chimaira製作專輯時相當注重驅除如今流行的金屬樂浪潮風格,並對任何一絲的所謂的「新金屬」都表示不屑。「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比以前的專輯更現實了,我們的編曲這次更低調,向陰暗混音風格進行轉變」Hunter解釋說,低音聲調會讓你覺得彷彿置身與音樂之中。這張唱片是我們有史以來做得最陰暗的了,我們對自己的曲調進行了修正——選擇了C調這個最為低沉的聲音基調。」

對於Chimaira新改進的音樂,我們可以從Hunter的新唱腔里進一步感受到。在樂隊的巡迴演出上,他的嗓音傾倒了無數的歌迷,而在錄製「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時,他甚至發現自己從沒用過這樣的聲音——甚至自己都感到陌生。

從歌詞上來看,「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不是一張具有整體概念性的專輯,其中我們可以發現Hunter的三大主題:排斥、復仇和反響。Hunter承認,「我們的歌詞總是注重讓歌迷們有所共鳴。每個人都被排斥過,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用一定的形式報過仇。我們明白其中的許多歌詞都會觸及每一個人的神經,特別是對於那些生活在當今社會的人們」。「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在聲音上來說是張極其陰暗的作品,但專輯封面樂隊卻選擇白色基調。由於金屬樂一直與黑色聯繫起來,Chimaira故意拋開這種潮流,將封面設計成一種無不充滿令人眩目、刻板單調的風格版面,並藉此讓音樂自身具有一種聲嘶力竭的氣勢。

「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是樂隊的一張相當個人化的作品,每個人都能參與到非音樂創作領域的各個階段——從合作藝人到攝影師到製作人。Ben Schigel被樂隊挑中做他們的製作人(Ben Schigel有自己的樂隊Switched),Chimaira有自己獨特的理由。對此Hunter說,「在Ben自己的樂隊里,他作為錄音成員已經有8到9年的時間了,而當時我們還在原先自己各個樂隊。這張專輯的音樂也不是那麼地光澤流暢,因此我們需要找一個人和我們一起合作,以保持我們那種粗野而原始的音樂,而Ben又是那麼地了解樂隊——就象我們對自己這樣熟悉」。Hunter和Arnold也一同加入了製作行列。「我和Mark會一直呆在錄音棚里——每一天的每一分鐘都在,我們需要讓自己的吉他叫起來、自己的鼓震起來。我們希望融入這個過程,並把所有東西做成一種特定的聲音效果」。

這種合作性的努力成功地賦予「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里的每一首歌擁有自己獨特的個性。Arnold也說,專輯里最多的莫過於震天響的吉他solo,他還說,「我在舞下看Slayer的Kerry King表演,大概看了六周之久,這和我在音樂上的表現有著很大的聯繫」。

「Down Again」體現了Chimaira音樂中所具有的那強大的活力,而「Pure Hatred」是最激烈的一首歌,這首歌的標題直生生地反映了它本身的形式。「這首歌會讓每個人都有所共鳴,這也是復仇主題里的最後一幕,高潮部分就是『I hate everyone』」Hunter說道。這首歌的激烈程度能令人回想起Pantera的經典「Walk」。據Arnold說,專輯的標題曲由瘋狂的鼓聲和飛速的重吉他旋律組成,隨後的高潮部分更是讓聽眾覺得耳暈目眩,然後你會意識到這個樂隊變了,你在聽一種相當特別的東西。

「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表現了Chimaira雄心勃勃的一面,專輯結尾曲,「Implements Of Destruction」是一首詩篇般的歌曲。「我們嘗試著用自己手上的樂器創作出一種詩篇般的音樂」Hunter說,「可能這暫時還不如願,但我們希望借這12分鐘向一些自己所鍾愛的金屬歌曲表示敬意」。

正是Chimaira對金屬樂的獨特看法,吸引了Slayer的Kerry King投向Chimaira的陣營里來,King在一些金屬樂雜誌上——如Guitar World對樂隊的品德加以了讚賞,King由於自己對許多新出道的金屬樂隊橫加指責而臭名遠揚,但這次他支持了Chimaira。而對於「NWOAHM」的提法,也是出自Kerry Fucking King,這位老資格藝人的認可。

舊式的音樂風格加上能夠把聲音做的震耳欲聾的本事,憑藉這點,我們便能很清楚地理解為什麼全世界的金屬樂迷會拜倒在Chimaira面前了。樂隊的音樂絕對是獨一無二的,又能對他們的前輩們表示尊敬,同時還帶領了美國重金屬新浪潮(NWOAMHM)的發展。「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從金屬音樂的里裡外外吸取了各種看似矛盾的元素,但所構成的整體的偉大卻遠遠超過它本身任何一部分的。

2 Chimaira -樂隊成員:



Mark Hunter - 主唱

Matt DeVries - 吉他

Rob Arnold - 吉他

Jim LaMarca - 貝斯

Chris Spicuzza - 電子配音

Andols Herrick - 鼓手

國  籍:英國

3 Chimaira -專  輯:


The Impossibility of Reason、Pass Out of Existence
上一篇[Pieces Of Mind]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