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劇情概述

日本東都警視廳素有「羅生門」之稱。凡是走進「羅生門」的警官,就別想再過上普通警察的日子。「羅生門」是魔界的入口,殺人、放火、搶劫、強暴……種種惡行在這個入口守候,引誘人類最脆弱的慾望,通往永世不赦的地獄之門。
東都警視廳因屢次發生刑警攜1億日元巨款潛逃等極端惡劣的醜聞,而被視為日本警界的罪惡之地——「羅生門」。但是,這道陰森的大門背後匯聚了一群不一樣的刑警。「羅生門」里的刑警們或正直堅持、或陰暗邪惡……面對犯罪,他們終日行走在人類的醜惡慾望與世間最真的正義之間……
PS羅生門

2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紅谷留美木村佳乃----
遠藤章造安全豐----
館浩黑田勘太----
池田努野原常久----
松本莉緒江守幸----

3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第1集
       紅谷留美來到了傳說中的東都警察署,這個被外界稱為「羅生門」的地方讓第一天就職的紅谷留美感到一陣陣毛骨聳然,不祥的預兆襲遍全身,因為她不知道打開門后迎接她的會是什麼。留美的丈夫也是警察,因為救一名溺水青年而遇難,從此留美帶著年幼的兒子陽平一起生活,丈夫在她心中始終是最優秀的存在,她也把對丈夫的愛和對其離去的悲傷化為動力,主動要求調職,從原來的交通警察轉為一名刑警。留美鼓足勇氣推開了警署大門,只見裡面光線昏暗,人聲嘈雜,警匪共存,沒有人注意她,她被帶到了刑警組,黑田組長是一名黑臉黑面,不近人情的男人,她便要在這樣的人手下幹活。除此之外,野原、土橋、弓阪也是刑警組的成員,他們各具特色。還沒等留美緩過神來,警局便接到了連續縱火案和本木家被竊案,野原被派往縱火案現場,而留美則跟隨黑田來到了失竊案現場,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留美自是一頭霧水,但她卻無意間在現場發現了本木的兒子勇二,勇二看到突然出現的留美不由吃了一驚,留美也深感奇怪。晚歸的留美對兒子滿懷歉意,但幸好有小叔子悟的幫助,令她寬慰不少,悟在幼兒園當保育員,每天與陽平朝夕相處,與陽平感情很深,陽平甚至天真的對叔叔說:你和媽媽結婚吧。悟不由笑出聲,自言自語道:我是無法取代哥哥的吧。通過調查分析,黑田等人判斷連續縱火案的犯人是勇二,他因為對於自己父親某種原因的憤恨,所以專找大戶人家下手。而此時,勇二已經先一步行動,他誘騙了陽平。原來勇二正是留美丈夫救起來的那個青年,但他卻毫不領情,甚至認為救他性命是對他的多管閑事。及時趕到的留美與勇二展開博斗,她的好身手把勇二制服,此時她已知道自己的丈夫正是為了救這個青年而犧牲,她不由悲憤交加,大聲對他說:不要隨便去死,你沒有權利。勇二在留美的氣勢下終於低下了頭。同時,黑田用奇特的方法把盜竊案的犯人也抓獲了。他對留美那句「丈夫是活在自己心中的」的話,對這個女人有了一點了解。
  • 第2集
       這天,東都警署接到了一樁自殺案,死者是某高中的女學生,割腕,血流了滿她,但是,死者臉上卻帶著微笑,黑田、留美對此有些奇怪和迷惑。同時,留美來到了安全豐經常休息吃飯,被其稱之為「避風港」的料理店,在那兒認識了老闆娘水澤惠理子,在留美眼裡,惠理子是一個35歲左右,溫柔的女子。但是這樣的女子卻在一個雨夜被謀殺了,而且死的時候臉上也帶著微笑。黑田在查找兇手的過程中,發現了一個叫石冢的人每天都出現在惠理子的客人記錄本上,而這個石冢又恰巧是自殺女學生所在班級的班主任。同時從屍檢報告看來,惠理子其實已是一個年近6旬的老婦,她經過多次整容變成了生前的樣子,她的真實姓名叫阿部結子,多年前殺死了暴力的情人後便隱姓埋名,過著另一個人的生活。黑田和留美通過分析,他們判斷兇手正是石冢,因為不相信愛情,所以他也使愛著他的女學生變得絕望,他相約與女學生一起赴死,但是女學生死了,他卻又要去干另一件事,就是將怨恨多年的母親殺死,而惠理子正是他的母親,但他卻未料到,母親其實還是深深惦念著他的,否則,不會在記錄本上天天都寫著他的名字。案情終於水落石出,黑田、留美等人也不由感到一陣輕鬆。
      
