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Cult Movie的特徵: 雖然我們難以界定一部影片算不算Cult Movie,但從總體上分析,Cult Movie或多或少都具有以下一些特徵:

1.低廉的B級片

一般地說,大片場大製作的影片都不是Cult Movie,例如《角鬥士》——雖然雷德利·斯科特曾拍過《銀翼殺手》這樣類型的邪典電影。看看拍《蜘蛛俠》賺翻了的山姆·雷米當年作品《鬼玩人》(Evil Dead),鬧鬼的小屋都是自己找的地方,有些特效就是拿只假手在鏡頭前晃來晃去,連鬼的吼叫都要演員來親自上陣。

2.粗俗、做作、誇張的風格

很多人不會喜歡Cult Movie,除了厭惡那種生理上的怪異外,他們發現,這些影片充滿了荒唐甚至無聊的場景,簡單、低級,和一般人追求的潔凈、趕上、優美品位大相徑庭。《艾德·伍德》以及最近的《CQ》中,都故意模仿了五六十年代科幻片那種低劣的布景、特技,而不會像一般影片那樣把過去的時代修飾的精緻新鮮。最初,這種風格是由於製作經費所限,後來,卻成為了一種刻意追求。一次來表示一種對商業運作、主流價值觀、中產階級品位的顛覆。幾乎每部後來的Cult Movie都有模仿、致敬或顛覆的對象,尤其是恐怖片,經典的造型或者橋段反覆出現,那多半是導演少年時喜愛的B級片留給他的影像記憶。

3.多種元素的雜和

Cult Movie基本上都是跨類型的影片,常常是科幻、恐怖、音樂、動畫、喜劇的大雜燴。科幻片的反烏托邦傳統,末世情結、對機械的恐懼、人際之間的冷漠,還有搖滾樂中的叛逆思想、頹廢美學、華麗風格、社會批判意識,恐怖片中強烈的視覺刺激,動畫的自由表現力,黑色幽默帶來的消解……這些往往被充滿想象力的、隨意的組合在一起,調成一杯滋味難言的雞尾酒。

4.亞文化

文化/文明一詞(culture)即來源於cult。Cult Movie可以看作是一種另類的、個人化的文化表現,描寫得多是邊緣人群,如同性戀者、癮君子、易裝癖、虐戀或者精神上有偏斜傾向的人(例如痴迷於性與暴力)。通過與社會禁忌對抗,Cult Movie獲得了一種解放與力量,而那些觀眾則獲得了一個確認自己身份的機會。這種群體認同就跟古代的秘密教派有很強的吸引力是一個道理。Cult Movie潛在的會提供一種狂歡的情緒。西方的Cult Movie迷們總會模仿影片中的打扮,在場外表演,展示個性。

5.自成體系

Cult Movie中一般都有一個完整獨立的世界體系,有無數的細節可供引申,這些細節多半具有強烈的暗示意義。那些fans們通過不斷的探尋,強化了影片,使它越發的完整準確——就如同真正存在一樣。「星戰」迷們比盧卡斯更熟悉那個銀河系,「大話」迷們能背出周星星早都忘掉的台詞。也就是說,Cult Movie的觀眾並不關心影片引申出的話題,他們只關心影片本身。因此,《泰坦尼克號》與《珍珠港》再熱鬧,人們談論得也只是當年的泰坦尼克號事件與二戰,是愛情、戰爭或者人性。另外,像《黑客帝國》或者「星戰」,雖然有無數觀眾喜歡看,但是這些觀眾並不都能算領略到了影片Cult的一面。只有那些無數次地觀看,並以品味其中的細節為樂趣的人,才真正是Cult Movie的fans。觀眾選擇Cult Movie,而Cult Movie也選擇它的觀眾。

6.引領時尚

Cult Movie一般都十分炫酷,總能帶領起某種時尚風潮。當年的皮衣、長發、金屬飾物、文身和易裝等潮流,後來《黑客帝國》的黑色服飾,都令人們的審美觀念隨之變化。雖然不是主流,但往往卻會被主流吸收,從另類走向流行。不過,那種特立獨行的精神氣質,卻會隨著流行日廣而漸漸消失,直到下一次更另類的革命到來。

