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F-8是美國原錢斯.沃特公司為海軍研製的艦載超音速戰鬥機。1953年5月開始沒計,原編號F-8U。1955年3月原型機首次試飛,1957年3月開始交付美國海軍使用。

F-8飛機

F-8是美國原錢斯.沃特公司海軍研製的艦載超音速戰鬥機。1953年5月開始沒計,原編號F-8U。1955年3月原型機首次試飛,1957年3月開始交付美國海軍使用。

 

1 F-8 -F-8特點  

 

F-8的特點是採用可變安裝角機翼,起飛著陸期間,飛機上的液壓自鎖作動筒可把機翼安裝角調大7°,這樣既增加升力,又使機身基本上與飛行甲板或跑道保持平行,避免因機頭掄起而影響飛行員的視界,平飛時,機翼再回到原來的位置。另外,機翼外段是可向上摺疊的,便於艦上停放。裝一台普拉特.惠特尼公司的J57-P-20渦噴發動機,加力推力8,170千克。

 

2 F-8 -F-8優越性

 

F-8事故率低,機動性能好。是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中期美國海軍的主力艦載戰鬥機之一。其主要型別有:A型,單座晝間戰鬥機,共生產318架;B型,有限全天候型,共生產130架;RF-8A,偵察型,共生產144架;C 型,A型的改型,空戰能力加強,共生產187架;D型,有限全天候型,M數接近2.0,共生產152架;E型,D型的改進型,共生產286架;F-8E(FN),法國海軍訂購的E型,共生產42架。

3 F-8 -F-8裝備

沃特公司研製的自動駕駛儀,APQ-97搜索和火控雷達;AN/ASS-15紅外掃描器,配合「響尾蛇」空對空導彈使用。機頭裝4門20毫米「科爾特」機炮,每門備彈84發。機身兩側各有2個武器掛架,可掛4枚「響尼蛇」空對空導彈,也可掛8枚「阻尼」火箭彈,後來生產的F-8E又增加兩個掛架,掛載方案有12×11.3千克炸彈、4×227千克炸彈、2×454千克炸彈、2×907千克炸彈或24枚「阻尼」火箭等。最大載彈量2,270千克。

 

4 F-8 -F-8性能

 

翼展10.72米,機長16.6l米,機高4.80米,機翼面積32.50平方米、展弦比3.53,主輪距2.94米,前主輪距5.51米。空重8,170千克,正常起飛重量13,380千克,最大起飛重量15,420千克,機內燃油量6,300升(可空中加油)。最大平飛速度(高度12,200米)M1.7/1,810千米/小時~M2.0/2,124千米/小時,巡航速度(高度12,200米)M0.9/956千米/小時~M0.95/1,010千米/小時,實用升限17,000米,爬升率130米/秒,作戰半徑370~800千米,轉場航程2,250千米。

 

5 F-8 -F-8順利的發展過程

 

1946年研製完成的F6U是沃特公司的第一種噴氣式戰鬥機,但由於重量過大和發動機推力不足等原因沒有投入使用。1948年,沃特公司又研製成功了著名的無尾雙垂尾布局的F7U戰鬥機。F7U在當時是相當先進的,但過於超前的設計也帶來了控制困難、可靠性低等致命缺陷,所以很快就「下崗」了。

當美國空軍開始研製F-100超音速戰鬥機后,海軍也極其渴望得到一種超音速戰鬥機。1952年9月,海軍發布了艦載超音速晝間戰鬥機需求招標,對飛機的速度、機動性、可靠性和操縱性做出了基本定義,其中9144米高度的速度至少要能達到M1.2。包括沃特公司在內的8家航空企業參與該項目競標。

