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Tiamat -概述

TiamatTiamat
國籍: 瑞典     

風格類型:

Death Metal/Black Metal(死亡/黑色金屬) Goth Metal(哥特金屬) Goth Rock(哥特) Heavy Metal(重金屬) Progressive Metal(前衛金屬) Scandinavian Metal(斯堪的納維亞金屬) Symphonic Black Metal(黑色交響)  

2 Tiamat -樂隊介紹


TIAMAT是一支來自瑞典的樂隊——你也可以不稱其為樂隊,因為樂隊的方向一直都是由一個人把握著,而其他成員總是處於變動之中,這一點頗象大名鼎鼎的DEATH。樂隊成立已逾十年,發行了六張錄音室專輯,一張現場,一張精選。十年間樂隊的風格不斷變化,讓人難以捉摸。早期是純粹的死亡金屬,後期樂隊大量運用了合成器,電腦編曲,這一點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樂隊於1997年發表的專輯《A DEEPER KIND OF SLUMBER》。但是樂隊的主題一直沒有改變,就是表達一種陰暗失落的感覺,講述一種沒有希望的情緒。

好了,循序漸進,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這支傳奇樂隊的歷史,一同步入那一個深邃的夢境。 1988年一支名為Treblinka的金屬樂隊成立了,這就是TIAMAT的前身。樂隊的靈魂 人物則一直是Johan Edlund,十年前是,十年後還是,唯一的變化就是他的名字 ,以前他叫做Hellslaughter,從這裡我們應該能夠感受到一絲死亡的氣息吧。隨 著Treblinka樂隊的兩首DEMO《Crawling in Vomits》和《Sign of the Pentagr am》的發行,一家英國廠牌cmft開始注意到這支樂隊。也正是這家公司建議他們 把名字改成TIAMAT,這是古巴比倫創建時一位女神的名字,按照神話的敘述,這 位TIAMAT女神代表著陸地,曾經和天空之神Marduk(也是當今一支黑金屬樂隊的 名字)展開過一場大戰;還是電腦遊戲Dungeons & Dragons 里一個長著五個腦袋 的龍的名字。所以今天如果你去YAHOO查詢TIAMAT的時候,不僅能找到樂隊TIAMA T,還能找到一堆遊戲的鏈接。在CMFT旗下樂隊發行了他們的第一張專輯《Sumer ian Cry》,當時的樂隊成員是主唱/吉他Hellslaughter(就是Johan Edlund), 貝司Jorgen ""Juck"" Thullberg, 吉他Stefan ""Emetic"" Lagergren 以及鼓手And res ""Najse"" Holmberg,其中吉他手還不是專職的。由於唱片公司對專輯推廣發 行的情況令樂隊感到不滿意,而同時單曲《WINTER『S SHADOW》又受到了Centur y Media的老闆Robert的欣賞,於是TIAMAT順理成章的來到了Century Media。不 過那家CMFT也是頗有心計的,在TIAMAT成名之後,樂隊每出一張新專輯,他們就 會把《Sumerian Cry》重新發行一遍。對此Johan Edlund頗為無奈:「那家英國 公司」,他這麼說起CMFT,「總是這樣,我覺得每次我們發行一張新專輯,這家 擁有我們第一張唱片和約的英國公司就會把它再出個幾千張,為了……,他們一 貫如此。你也應該明白,發行一張新專輯,以前的專輯就會跟著也賣掉一點,盡 管不多。」——其實也許是CMFT的狀況不好,他們需要這樣一筆收入,去扶持更 多的TIAMAT們,所以我想Johan Edlund沒必要這樣計較,畢竟如果沒有CMFT為他 們發行《Sumerian Cry》,也許今天他們還在多特蒙德的某間酒吧內演唱呢。

