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植物

RNA病毒是生物病毒的一種,屬於一級。 它們的遺傳物質是有核糖核酸組成(RNA ribonucleic acid),通常核酸是單鏈的(ssRNA single-stranded RNA),也有雙鏈的(dsRNA double-stranded RNA).單鏈的RNA病毒根據他們的翻譯意義可分為正義、負義和雙向翻譯的RNA病毒,正義的RNA病毒與mRNA相似,可以直接被宿主細胞翻譯成蛋白質;反義RNA病毒則需要藉助RNA酶的作用,以自身為模板轉義出與原病毒相反義的RNA,之後再以此RNA來翻譯成蛋白質。

1簡介

正鏈RNA病毒複製的主要步驟

  正鏈RNA病毒複製的主要步驟

RNA病毒(RNA virus) 也稱RNA型病毒。植物病毒,除少數例外(如花椰菜花葉病毒Caulif- lower mosaic virus),幾乎都是RNA病毒。RNA病毒冠狀病毒直徑為80~160nm,為有包膜的單股RNA病毒RNA的複製過程中,其錯誤修復機制的酶的活性很低很低,幾乎是沒有的,所以其變異很快。而疫苗是要根據病毒的固定基因或蛋白進行開發製作的,所以RNA病毒 疫苗較難開發。只要記住相對少數的RNA 病毒例子就可以了。繁殖:是專性活細胞內寄生物。它不可單獨進行繁殖,必須在活細胞內才可進行。
繁殖方式:複製。
RNA病毒有:艾滋病病毒,煙草花葉病毒,SARS 病毒,西班牙流感病毒,甲型H1N1流感病毒,禽流感病毒,噬菌體(有一部分噬菌體是DNA病毒,如T2噬菌體)等。