由於F6U和F7U的表現不佳,給海軍已經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如果這次競爭再失利,沃特公司可能永遠與海軍戰鬥機無緣了。在這種壓力下,以沃特公司首席設計師J·拉塞爾·克拉克(J.Russell.Clark)為首的設計組一反F5U飛行薄餅和F7U海盜船那種另類的設計風格,推出了循規蹈矩的V-383方案,但在平凡的外表裡卻隱藏著創新的設計和最先進的技術。V-383方案的最大亮點在於大膽採用了機翼可變迎角的概念,從而解決了高速飛行性能和低速操控性能之間的矛盾,並給予飛行員更低的著艦視角。V-383採用的新技術還包括6800公斤推力的J57渦噴發動機、面積率概念、鎂合金和鈦合金材料、新型應急渦輪發電系統和新型空調系統等。

1953年5月,眾望所歸的V-383戰勝格魯曼XF11F-2、麥克唐納F3H-G、北美海怒等對手,得到了全尺寸模型和風洞模型製造合同。研製工作非常順利,海軍又在6月29日訂購了2架原型機,並給予了正式編號XF8U-1。也就在這段時間,空軍的F-100創造了新的速度紀錄,成為世界上第一種實用超音速飛機。F-100與XF8U-1同樣使用J57發動機,但F-100比XF8U-1重約400公斤,所以XF8U-1還是有些許優勢的,並且首次顛覆了海軍艦載飛機都比同時期的空軍陸基飛機重的慣例。

經過21個月的緊張工作,首架XF8U-1製造完成,並在1955年3月用C-124運輸機從達拉斯的工廠運輸到了愛德華茲空軍基地。3月25日,公司首席試飛員約翰·科蘭德(JohnW.Konrad)駕駛XF8U-1首飛成功。XF8U-1的首飛持續了52分鐘,並且突破了音障(相當危險的做法,可見海軍極力最趕空軍的狀況),成為世界上第一種超音速艦載戰鬥機。科蘭德對XF8U-1突破音障時的形容是「平穩、舒適、快速」。海軍對XF8U-1很滿意,並將之命名為十字軍戰士。後續的試飛工作也超常順利,XF8U-1原型機進行了100多次試飛,其間發現高空飛行時有偏航的現象,所以F8U-2開始在機尾下加裝了雙腹鰭。

1955年9月20日,第一架生產型飛機F8U-1出廠試飛了。1955年底,沃特公司獲得了2億美元的訂單,將為美國海軍生產318架F8U-1。1956年4月,F8U-1在「福萊斯特」(CVA-59)號航空母艦上進行了成功的起降試驗。11月28日,首架F8U-1正式交付美國海軍航空兵VX-3試驗中隊。VX-3中隊曾參加北美FJ系列、道格拉斯F4D、麥克唐納F3H等早期艦載戰鬥機的實驗,時任中隊長官的鮑伯·德斯(BobDoes)稱讚F8U-1具有「最激動人心的性能」。

 

6 F-8 -F-8設計特點

 

雖然與F-100同是第一代超音速戰鬥機,但作為艦載機的F8U的設備更多、重量更大、性能和可靠性要求更高,所以對沃特公司是一項重大挑戰。

機身:F8U的機身修長漂亮,中部有較明顯的蜂腰設計,主要材料採用鋁合金,1/4的蒙皮是輕質量的鋁鎂合金,主要承力部件和發動機燃燒室附近還使用了1948年才開始實用的鈦合金。除了航電設備、座艙、武器艙和起落架,進氣道、發動機和油箱佔了機內大部分空間。F8U-1的內油量達到5300升,巡邏任務時可以留空3小時。如果接受空中加油,F8U的航程還將大幅度提高,機身左側的鼓包就是受油裝置的整流罩。它的機身右側還有一個應急衝壓渦輪電機,能夠在緊急情況下提供電力和液壓。機腹位置還設置了2片大型減速板。