簽約Century Media之後,樂隊招來了吉他手Thomas Petersson和鼓手Niklas Ek strand,有了第一個相對固定的陣容。在與製作人Waldemar Sorychta 和錄音師 Siggi Bemm合作下,樂隊發行了第二張專輯《The Astral SLEEp》,這是一張優 秀的極端金屬專輯,正是這張專輯令我下定決心放棄了METALLICA,也正是這張專 輯使我在打算為死域寫點什麼的時候,確定了目標。專輯的速度不快,結構不復 雜,技巧不花哨,但是旋律很優美,最重要的是專輯成功的營造出了一種黑暗絕 望的氛圍,一種再無動於衷的人也會被感染的一種寂靜蒼涼的氛圍,極端的死亡 金屬之中溶入了凝重的哥特金屬的感覺,「我願意用我所有的專輯去換這一張專 輯」——這是那個夜晚我坐在音箱旁的全部感受,唯一的遺憾是當時是黃昏,而 不是黑夜,是我的身邊還有一些麻木的耳朵,而不是我一個人。我聽過很多讓我 熱血沸騰的金屬,讓我想砸毀身邊一切的金屬,但很少有讓我激動到靜止的金屬 ,已經不是血液的沸騰了,而是靈魂的顫動,同很多金屬樂隊相比,這是一種靈 與肉的區別。有機會我們專門來談談這張專輯。隨後的1993年,樂隊又推出了《 CLOUDS》,這張專輯的風格據說已經開始有些變化,預示出了未來樂隊的走向。 此時樂隊成員又有變動,增加了鍵盤手Kenneth Roos,同時由Johnny Hagel代替 了貝司手Thullberg. 1994年樂隊做了一次巡演,發行了一張現場EP 《The Slee ping Beauty -- Live in Israel》。但是由於對樂隊的發展不滿意,Edlund解僱 了除貝司手Hagel以外的所有人,招來了臨時客串的吉他手Magnus Sahlgren和鼓 手Lars Skold, 同時由製作人 Sorychta負責鍵盤,就是在這樣一個臨時的陣容下 , TIAMAT在1994年推出了名作《Wildhoney》,這張專輯使樂隊在藝術與商業上 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上一張《CLOUDS》中隱藏的激情這次全部釋放了出來, 深刻的思想,凝重的哥特風範,在極端金屬界內好評如潮,「死亡金屬與PINK F LOYD的碰撞!」。專輯甚至賣到了墨西哥。的確,在這張專輯中我們可以感覺到 一些70年代的樂隊——Pink Floyd, King Crimson對樂隊的影響。「對,是這樣 的,」樂隊的靈魂Johan Edlund對此解釋如下,「PINK FLOYD對我的創作影響很 大,我不在乎其他樂隊在搞什麼,什麼音樂正時髦」。 1995年樂隊發行了EP《G AIA》,重新混音編輯了四首《WILD HONEY》里的歌曲。並且進行了將近兩年的巡 演。隨後Edlund離開了他的祖國瑞典,定居於德國多特蒙德,因為樂隊的大多數 專輯都在這裡錄製,「以前我都是回到瑞典埋頭創作,等到我認為成熟了,再拿 來這裡發表,不過現在再不用這樣來回奔波了」。

雖然《WILDHONEY》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但是Johan Edlund並不想讓樂隊就此在這 條由PINK作路基,死亡金屬做路面的大道上一直跑下去,儘管前面可能是無限的 輝煌。大概是為了能毫無干擾的追求自己的夢想,Johan Edlund這次對外宣布「 TIAMAT的正式成員只有我一個人!」, 貝司手Hagel去了Cemetary,並參與了《 sundown》專輯的錄製(後來Cemetary的貝司手Anders Iwers又來到了TIAMAT), 鼓手Skold成了臨時工,還有樂隊的第二任吉他手Petersson也回來做了臨時工。

曾有記者問他「我注意到你的樂隊成員經常變動,我想知道在你內心深處是否真 的願意擁有一支固定的可以合作的樂隊?」Johan回答道「就創作而言,我不願與 別人合作,我想這對於我來說根本沒必要,我不想這樣做,儘管有人告訴我與人 合作工作會更容易些,也許我應該多從不同的角度看問題,因為聽取別人對你工 作的批評建議是很重要的,那樣你不至於會對自己所做事情的過於自信,但是實 際上,我並不贊成這一點,我覺得如果我自己想做什麼,並且很樂意這麼做,那 就足夠了。我不喜歡讓別人來告訴我應該如何如何去做,我喜歡自己去尋找解決 問題的辦法。當然為了其他人或許一件事可以做的更好些,但是我這麼做是為了 自己,這一點很重要。我想表達的是我自己的感受,我當然可以把一首歌表現的 更好,比如我可以讓Yngwie Malmsteen來彈吉他,世界上最好的鼓手打鼓,再找 個主唱來,可是這樣根本表達不出我想表達的東西,這一點我覺得很重要。即使 有人可以幫助我一起創作出更受歡迎的歌來,我也不願意,我只想做自己的東西 ,哪怕沒人喜歡我所做的一切。如果樂隊里的四個人都有著相同的觀點,自然創 作就會容易的多。不過就我所遇到的問題而言,我覺得我找不到另外三個能和我 有相同看法的人,很難找」。

