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bazett是庫·秋林生前所屬的騎士團的後裔,出身於可以追溯到神代的古老魔術師家系。

  
bazett
RE05_バゼット

巴澤特·弗拉加·馬克雷密斯(バゼット·フラガ·マクレミッツ,Bazetto·Flaga·Makuremitts)


  CV :生天目仁美


  身高:172CM


  體重:58KG


  三圍:B87 W55 H83


  Servant:Lancer


  赤枝騎士團——也就是庫·秋林生前所屬的騎士團的後裔。一月二十三日以與庫·秋林相同的RUNE石耳環為觸媒召喚出Servent----Lancer。


  魔術協會派遣來的外來魔術師。第五次聖杯戰爭Lancer原來的Master,魔術協會的ミスティック(Mystic,神秘主義者)。使用Rune戰鬥。男裝麗人,穿著西裝的大姐姐。作為魔術師的技量達到A+。為人剛強,有時又會顯示出笨拙的真實一面。第五次聖杯戰爭開始時為23歲。


  出身於可以追溯到神代的古老魔術師家系。擁有[傳承帶菌者(Gods Holder)]的別名,同時也是其家族的魔術特性。當成人時冠以フラガ的名字。


  特技為訓練。喜歡賭博、棋盤遊戲(指跳棋、國際象棋等)和硬紙板遊戲(如大富翁,risk等),討厭突然而來的休假。意外地不喜歡新年初詣等各式各樣的傳統儀式,逃避的原因是以前拿到凶簽后做什麼事都失敗,以至對參拜之事感到不安。天敵為言峰綺禮跟カレン·オルテンシア(卡蓮·奧爾黛西亞)。


  小時候居住在港市。幼年時候因害怕失去什麼東西而無法好好地享受童年快樂。對書房裡的庫·丘林的傳說很熱衷,就連做夢也想著他的事迹。15歲步入社會,不顧雙親的反對加入魔術協會,受到熱烈的歡迎。不過那只是形式上的禮貌,實際上她並沒有居住的地方。儘管如此仍然不斷去完成任務,完成的任務越多就越會受到人們的注意,總有一天會出人頭地,接受了封印指定的執行者這一麻煩的職務。


  曾經奉命消滅由愛因茲貝倫製作,預定作為失敗品廢棄但逃了出去來到人居住的城市的homumculus。當時由於巴澤特自身不成熟的緣故陷入苦戰。


  受命捕捉被列為封印指定的魔術師,使用バリバリ武鬥派的格鬥技巧。魔術、格鬥兩方面的技量都很優秀。主要是使用體術戰鬥,戰鬥時用刻有Rune的皮手套負責保護。拳跟腳,膝蓋,抓的前面都刻有硬化的Rune。反過來說,對開鎖這種瑣碎小事很頭疼,要是按鈕操作的話不管是觸摸屏還是其它什麼的都會壞掉。


  對戰鬥以外的事情沒有什麼太多的感情。對男人不大感冒,因工作的需要有屏蔽干涉的經驗。


  裝フラガラック(Flagalac,逆光劍)的袋子是隨身攜帶著的,以球形收納。 フラガラック是巴澤特將自己的血滴在寶石里,以秘法製作並放置在地下室一個月。一年能做的數量是十個。


  六年前,言峰綺禮作為教會的代行者奉命去封印企圖利用屍體再現靈魂的魔術師,這對冤家對頭的初次見面就是在那時。其後雖然兩人發生了幾次衝突不過綺禮一直協助她,並沒有把兩人間私下的競爭上報給組織。綺禮一次也沒有依靠巴澤特幫助。


  第五次聖杯戰爭身為監督的綺禮向上級推薦她參加。聖杯戰爭開始前八天到達冬木市,居住在幽靈洋館(雙子館)里。


  曾命令Lancer去進行偵察活動。其後綺禮以「有事商量」來訪。相信言峰的巴澤特掩藏喜悅歡迎他,結果卻被欺騙。打倒巴澤特的綺禮趁著Lancer外出偵察之時斬下了刻有令咒的左腕,奪取令咒。綺禮並沒有殺她而是任其自生自滅。


  在瀕臨死亡之際其「不想死」的願望得到了Avenger回應而與Avenger結下契約,在FATE/HA的「夢與現實的四日間」活躍著。


  隨著經歷的積累,終於察覺自身處境的異樣,並回憶起自己遭襲以及和Avenger契約的真相。但出於對現世的絕望,拒絕終止無限的四日,而寧可在虛假的世界里活下去。在故事最後,其徘徊在聖杯里的靈魂被Avenger說服,重拾向未來邁進的勇氣並終止了四日循環。


  現世中的巴澤特在假死半年後,事實上是被卡蓮發現和救助,最終蘇醒過來。


  出身於被稱為傳承保菌者的魔術師家系,攜帶以後發先至、一擊必殺為概念的迎擊寶具——斬擊戰神之劍,加上本身出色的體術和魔術,具有同英靈正面對決的實力。有「人間兇器」的稱號。


  雖然外在強悍但內心非常軟弱。與言峰綺禮在某次任務中相識,並很快對後者產生信任和傾慕的感情。對於來到遠東參加聖杯戰爭抱有很大期待也是因為言峰的緣故。

上一篇[芭洛特]    下一篇 [千仞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