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primus -primus

  英語新辭彙與常用辭彙的翻譯:
  primus
  普里默斯爐 
  Primus 
  煤油爐 防彈布纖維的個人空間 - 部分國外樂隊的中...

2 primus -變形金剛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Primus)和宇宙大帝(Unicron)

  在動畫片《變形金剛》里,也有元始天尊(Primus)。他是變形金剛的始祖。
  元始天尊(Primus)和宇宙大帝(Unicron)一樣,他們都是創造神至尊太君 (Primacron)創造出來的遠古生命體。與宇宙大帝不同的是,它是靠四塊能量晶元(地球,猛獸,巨人,急速)來給予能量,宇宙大帝則是靠吞吃星球來補充能量。但當元始天尊沒有能量晶元時,他連驚破天也打不過。有了能量晶元后,力量足以摧毀宇宙。特別是拿起衛星炮時,一下子就把宇宙大帝變成的黑洞給摧毀了。
  元始天尊(Primus)曾與宇宙大帝決鬥,並在處於劣勢的情況下,將自身化作一個被地球人叫做塞伯坦的星球以此來封印了宇宙大帝的元神,並在塞伯坦星球上衍生出一種全新的機械生命體-變形金剛。
  被後世稱作「救世主」的那個來自於某個異空間的實體(此處應該是指至尊太君Primacron吧)為了探索新生的宇宙(這裡的宇宙應該是運用了「平行宇宙Altiernate Universe」原理,即目前我們所處的這個宇宙會因為其中的物質的分子水平上的不同的變化alternate而分化出相對應的宇宙),先後創造了兩個使者以為先驅:第一個就是宇宙大帝Unicron;第二個則是元始天尊Primus。
  此二人穿梭往來,探索了無數的(平行)宇宙中,也將無數的尚處在混沌之中的世界帶去了文明之光。月光如流水一般照在這一片和那一片葉子上...
  然而,隨著時光的推移,質檢跟蹤報告記載:宇宙大帝Unicron在隨後的使用中被證明是個次品。事實上,宇宙大帝Unicron內心對力量的渴求讓他墮入魔道。
  兩個變形金剛世界的先驅就這樣割席分座,繼而刀劍相向,同室操戈。這是一場星球級的較量,戰場跨越N個時空。
  戰鬥中,宇宙大帝Unicron根據自己的星球形態變形成機器人形態;而元始天尊Primus雖然也可以便形成機器人形態,但是他似乎「球形愛用」——一個由星球渦輪推動的球——被後世的藍星人稱作「塞伯坦」的那個球。
  戰爭是殘酷的,就像愛情一樣。笑與淚,信仰與背叛。
  第13使徒,史稱「墮落金剛The Fallen」,就像耳後長著反骨卻多活了很多年的蜀漢征西大將軍魏延一樣,不能免俗地背叛了元始天尊Primus的偉大事業,遠離了光輝的航程,投入了宇宙大帝Unicron的懷抱。
  也許其中另有曲折,也許其中真有冤情,但是那些已經沒關係了。歷史總是在重複自己。最後的對決

  元始天尊Primus+12羅漢 VS. 宇宙大帝Unicron+墮落金剛The Fallen 結局

  宇宙大帝Unicron和墮落金剛The Fallen被踢出正統宇宙的圈子,宇宙大帝Unicron元氣大傷,只好在一些邊際宇宙吞吃星球來補充營養,伺機翻盤。
  墮落金剛The Fallen則被痛苦地夾在無數的平行宇宙之間-他沒事兒看哪片兒宇宙沒有老大了,他就會出現騷擾一番。在擎天柱和威震天消失在太空橋的爆炸中之後,墮落金剛適時地一下出場了-結果還是被元始天尊Primus一聲碾死了-只要劇情需要-也許沒死。 五面怪

  五面怪一族,他們是貪婪邪惡的黑暗種族,昆塔沙星球的統治者(好像也是暫居的,因為他們後來毫不留情的炸掉了昆塔沙星),他們一群妄圖統治宇宙的自私的科學家,對知識的渴求比誰都強烈。
  所以這裡不排除宇宙大帝Unicron為了削弱元始天尊Primus的力量,但是苦於鞭長莫及,力量不夠強大而暫時誘惑五面怪一族,驅使他們去統治和壓榨元始天尊Primus外殼上居住的子民-變形金剛。
  無論是動漫還是現實,邪惡科學家和實力派壞蛋狼狽為奸的案例比比皆是。而且五面怪一族的自傲足以讓他們自信:自己才是掌握全局,處在食物鏈最頂層的,就連宇宙大帝Unicron也是被他們利用的。
  所以五面怪有可能並非變形金剛的創造者,而是飄到塞伯坦星球壓榨技術落後生產力低下的變形金剛。
  沒想到五面怪的插手,竟然激發了變形金剛的天然屬性-變形,促進了變形金剛文明的發展。
  爛到借用五面怪一族之力來壓制元始天尊Primus的宇宙大帝Unicron真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
  後來,五面怪滲透塞伯坦星球的遠古議會,並編造神話來掩蓋歷史事實
  發現這一事實的正是霸天虎首領:威震天
  因此他才帶領對社會不滿的塞伯坦人 組建了霸天虎。
  與宇宙大帝相比,元始天尊更像是一艘戰艦(星球級的),它全身都是武器。