「解散」樂隊之後的Johan Edlund在多特蒙德的家中建立了一個錄音室:採樣器 ,合成器,電腦等等,經常在深夜裡,Johan Edlund一個人獨坐於他的電腦前— —這一切似乎已經向我們預示了下一張專輯的風格。除了推出精選集《The Musi cal History of TIAMAT》之外,他很少與外界來往,埋頭於個人的創作之中。「 現在我不怎麼見人。這樣快有一年了。雖然我也不是成天工作,但當我工作起來 ,我不會去考慮別人怎麼想我的作品,我不會限制我自己。我甚至不考慮大家會 不會去聽我的唱片,所以我可以毫無限制的去創作,完全的剖析自己,就象在給 自己治病一樣。我不清楚這樣好不好,但是我必須這樣做,這是唯一令我滿意的 工作方式。或許也會有別人喜歡這樣的,誰知道呢。」, 「我在寫歌的時候從來 不考慮什麼商業意義,甚至和樂隊都不溝通。我不在意別人是否會抨擊我,那對 我來說沒什麼用處,什麼也改變不了。我對別人的意見不太聽的進去,所以外界 的評論左右不了我的唱片,我會毫無保留的把自己的思想表達出來,不管是什麼 ,所有的一切,哪怕別人認為我很可憐或者怎麼樣。因為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 要想做到對自己誠實,就必須暴露出自己的很多缺點。我不會去把自己裝扮成別 的什麼人,不過我倒是覺得很多樂隊都在這樣裝扮,他們隱藏起自己的缺點,而 把音樂當作一種可以讓他們顯得更棒的手段,這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終於1997年,《A Deeper Kind of Slumber》在Edlund位於多特蒙德的家中錄製 完成,製作人是Dirk Draeger。這一次Edlund沉迷於電子合成器材的運用,專輯 中大量運用鍵盤與電腦編曲,還有一些印度樂器,而且專輯也完全成了Edlund的 個人創作集,專輯講述了他個人的一些夢境,甚至還包括他吸毒之後的感受,色 調低沉。但是風格的變化並沒有受到外界的批評,專輯得到的依然是如潮的好評 。不過也有一些《ASTRAL SLEEP》時期的歌迷難以接受這張專輯,他們開始抨擊 起TIAMAT,面對批評,Johan Edlund回答說:「從第一張專輯開始,我們就一直 在表達同樣的想法,只不過現在用了一種更加柔和的方式去做,因為我學到了很 多新的東西。如果你非要把自己局限成一個討厭鍵盤的人,那你在聽音樂的時候 會碰上很多問題,會錯過很多好的音樂。如果你是因為喜歡音樂而去聽音樂的話 ,你就應該多接觸不同的音樂形式。歌迷想聽到樂隊的進步,我知道喜歡我們早 期專輯的歌迷會對新專輯難以接受,可我想事情總是這樣變化的。當然別人的想 法也很重要,正因為有我們的聽眾,有那些購買了我們上一張專輯的人,新專輯 才能問世,所以我總覺得我欠了他們點什麼。但是我所能做到的一切就是對他們 誠實,因此我就必須以自己的真實想法為基礎去進行創作。如果聽過我們上一張 專輯的人對新專輯還能一樣喜歡,我會非常非常高興,那對我來說意味著很多。 當然這並不代表如果有人說這張專輯很差勁,我就會很難過,我只會想『好吧, 那你就不聽吧』 。但不管怎樣,要是有人真正的喜歡它,我會更加自豪的。」

1999年6月6號6點鐘,(又是666),Johan Edlund又成立了另一支樂隊LUCYFIRE ,成員還有樂隊的前貝司手Anders Iwers,不過這次他是負責主音吉他。目前LU CYFIRE正在與唱片公司商談出版事宜。從網頁上看LUCYFIRE似乎是一支骯髒粗俗 的樂隊,不知這次Johan Edlund又想玩什麼把戲,但願不要遭禁。

超過十年的歷程,對於一支極端金屬樂隊,甚至是一支普通樂隊而言都是一段漫 長的歷史,多少的樂隊來了又去。無論TIAMAT的音樂歸宿多麼備受非議,他們對 自身音樂夢想的不懈追求,對音樂領域的不斷探索與創新,就已經構成了一段不 朽的傳奇,足以令世人去紀念他們。多年之後,當人們再次聽到《ASTRAL SLEEP 》或是《A Deeper Kind of Slumber》的時候,是否還會重複我們今天一樣的激 動呢?是否還會有一個象我一樣的年輕人靜靜的坐在音箱前決定就此投入那個深 邃的夢境呢?

樂隊網址:http://www.churchoftiamat.com/
發表專輯:

Sumerian Cry (1990)
The Astral Sleep (1991)
Clouds (1992)
The Sleeping Beauty (Live in Israel) (1993)
Wildhoney (1994)
A Deeper Kind of Slumber (1997)
Skeleton Skeletron (1999)
Judas Christ (2002)
Prey (2003)
Church of Tiamat (2005

上一篇[海市蜃樓樂隊]    下一篇 [S.亞歷山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