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

標籤: 暫無標籤

  作曲家:德米里·肖斯塔科維奇

1 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 -樂隊編製

  木管組

  短笛(兼第三長笛、中音長笛)

  2支長笛

  3支雙簧管(兼英國管)

  3支大管(兼倍低音管)

  2支單簧管(bB,A)

  1支高音單簧管

  1支低音單簧管

  銅管組

  4支圓號

  3支小號

  2支次中音長號

  1支低音長號

  1支大號

  打擊樂組

  定音鼓

  3個小鼓

  鈸(鈸片與吊鈸)

  大鑼

  木琴

  第二銅管組

  4支圓號

  3支小號

  2支次中音長號

  1支低音長號

  1支大號

  弦樂組

  鋼琴

  2架豎琴

  第一小提琴

  第二小提琴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提琴

2 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 -講述歷史

  此曲深切悼念了1905俄國大革命死去的同胞(其中還包含他的父親),所以後來人們稱《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為「1905交響曲」。作者當時尚未出生,但他意識到此次革命對俄國十月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起著重大的作用,於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他寫下了這首「第十一交響曲」。當這部作品在蘇聯國家歌劇院首次演出時,許多聽眾為之熱淚盈眶。因為它引起了蘇聯人民對往昔為爭取自由鬥爭的回憶以及對那種在戰鬥中獻身的烈士的深切懷念。

3 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 -影響

  1905年革命的主題以前就引起了肖斯塔科維奇的興趣:它反映在合唱長詩的套曲里(用革命詩人的詞)。套曲的核心長詩是《一月九日》。它的主題材料運用在第十一交響曲里。此外,肖斯塔科維奇在交響曲里還運用了十九世紀——二十世紀初俄羅斯革命歌曲——《聽》,《囚犯》,《你們犧牲了》,《發狂吧,暴君》,《華沙革命歌》以及選自蘇聯著名的作曲家T·斯維里多夫的輕歌劇《亞洲金蓮花》的一個主題,劇情發生在二十世紀初。由此可見決定交響曲標題性的。不僅是交響曲和它各樂章的名子,而具是交響曲所運用的聲樂旋律的總的意義(還有具體的詞)。實質上,第十一交響曲是一種新型的標題交響曲,鮮明的圖畫造型性與深刻的表現力,以及異常完整的交響戲劇性相結合。

4 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 -第一樂章:g小調(The Palace Square)

  背景:平靜的波羅的海

  小提琴、低音提琴先在鍵盤兩側的音區進行,豎琴在中間做簡單填充。待到機械的定音鼓奏響時,小號(以小鼓伴奏為背景)奏出了"悼念死者的歌"(bb小調)。弦樂、定音鼓重複廣場背景音樂,顯現出了一片荒涼。圓號與小鼓再次發出哀鳴。接著悅耳的長笛(小號第二次演奏)奏出了當時流行的民歌《聽吧,那老囚犯的歌》的音調(bA大調)。緊接著,樂隊低音聲部奏出革命歌曲《靜靜的夜正是時機》(bD大調)。但這歌聲很快就被代表沙皇軍隊的鼓聲壓倒。待發展過後,提琴聲部消失,僅存在豎琴、銅管的餘韻。

5 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 -第二樂章:The 9th of January

  背景:血染波羅的海

  就其戲劇意義而言,是作品的中心樂章,作品的主要情節的活動得到展開。而對於這個Allegro來說,交響曲的第一樂章可以看做是一個非常展開的前奏。

  這個「三拍子音樂」主題可視為波濤洶湧的「人海」的主題。(降b,g,降c音)。

  幾小節以後,在「三拍子音樂」主題的背景上,陳述另一更有歌唱性的主題(由單簧管和大管奏出)。不難看出,按照輪廓,新主題與「背景的」主題相似,但它的陳述使用了更大的音值和俄羅斯民歌常用的自然的小調(沒有降音級)。

  這個主題是肖斯塔科維奇從它的合唱長詩「一月九日」中引用的,在那裡這個旋律所配的歌詞是:「善哉,你,沙皇我們的老爺,向周圍瞧瞧吧:沙皇的僕人讓我們無法生存,無法忍受」(在交響曲中旋律有些變化:每一句都重複,這加強了總的範圍形成了,俄羅斯民歌曲型的結構a+a+b+b)。主題的民間風格顯而易見:它的音調近似俄羅斯民間器調的旋律。在藉助於這樣的音調來體現痛苦的,受壓迫的人民的形象時,肖斯塔科維奇以新的方式實現了穆索爾斯基的傳統。

  主題豐富的變奏發展形成增強和減退的兩個大的波濤,符合於奏鳴曲呈示部的主部和副部。在第一個波濤的末尾,小號低聲吹出新主題,它也是從合唱長詩「一月九日」中借用的,這個主題揭開長詩,它的歌詞是:「脫帽,脫帽!」這個主題在交響曲中具有巨大的意義,成為它的主導主題之一。它的最初的出現彷佛預示著凄慘的事件。