  • 第3集
       富川副署長是東都警察署不可或缺的人物,他與一幹警察為了街區禁毒掃蕩行動而縝密計劃著,這一計劃一直處於絕對保密中。這一天,警署新上任了一位署長,黑田等人看到這位新上司就直覺得不妙。就在禁毒掃蕩行動的前一天晚上,富川副署長突然被人刺死在路上,而在酒店工作的友美也同時在當晚遇害。黑田等人接到任務后,他判斷富川的死與友美的死有關聯,因為友美雖是酒家女,但卻一直與警局緊密合作進行街區的掃毒工作,因為她有一個吸毒的弟弟,所以對毒品深惡痛絕。但是新署長手下的人卻對把酒家女之死與副署長之死聯繫在一起的說法嗤之以鼻。黑田、留美等人繼續進行調查,通過查證,他們發現原本計劃縝密的掃毒行動卻已經被泄露了,眾人吃驚不已,但是接下去的調查卻讓他們更驚訝,那個泄密者原來竟然就是剛上任的署長,為了顯示自己的「能力」,那個白痴署長到了友美的酒店裡去「多嘴多舌」,友美聽到后深感富川副署長的危險,因為酒店的店長正是黑道土堂的成員,白痴署長的情報泄露無疑為他們提供了警方即將開展的活動,於是,他派人刺殺了富川,又把友美給殺了。黑田、留美眾人搞清楚情況后都憤慨不己,為了救出被關押的安全豐,他們隻身赴黑道談判,最終成功救出安全豐,而守候在外的警察也把土堂成員全體逮捕,黑田、留美等人又一次成功完成任務。
      
  • 第4集
       這段時間,東都警察署的少年課熱鬧異常,留美在少年課遇見一大群高中生,她們都在尋找失蹤的同學由衣。留美還來不及詢問她們情況便接到了黑田的電話,他說在圖書館發生了兇殺案,留美匆匆趕到現場,死者是一名年輕女性,被人用繩子勒死,通過分析,黑田斷定死者是被勒死後才由兇手搬到圖書館的。不久,犯罪嫌疑人便被警方逮捕,這個名叫大星的男人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但此人深諳法律,他在提供口供的過程當中千方百計誘導警方認為他是無意識殺人,如此一來便可以朝著有利於他的方向前進。黑田、弓阪等人自是識破了此人的心計,為了證明大星是故意殺人,他們必須找到人證、物證,在對死者遺物的排查中,留美髮現了一包未開封的香煙,通過分析,她斷定殺人現場應在死者家與購買香煙的便利店之間,通過搜查,警方終於在廢料場找到了死者的手絹,這就可以證明大星是故意殺人後再意圖把死者搬離現場,但當時又發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就是與他認識的女高中生由衣發現了他的行為,為了不讓自己的行徑敗露,大星誘騙女學生到僻靜處將她勒死。留美、黑田等人把一連串事件連起來后,案情豁然開朗,這個禽獸不如的殺人犯終於得以正法。而被同學們挂念的由衣也大難不死,當時她只是被大星勒昏,在同學們的期待中,她終於恢復了意識。案子成功破獲,留美、黑田等人都高興異常。
      
