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the Beatles

《Eleanor Rigby》是英國搖滾樂隊The Beatles的歌曲,收錄於樂隊1966年專輯《Revolver》中並座位單曲發行。歌曲由Paul McCartney創作,署名為 Lennon–McCartney。歌曲由George Martin進行了弦樂四重奏的編排,歌詞講述了關於孤獨的主題,延續了樂隊由主流流行明星向更加具有實驗性質的錄音室樂隊轉變的歷程。

1歌曲介紹

這是Beatles1966年收錄在Revolver專輯里的作品。表現手法上最令人震駭的莫過於八支提琴層層疊疊交織出來的氣魄,Beatles的製作人George Martin多年以後仍十分以這首歌的編曲自豪(據他說是受到楚浮《華氏451度》電影音樂的啟發)。我們聽到的,鮮活、生動的琴音,是Abbey Road錄音間第一次嘗試把麥克風擺在極靠近琴身、幾乎觸碰到琴弦的位置收音的成果。工程師Geoff Emerick在聲音的處理上煞費苦心,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聽過這首歌,相信沒有人會否認,它已經完全走出了六○年代早期流行歌的套式,把「流行音樂」的可能性帶入了全新的領域。在整整三十年後聽這首歌,不落俗套的編曲和澎湃的音場仍然令人動容。從這首歌,我們見證了搖滾樂從早期的"Rock and Roll"--直來直往、屬於青少年的娛樂、主題也比較單純天真的音樂,漸漸轉型成"Rock"--一種足以反映出青年世代深層思維的文類、一個新的藝術形式,具備題材與手法上無限的可能性--的複雜過程。

