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概述

IBM最新的電腦系統Watson,它運算更快,記憶力更好,它也懂一些人類語言中的暗喻和雙關。
Watson得名於IBM創始人Thomas J. Watson,開發的目的不是為了參加比賽,而是為了解辭彙、語言和人類知識中的更複雜領域。
為摹仿人腦,並在Jeopardy節目中有競爭力,沃森裝載了大量文檔,包括各種辭書和文集,還有《世界圖書百科全書》
在讀取問題的后,Watson就動用資料庫,以不到五秒鐘的時間鑽研超過2億頁的內容。研究人員開發了一個演算法來衡量沃森在回答問題時的把握程度,以確定它是否應該按下蜂鳴器。
IBM目前正在嘗試Watson的商業化。該公司計劃近幾天宣布一項協議,內容是使Watson的技術在醫療行業內實現商業應用。哥倫比亞大學醫療中心和馬里蘭大學醫學院將參加這次研究行動。
牽頭開發Watson的IBM科學家Dave Ferrucci表示,人工智慧是完全不同的一種飛躍,一台電腦不知道作為人類會是什麼感覺。
2011年2月14日,史上最強的人機對抗拉開序幕。Watson,將參加美國智力節目Jeopardy,挑戰兩位人類選手Ken和Brad。
負責開發watson的8所大學,以及所負責開發部分是: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 的計算機科學以及人工智慧實驗室。它負責基於Adaptive View-Based Appearance Model的實時追蹤計算開發。
University of Texas,它負責的部分是自動推理以及常識知識研發。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它負責的是信息的提取以及分析。
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 (RPI), 它負責的是虛擬化工具。
University at Albany, 它負責的是大量問題的QA系統運行能力保證。
University of Trento, 它負責這套系統的自我學習,以及人機會話能力。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它負責信息檢索能力研發。
Carnegie Mellon, 它負責Watson QA系統的基礎演算法。
超級電腦「沃森」由IBM公司和美國德克薩斯大學歷時四年聯合打造,電腦存儲了海量的數據,而且擁有
一套邏輯推理程序,可以推理出它認為最正確的答案。"沃森"(Watson)是為了紀念IBM創始人Thomas J. Watson而取的。IBM開發沃森旨在完成一項艱巨挑戰:建造一個能與人類回答問題能力匹敵的計算系統。這要求其具有足夠的速度、精確度和置信度,並且能使用人類的自然語言回答問題。這一系統沒有連接至互聯網,因此不會通過網路進行搜索,僅靠內存資料庫作答。
一台很厲害的計算機
沃森由90台IBM伺服器、360個計算機晶元驅動組成,是一個有10台普通冰箱那麼大的計算機系統。它擁有15TB內存、2880個處理器、每秒可進行80萬億次運算(這是目前的情況)。這些伺服器採用Linux操作系統。IBM為沃森配置的處理器是Power 7系列處理器,這是當前RISC(精簡指令集計算機)架構中最強的處理器。它採用45nm工藝打造,擁有八個核心、32個線程,主頻最高可達4.1GHz,其二級緩存更是達到了32MB。存儲了大量圖書、新聞和電影劇本資料、辭海、文選和《世界圖書百科全書》(World Book Encyclopedia)等數百萬份資料。每當讀完問題的提示后,"沃森"就在不到三秒鐘的時間裡對自己的資料庫"挖地三尺",在長達2億頁的漫漫資料里展開搜索。 沃森是基於IBM"DeepQA"(深度開放域問答系統工程)技術開發的。作為"沃森"超級電腦基礎的DeepQA技術可以讀取數百萬頁文本數據,利用深度自然語言處理技術產生候選答案,根據諸多不同尺度評估那些問題。