  • 第5集
       留美好不容易休假一天,準備買些東西與陽平一起分享,但卻在便利店遇到了意外,一名30歲左右的男人手持店中的美工刀劫持了收銀員,他讓顧客全部出去,只劫持了兩名收銀員,而留美因為報警也被關在了店裡。劫持犯知道了留美是一名警察。留美雖然很慌但卻沒有亂了陣腳,她試著詢問犯人的目的,但是奇怪的犯人卻始終不說,只是一再強調「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既象說給留美聽,又象自言自語。黑田等人也趕到了現場,通過現場拍攝取證,他們查到了犯人和人質的資料,犯人名叫草間慎一,有一個妹妹,妹妹在便利店打工,只是半年前在店中遭遇搶劫而被殺害。兩名人質分別是18歲的牧村愛和50歲的細川秀樹,他們也有著屬於各自的故事,三人就與犯人這麼對峙著,犯人似乎不謀錢也不是為了女人,留美儘力詢問試圖挖出犯人的真實心態,就在對峙中,犯人終於說出了自己的動機,因為妹妹,在他眼裡是一個很好、很善良的女孩,但是卻死於非命,他一直在想為什麼就是自己的妹妹,但是更令他絕望的是周圍的人對此事件的反應,幾乎所有的人都帶著嘲笑的口吻說:「還好死的人是她。」「她的長相太逗了。」「怎麼會選這樣的人下手。」只因為妹妹在眾人眼裡不好看的容貌。草間被這樣的輿論所包圍,耳邊終日縈繞著都是嘲諷妹妹的聲音,所以他決定報復,也靜靜等待命運的到來,他不會做任何反抗,只是為了讓社會知道,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留美三人似乎明白了草間的心情,就在緊張之際,警方採取了強行突破,草間被警察抓獲,留美等三個人質最終被解救,但是留美卻對這個事件有了更深的理解,這是別人所無法理解的,只有她自己能明白,這個社會需要更多的寬容和信任。
  • 第6集
       城東銀行在某個深夜被人打劫,現場被破壞得支離破碎,並且被盜了二千五百萬元,看著零亂不堪的現場,黑田、留美等人斷定犯人肯定是與城東銀行有著宿怨的人。為了追查犯人,黑田、留美找到了城東銀行的上級銀行中央支行,想向對方查證與城東銀行有糾紛的客戶,但是卻遭到了支行長的拒絕,就在他們離開之際,支行長手下的竹岡卻叫住了他們,向他們提供了一份客戶資料,此客戶是住岡製作企業,是一家小工廠,住岡社長與城東銀行有近三十年的業務關係,卻在泡沫經濟時期被銀行強迫貸款,後來便因為巨額貸款而一直糾葛不斷,竹岡表示住岡很有可能便是打劫城東銀行的犯人。住岡確實是犯人,但他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誠信仁義的社長,對於工人們拖欠已久的工資,他一直心懷愧疚,同時對於銀行當初的欺騙行為備感痛苦,忍無可忍之下,終於做出了上述的行為,雖然最終被逮捕了,但他的人格還是得到了工人們的尊敬,工人們表示他們會等著社長回來。在銀行這樣一個與錢打交道的機構里,有人干著已不是人的行為的勾當,但也有人了解了這份工作的意義,並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用錢買來的,正是所謂惡有惡報,善有善報。
      
  • 第7集
       東都大學校花評選正在進行中,最終,光環落在了織部知佳身上,所有的人都開始熱烈鼓掌,朋友讓她發表獲獎演說,誰知這個女孩卻說了一句「我走了,永別了,再見。」之後就爬到了樓頂上,在眾人錯愕的眼神中,從頂樓縱身躍下,這一舉動讓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同時,東都警察署又接到了殺人案,死者是一名40—50歲之間的婦女,身上沒有任何證件,案發當天也只有人聽到激烈的狗吠,卻沒有聽到喊叫聲。黑田、留美開始著手調查此案,但奇怪的是卻找不到任何證明死者身份的證據,黑田判斷死者可能是流浪者,並且有意隱瞞了自己的身份,而且從死者身上有大量狗毛的證據來看,推斷此人非常喜歡狗,案發當天極有可能是為了保護狗而被兇手殺死。事實證明,所有的推斷是正確的。這個被外人稱為「無大姐」的女人曾生活在某個街區,雖然一無所有,卻依然非常幸福,有著開朗的笑容,認識她的人感覺和她在一起非常安心。同時,女大學生自殺未遂案依然在進行,被搶救過來的知佳說出了內心深處的話:大家都丟掉了真實的笑容,並不知道到底為什麼活在這世界上。自幼她便目睹擁有快樂笑容的母親被父親虐待的過程,母親最終選擇了離家出走,並被告知自殺。這讓她對現實產生了深重的恐懼,再加上來自學業及人際關係的壓力,她也選擇了與母親相同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經過調查發現,那個被害的「無大姐」正是知佳的母親,雖然她死了,但並不是自殺,就在死前的那些日子裡,她依然快樂的活著,而殺她的嫌犯也被捕了,這個喜以虐待動物的罪犯將受到嚴懲。留美告訴了知佳所有的事情,知佳終於理解了母親的心意,也原諒了父親,她答應一定好好的活下去。
      