7.藝術電影都不能被稱為Cult Movie

即使有很多人非常喜歡甚至崇拜塔爾科夫斯基,它的電影也不能算作邪典電影。這倒不是因為不夠怪異,只是藝術電影主要精力放在了思想深度以及藝術手法上,多半有明確的目的性,而Cult Movie卻是玩出來的電影,是不會讓你正襟危坐,仰頭視之電影。

上面說的並不是什麼金科玉律。Cult Movie本來就是一個模糊的概念,這也許正是它的活力所在。在這個日益多元的社會裡,Cult Movie有助於我們用另一種眼光看待一切。它使我們有機會發掘自己內心的真相,同哦一些極端的感覺去喚起真實。你也許能感到,總會有一些片子,用某種方式,在某個時刻,呼喚著你。那就是你的Cult Movie。「Cult Film」, 一個電影字典和教科書避而不談的詞語,卻是令不少影迷趨之若鶩的電影類型。

根據字典解釋,「Cult」有祟拜和迷信的意思,事實上,「Cult Film」雖然某程度代表了粗陋的製作規模和另類口味,但觀眾對她的反應又從來相當直接,非愛即恨,喜歡她可以是一生一世,此志不渝。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一套「Cult Film」文化和一系列「Cult Film」經典作品,正如美國有《洛奇恐怖秀》(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英國有《猜火車》(The Transpoting)、日本則有寺山修司大量異色佳作,反觀香港,一般觀眾或許對「Cult Film」認識不深,但事實證明,近十年來,本地影壇卻出產了多出揚名國際的「Cult Film」傑作。

過去數年,隨著香港導演和演員紛紛遠征荷里活,不單令北美影壇掀起了前所未有的香港熱,而港片的錄像帶市場空前蓬勃,亦使外國觀眾和影評人能更容易和全面認識香港電影,像出身自租帶店店員的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成名后便多次在訪問提到作品里不少重要的靈感來源,都是來自港產片。

在不少西方影評人眼中,香港電影的精彩之處,很大程度源於那內容上的混雜趣味,像一些港產動作片,除了動作元素外,同時又往往包含了喜劇、愛情和悲情等戲劇元素,一部影片的上半部,可以是輕鬆惹笑,但下半部又變為催淚煽情,這種創作上的精神分裂,不少外國影評人嘖嘖稱奇之餘,反認定這正是風格的一部份,須知道好萊塢的主流電影素有一套約定俗成的創作模式,導演的執行角色重於一切,個人風格反尚屬其次,相反,香港導演卻在最艱難的製作條件下,仍能在作品里注入個人特色甚至是開闢言志的空間,這正好反映出香港電影豐富多變的創作活力。

舉個例,吳宇森兩部在北美影壇最受注目的港產作品《喋血雙雄》(The killer)和《辣手神探》(Hard Boiled),都被影評人歸類為出色的「Cult Film」傑作,電影里在傳統類型片的格局中加入了激烈的暴力場面和曖昧的同性戀投射,在浪漫而充滿camp味的描寫手法下,自有令影評人著迷和雀躍的效果,儘管一些動作場面顯得比較刻意和誇張,但因為風格行先,都變成神來之筆。

另一部備受外國觀眾和影評人青睞的港產「Cult Film」則是92年由霍耀良執導,丘淑貞、任達華主演的《赤祼羔羊》(The Naked Killer),電影在北美等地的錄像帶市場有很高知名度,而在互聯網上的評論文章更是不計其數,西方影評人從不介意《赤》片的意念不純,原創電影橋段極受好萊塢片《本能》(Basic instinct)和法國片《墮落花》(Nikita)的影響。反而高度肯定她對上述類型片作出了極富趣味的戲謔,另外,電影的動作設計和女同性戀者的武功和魅力,都不乏連環畫式的浪漫化處理,這都是西方觀眾前所未見,難怪西方觀眾看時興奮得無以復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