3 primus -Primus樂隊

樂隊介紹

  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西海岸樂隊 primus 成立於1984 年,由貝司手兼主唱 les claypool倡導、吉他手 todd huth(後來由 larry lalonde 替換)和鼓手 tim alexander,這是一支怪誕、瘋狂、激進而不可思議的樂隊,他們音樂的特點就是沒有規律和章法。
  Primus樂隊 Primus的激動不安早從1991年就開始了,這支三人組合已出現就震動了舊金山城,狂野不羈的嬉皮風格與當時席捲全國的西雅圖風潮實在是太背道而馳了.主音Les Claypool也許是90年代以來最不可思議的歌手和創作歌手,他與他的同伴們對陳腐的傳統搖滾樂著實作了一次徹底的大手術.他們在表露自信的同時也沒忘記自嘲.他們的具體行動就是樂器演奏上的毫無章法.Les同時也是貝斯手,因此可以猜到Primus 與一般搖滾樂隊結構上的差別.在Primus的一出出音樂劇中,貝斯扮演的不再是一個模糊的配角,反之成了樂團表達自己情感旗幟火力最強的一劑彈藥.樂團吉他手也彈奏班卓琴,這為Primus的情感表達提供了一個更寬容的管道,不能不提的是Les的演唱,更多的時候你感覺自己聽到的更像是滑稽劇中小丑乾巴巴的獨白.
  這三位怪人變本加厲地實踐這個革命方針;旋律和節奏則早已被他們仍得無影無蹤,因此很多作品呈現出的是由一個個碎片構成的塊面;最領唱人無法容忍的是他們往往會樂此不疲的對一個最簡單的音節做無休止的重複.Les的唱腔也依舊陰陽怪氣,毫不改色.他們用仿舞曲的套路重新演習了搖滾史上的經典動作,精湛的演技令主流非主流界目瞪口呆.
  Les的詞離歌曲越來越遠,反而更像寓言詩了,這時我們會清楚的發現Les與他周圍的部落群體是多莫的格格不入.這讓人們漸漸產生了一個疑問:像Les這樣脫離公眾軌道獨自運行是離搖滾更遠還是更緊了呢? 最重要的是Primus 並沒有背叛自己和人群.他們毅然堅守者初衷,但出招卻越來越迅猛,以至於你不敢相信這個腐朽的年代,還有這樣一群革命者依然在堅守著一種寧死不屈的姿態. 你看,他們又開始變形了,頓足爵士舞曲,軍樂進行曲,東倒西歪的卡通,昂首闊步的隊列曲..... 最終你會明白他們對前景無休止的慾望已超越了開拓新路本身.他們就像三個來自遠方的古怪男子,一路沿街叫賣者荒誕的偏方和苦悶的解藥;當他們招搖者呼嘯著肆笑著與你擦健而過時,你會突然感到那並非是一種無聊消極的生命方式,而在這面不規則形的鏡子里, 你會照見自己的身影.
  所有的人都用這樣一個詞來形容Primus——怪異,更確切地說,這個詞是用來形容樂隊的主唱/貝斯手Les Claypool的,在很多人眼裡,他是個瘋子。這支來自舊金山的樂隊現在已出版了9張正式的專輯。專輯雖然不多,但每張都能從媒體那裡獲得一些好評。作為在音樂上具有創新精神的樂隊之一,Primus儘可能以非傳統手法來完成創作,所以,他們的音樂總是給人以怪誕的感覺——這一點很像Frank Zappa。Primus的知名度已經不小了,但始終不入流,不僅僅音樂他們反流行,更主要的是,他們的這種怪異確實不能讓多數人接受。 概況