動力和進氣設計:F8U-1配備J57-P-12發動機,最大推力4950公斤,加力推力7530公斤。該發動機是美國第一代超音速戰鬥機的標準動力,由於當時降低超音速阻力等方面的認識尚不成熟,第一代超音速戰鬥機基本上是靠後掠翼和大推力發動機超越音速的。下顎進氣是F8U最大的個性設計之一,目的是騰出機頭空間安裝雷達,這種設計可能借鑒於F-86D,雖然進氣道較長(進氣損失較大),但能得到最佳的機身迎風面,降低阻力,總體上利大於弊。

起落架:F8U採用前三點式起落架,各起落架都是單輪形式。出於增大起飛迎角的考慮,主起落架比前起落架短一些,飛機似乎是「蹲坐」在地面上,故又得到了一個相當形象的綽號——「短吻鱷」。

機翼:F8U的機翼設計也相當簡潔明快,機翼后掠42度,下反5度,翼面積32.4平方米,外翼段可以用液壓向上摺疊,內外翼段之間形成一個鋸齒,前緣襟翼在鋸齒處被分為2段,襟副翼和襟翼都設置在內翼后緣。機翼鉸接在機身上,最大可以抬起7度,起飛和著艦時可以提高機翼升力和改善操縱性,而且飛機不必抬頭過多。在飛行手冊上,F8U的限制過載為-3.0g至 6.4g,但靜態試驗得出的極限過載是-4.5g至 9.6g。

 

7 F-8 -F-8的武器

 

十字軍戰士是美國設計的最後一種以機炮為主要武器的飛機,所以F-8的飛行員們常稱自己為「最後的槍手」(TheLastoftheGunfighters——本文由此得名)。的確,F-8的主要武器是4門20毫米柯爾特(Colt)Mk-12轉管機炮,每門炮備彈144發,由機頭雷達罩內AN/APG-30測距雷達輔助瞄準。早期的F-8沒有翼下掛架,只有機身兩側的2個響尾蛇近程空空導彈掛架,另外在機腹下的收藏式火箭發射裝置里還有30發70毫米巨鼠火箭彈。這就是十字軍戰士的全部武器,相比現代戰鬥機琳琅滿目的外掛,顯得格外簡單樸素。

沃特公司後來研製的A-7海盜II攻擊機就是基於F-8的設計,這種「縮水版」十字軍戰士一直使用到了1991年海灣戰爭以後。

8 F-8 - F-8的十字軍家族

 

F8U-1:第一種批量生產型,基本與原型機相同,從第50架開始安裝受油裝置,第31架開始換裝J57-P-4A發動機,共生產了318架。

F8U-1P:公司代號V-392的照相偵察機,1957年12月17日首飛,共生產了144架。該型機拆除所有武器和火控設備,代以座艙後部的偵察設備艙,設備艙內裝多台照相機,可以對各個方向上進行攝相偵察。此外,該機還降低了垂尾高度,以及為飛行員配備一個可以從機頭下方進行觀察的潛望鏡。

F8U-1E:F8U-1換裝AN/APS-67雷達的改進型,機頭雷達罩加大,具有了有限的全天候能力,共製造了130架。

F8U-2:被稱為十字軍戰士II,改裝了J57-P-16發動機(正常推力4850公斤,加力推力7670公斤),飛機最大速度接近了M2。該型機的主要識別特徵是噴管上方的2個加力燃燒室冷卻空氣進氣口和尾部的2片腹鰭。此外,改動還包括:翼展縮短15厘米,用具有水下彈射能力的馬丁-貝克Mk5彈射座椅替換原來沃特自行設計的彈射座椅,安裝新的Y形導彈發射架,使響尾蛇導彈總數增加到4枚等等。第一架於1957年12月首飛,生產型的飛機在1958年8月後交付,截止1960年9月,F8U-2共生產了187架。

F8U-2N:F8U-2的夜戰型號,換用AN/APS-83雷達,加裝AAS-15紅外線探測和跟蹤裝置、自動駕駛儀,以及換用J57-P-20發動機(正常推力8170公斤),原來的火箭發射裝置也被取消,騰出的空間改為油箱,總油量增加到6130升。從1960年2月第一架首飛起,一共生產了152架。

