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Ultras(由拉丁語中的單詞ultrā引派生而來,意為超乎尋常的,暗指他們的激情非比尋常),指體育運動隊的支持者通過一些狂熱的方式表達對自己運動隊的熱愛。這一單詞主要是指一些歐洲足球俱樂部的支持者們。

1概念

Ultras組織的行為方式主要包括在球場看台上燃燒信號彈(通常配合以看台巨幕)、統一發出聲音、藐視權威以及展示橫幅標語等。這些行為旨在製造讓對手及對手支持者膽寒的氣氛,
Bad Blue Boys

  Bad Blue Boys

並為自己的球隊助威。兩支球隊之間的死敵關係會致使雙方支持者的對立,Ultras組織都能以各自支持的球隊相互區分。 Ultras組織的行為有時會非常極端過激,並受到以下因素的影響,包括:種族矛盾、政治意識形態分歧、同城德比,甚至是自己球隊糟糕的表現。

2起源

Ultras組織這一特殊的球迷團體在1960年代末期集中出現於義大利,當時的足球俱樂部降低了球場內特定看台的票價。Ultras組織的暴力行為引起一些死亡事件,並引起警察的暴力性報復。
最早的Ultras組織由前南斯拉夫地區的一些組織發展而成:在1950年的南斯拉夫,有一群民族主義擁護者,他們支持的是克羅埃西亞地區的海杜克斯普利特隊(Hajduk Split)-現為克羅埃西亞聯賽球隊-創建了一個名叫Torcida Split的組織。 (該組織的名字沿用至今)。歷史第二悠久的Ultras組織據說是支持義大利AC米蘭隊(AC Milan)的Fossa dei Leoni(獅子窩),成立於1968年。 (譯者:獅子窩已於2005年11月17日正式解散)該組織的名稱源於米蘭隊主場聖西羅球場的昵稱,並紮根於聖西羅票價便宜的17區看台。義大利更早的球迷組織為都靈隊的Fedelissimi Granata,並仍然在「馬拉松看台」(Maratona curve)戰鬥。桑普多利亞隊(Sampdoria)的Ultras組織與1969年誕生(他們也是第一個自稱"Ultras"的組織),隨後是國際米蘭隊(FC Internazionale Milano)的"The Boys"組織。1970年,前南斯拉夫首都貝爾格萊德,貝爾格萊德游擊隊(Partizan Belgrade)的Ultras組織Grobari(掘墓人)成立。