2病毒核酸的類型

病毒的核酸包括雙鏈DNA(dsDNA)、單鏈DNA(ssDNA)、雙鏈RNA(dsRNA)、單鏈RNA(ssRNA)等不同類型;病毒顆粒中的組成成分有簡有繁,有的用顆粒自帶專門於病毒複製的核酸酶,有的則無。有的病毒核酸並不僅有一個分子,如流感病毒有8條RNA,呼腸孤病毒有11-12條dsRNA。由於病毒種類繁多,核酸類別不同,因而病毒的複製機制不盡相同。 
雙鏈RNA病毒的複製
雙鏈RNA病毒有兩個特點,一是它的基因組為10-12條雙鏈RNA分子;二是它有雙層衣殼,而沒有囊膜。病毒的RNA-RNA 聚合酶存在於髓核中,在該聚合酶的作用下病毒基因組轉錄正鏈RNA,它們自髓核逸出。它們既能作為mRNA,又能作為病毒基因組的模板。MRNA翻譯結構蛋白,裝配內層衣殼后,正鏈RNA進入,並形成雙鏈RNA。然後又重複上述過程,最後獲得了外層衣殼。
綜上所述,病毒複製的特點表現在:一是利用寄主細胞的物質和能量進行病毒生物大分子的合成;二是複製周期短,繁殖效率高;三是反轉錄病毒的複製方式,豐富了遺傳信息傳遞的中心法則。 
試劑準備
1、 TROzlo試劑、氯仿、75%乙醇(0.1% DEPC配製)。
2、 塑料器皿需用0.1% DEPC水浸泡。
3、 0.1%DEPC水:100ml dd水中加入DEPC0.1ml,充分振蕩,37℃孵育12h以上,121℃高壓滅菌20min,於4℃保存。
注意問題
1、 在加入氯仿之前(第1步),樣品能於-60- -70℃保存至少一個月。
2、 RNA沉澱(第6步)在75%乙醇中於2-8℃能保存至少一周,於-5- -20℃能保存至少一年。
四、 RNA定量
RNA(mg/mL)=40×OD260×稀釋倍數(n)/1000
RNA純品OD260/OD280=2.0
最危險的感冒
「西班牙流感」也被稱作「西班牙女士」(SpanishLady),不過它卻有些名不符實。首先,它似乎並不是從西班牙起源的。其次,這場流感絕對沒有它的名稱那樣溫柔。現有的醫學資料表明,「西班牙流感」最早出現在美國堪薩斯州的芬斯頓(Funston)軍營。1918年3月11日午餐前,這個軍營的一位士兵感到發燒、嗓子疼和頭疼,就去部隊的醫院看病,醫生認為他患了普通的感冒。然而,接下來的情況出人意料:到了中午,100多名士兵都出現了相似的癥狀。幾天之後,這個軍營里已經有了500名以上的「感冒」病人。在隨後的幾個月里,美國全國各地都出現了這種「感冒」的蹤影。這一階段美國的流感疫情似乎不那麼嚴重,與往年相比,這次流感造成的死亡率高不了多少。在一場世界大戰尚未結束時,軍方很少有人注意到這次流感的爆發———儘管它幾乎傳遍了整個美國的軍營。
隨後,流感傳到了西班牙,總共造成800萬西班牙人死亡,這次流感也就得名「西班牙流感」。9月,流感出現在波士頓,這是「西班牙流感」最嚴重的一個階段的開始。10月,美國國內流感的死亡率達到了創紀錄的5%。戰爭中軍隊大規模的調動為流感的傳播火上澆油。有人懷疑這場疾病是德國人的細菌戰,或者是芥子氣引起的。 這次流感呈現出了一個相當奇怪的特徵。以往的流感總是容易殺死年老體衰的人和兒童,這次的死亡曲線卻呈現出一種「W」型———20歲到40歲的青壯年人也成為了死神追逐的對象。到了來年的2月份,「西班牙流感」迎來了它相對溫和的第三階段。 數月後,「西班牙流感」在地球上銷聲匿跡了。不過,它給人類帶來的損失卻是難以估量的。科學家估計,大約有2000萬到4000萬人在流感災難中喪生。相比之下,第一次世界大戰造成的1000萬人死亡只有它的1/2到1/4。據估計,在這場流感之後,美國人的平均壽命下降了10年。
繼續追蹤
然而,也有一些科學家認為吉布斯的證據不夠充分。他們認為,這種人類流感病毒的HA基因和豬流感病毒的HA基因「混合」(科學家稱之為「重組」)的可能性不大。陶本伯傑更是認為,吉布斯「錯誤理解」了他的數據。 
要完全認識「西班牙流感」為什麼如此兇惡,可能需要測出它的基因組的全部序列。 一些科學家正在試圖挖開更多的死於1918年流感的人的墳墓。倫敦的瑪麗王后醫學院教授奧克斯福德(JohnOxford)就是其中之一。去年,他打算從伯恩(PhyllisBurn,一位住在倫敦南部的20歲的女性)的屍體中採集肺部樣本。伯恩當年因「西班牙流感」而去世,她被安葬在一個灌滿了酒精的密封鉛制棺材中。牛津相信,在伯恩的體內保存有完好的「西班牙流感」病毒。 重新調查「西班牙流感」有一定的危險性。科學家建議在生物安全性最好的實驗室中進行研究,以免「西班牙流感」病毒———假如真的能完整找到的話———泄漏出實驗室,再度危害人類。不過相比之下,大自然才是終極的「生物恐怖分子」。研究表明,野生的水禽是感冒病毒的「基因庫」———它們擁有全部15種HA基因和9種NA基因。而豬由於既能感染水禽身上的流感病毒,又能感染人類流感病毒,它很可能會成為一種病毒的「混合器」,即產生了擁有新的HA和NA的流感病毒。這樣一來,人類的免疫系統就可能面臨一場像1918年那樣的嚴峻考驗。 
數十年來,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全世界系統地監視人類流感病毒的變化趨勢,但是對於豬流感,卻沒有一個很好的監視系統。今年2月份,在WHO的一次關於流感疫苗的會議上,病毒學家韋伯斯特(RobertWebster)提議,WHO應研製儲備針對所有15種HA的疫苗,以防止類似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出現。 科學家們還在繼續追蹤「西班牙流感」。用陶本伯傑的話說,80多年前這個惡貫滿盈的兇手,還從未接受正義的審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