F8U-2NE:進一步改型,也是最後一種美國型號,主要改進是換裝APQ-94雷達系統,雷達整流罩顯得更大些,總長也增加了7.6厘米。APQ-94可以在110公里的距離內搜索到轟炸機大小的目標,在75公里距離內進行跟蹤,使飛機作戰性能有了較大的提高。它還具有有限的對地攻擊能力,其增加了2個可拆除的翼下掛架,用於掛載祖尼(Zuni)火箭、普通炸彈或者AGM-12小鬥犬(Bullpup)空地導彈。該型共生產了286架。

F8U-1T:僅有一架的雙座教練型,在美國海軍試飛學校和NASA效力多年,直到毀於1978年的一次事故。

F8U-3:相當「變態」的十字軍戰士III,公司代號V-401,機頭尖瘦,進氣口被改成了前掠形式(形成2次激波),翼展加大,改裝J75-P-5A發動機,加裝大腹鰭。該型機也取消了機炮,改為以AIM-7麻雀導彈為主要武器,並安裝了更先進的雷達和火控設備。可惜F8U-3在與F-4的競爭中落馬,只試飛了3架原型機。

1962年9月,美國海空軍統一飛行器編號,F8U順理成章地成為F-8,具體是F-8A(F8U-1)、F-8B(F8U-1E)、F-8C(F8U-2)、F-8D(F8U-2N)、F-8E(F8U-2NE)、RF-8A(F8U-1P)、TF-8A(F8U-1T)。我們將使用統一編號繼續下文。

1964年起,法國陸續購買了41架F-8E裝備其海航部隊。這批飛機稱為F-8E(FN),其服役時間長達30多年。1977年,美國將25架翻修過的F-8H給了菲律賓空軍,連同交付的還有10架「器官貢獻」備件機。菲律賓的F-8也稱為F-8P,一直使用到1991年。

截止1965年1月最後一架F-8E(FN)出廠,十字軍戰士家族共有1261架成員(包括2架XF8U-1原型機)。在服役期間,F-8系列飛機還加裝了「進場動力補償器」(APC),也就是一種在降落進場階段通過自動控制油門來自動調節速度的裝置,部分飛機還換裝了馬丁-貝克Mk7零-零彈射座椅。1965年,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發起一項翻新行動,共有446架各種型號的十字軍戰士在此期間加強了機翼和前起落架結構,換用A-7A海盜Ⅱ攻擊機的主起落架,加裝類似F-8E(FN)的增升裝置,以及加大垂直尾翼。這批延壽的飛機連編號都變了,成為F-8H(89架F-8D)、F-8J(136架F-8E)、F-8K(87架F-8C)、F-8L(61架F-8B)、RF-8G(73架RF-8A),其中RF-8G的偵察艙里也換上了全景照相機等更先進的設備。

 

9 F-8 -F-8速度之星

 

出於宣傳的目的,1956年8月21日,杜克·溫莎(DukeWindsor)駕駛F8U-1的第12號機,以滿載炮彈的情況下在15公里的距離上創造1634公里/時的公開速度紀錄,贏取了象徵美國國家紀錄的「湯姆森杯」。不過這還不是F8U-1的極限(試飛中曾達到了1770公里/時的速度),也沒有打破當時英國人保持的1822公里/時世界絕對速度紀錄,只是杜克在起飛前被告之:「只要超過空軍F-100C就行了」。可見當時美國空海軍之間的明爭暗鬥。

1957年6月6日,從游弋在太平洋上的「好人理查德」號航母(CV-31)上起飛的2架F8U-1在AJ-2加油機的協助下橫跨美洲大陸,成功降落於了大西洋上的「薩拉托加」號航母(CV-60),總共耗時3小時28分鐘。這是世界上第一次以航空母艦為基地的橫跨大陸行動,從此北美內陸的天空不再是空軍飛機的天下。7月16日,1架F8U-1和1架F8U-1P從洛杉磯起飛,對北美大陸進行不間斷拍攝,最後降落於紐約,但那架F8U-1因受油管損壞而中途退出,只有F8U-1P以1167.63公里/時的平均速度完成了航程。