  • 第8集
       黑田、留美正奉命跟蹤三雨江杏奈和丸和商事常務松崎秀樹。三雨江杏奈是個不簡單的女人,只用了短短几年時間便躋身銀座DEIL DANGE酒店的媽媽桑,每天都與商界、政界要人接觸,聽說她也跟一系列貪污、受賄、行賄事件聯繫在了一起。同時,防衛技術部的杉原昭在酒店服毒自殺,通過初步分析,黑田、留美等人判斷是三雨江杏奈與松崎秀樹聯手唆使杉原昭服毒自殺的,但是事實並非如此,而此時上頭也出動了,他們命令東都警署不要再介入此案,特搜組的木島與黑田是同期警官,他勸黑田停止調查,黑田敏感的覺得他與三雨江有著一定的聯繫。再說三雨江對於警方的跟蹤、監聽其實都瞭然於心,她就任憑警方這樣監聽她的一切,留美等人都深感奇怪。最後,三雨江主動說出了自己的遭遇,她與留美有著非常相似的經歷,丈夫在她20歲時自殺身亡,兒子也因為沒錢治病死在了自己眼前,所以三雨江始終相信沒有錢的人生是罪惡深重的,就在絕望之際,木島出現在了她眼前,為了他,三雨江什麼都願意去做,甚至當銀座的媽媽桑,但是有一天她卻發現自己堅持不下去了,於是才故意讓警方監聽她,其實是想木島聽到她的心聲。三雨江被逮捕了,但她已無遺憾,因為她把自己想說的都說了,但是木島最終還是選擇了逃避,留美恨恨的給了他一巴掌,在一旁的黑田不由連連點頭。日本商界因為三雨江的被捕而發生了一些變動,追查的工作依然在繼續,但那已經是特搜組的工作了。
  • 第9集
       這天,東都警署逮捕了33歲的沼田京子,她涉嫌謀殺一名女性,黑田看到這名嫌疑犯后顯得極其激動,他告訴眾人殺人犯肯定不是她,留美等人對於黑田堅決的態度都感到不可思議,沼田京子是妓女,10年來一直保持著記筆記的習慣,把每天所發生的事都詳細的記錄下來,就在黑田思考京子作案的動機時,京子的手機突然響了,黑田非常詫異,因為京子是從來都不使用手機的,這次的手機說明她跟外界有了聯繫,並且打進來的電話都是彼此距離不遠的公用電話。留美等人後來才知道黑田10年前就認識京子了,從她想當妓女的第一天開始,黑田就嘗試勸說她做筆記,因為只有記錄下自己的生活,才能對自己有更清醒的認識,當時已有過幾次自殺未遂經歷的京子接受了這個建議,這麼多年,她一直保持著做筆記的習慣。但是就在3個星期前,她突然停止了筆記,說明這之間發生了一些對她來說更為重要的事。黑田派留美跟蹤京子,但就在追蹤過程中,京子卻和留美成了朋友,京子還特意把留美介紹給自己的弟弟--當律師的小宇。小宇看到自己姐姐的警察朋友后,感覺有點驚慌失措,留美看在眼裡。京子自小生活在一個非常優異的家庭,雖然她的成績也很不錯,但是比起哥哥、弟弟們她卻是最受忽略的一個,但即便如此,她還是與弟弟小宇感情很深,即使長大后她把做「妓女」當成了自己的「天職」。於是為了保護弟弟,她把被弟弟誤殺的女性的罪名攬在了自己身上。但是最終令她把真相告訴留美的原因依然還是小宇,因為他沒有遵守「從此不再聯絡」的諾言,這讓京子深感失望,因為她覺得弟弟還是不信任她,於是最後她把事實告訴了警方,黑田、留美也感覺到了京子的特別心情,這讓他們在破案的同時也更理解了信任。
      
