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Macross Plus》是超時空要塞系列於1990年代中期發行的OVA,描述初代超時空要塞故事後30年,統合軍於外星殖民地開發新式可變型戰鬥機的始末。本片共分四集,並於1995年公開由四集OVA剪輯而成的電影版。

Macross Plus  

A.D.2040(Sharon Apple事件)

統合政府「星間大戰終結30周年紀念典禮」中,虛擬偶像Sharon Apple(シャロン・アップル)的人工智慧奪取統合軍控制中樞事件發生,后被Super Nova(スーパーノヴァ)計劃試驗中的2架新型Valk戰機制止。

1 Macross Plus -劇情介紹

第一個詞語是夢想,將我心中沉睡的秘密悄悄喚醒。第二個詞語就是風,讓我擺動翅膀飛向上蒼,指給我前進的方向。悲傷的往事,隨著時光流逝,金色的蘋果又有一個掉落在我的身旁……

碧藍的天空下,是一望無垠的綠色草原,潔白的風車輕輕轉動著,彷彿在側耳傾聽這支少女心底的歌。和著旋律,風翩翩起舞,兩個少年踏著自製的人力滑翔機,像是要追逐風的腳步一樣疾馳而過,借著一瞬的上升氣流爬上了天際。綠髮的少年摔倒在地上,望著天空中的夥伴,露出了微笑,紅髮的少年全神貫注的凝視前方,與滑翔機一起溶入天空,投進風的懷抱,像一隻展翅飛翔的翼手龍,徐徐飛向遠方……

A.D2040年,經過了近三十餘年的星際殖民,地球--天頂星聯合政府已經控制了相當廣大的星域,在為數眾多的殖民地里,普羅多人的後裔們已經融合在了一起,微縮后的天頂星人與地球人雜居,經過兩代的混血成為了一個種族。殖民地間偶有小規模的摩擦,也都大可以在控制範圍以內得到調停。總體來說,社會已經進入了平穩發展的階段,但是在那些邊緣的地帶,在那些尚未開發的星域里卻也時常會有零星的戰鬥爆發。

在某個邊緣的小行星帶一個小隊的變形戰鬥機正與一些天頂星逃兵衝突,此時的地球軍早已將VF-11式戰鬥機作為凡用機來使用,比起從前的戰機,VF-11無論是在性能還是火力上都有了質的飛躍,強大的火力配置可以在一瞬間毀滅整支部隊。天頂星兵駕駛的則是PODⅡ的改進型,這是天頂星軍中口碑相當不錯的裝甲,它的原型PODⅡ更是在第一次宇宙大戰中出盡了風頭,傳說當年天頂星一級飛行員米麗婭就是乘著這種戰機衝鋒陷陣,所向披靡。但是再厚重的裝甲也有被擊穿的可能,再強大的火力瞄不準目標也是白搭,不管技術怎樣革新,對於一架戰機來說最重要的部件還是飛行員。在那些王牌機師面前,機種的優劣有時是可以忽略不記的,正因為如此,這場本來勢均力敵的空中PARTY被一架地球戰機打亂了規矩,弄得亂七八糟。像是在表演雜技,這架VF-11不辭辛苦的做著各種高難動作,有意無意的避開一串串子彈,有時他會突然闖入隊友的瞄準器里,搶先擊落敵機,有時他竟敢隔著友機向敵人射擊,它的子彈總能巧妙的避開同夥,擊中敵人。儘管如此,面對這種大膽的做法,通訊迴路里往往還是會響起同僚近乎於絕望的慘叫和類似於狂怒的謾罵,「勇,你這小子!回去后,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你!」駕駛員對抗議充耳不聞,繼續著自己的演出,所過之處,敵軍和友軍都亂作一團。

在將軍的辦公室里,勇遭到了嚴厲的訓斥,將軍決定將這個屢教不改的飛行員調離部隊,「瘋子是不能留在戰場上的,去做試飛員吧,那才是適合瘋子的工作。」「什麼,要我去當試飛員?太謝謝你了艦長,我這就去報道!」紅髮的年青人竟然出乎意料的感激,望著他興奮的背影,艦長驚愕得一句話也說不出。