IBM研發團隊為"沃森"開發的100多套演算法可以在3秒內解析問題,檢索數百萬條信息然後再篩選還原 成 "答案"輸出成人類語言。每一種演算法都有其專門的功能。其中一種演算法被稱為"嵌套分解"演算法,它可以將線索分解成兩個不同的搜索功能。 "沃森"超級計算機與谷歌搜索引擎相比究竟誰更智能?對於這一問題,美國《商業周刊》前科技編輯史蒂芬·貝克爾近日通過分析和比較后認為,"沃森"超級計算機比谷歌更智能。貝克爾認為,答案很簡單,谷歌現在還不能回答問題。谷歌以兩種方式信賴於我們人類的大腦:首先,在描述用戶的查詢請求時,谷歌會讓用戶像計算機一樣去思考,挑選出三或四個最符合計算機意圖的消息,形成一個查詢結果列表。其次,谷歌會將用戶引導到與所查詢的答案類似的答案上去,讓用戶花更多的腦力去發現所需要查詢的確切答案。而"沃森"超級計算機則是自己處理所有問題。它必須要解碼複雜的英語,窮盡所有可能的答案,並選擇其中一個,最終判定它是否足夠符合要求。
沃森為何選擇參加智力遊戲
《危險邊緣》是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益智問答遊戲節目,已經經歷了數十年歷史。該節目的比賽以一種獨特的問答形式進行,問題設置的涵蓋面非常廣泛,涉及到歷史、文學、藝術、流行文化、科技、體育、地理、文字遊戲等等各個領域。根據以答案形式提供的各種線索,參賽者必須以問題的形式做出簡短正確的回。與一般問答節目相反,《危險邊緣》以答案形式提問、提問形式作答。參賽者需具備歷史、文學、政治、科學和通俗文化等知識,還得會解析隱晦含義、反諷與謎語等,而電腦並不擅長進行這類複雜思考。 沃森的設計初衷則是要理解更為複雜的詞句、語言和人類知識。IBM科學家、沃森團隊的負責人大衛·費魯奇(David Ferrucci)表示,利用《危險邊緣》去開發計算機系統"將推動技術向正確的方向發展"。他表示: "節目會問各種問題。這同時涉及到信心,當你認為你的答案不正確時不要回答。你還需要很快地做出判斷。"IBM表示,贏得《危險邊緣》比賽並不是主要目的。通過沃森的技術,醫生可以更快地診斷病例,法律工作者也可以更快地研究案例。《危險邊緣》執行製片人哈里·弗里德曼(Harry Friedman)表示:"這些很重要,我們希望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沃森的未來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療中心和馬里蘭大學醫學院已與IBM公司簽訂合同,兩所大學的醫療人員將利用沃森更快、更準確地診病、治病。它的海量信息庫中存有許多發表在期刊上的專業論文,可以讓醫生利用最新科研成果治療病人。想要讓沃森真正成為醫生的得力助手,還需要對它進行改進。醫生需要的不只是一個答案。而且有時病人提供的信息不準確或相互矛盾,這就需要醫生利用豐富的經驗進行判斷。IBM研發小組接下來的挑戰是,讓沃森多提供一些假設情況,研發小組至少還需要兩年才能完成這一任務。

從「深藍」到「沃森」?

14年前,IBM研發的計算機「深藍」(Deep Blue)戰勝了國際象棋冠軍卡斯帕羅夫;現在,這家公司以創始人Thomas J. Watson名字命名的計算機,繼續著對人類智能極限的挑戰。IBM長於製造各種複雜的機器,除了伺服器還有這種智能計算機(小型機的集群),它看起來可不僅僅就像那句有點諷刺意味的流行語說的那樣—IBM,不是個生產哲學的公司嗎?在1960年代人工智慧的技術研發停滯不前數年後,科學家便發現如果以模擬人腦來定義人工智慧那將走入一條死胡同。現在,「通過機器的學習、大規模資料庫、複雜的感測器和巧妙的演算法,來完成分散的任務」是人工智慧的最新定義,這早已經取代了曾經甚囂塵上的「重建大腦」。按照這個定義,沃森在人工智慧上被認為又邁出了一步。「深藍只是在做非常大規模的計算,它是人類數學能力的體現,」IBM中國研究院資深經理潘越告訴《第一財經周刊》,他同時參與沃森項目,負責提供數據支持。「當涉及到機器學習、大規模并行計算、語義處理等領域,沃森了不起的地方在於把這些技術整合在一個體系架構下來理解人類的自然語言。」