2歌曲賞析

死亡並不是一般流行音樂願意碰觸的題材,也不是青少年聽眾習慣面對的 主題。這首歌呈現死亡的方式在當時確實引起很大的震撼(參見《Revolution in the Head》一書)。唉我們還是直接進入歌詞吧,多說無益。相關的一些奇聞軼事,等賞析結束再說。
ELEANOR RIGBY
Ah look at all the lonely people
Ah look at all the lonely people
Eleanor Rigby picks up the rice in the church where a wedding has been
Lives in a dream
Waits at the window
Wearing a face that she keeps in a jar by the door
Who is it for?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come from?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belong?
Ah look at all the lonely people
Father McKenzie writing a sermon that no one will hear
No one comes near
Look at him working
Darning his socks in the night when there's nobody there
What does he care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come from?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belong?
Ah look at all the lonely people
Eleanor Rigby died in the church and was buried along with her name
Nobody came
Father McKenzie wiping the dirt from his hand as he walks from the grave
No one was saved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come from?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belong?
啊看看所有寂寞的人
啊看看所有寂寞的人
哀蓮娜瑞格碧在教堂里
撿拾婚禮結束留下的米粒
生活在夢裡
在窗前等待
戴著一付藏在門旁瓮里的臉
到底是為了誰
這些寂寞的人
他們來自何方
這些寂寞的人
他們屬於何處
啊看看所有寂寞的人
麥肯錫神父寫著沒人要聽的教訓
他在乎甚麼
看看他工作
縫著自己的襪子,夜裡四下無人
沒人走近
這些寂寞的人
他們來自何方
這些寂寞的人
他們屬於何處
啊看看所有寂寞的人
哀蓮娜瑞格碧死在教堂里
與她的姓名一齊埋葬
沒有人來
麥肯錫神父拍去手上的灰塵
當他走出墓園
沒有人得救
這些寂寞的人
他們來自何方
這些寂寞的人
他們屬於何處
「啊看看所有寂寞的人」,每次聽到這句歌詞,腦中浮現的影像是灰色的天空 和蟻般行走的人群,像是Giacometti那些瘦瘠殘破的人像。壅塞的人群中,每一 個個體卻都是孤獨的。「所有寂寞的人」,一個空虛的巨大群落。
這首歌有兩個角色:Eleanor Rigby是寄住在教堂里的清潔婦;Father McKenzie 則是這座教堂的神父。第一段是Eleanor Rigby的故事,只有短短五行。鏡頭從高 高的雲端倏然降下,轉為特寫:她在婚禮結束之後的教堂,撿拾著地上留下來的 米粒--西方國家的習俗,婚禮的賓客是要向新人灑米以示祝福的。然而這一幕,婚禮已經結束,喧囂的賀客和快樂的新人都已離去,只留下Eleanor Rigby在空蕩 的教堂里收拾殘局--她已經錯過了無數場婚禮,也不屬於熱鬧的喜宴,她沒有自 己的婚禮。她活在一場夢裡,可能是沒來得及實現的美夢,也可能是茫然不知所 知的空虛。「在窗前等待/戴著一付藏在門旁瓮里的臉/到底是為了誰」--在Beatles 所有的作品里,這絕對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幾個意象之一。藏在瓮里的臉是甚麼 樣的一張臉?一張以歲月腌漬的臉?一張拒絕衰老的臉?一張蒙塵褪色的臉?意 識上或許她不願衰老,但實際上,她的臉孔已經陳舊了,而且在窗前等待,也只 是枉然,並沒有人會為她而來。那麼她在等待誰呢?也許,連她自己也說不上來 。我們繼續想想--等在窗前、戴著一張臉,那麼當她回過身、走進房裡,在自己 的隅角,她把臉擺進門邊的瓮里,自己便沒有了臉孔...這是多麼恐怖的意象...
「這些寂寞的人/他們來自何方/這些寂寞的人/他們屬於何處」,在龐大的世界 里,伊們懸吊在天空和地面之間,無由所知、不明去向。
然後我們遇到第二個寂寞的人,神父McKenzie。我們看到他的第一個鏡頭,是 伏案寫著證道的講稿,而這些教訓的語句「沒有一個人要聽」。這些詞句在降生 的同時便註定被遺忘。神父空擁一個發聲的喉嚨、台下卻缺乏聆聽的耳朵,當然 ,也缺乏接納的心。那些聖潔崇高的意象不再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相關,那麼他到 底在乎甚麼呢?看看他工作吧(歌者牽著你的手,指著Father McKenzie對你說 這句話:look at him working!),獨居的神父在夜裡縫補著自己的襪子--多麼 凄涼的場景--「四下無人/沒有人走近」。冰冷、無奈、漠然、認命的一個寂寞
角色。「這些寂寞的人/他們來自何方/這些寂寞的人/他們屬於何處/啊看看這些 寂寞的人...」我們走到第三段。
第三段,最後這兩個寂寞的人終於結合了,但卻是透過一場葬禮--Eleanor Rigby 死了。不僅死了,而且被徹底地遺忘--「與她底姓名一同埋葬」。生時孤獨,死 后亦然,她的葬禮沒有人來。葬禮上唯一的來客是主持儀式的神父McKenzie,一 場簡陋冷清的告別式。葬禮結束,神父自墓地走出,且邊走邊撣去手上的灰塵-- 一個驚心動魄的冰冷畫面--「沒有人得救」。Eleanor Rigby回歸塵土、化為冷雨 和枯草;神父則將繼續更加寂寞地生活下去,沒有人得救,既不因那原就沒人要 聽的講道得救、亦不因這場凄涼的葬禮而覺悟。寂寞的人從哪兒來?寂寞的人到 哪兒去?我們仍然沒有答案,空虛孤寂的感覺在兩分零七秒的短歌里散溢開來, 一直一直延伸下去。
這是Paul McCartney在二十四歲這年寫下的歌。

3花絮

Eleanor是Beatles電影Help!女主角的名字,Paul McCartney
Eleanor Rigby
借來用了;Rigby則是他從一家時裝店看來的,不過Rigby本來就是利物浦當地的大姓。FatherMcKenzie原來叫Father McCartney,不過他覺得會讓別人聯想到自己的爸爸在補襪子(據說Ringo聽到這個名字不禁大笑),於是翻翻電話簿,換成了另一個押韻的姓McKenzie。
無巧不成書,後來真的有人在利物浦Paul故居附近一個教堂的墓園找到了名叫Eleanor Rigby的墳墓,生於1895卒於1939,與歌中情境若合符節,現在竟變成了觀光點之一。
Eleanor Rigby
上一篇[痛改前非]    下一篇 [Drive My Car]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