行星伊甸,是最早的移民星球,也是勇的故鄉,自從2013年它被發現以來,數以億計的移民來到這裡開發建設。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拓荒者們依靠自己的雙手建立起幸福的家園,伊甸也成為了殖民地中的佼佼者。沙漠中心坐落著一個戒備森嚴的軍事基地,這裡就是勇・戴遜中尉調任的地方--新愛德華斯航飛中心。在會議室里,勇向主管人米喬做了彙報。上校告訴他,他所參加的是軍方直接負責的「超級諾巴計劃」,目的是確定接替VF-11式服役的新機型,要求新機型性能上要比以前有較大的飛躍,甚至單機也可以進行超太空跳躍。通過投標,最後剩下的只有新星重工的YF-19和通用銀河公司的YF-21,二者將在這裡進行綜合測試,優勝者將獲得項目,而勇就是YF-19的試飛員。門開了,一個身材魁梧的軍人走了進來,青色的皮膚,綠色的頭髮,一看就知道具有天頂星人的血統。上校趕忙起身為兩人介紹:「中尉,這位是YF-21的試飛員,加魯特,這是勇戴遜中尉,他是剛剛來報道駕駛YF-19」。面對競爭對手,兩人都是一愣。

測試工作是枯燥而緊張的,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但勇的到來卻使本來死氣沉沉的基地,熱鬧起來。這個不守規矩的飛行員總是能帶給大家意想不到的緊張狀況,總是能在漫不經心中毀壞那些最精密的儀器,就拿他第一次上機來說吧,他以接近極限的速度迴轉,突然關掉發動機令戰機自由下落,所有的人都以為他在顯示YF-19優異的性能,最後才發現他不過是想用航煙畫一個翼手龍的塗鴉。這一系列瘋狂的舉動上校看在眼裡卻並不加以阻止,在他看來越是這樣越能將機體的性能挖掘出來,既然連飛行員自己都不要命,自己又何必多事呢。將軍的話不錯,試飛員確實是適合瘋子的工作。與勇形成鮮明的對比,加魯特平日里少言寡語,行事穩重,與一般的飛機不同,YF-21是採用最先進的腦控技術驅動,通過感應頭盔將駕駛員的頭部與飛機的操作系統相連,機翼由感受電磁波的記憶金屬製成,在允許範圍內可以隨駕駛員的意識而自由變形。當駕駛員坐上駕駛席后,他就與機體合為一體,必須杜絕雜念,全神貫注的飛行,也許是這個緣故,加魯特經常被突發性的頭痛困擾,有時還伴隨有腦波紊亂的癥狀,但只有他自己清楚,造成這一切的是七年前的那件往事,罪魁禍首就是現在的競爭對手勇。

莎朗・艾普的到來,使整個伊甸都沸騰了,這個出道才一年的偶像歌手,憑藉那充滿神秘魅力的歌聲,征服了整個星系。有趣的是她並不是人類,甚至連人形也不具有。她是一台擁有人工智慧的電腦,是利用數字化技術虛擬出來的電子偶像。在全息技術極度發達的2040年,「莎朗熱」的興起,確實是順應了時代的潮流。

望著窗外的景色,美薇在逐漸理清思緒,七年了,舊地重遊的她比起當初已經成熟了許多,當年離開時還是個不諳世事一心要當大明星的小女孩,現如今作為莎朗・艾普小組的總監製返回這裡,她的心裡感慨良多。站在星之丘上美薇深吸了一口氣,綠色的草場,白色的風車,一切都像當初一樣,絲毫沒有改變,抬起頭,逆光而立的是一個高大的男人,美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加魯特?」,「在電視上看到你了,知道你一定會來這裡,所以就來碰碰運氣」,兩人似乎都有很多話要說,但誰也沒有勇氣先開口,最終加魯特打破了沉默「你現在還唱歌嗎?」,「不,早就放棄了,我現在是沙朗・艾普的總監製啊,聽說過嗎?那個電子偶像,依加魯特你的性格應該不會感興趣才對」,美薇努力的擺出一副輕鬆的模樣,不想卻被加魯特一把抱住,「算了吧,別勉強自己了,那時說的話你都忘記了嗎?」  