7月16日,陸戰隊飛行員約翰·H·格倫(JohnH.Glenn)少校和海軍飛行員查爾斯·德姆勒(CharlesDemmler)分別駕駛F8U-1P偵察機和F8U-1戰鬥機從洛杉磯國際機場起飛,3小時21分鐘后飛低紐約佛洛伊德·班尼特機場,平均速度1167.4公里/時,創造了飛越美國大陸的正式速度紀錄。

 

10 F-8 -F-8作戰經歷

 

1957年3月,駐紮在塞西爾(Cecil)航空站的海軍VF-32飛行中隊率先完成F-8A換裝,成為第一個「十字軍中隊」,陸戰隊的VMF-122中隊也在6個月後換裝上F-8A。到1957年底,只完成了2個聯隊的換裝,即太平洋艦隊的「漢考克」號航母和大西洋艦隊的「薩拉托加」號航母。1958年7月,美國發動對黎巴嫩的軍事干涉,「薩拉托加」號的F-8A首次投入實戰,但沒遭遇任何情況。

1962年秋天,U-2帶回來的情報引發了古巴危機,美國重兵集結,核大戰隨時可能爆發。美國海軍VFP-62偵察中隊每天派出2個的RF-8A雙機編隊對古巴進行超低空偵察,總共拍攝了16萬張照片,為五角大樓提供了極其重要的精確情報。由於SA-2導彈對高速飛越樹梢的RF-8A無能為力,所以RF-8A沒有遭到反擊。

2年後,RF-8A又用於對寮國內戰的偵察。不過這次十字軍戰士的境遇可比古巴危機時期艱難得多。1964年5月21日,查爾斯·克魯斯曼(CharlesF.Klusmann)上尉的RF-8A被37毫米高射炮擊中著火,不過堅強的十字軍戰士拖著火焰返回了「小鷹」號航空母艦。6月6日,克魯斯曼的RF-8A再次受傷,他被迫棄機跳傘,落在了寮國人民軍的包圍圈裡。在寮國軍隊的反擊下,救援直升機沒有辦法接近,克魯斯曼不情願地做了俘虜,不過他在3個星期後成功地越獄,並逃到了寮國政府軍一側。

在「特種作戰」受到重大打擊后,美國政府確定了「逐步擴大」侵越戰爭的計劃。1964年8月2日,配合南越海軍部隊作戰的美國驅逐艦「馬多克斯」(USSMaddox)遭到北越魚雷艇的攻擊,從「提康德羅加」號航空母艦上起飛的4架F-8E正在進行飛行訓練,於是趕來助戰。在十字軍戰士的20毫米機炮和祖尼火箭彈攻擊下,2艘魚雷艇受傷后返回基地(另外1艘被驅逐艦炮火擊沉),一架F-8E也負傷迫降在峴港基地。這就是著名的第一次北部灣事件。

8月4日夜間,兩艘美國驅逐艦又與北越魚雷艇交火。為了報復這兩次襲擊,約翰遜總統命令「提康德羅加」號和「星座」號航母對北越海軍設施進行打擊。隨後起飛了包括F-8、RF-8A在內的64架飛機,對北越魚雷艇基地和油庫實施轟炸。

1966年6月12日,VF-211中隊的哈羅德·馬拉中校(HaroldL.Marr)的F-8E咬上了一架米格-17,他發射的第二枚響尾蛇削掉了米格機右翼和尾翼。搖搖晃晃墜地的米格機成為十字軍戰士的第一個戰果。拉起飛機后,哈羅德還發現一架米格-17若無其事地在他前面晃悠,他追上去用機炮一陣猛射,可是機炮剛剛打傷了那架飛機就出了故障,他只好遺憾地返航「漢考克」號航母(CVA-19)。更有趣的是,這位英雄竟然興奮到忘記了著艦時要放下尾鉤,好在復飛降落後的歡呼聲掩蓋了他的過失。