  從上面提到的兩個(「波濤」)部中的第一部分用主調(g小調),第二部也就是在那個主題里「善哉你,沙皇我們的老爺」用的是新調性(降b小調),相當於呈示部的副部。——主部和副部的結構用同一主題材料在十八世紀音樂中而在十九世紀音樂中罕見。

  在這部分開始,主題曲第一和第二小提琴用平行三度奏出。在合唱長詩里——「善哉你,沙皇……」也是用民歌特有的平行三度陳述的。在交響曲中,這個因素在最大的程度上使人聯想到低聲的請求,聯想到富有表現力的人聲。

  第二個波濤的高潮比第一個波濤的高潮獲得更為強大的力量,然後,圓號和大提奏出新的,堅決的「脫帽」動機的變體。

  這個動機由不同的樂器重複和「善哉你,沙皇……」主題的尾聲漸漸地平息了,接著宮廷主題(用a小調)出現了。主題由木管樂器奏出冷淡無情。之後接著出現它的「答句」——定音鼓的主題和小號的信號(后兩者是用卡農陳述的,像在第一樂章的結尾一樣,但是卡農在時間上更壓緊了,音程更窄了——三度)。

  信號之後,小鼓點聲突然的侵入。核心的悲劇的插部開始了:暴力的,死亡的可怕的機械開動了。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最強地奏出賦格主題(a小調)。(在主題最初幾小節中總共運用三個不同的音:小調,I,III和降低IV級音,像定音鼓主題一樣,從那裡出再了賦格主題的這個音調。)

  賦格的巨大的加強導致主要的高潮。在幾小節的進程中只聽見小鼓點聲(模擬沙皇軍隊的機槍聲),輔以大鼓和鑼的擊奏(炮聲),然後用整個樂隊最強聲奏出的「宮廷廣場」的主題「傾倒」在聽眾頭上。

  主題改變到幾乎無法辯認的程度。就是那個實質上是另一方面展開了:冷的黑暗的變成了瘋狂——殘忍的,流血的。這個主題猝然中斷,定音鼓以最大的力量(在其它打擊樂的背景上)打出賦格主題動機(建立在前面提及的三個音的基礎上)。出現排炮的幻覺……

  又一次宮廷廣場主題,又一次排炮,再一次發狂,鮮血流滿了廣場——然後同時有排炮和它互相更換,整個樂隊兩次奏出「脫帽」的主導主題。

  「排炮」嘎然而止。弦樂的顫音最弱地發出宮廷廣場的主題聲音(用主調性——g小調)。它的面貌接近最初的,但是畢竟是新的:在這裡彷佛聽見人聲的合唱,低微的哭泣。在弦樂顫音的背景上,小號的信號,祈禱的宣敘調,變化了的(顫音),歌曲「聽」的旋律流逝而過。這個樂章以定音鼓主題的原來樣式結束了。

  在全樂章的整體結枸中,賦格和它之後出現高潮的插部,起著奏鳴曲Allegro中間部的功能,而就其形象內容和曲式中的地位而言,與第七交響曲中的「侵入插部」在許多方面是相似的。不過由於標題所說明的意圖,這裡沒有奏鳴曲形式的主要部中的第三部——再現部,而整個樂章由兩半組成。不過結尾部)在某種程度上起著再現部的作用。返回那個主調性(g小調),但主題的材料不是從Allegro的呈示部中引用的,而是取自交響曲的第一樂章。重要的是用不同調性(尤其大調性)演奏的第一樂章的各個主題,此刻在第二樂章的結束部中,都用一個主調性:把原先的主題轉入一個調性,這正是古典奏鳴曲再現部的特點。

  上述情況再一次提醒我們要把交響曲的前兩個樂章(每一樂章節具有獨立的曲式),視為統一的作曲結構,視為大(四樂章)套曲裡面的獨特的小(兩樂章)套曲我們曾提到第一樂章具有的,獨立的展開的前奏的意義,它的主題材料(特別是宮廷廣場主題)後來在奏鳴曲Allegro起重要作用,並在結尾部中占統治地位,而這個結尾部兼容奏鳴曲再現部和結尾部的功能。

  大套曲中的小套曲在肖斯塔科維奇的其它作品里亦可看到(例如五個樂章的五重奏中的前奏曲與賦格)。在音樂文獻中,可看到獨立的二個樂章的套曲,其第一(慢的)樂章對奏鳴曲Allegro而言,起前奏的作用(斯克里亞賓的第四奏鳴曲)。而且在某些作品里也可以看到奏鳴曲的再現部與結尾部合併的傾向。然而,儘管存在各種繼承聯繫,第十一交響曲前兩個樂章的結構(無論是分別看還是一起看)完美的獨創的,都是機地產生於作品標題「所示」的意圖。

6 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 -第三樂章,「永久的思念」

  (Adagio,g小調)——思念一月九日被槍殺的犧牲者的送葬曲。

  這個Adagio的形式——三部曲式(帶有壓縮的再現部)。著名的革命送葬曲「你們犧牲了」旋律作為兩端部的基礎,在中間部里提供另一主題材料,這是作曲家以送葬曲和歌頌革命歌曲的精神寫的。