3特徵

核心精神
以下四點是Ultras的核心精神:
● 不管比分如何,永遠以歌聲和口號貫穿整場比賽
● 在比賽進程中永遠不坐下
● 儘可能多地到場每一場比賽,不管是主場還是客場,無論花費或路途
● 忠於組織所在的看台
比賽日
在一些重要的比賽開始前,多數的Ultras組織會準備並展示看台巨幕(Tifo)。巨幕的大小各異,以組織的經濟能力而定。這樣的巨幕通常只是在該Ultras組織所在的看台展示。另外,他們也會組織一些看台拼圖(由成員手舉一塊塑料板或紙張而組成。其他運用到看台上的物品有:氣球、飄帶、橫幅、信號彈、煙霧彈,以及大型玩偶(桑普多利亞Ultras在2002年開始使用)。許多流行的文化元素及符號都能運用到橫幅中去,包括電影「發條橙」中的男主角Alex DeLarge的頭像、鬥牛犬造型或切·格瓦拉的頭像。土耳其的加拉塔薩雷隊(Galatasaray SK)的UltrAslan組織以獅子為標誌,寓意加拉塔薩雷隊是土耳其聯賽的王者。加拉塔薩雷隊的名字Galatasaray原自土耳其語中的saray,隊名的意思為:Galata宮殿(Galata為伊斯坦布爾市下的一個轄區的名字)。 看台上各種形式的展示通常花費巨大,並需要數月的時間來準備。有些Ultras組織,尤其是義大利的一些組織,對所謂的「現代足球」非常的排斥。這裡現代足球指的是,為了足球產業中各個方面的商業利益而出現的:全坐席球場、昂貴的球票、在非常規時間進行比賽
ULTRAS
(為了照顧不同時區的轉播)、球員像商品一樣被買賣以及足球運動中日益商業化的大環境。在義大利的球場經常能看到球迷打出「Contro Il Calcio Moderno」(反對現代足球),「No Al Calcio Moderno」(對現代足球說不)等橫幅,表達此類含義的橫幅標語在歐洲的其他國家也時有出現。在英國的球場里比較盛行的一句話是「Love Football, Hate Business」(我們熱愛足球,但討厭商業行為)。 Ultras組織都會高聲為球隊吶喊歌唱,每個組織都會有幾首球迷歌。很多曲調都是借鑒一些流行歌曲,比如「Guantanamera」、「7 Nation Army」、「Bella Ciao」和「ACAB」。大多數情況下,組織的領導利用擴音器來指揮協調看台上的各種事務,包括口號、唱歌、展示橫幅。球迷雜誌和網站在Ultras運動中佔據了很大的一部分。隨著印刷成本的降低和製作軟體的不斷發展,如今的球迷雜誌也越來越專業。
政治傾向
有些Ultras組織會合政治因素聯繫在一起,包括種族主義、反種族主義、民族主義或反資本主義等。除此之外,在一些Ultras組織里有些運動已經超越了傳統的左翼右翼政治運動,即抵抗足球商業化的運動。在義大利,這一運動被稱為「No al Calcio Moderno」,大致可翻譯為:反對現代足球。在有些實例中,球迷放棄自己原先支持的球隊,並成立新的球隊,包括著名的曼徹斯特聯隊(Manchester United FC)與「聯合曼徹斯特隊」(FC United of Manchester)(譯者: FC United of Manchester在英國被稱為FC United,是一支英國足球聯賽中的半職業球隊。目前還沒有正式中文名稱,這裡暫時把他稱為聯合曼徹斯特隊。這支球隊是由原曼聯隊球迷於2005年創立組建的,當時美國商人馬爾科姆·格雷澤成功收購曼聯,使得一些曼聯球迷決定重新組織起一支球隊以代表最純粹的曼徹斯特足球。這支球隊的創立伊始便得到了超過4000名球迷的資金支持,並通過投票的方式,從FC United of Manchester, FC Manchester Central, AFC Manchester 1878以及Newton Heath United FC四個名字中挑選出了球隊最終的名稱。目前
Napoli ultras

