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Claudine Longet -簡介

歌手: Claudine Longet  

Claudine LongetClaudine Longet

歌手故事:Claudine Longet,1942年生於法國巴黎,19歲在拉斯維加斯表演時接識了Andy Williams,(情歌聖手安迪威廉斯被喻為叱吒風雲的歌壇長青樹,從他開始進入歌壇以來,已經屹立了超過六十個年頭)並成為他的妻子 , 之後Claudine在一些電視劇集里出演過一些角色、也上過大螢幕拍過一些不起眼的電影、主持一些節目等等,但都沒有給人們留下什麼特別深刻的印像。 Claudine Longet在1967年灌錄了她的首張唱片"Claudine",然後到74年為止,一共發行了七張唱片,她的音樂風格很簡單,便是當時流行樂里盛行的easy listening了,纏纏綿綿,輕輕柔柔的抒情歌,偶爾也加入一些bossa nova的選曲,因為她的法語口音總使歌曲有份甜美的歐陸化的異國情調。更顯得純真、羸弱、惹人愛憐。 後來Claudine與Williams在70年離異,72年她與美國的滑雪運動員Spider sabich相識並迅速墜入愛河,兩年後他們搬到科羅拉多州的Aspen居住但不久兩人感情漸漸疏離,3月 21日晨,Spider被發現槍殺於浴室內,而兇手正是Claudine ,雖然Claudine稱這是手槍走火的一個不幸意外,但除了少數的幾個朋友,可以說整個美國都不相信她的話,所有媒體都把她描述成一個冷血的惡毒女人,男權社會裡的性別歧視,熱愛運動的美國人所固有的英雄情結,無論哪方面人們都無法容忍一位奧運冠軍、一位風度翩翩人見人愛、傳奇般的優秀男人。 不過故事沒有結束,儘管絕大多數人堅信是Claudine冷血地謀殺了她的男友,但在後來的審判中,法官和陪審團卻一致認為Claudine是無辜的,只定了她過失殺人的罪行,刑期僅僅30天。 這個判決令所有人大為意外且相當失望,人們因此更加嫉恨Claudine,偏生Claudine Longet還不斷刺激那些人的神經,在她服刑期滿后不久,她便與她的辯護律師結婚,後者為她拋棄了原來的家庭,而更令人意外的是他們竟然決定仍留在Aspen生活這便是後來Claudine Longet這個名字唯一讓人們記住的事情。 從此Claudine便從人們視線里消失了,長久以來電台不會播放她的歌曲,所有的與六、七十年代有關的歌曲選輯里也不會收入,而她的唱片早已絕跡,近些年互聯網的出現總算讓Claudine Longet和她的音樂有了讓人注意的機會,雖然微乎其微,但凡是聽過她的歌的人都無法忘懷那個童話般美麗的聲音很不錯的聲音……                                      

2 Claudine Longet -個人專輯Claudine

專輯曲目

  01 A Man & A Woman  
  02 Here There Everywhere  
  03 Meditation  
  04 Tu As Beau Sourire  
  05 A Felicidade  
  06 Wanderlove  
  07 Hello Hello  
  08 Sunrise Sunset  
  09 Until It』s Time For You To Go  
  10 My Guy