摩托車的車燈照在兩人的身上,坐在車上的是勇,他是帶著機組的女同事露西出來兜風的,誰知會撞上這一幕,當勇看到美薇,他先是一愣,隨即用嘲諷的口吻說:「啊,這不是學園節的名星美薇小姐嗎?什麼時候成了加魯特的女人?」「你這小子!」加魯特一把將他揪起來,「幹嗎,想打架嗎?按老規矩?」,「住手!」美薇擋在兩人之間,「七年了,為什麼你們一點都沒有變,住手吧,我已不是從前的我了,不值得你們這樣做!」美薇哭著跑遠了,加魯特鄭重的告訴勇「美薇和計劃,我一樣也不會讓給你」。  

幾天後,勇、露西和YF-19的工程師楊諾文一道聽了一場莎朗的音樂會,現場的氣氛果然不同凡響,在音樂聲中,莎朗的幻像忽隱忽現,行走在會場的各個角落,而莎朗似乎對勇特別感興趣,在他身邊轉了好久才離去,當別人羨慕的望著勇時,坐在旁邊的楊趁機用自己的「小發明」偷取了莎朗的感情程式。作為科研人員,再沒有什麼比人工智慧更能吸引這位年輕的科學家了。而勇則陷入了迷惑之中,對這個幻覺的產物莎朗他並沒有什麼興趣,但她的歌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對了,有些像美薇的歌。回到基地,楊發現莎朗的人工智慧還遠沒有完成,而勇和加魯特則接到了一段電話錄音。錄音說1個小時后,演唱會現場將發生火情,美薇會遇到危險,勇認為是惡作劇沒有加以理會,加魯特則駕著車趕往現場。勞累的一天的美薇一個人在錄音室里睡著了,醒來時發現自己被反鎖在屋裡,不知什麼原因使電線短路,屋裡起火了,美薇拚命的呼救,卻沒有人回答,濃煙中,加魯特用肩膀撞開了房門,救出了美薇,莎朗的監視器在一旁默默地注視著兩人離開。在加魯特的寓所里,美薇蘇醒過來,望著加魯特身上的血跡,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替加魯特包紮好傷口,兩人陷入良久的對視……   

第二天早上,在基地的咖啡廳里,加魯特告訴勇現在只剩下項目沒分出勝負了。激憤之下,二人駕著戰機在實驗場上打了起來,不知為何槍里換上了實彈,勇的戰機被擊中,倒在了地上。  

勇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美薇正焦急的守候在床邊,勇不願像懦夫一樣呆在床上,他帶著美薇偷偷跑了出去。在樹林里,兩人回憶起小時候的往事,「那時候,勇你騙我說水塘邊有翼手龍的蛋,結果原來是三眼蛇的巢穴,幸好加魯特帶了槍……」美薇發覺失了言。兩人在不經意間一直在迴避加魯特這個名字,但勇卻並不在意,「是啊,聰明人就會帶著槍,魯莽的笨蛋就不同了,周全的辦事永遠都會被別人喜歡啊。」一隻巨大的翼手龍從頭頂飛過,兩人不禁看出了神,「哈,你看到了嗎?好大的一隻呀!」,勇丟下美薇徑自向前跑去,努力想要追上那天上飛翔的巨獸,望著他的背影,美薇喃喃地說「一點兒都沒有改變」。  

晚上,兩人返回醫院,看到了等在門口的露西和楊,此外還有憤怒的加魯特。大雨中兩個男人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起來,又是美薇阻止了兩人,「不要打了,你們總是像傻瓜一樣,不顧一切,可是我已經不值得你們這樣。」美薇哭了,她告訴兩人所謂莎朗艾普根本不能自己思考,是靠著與自己腦部相連而唱歌的,莎朗的歌就是她的歌。回到房中,楊驚奇的發現,存儲在自己電腦中的感情程式竟然自動完成了,顯示器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勇的名字。  