面對這哈羅德的風光,同中隊的飛行員誓要趕超。9天後,VF-211的偵察機隊遭到攻擊,RF-8A最先被擊落,周圍護航的F-8E盤旋著為救援直升機指示方位。這時上有米格機,下有高射炮,情況極為危險,飛機燃料也所剩不多,F-8E長機又被擊落,但吉恩·查西(GeneJ.Chancey)中尉還是抓住機會,用機炮拆掉了一架米格-17的機翼。另一邊的拼殺中,菲利普·凡帕特拉(PhillipV.Vampatella)中尉不顧飛機已經被地面
火力擊傷,利用F-8的速度優勢擺脫了米格-17的咬尾后,又用響尾蛇殺了一個回馬槍,將米格機擊落地面。戰鬥結束后,凡帕特拉的油料告罄,差點回不到航母。幸好在海岸附近碰到一架返航的加油機,隨後憑藉過硬的技術駕駛水平尾翼嚴重受損的飛機成功降落,回到甲板上,他才發現飛機尾部被37毫米高射炮彈打成了蜂窩。更不幸的是,由於救援直升機被擊落,RF-8A和F-8E長機飛行員成了戰俘,越戰中被俘十字軍戰士飛行員總共也只有3人。儘管如此,凡帕特拉也因為勇敢的表現獲得了海軍十字勳章。

此後的2個多月時間裡,3架F-8相繼被米格-17擊落,其中包括參加了二戰、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的42歲資深飛行員理查德·貝爾林格(RichardM.Bellinger)少校的飛機。10月9日,歸隊的貝爾林格再度架機出戰。在E-1預警機的支援下,他們率先佔據有利位置,向低空的米格編隊發起衝擊。貝爾林格盯上其中一架,在掠過樹頂的超低高度上連續發射2枚響尾蛇,不知是響尾蛇的功勞還是北越飛行員的失誤,那架三角翼的銀色飛機一頭栽在了稻田裡。這就是北越新銳戰機——米格-21首次被擊落,貝爾林格不僅挽回了先前落難丟機的面子,還獲得了一枚銀星勳章。

1967年12月14日,美國海航傳奇般的人物里奇·薩弗特(RichSchaffert)少校演繹了一場絕無僅有的空中大角逐。當時薩弗特的F-8C遭到4架米格-17圍攻,他發射了僅有的三枚響尾蛇,卻無一命中。更糟的是,他的氧氣面罩在劇烈機動中脫落,情況太緊張又無法騰出手來戴回面罩,也就沒有辦法通過面罩里的麥克風呼叫支援。4架米格對這架孤立無援的十字軍戰士圍追堵截,發射的4枚AS-2環礁空空導彈都給薩弗特躲過去了。薩弗特也曾有機會用機炮攻擊,但機炮卻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了故障,他只有逃命、逃命再逃命。就這樣,5架飛機的空中上下翻飛,左衝右突,直到米格機筋疲力盡放棄追捕。薩弗特依靠僅剩的一點燃料回到了「奧里斯坎尼」號航母(CVA-34),雖然他沒有取得戰果,但迎接他的仍是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這次10分45秒的戰鬥可能是歷史上最持久最精彩的空中格鬥。

相比在空中打打殺殺的F-8,執行偵察任務的RF-8A的命運悲慘得多。從「滾雷行動」開始,他們總是跟在攻擊機群後方,以他們的相機來評估攻擊效果。憤怒的北越軍民都知道一波攻擊過去肯定會出現一架落單的偵察機,所以從AK-47到高射炮都嚴陣以待,誓要用這架飛機出一口怨氣。許多美國飛行員和他們的偵察機就葬送在這種鋪天蓋地的火網裡。如果遇到米格機攔截,「赤膊上陣」的RF-8A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好在大多數任務都有其他的F-8提供掩護。