  Allegro用兩個低微的G音(拔弦)開始,——之後,這兩上和弦象結束前一樂章的弦樂器低微顫音一樣地平息了。接著大提琴和低音提琴沉悶和斷續地(顫音)奏出陰暗的前奏的主題。幾小節之後,它成為中提琴(帶有弱音器,柔弱處)奏出的旋律「你們犧牲了」的背景。在這個音域和它們音色的力度的條件下接近人聲。

  整個32小節的歌曲旋律,作曲家未加改變地留用了。而伴隨的聲部含有肖斯塔科維奇典型的降低小調音級,這個聲部使色彩陰暗把悲痛的感情更為強烈的(於對交響曲的統一具有意義,伴隨聲部的最初三個音——依然是那三個音,即構成結束第二樂章的那個第一樂章定音鼓主題的三個音。

  旋律「你們犧牲了」第一次進行以後,第二次開始了。但是在這裡作曲家只保留前三小節的原樣,之後以新方式發展主題動機,使之具有個性旋律風格的特點,使旋律的線更廣闊,個別的音調更悲哀。

  同樣,歌曲「聽」的旋律在第一樂章中起初是用原樣,之後用作者的自由變體。中間部在低音區和送葬曲(降f小調)的節奏里用銅管樂的和弦開始。然後用同樣節奏奏出更明亮的,歌曲的曲調,它後來發展具有頌歌的性格,彷佛歌頌烈士為之獻出生命的美好理想。立刻接著頌歌的曲調的出現是非常自然的和心理上的證明恰當的,作為Adagio「脫帽」主題的高潮。這以後,在小號和定音鼓發出一個響亮聲音反覆的背景上,Adagio前奏的動機又出現了。但是現在它們由整個弦樂組用最強音奏出的。然後產生歌曲「你們犧牲了」個別的樂句,最後,回到歌曲自身(再現部)——用的是它在第二次陳述時的變體(即在新的,作者寫的變體,而不是原來的樣子)。而且這次進行在再現部中十分簡縮。

7 g小調第十一交響曲 -第四樂章:「為無產階級事業而壯烈犧牲」

  (Allegro non troppo,b小調——g小調)體現了對一月九日事件人民革命的回答,當時,用列寧的話說,槍殺了對沙皇的信仰。這個樂章特點是有巨大的積極性,快速成和各種不同的運動。

  終曲的曲式——自由處理的三部曲,在這裡作曲家巧妙地把大量不同旋律統一起來。終曲以革命歌曲「發狂吧,暴君。愚弄我們,用監獄,鐐銬兇殘地威嚇吧;我們力量在於精神,那怕粉身碎骨,可恥,可恥要消滅你們,暴君!」的第一樂句開始,銅管樂和低音木管樂奏出最強的聲音。

  Allegro non troppo

  旋律的進行和這首歌曲的節奏在第一部中佔主要地位,這裡也有時出現其它主題的音調。在這段高潮中園號和小號隆重奏出主導主題「脫帽」。

  中間部主要是以革命歌曲《華沙革命歌》曲調為基礎。旋律不是立即全部陳述,而且用個別樂句的快速反覆(弦樂器)。

  接著在這個部份中,小號吹出了斯維里多夫的輕劇「亞洲金蓮花」(在輕歌劇中這個旋律是歌曲,工人們唱著歌走上街頭)的主題。

  這是終曲的唯一的大調主題,彷佛體現出戰鬥的愉快。

  在再現部中,(交響曲的第一樂章小號的信號預示了它)「發狂吧,暴君」主題擴大了而且這時陳述的不只是第一樂句,還有整個歌曲的旋律:

  與歌曲的主題同時發出小號和圓號的信號。接著出現輕歌劇「亞洲金蓮花」主題的高潮(弦樂和木管最強奏出),之後閃現出第三樂章中頌歌的動機接著又是是小號和圓號的信號(在快速運動中)。

  終曲(Moderato)的主要的高潮中奏出的是力度很大的(樂隊許多樂器用八度同音陳述的)人民的主題「善哉你,沙皇我們的老爺」。這是肖斯塔科維奇交響曲典型的悲壯的高潮,強烈而憤怒地宣聲真理,號召報仇,鬥爭。這裡絲毫也沒有像第二樂章副部開頭那種器泣,「哀求」性的旋律了。

  高潮猝然中斷。在意識中立刻產生出對所經歷事件的回憶。弦樂輕輕的奏出宮廷廣場的主題。這是肖斯塔科維奇的交響曲的又一特點:在悲壯的高潮之後接著出現悲哀——抒情的「脫帽」的旋律,但是不像交響曲中迄今不止一次的出現的僅僅開始的幾句,而整個悠長的旋律,像它在「一月九日」合唱長詩的開始那樣。

  然後結束部的開始。在定音鼓的轟鳴下,由低音單簧管以強音奏出交響曲第二樂章中「旋風」的主題——人民憤怒的旋風,它消滅暴君。旋風運動增強。在它的背景上圓號響亮地奏出「脫帽」主導主題。其它的樂器加入到園圓號裡邊了。整個的主導主題越來越擴大,具有號呼——英雄的性格。排鍾在叮嚀響。人民是不可征服的,他將戰鬥。

上一篇[畜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