  • 第10集
       東西銀行支行發生了搶劫案,兩名嫌犯一人開車逃了出去,另一人則背著一隻黑包狂奔,黑田、留美等人接到消息后開始圍追堵截,最後終於抓到了那名背黑包的嫌犯,但是他們發現他的黑包已經不見了,嫌犯開始拒不承認自己背了黑包,經過審訊,他終於承認自己半路上把黑包扔在了一個垃圾箱中,裡面裝著從銀行搶劫而來的2千萬元。警方隨即開始了搜查工作,經過搜尋,終於找到了黑包,但令人吃驚的是裡面只有一千萬,另外一半已不翼而飛。經過嚴厲審問,嫌犯終於想起他在逃跑過程中曾與一名保安碰撞,那個名叫森角的保安落入了黑田、留美等人的視線,森角是一個工作認真的人,似乎並沒有犯罪動機,但黑田確信再好的人也有犯錯的可能,他決定順著這條線索追查下去。通過森角的妻子,他們知道森角回到了老家母親家,他們隨即前往。森角母親家正好全新裝修過,有豪華的客廳、浴室和卧室,但是老太太卻患有老年痴呆症,對誰都超乎尋常的熱情。他們似乎知道那一千萬元是用來幹什麼了,森角後來也承認,那一千萬元是用來還母親的裝修債的,因為母親所有的記憶都停留在了三十年前,她依然在等孩子的父親和自己已經過世的女兒回來,為了這樣的母親,當森角發現有一千萬元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拿了過來,黑田、留美以盜竊罪逮捕了森角,但他們卻充分了解了森角的內心世界。
  • 第11集
       深澤久美,30歲,陪酒女,因為沒有籌到給自己的情人過生日的100萬而被情人活活打死。平原真也,22歲,牛郎,被當做殺害深澤久美的最大嫌疑人逮捕歸案,在警方的盤問中承認了自己的罪行,這是一個貪得無厭,沒有感情的冷酷男人。再說留美申請到了百年難遇的休假,她興高采烈的準備與家人好好享受,但就在休假的第一天,她被監察廳的渡邊請到了監察廳接受盤問,這讓留美大吃一驚,原來當初把她安排到東都警署的正是這幫人,他們打算讓她做卧底,把東都警署這些有問題的警察清掃出局。留美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中扮演起了這樣的角色,但是事實證明所有與她共事的警察都是優秀的警員,雖然他們各自有著自己的傷痕,但正因為如此才更能了解被害人與加害者的內心,才更能幫助犯人得到救贖,同時也使自己得到拯救,這是留美就職這段時間來深深感到的,所以,她始終堅持著自己的原則,並不為監察廳的人所逼迫。再說深澤久美死後,黑田等人找到了死者的妹妹深澤繪里香,想更進一步了解情況,這就是東都警署的辦案風格,即使被害者已死,案情已水落石出,但他們依然想尋找一些易被別人遺漏的東西。面對警察,繪里香雖然表現得極為冷漠,但其實她與姐姐有著海一般深的感情,對於姐姐的死,她想親手殺了平原替姐姐報仇。黑田、留美等人通過仔細觀察,發現繪里香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押送平原當天,人群中突然發生了騷亂,繪里香終於發動了攻擊,但最後她還是沒有真正施以殺手,只是給這個虛偽、薄情的男人一個教訓。黑田早已成竹在胸,所以目睹繪里香的行為他表現得極其冷靜,繪里香終於釋放了內心的傷痛,剩下的將是法律對犯人的制裁了。留美在審問過程中愈發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她覺得沒有什麼人能比得上東都警署的警察們,監察廳在留美強大的氣勢下終於暫時放棄了調查,留美又回到了黑田等身邊,大家都笑了。
      
1-10集11集查看全部劇情
上一篇[父親的眼淚]    下一篇 [阿笠博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