除了空戰和偵察,海軍陸戰隊的十字軍戰士主要用於對地攻擊。這些F-8E在響尾蛇的掛架上攜帶4個四聯裝LAU-10A火箭發射器、在翼下掛架攜帶8枚225公斤的Mk-82炸彈或者2枚900公斤的Mk84炸彈。雖然載彈量不大,但F-8E速度快,能及時為地面部隊提供支援,特別是帶延時引信的Mk84炸彈對游擊隊地下坑道破壞力極強。

隨著越來越多F-4投入作戰,F-8空優戰鬥機的地位受到威脅,但相比F-4,F-8畢竟是以「空中拼刺刀」為設計思想的戰鬥機,其飛行員受到更多更詳細的空中格鬥訓練,連年的作戰也磨練出了他們的經驗和意志,而以當時導彈制勝論為指導思想的F-4飛行員沒有受到充分的格鬥技巧訓練,當時的導彈性能也相當窩囊,F-4與F-8在1967-1968年間的競爭仍然難分高下,F-8的戰果是14架,F-4的戰果是13架。但隨著局勢的發展,F-8還是被F-4的「洪流」吞沒。

在整個戰爭里,十字軍戰士共擊落了18架米格機,在空戰中也付出了4架的代價。地空火力對F-8造成的損失更大,海航和陸戰隊分別有42架和14架F-8被高射炮擊落,海軍另外還有20架RF-8A被毀於高射炮,10架F-8被SA-2導彈擊落,加上故障或操作失誤造成的76架損耗,美軍在南亞戰場共丟下了166架十字軍戰士。但總的來說,F-8的損失率還要比F-4低一些,也證明了雙發艦載戰鬥機並不一定比單發戰鬥機安全。

大部分十字軍戰士在1976年前告老還鄉,只有RF-8G在80年代還有少量使用。退役的飛機除了進入飛機墳場外,還被改裝為DF-8等無人駕駛靶機進行廢物利用。

法國的F-8E(FN)在1983年在黎巴嫩投入過實戰,在1991年的海灣戰爭中也曾操刀上陣,不過他們沒有得到任何開火的機會。隨著法國兩艘航母的退役,F-8E(FN)終於結束了35年的服役期。

 

11 F-8 -F-8評價

 

飛行員對十字軍戰-8的士的評價都很好,認為這是一種速度快、爬升猛、機動性好的戰鬥機。地勤人員對F-8也有很好的印象,因為F-8簡單、可維護性也好。F-8也是美國海軍最後一種以機炮為主要武器的戰鬥機,就不會像早期的F-4那樣對眼皮底下的米格機毫無辦法,響尾蛇導彈又賦予了更遠的攻擊距離,其性能雖然差強人意,但比當時的麻雀導彈還是好一些,F-8的大部分戰果也是用導彈擊落的。

事物都有兩面性,F-8也不是十全十美。比如F-8的火炮故障率特別高,導致多次丟失「煮熟的鴨子」,對戰果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對於二戰期間建造的埃塞克斯級航母來說,他還是有點太大太快,進場速度掌握不當就很容易錯過阻攔索或者狠狠地摔在甲板上;再由於起落架很短,發動機尾流常常橫掃飛行甲板,甲板上的人員稍不留神就會給吹個人仰馬翻,好不容易爬起來后又有氣沒處出,自認倒霉吧。此外,十字軍戰士的發動機、起落架和液壓系統相當不可靠,其事故率是F-4的2到3倍,F-14的4倍,法國的42架飛機就有25架意外折損。

 

超級十字軍戰士F-8

 