美薇走了,為了慶祝第一次宇宙大戰勝利30周年,在地球要舉行盛大的典禮,莎朗要在會上演歌助興。在航空港,加魯特前來為美薇送行,他把自己的護身符給了美薇,「一個星期後,項目就要最後決定了,那時我就去地球上接你,很久以來,一直有一種感覺,我似乎就是為了保護你而生的。」飛船上美薇打開了護身符,裡面傳出一陣熟悉的歌聲「第一個詞語是夢想……」這是她童年時愛唱的那首歌,美薇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淚水奪眶而出。  

壞消息傳來,軍方一直秘密研製的「鬼魂」式無人戰機已經試製成功,並將在三十周年大會上做現場表演,而YF-19和YF-21則被宣布終止研究。深夜,勇偷偷潛入機庫,意外的發現楊也在這裡,兩人決定駕機去地球當著領導人們的面將鬼魂擊敗,以此證實YF-19的機能,由於能夠單機進入跳躍狀態,普通的戰機是無法進行追捕的,米喬命令加魯特駕駛YF-21去追擊,兩人在地球上空展開了最後的對決。  

此時,在慶典典禮上,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莎朗自我有了知覺,原來是瘋狂的研究員的馬捷背地裡開發了人格程式。莎朗開始行動了,她利用MACROSS要塞的中央電腦侵入了城市的各個系統中,在莎朗的歌聲中所有的人都被催眠了。莎朗想要建立一個自己的王國,她將美薇關在了主控室里,告訴美薇,它是從美薇這裡獲得了情感,火災等一系列的事情都是它為了學習人類的感情而安排的。莎朗說出了美薇一直藏在心底的話,「我雖然愛加魯特,但我更愛的人是勇,因為我愛她,所以我要擊落他,你不明白作為飛行員,勇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在槍林彈雨中穿梭,飛行在生死一瞬之間,我可以滿足他,你卻沒有這個能力」在莎朗的操縱下,鬼魂向兩人發起了攻擊,YF-19和YF-21根本無法與其抗衡,加魯特讓勇先去救美薇,通過莎朗的話他已經明白了美薇的心意,但他一點兒也不後悔,他要用自己的全部去保護美薇。「勇,我先走一步了,照顧好美薇。」YF-21調過頭去與鬼魂撞在了一起。悲憤的勇直撲MACROSS要塞,他要完成與死去朋友的約定,這也是他與自己的約定,YF-19自上而下,象一顆流星貫穿了MACROSS要塞的中心電腦室,莎朗的影像消失了,城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清晨,美薇醒來,陽光透過打碎的天窗照射進來,一架孤獨的戰機在城市上空盤旋,像是在迎接新一天的到來,那是勇的戰機,美薇露出了微笑,唱起了那支在心底埋藏已久的歌:  

第一個詞語是夢想--
將我心中沉睡的秘密悄悄喚醒。
第二個詞語就是風--
讓我擺動翅膀,飛向上蒼。
指給我前進的方向!!z"
悲傷的往事,隨著時光流逝。
金色的蘋果又有一個掉落在我的身旁……,
在那遙遠的地方,有我從未見過的影象。
那最終的歸宿,正等待著第一個生命的造訪。
在這靜靜的夜晚,抱著可見的預感;
在這靜靜的夜晚,把古老的魔法在心中詠唱。
YOUCANFLY--
WEHAVEDREAMS;
WECANTONCH--
YOURDREAMS;
ONLYFLY,GOFAR--
TOTHEWIND,INTHENIGHT。.
第三個詞語是傾聽--
側耳傾聽你溫柔的話語,你的手臂為何顫抖?
請你把它舉起,請勇敢的朝向我,把它向我開放。
OVA共4話

2 Macross Plus -相關詞條

超時空要塞超時空要塞可曾記得愛超時空要塞zero
Macross F太空堡壘 MACROSS7
 Macross Dynamite 7龍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