  Napoli ultras

該球隊在英國第7級別的聯賽中征戰,08-09賽季在22支球隊中最終排名第6,主場場均觀眾人數為2152人。)這樣的例子還包括英國溫布爾頓隊(Wimbledon FC現已更名為MK DonsFC)以及球迷創立的AFC Wimbledon隊、以色列耶路撒冷的Hapoel Jerusalem隊以及球迷創立的Hapoel Katamon隊、奧地利薩爾茨堡FC Red Bull Salzburg隊以及球迷創立的SV Austria Salzburg。 一些Ultras組織,例如義大利利沃諾隊(Livorno)的Brigate Autonome Livornesi組織、克羅埃西亞薩格勒布隊(NK Zagreb,不是薩格勒布迪那摩)的Bijeli anđeli組織、塞普勒斯奧莫尼亞競技隊(AC Omonia)的GATE9組織、義大利阿雷佐隊(AC Arezzo)的Fossa組織、義大利比薩隊(Pisa Calcio)的Ultras組織、法國馬賽隊(Olympique de Marseilles)的Curva-Massilia組織、德國聖保利隊(FC St.Pauli)的Ultrà Sankt Pauli組織、以色列特拉維夫隊(Hapoel Tel-Aviv)的Ultras Hapoel組織、希臘雅典AEK隊(AEK Athens)的Original 21組織、蘇格蘭格拉斯哥凱爾特人隊(Celtic FC)的Green Brigade組織、西班牙塞維利亞隊(Sevilla FC)的Biris Norte組織,以展示五角星、鐵鎚和鐮刀、無政府主義標誌(anarchy symbol)、切格瓦拉頭像以及一些反法西斯主義標誌而著名。
在土耳其,貝西克塔斯隊(Beşiktaş JK)的Çarşı組織持有左翼政治觀點,並在其組織標誌上有一個類似無政府主義標誌的A型字母。荷蘭阿賈克斯隊(Ajax Amsterdam)的球迷則經常展示有大衛之星(譯者:Star of David,猶太標誌)和以色列國旗,並且高喊「Joden!Joden!」(荷蘭語,意為猶太人)的口號,以表達阿賈克斯俱樂部有猶太人創立的歷史。每年一屆的Mondiali Antirazzisti(反種族主義世界盃)吸引超過6000人的參與,這也是世界上反對法西斯主義Ultras規模最大型的聚會。
義大利拉齊奧隊(SS Lazio)的Irriducibili組織、塞普勒斯尼科西亞希臘人競技隊(APOEL FC)的PAN SY FI組織、義大利國際米蘭隊(FC Internazionale Milano)的Boys San組織、西班牙皇家馬德里隊(Real Madrid CF)的Ultras Sur組織、義大利維羅納隊(Hellas Verona FC)的Brigate Gialloblu組織、西班牙西班牙人隊(RCD Espanyol)的Brigadas Blanquiazules組織、克羅埃西亞海杜克斯普利特隊(Hajduk Split)的Torcida組織、克羅埃西亞薩格勒布迪納摩隊(Dinamo Zagreb)的Bad Blue Boys組織、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迪那摩隊(FC Dinamo Bucuresti)的Nuova Guardia組織、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星隊(FC Steaua Bucureşti)和西班牙馬德里競技隊(Atlético Madrid)的Ultras組織,都以懸挂納粹標誌及其他種族主義圖案而聞名。
生活方式
一個真正的Ultras,沒有名字,只有親密的朋友認識他;沒有面容,通常他把連帽衫的帽子扣在頭上,用圍巾圍住臉;不會穿的和別人一樣,不追求時尚流行;只要走在路上,就算身上沒有支持任何球隊的標記,他也能被人認出來。一個真正的Ultras在受到攻擊時,奮起反擊;在聽到呼救時,全力相助。他的戰鬥並不會在回家摘下圍巾后就立即結束,他生來就是個鬥士。
一個經歷過戰鬥的Ultras是年輕Ultras的榜樣,並受到年輕人的尊重。年輕的Ultras以能夠站在他們的身邊一起戰鬥為榮,接受他們的批評並不斷成長,甚至會在和他們握手時臉紅。普通人可能不會理解一個Ultras,同時Ultras也並不需要他們的理解,更不會向他們解釋自己所專註的事情。每一個Ultras都有自己的不同之處。有些人會穿上帶有球隊標記和顏色的衣服,而有些則從來不曾擁有這些。有些人緊跟自己所在的組織,而有些則習慣獨行。
每一個Ultras都有自己與眾不同的地方,但有一種偉大的力量把他們聚集在了一起,那是他們對自己球隊的熱愛,是能夠站在凄風苦雨的看台上的毅力,是用全力吼出的歌聲所迸發出的激情。他們聚集在了一起,在去往客場比賽的火車上喝個爛醉睡在一起。他們聚集在一起,一起由警察護送經過對手城市的市中心。他們聚集在一起,挨了好幾個小時的餓之後分吃一個三明治。他們為了一個眼神,一個想法,一個且唯一的信仰,聚在一起。
一切的一切把我們聚集在了一起,同時又讓我們和其他世俗的事物分離開來。處處操心的父母、傻乎乎的表弟、膽小怕事的同學或同事、脾氣暴躁的老師或老闆早已和我們分道揚鑣。Ultras並不是破壞公物和無理的暴力宣洩的代名詞。而是努力捍衛著一種生活方式的行為,一種已經受到社會問題,無聊的電視節目,吸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的Disco以及來自警察和政府的不公正鎮壓威脅的生活方式。
做一個Ultras並不僅僅只有這些,還包括那種沒有辦法向他人解釋的情感和激情。那些人根本都不想來理解,寧願簡單地低下頭默默地生活著,那些人永遠都沒有勇氣跨過那道坎加入到我們中來。很慶幸的是我們做到了。

4Ultras運動在中國

現狀
可是現狀也並不全是那麼樂觀,Ultras小組於大組織之間的矛盾,以及原本走Ultras路線的大組織面臨改變路線或者再次改變路線的問題。2010年8月23日,江蘇深藍JRU的Ultras小組C.U.S發表公告,宣布退出JRU而獨立,成為了中國第一個獨立的Ultras小組。2012年3月9日申花ultras小組C.U.N.A在經歷分裂和重組失敗后宣布解散。
上一篇[高柏輝]    下一篇 [美國太空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