早在1955年,沃特公司就開始構思F8U的替代機型。在當時導彈無敵風潮的影響下,新飛機選擇了麻雀(Sparrow)中程空空導彈為其主要武器,並且要求高爬升率、高升限和超快速度。1955年7月,海軍開始新型截擊機的招標,競爭在沃特公司與麥道公司之間展開。雖然沃特公司的新飛機已經完全改頭換面了,但方案還是被定名為F8U-3十字軍戰士III,很大可能是為了爭取國會的資金支持。

F8U-3比F8U其他型號大一些,也更加威武,其中翼展大1.5米,機翼面積增加30%,機身加長1.2米,空重增加近2噸。當然,F8U-3也保持了家族固有的特徵,比如單發單座、下顎進氣口、可抬升的機翼等,但F8-3基本上是一架全新設計的飛機。首先,F8U-3的進氣口改為前掠的形式,還在機尾拖著的2片巨大腹鰭,腹鰭在起降時會轉到水平位置,加裝了附面層控制裝置和前緣襟。其次,發動機採用了P&W公司的J75-P-5A渦噴機,加力推力達11340公斤。另外,機身下增加3個掛架,可以掛帶3枚麻雀空空導彈。

1957年5月,沃特公司獲准製造2架XF8U-3原型機。第一架F8U-3於1958年6月2日在愛德華茲空軍基地首飛成功。但是美國海軍最終選擇了麥道F-4戰鬥機,因為感覺雙座雙發的飛機更安全更可靠。至1958年12月計劃終止,共製造了5架XF8U-3原型機,其中2架還沒有試飛過,它們都交給了NASA用於超音速飛行實驗、高空研究和超臨界翼型的試飛。

總的來說,F8U-3是一種非常超前的飛機,也沒有什麼大的缺陷,唯一的2次險情分別是一側腹鰭動作裝置失效,只好以腹鰭放下的狀態著陸,腹鰭與地面撞擊后脫落,另一次在22860米高空因壓氣機失速停車,最後滑翔安全降落。F8U-3的性能非凡,在10688米可以飛到M2.6,如果不是風檔材料存在隱患,沃特公司認為其完全可以飛到M2.9,其升限也高達27432米。試飛員對F8U-3的評價是「穩定、粗獷、反應靈敏、速度非常高」。

 

法蘭西海上戰士F-8

 

得益於TF-8A在1962年巴黎航展的卓越表現,法國海軍航空兵決定以6500萬美元購買42架F-8E(FN),作為他們新航母克萊蒙梭級的艦載戰鬥機。要在更小一號的法國航母上使用,十字軍戰士移民前就要經過一些改進,包括將襟副翼改為雙縫形式,機翼下反角減少2度,尾翼稍稍加大,並加裝引用發動機高壓氣流吹除襟翼附面層的吹氣襟翼裝置,大大改善了飛機的低速性能,雷達系統也改成了AN/APQ-104(放大天線尺寸的APQ-94)。這些改進在一架F-8D上進行了試驗,但該試驗機不幸在改裝的2個月後墜毀。1954年7月,第一架F-8E(FN)首飛成功,並完成了剩餘的試驗項目。

1964年10月5日,第一架F-8E(FN)交付法國海航,此後又陸續交付了41架,裝備於「克萊蒙梭」和「福熙」號航母。F-8E(FN)使用國產的馬特拉R530/R550導彈。在新式的陣風戰鬥機入役前,法國計劃訂購F/A-18來接替老舊的F-8E(FN),但此舉因國內的一致反對而沒有實施,所以在1994年底對17架F-8E(FN)進行了升級和延壽,措施包括:加強結構、改造控制液壓油路、換裝新型彈射座椅、換裝湯姆遜-CSF的雪洛克(Sherloc)雷達告警接收機、換裝幻影F1的迴轉儀導航設備、修改座艙儀錶布置等。經過改造的飛機也得到了F-8P的編號,他們撐到了1999年,是年紀最大的十字軍戰士。

上一篇[潮音洞石龕窟]    下一篇 [太陽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