如果這些解釋有點晦澀難懂的話,那麼可以參看一下《危險邊緣》的遊戲規則,你便知道沃森的價值何在。《危險邊緣》是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一檔長盛不衰的電視問答節目,自1964年開始播出,最精彩的地方在於遊戲里的問題包羅萬象,幾乎涵蓋了人類文明的所有領域。它的規則是答對問題可以獲得獎金,答錯就會倒扣。對人類來說,規則很簡單,但對沃森來說,則意味著眾多挑戰。首先沃森必須要聽懂主持人的自然語言,這是深藍不具備的;其次是沃森需要分析這些語言,比如哪些是反諷,哪些是雙關,哪些是連詞,隨後根據關鍵字判斷題目的意思,沃森進行相關搜索,並評估各種答案的可能性;最後選擇三個可能性最高的答案,當其中一個可能性超過50%后,程序啟動,沃森按下搶答器。這些得以實現靠的是90台IBM伺服器、360個計算機晶元驅動以及IBM研發的DeepQA系統。IBM為沃森配置的處理器是Power 750系列處理器,這是當前RISC(精簡指令集計算機)架構中最強的處理器—這些得以支持沃森最終得出可靠答案的時間不超過3秒鐘。沃森主打的是小型機的并行運算。IBM在大型機上的地位很難撼動—在小沃森(創始人老沃森的兒子)執掌IBM時期,IBM投入約60億美元,這筆超過當年NASA的研發經費,最終把日本的NEC與法國的克雷排擠出去,奠定了IBM在大型機市場的壟斷地位。「在IBM的內部員工培訓上流傳著一句笑話,那便是在大型機領域,有97%的市場份額來自IBM,剩下的3%來自淘汰的IBM二手大型機。」IBM伺服器銷售部門前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周刊》。IBM試圖把大型機上的優勢帶入到小型機領域。沃森主打的正是IBM的銷售新星90台小型機的并行運算,「IBM小型機的運算速度是突出的,」上述IBM員工評價說,「因為它把大型機的CPU研發優勢直接移植到小型機上來了。」IBM是為數不多的可以有能力獨立開發小型機CPU的廠家,IBM還將這些技術出售給了除英特爾以外的晶元製造商。現在,在小型機市場上,IBM與HP的市場比例大致為2:1,另外一家小型機公司SUN則現在主要針對低端市場。此外,IBM的全球研發團隊的某種模式也加大了沃森贏得比賽的可能。這些團隊分工極為細緻,比如以色列海法團隊負責深度開放域問答系統工程的搜索過程,日本東京負責沃森在問答中將詞意和詞語連接,IBM中國研究院和上海分院則負責以不同的資源給沃森提供數據支持,還有專門研究演算法的團隊以及研究策略下注的博弈團隊等。「我們就好像是每個不同的虛擬部隊,每個人只做自己最擅長與熟悉的那部分。」潘越稱。事實上這便是IBM的特色,它一直遵循工業時代的成功模式,比如這種製造企業更為擅長的流水線模式,並且通過給員工分級打分的獎懲制度,讓它的各個團隊都更有效率。這些研發天才開發的DeepQA系統保證了沃森可以具備嶄新的人機交互模式,比如可以理解並分析自然語言,事實上,對自然語言的理解也一直是IBM研究機構在人工智慧上的強項。這很像科幻電影里的橋段—為了隱秘的機器人開發計劃,在全球招募天賦異秉的人士。所不同的是,IBM的意義顯然更為實際。此前,基於深藍研發的AIX操作系統讓IBM在商業運用與政府部門中取得了大量的訂單,IBM也希望可以將沃森的DeepQA系統運用於醫療服務、諮詢等領域之中。 「沃森的優勢是給出準確與可靠的答案,因此可以為醫生提供更適合病人的解決方案。」潘越稱,「在醫療領域的應用將是沃森商用最主要的領域。」沃森項目如果想在醫療行業推行的話,還需要面臨法律層面的問題,IBM一位研究員稱,「如果沃森診斷出錯,而醫生又聽從了錯誤的診斷,那麼沃森就會面臨被患者告上法庭的危險,這對IBM而言是一個正在考慮的應用問題。」對於IBM來說,沃森未來不僅要繼續挑戰人類智能的極限,還要幫助這家公司去同亞馬遜、谷歌、微軟們競爭,爭奪未來科技制高點的主導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