唱片介紹

  Claudine Longet,1942年生於法國巴黎,19歲在拉斯維加斯表演時接識了Andy Williams(情歌聖手安迪威廉斯被喻為叱吒風雲的歌壇長青樹,從他開始進入歌壇以來,已經屹立了超過六十個年頭。1928年出生的安迪,少年時代與三個兄弟以「威廉斯四兄弟」的姿態崛起。1952年,他展開獨唱生涯,以溫暖而多情的高音聞名,1961年加盟新力唱片之後,更進入了全盛時期,最為膾炙人口的包括「第凡內早餐」、「教父」、「愛的故事」等電影的主題曲,雖然不是原唱,卻都成了他的招牌歌曲,甚至比「原唱」更受歡迎。)並成為他的妻子,之後Claudine一些電視劇集里出演過一些角色、也上過大熒幕拍過一些不起眼的電影、主持一些節目等等,但都沒有給人們留下什麼特別深刻的印像。  
  Claudine Longet在1967年灌錄了她的首張唱片"Claudine",然後到74年為止,她一共發行了"The Look of Love" / "Love is Blue" / "Colours" / "Run Wild, Run Free" / "We』ve Only Just Begun" / "Let』s Spend the Night Together"等七張唱片(當然都是LP黑膠唱片),這些唱片也並未為她帶來更大的聲望。  
  Claudine的音樂風格很簡單,便是當時流行樂里盛行的easy listening了,纏纏綿綿,輕輕柔柔的抒情歌,偶爾也加入一些bossa nova的選曲,因為她的法語口音總使歌曲有份甜美的歐陸化的異國情調。Claudine的聲音和她的人一樣,非常美,雖然這種帶點女孩氣的嗓音現在很多(特別是清新樂里),但就我聽過的女歌手裡,能在這樣討好的聲線里又帶出非塵世的童話夢幻般的絕美觸感的人卻不是很多:  
  前英國chamber pop樂隊Shelleyan Orphan的主唱Caroline Crawley算一個,同是英國的中產階級無憂公主Virginia Astley算一個,然後就是Claudine Longet了,配上60-70』年代流行一時的輕吟淺唱的crooning唱法,更顯得純真、羸弱、惹人愛憐。但上天總是有意忽略掉一些完美的造物,只留給有心人發現,縱然有Williams之妻的頭銜,也有幾首電台常播的熱門歌曲,但Claudine從未得到過更多的關注。  
  Claudine與Williams在70年離異,72年她與美國的滑雪運動員Spider Sabich相識並迅速墜入愛河,兩年後他們搬到科羅拉多州的Aspen居住,但不久后兩人感情漸漸疏離,最終在76年三月Spider要求Claudine和她的三個孩子(都是她與Williams的子女)搬出他的住處。3月21日晨,Spider被發現槍殺於浴室內,而兇手正是Claudine。  
  雖然Claudine稱這是手槍走火的一個不幸意外,當時她正在向Spider請教如何使用手槍,以便日後她與三個子女單獨生活時可用來自衛。但除了少數的幾個朋友,可以說整個美國都不相信她的話,所有媒體都把她描述成一個冷血的惡毒女人。這也難怪,除開一位棄婦的瘋狂報復這樣明顯的動機和手槍走火這樣的憋腳理由無法不令人有謀殺的猜疑之外;男權社會裡的性別歧視,熱愛運動的美國人所固有的英雄情結,無論哪方面人們都無法容忍一位奧運冠軍、一位風度翩翩人見人愛、傳奇般的優秀男人被一個不起眼的從事娛樂行業並被人兩度遺棄的女人給殺害,因此所有的人都在為Spider Sabich揮淚而沒有人去聽Claudine的解釋。  
  不過故事沒有結束,儘管絕大多數人堅信是Claudine冷血地謀殺了她的男友,但在後來的審判中,法官和陪審團卻一致認為Claudine是無辜的,只定了她過失殺人的罪行,刑期僅僅30天。這個判決令所有人大為意外且相當失望,人們因此更加嫉恨Claudine,偏生Claudine Longet還不斷刺激那些人的神經,在她服刑期滿后不久,她便與她的辯護律師結婚,後者為她拋棄了原來的家庭,而更令人意外的是他們竟然決定仍留在Aspen生活。  
  這便是後來Claudine Longet這個名字唯一讓人們記住的事情。  
  從此Claudine便從人們視線里消失了,長久以來電台不會播放她的歌曲,所有的與六、七十年代有關的歌曲選輯里也不會收入,而她的唱片早已絕跡,更不曾被轉成CD版再發行(除了日本這個對唱片狂熱的國家),唱片工業似乎要故意忘掉這個名字,以致70年代后出生的新一輩年輕人就完全沒有聽說過她了。好在近些年情況稍稍改觀,特別是互聯網的出現總算讓Claudine Longet和她的音樂有了讓人注意的機會,雖然微乎其微,但凡是聽過她的歌的人都無法忘懷那個童話般美麗的聲音。  

上一篇[神經計算機]    下一篇 [civalias]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