  中國的搖滾愛好者認識Primus也許是在94年Woodstock音樂節上,全長中表演最激動人心的可能就當書Primus和Red Hot Chill Peppers了.其實Primus的激動不安早從91年就開始了,這一年裡他們發表了首張專輯"Sailing The Seas Of Cheese".這支三人組合已出現就震動了舊金山城,狂野不羈的嬉皮風格與當時席捲全國的西雅圖風潮實在是太背道而馳了.主音Les Claypool也許是90年代以來最不可思議的歌手和創作歌手,他與他的同伴們在這張唱片里對陳腐的傳統搖滾樂著實作了一次徹底的大手術.他們在表露自信的同時也沒忘記自嘲.專輯第二首"Here Come The Bastards"就是Primus亮出的第一面旗幟. 而他們的具體行動就是樂器演奏上的毫無章法.Les同時也是貝斯手,因此可以猜到Primus 與一般搖滾樂隊結構上的差別.在Primus的一出出音樂劇中,貝斯扮演的不再是一個模糊的配角,反之成了樂團表達自己情感旗幟火力最強的一劑彈藥.唱片中的一首"Fish On" 就是一次長達7分40秒的樂器革命.樂團吉他手也彈奏班卓琴,這為Primus的情感表達提供了一個更寬容的管道,不能不提的是Les的演唱,更多的時候你感覺自己聽到的更像是滑稽劇中小丑乾巴巴的獨白.
  兩年後,正當Interscope公司的奇兵4 Non Blonders震懾全球時,他們的同門師兄Primus又精神抖擻的製作了第二張大作"Port Soda".這三位怪人更加變本加厲地實踐這個革命方針;旋律和節奏則早已被他們仍得無影無蹤,因此很多作品呈現出的是由一個個碎片構成的塊面;最領唱人無法容忍的是他們往往會樂此不疲的對一個最簡單的音節做無休止的重複.Les的唱腔也依舊陰陽怪氣,毫不該色.在一首"The Air Is Getting Slippery"中,Les手中的曼陀林則變成了一支漫畫筆,一副副生動有趣的畫面便躍然眼前了.專輯的最後一首是音樂版的"Hail Santa",但Primus的演奏與歌名是自相矛盾的,無精打採的走音吉他勾線與有氣無力的鈴聲對應著這一年最後的燭光晚餐.
  在92年,初露鋒芒的Primus曾不甘寂寞的發表過一張EP"Miscellaneous Debris",三傑這次選擇了前輩藝人的原材料來表現自己的膚色和智慧.如Peter Gabriel的"入侵者", The Residents樂團的"不幸的誇張者",The Meters樂團的"搖搖晃晃的腳趾",甚至Pink Floyd的"叼一支雪茄".他們用仿舞曲的套路重新演習了搖滾史上的經典動作,精湛的演技令主流非主流界目瞪口呆.在"不幸的誇張者"中,Les變成了一隻邪異的夜貓像傳統的搖滾發出了最富戲虐感的嘲笑,儀錶堂堂的搖滾建築從這時起正式走入了崩塌時代.Primus顯然已成為革命隊伍中的一名堅定的勇士.
  1995年,煤油爐又一次點燃了火焰.人們又一次被他無窮的能量與動力震懾了,樂談很就沒有出現一樣像"Tales From The Punchbowl"這樣具有豐富內涵與幽默性的唱片了.至此,這群怪傑的本色一覽無遺了;Primus讓有心人感到欣慰的就是他們把即興視成了音樂的命脈,相信很多功成名就的藝術家面對這兩個字是不能不汗顏的.而Primus在音樂世界里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盡情嘲笑兩個字,這就是修飾.因此,Primus在搖滾大軍中流露出的優越感是十分自然的.
  1996年,Primus參加了Interscope旗下獨立的灌錄.共由21支樂壇著名的重型機械參與組合.令人吃驚的是樂團核心Les在同年發表了一張個人專輯"High Ball With The Devil".蛻變后的Les面對惡質的處境顯得更鎮定自若了,以往Primus的那種狂散步羈消失了,代之的是一份迷亂幽深的氣質;然而,Les"不正經"的怪人本色始終在一路延續著,這吸引了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前來助陣.在"Delicate Tendrils"中,70年代Punk樂隊Black Flag 的主音Henry Rollins與Les進行了一次忘年合作,Henry冷感的獨白配合著Les雷打不動的軍樂式演奏,映射了現代生活殘忍的人性廢除.換血后的Les依然沒有忘記摯愛的樂器試驗,"Calling Kyle","Delicate Tendreils","The Awakening","Carolina Rig"都是貝斯與鼓搭檔演出,這些也都是音樂家最原始直覺的濃縮.此外,Les的詞怖敫棖?嚼叢皆?反而更像寓言詩了,這時我們會清楚的發現Les與他周圍的部落群體是多莫的格格不入.這讓人們漸漸產生了一個疑問:像Les這樣脫離公眾軌道獨自運行是離搖滾更遠還是更緊了呢?
  就在我們以為Primus快成為記憶時,他們又給了我們一則讓人驚喜的消息:他們剛推出了第六張專輯"Brown Album".儘管我們還沒來得及仔細聽聽這張唱片,但依然能感受到這張唱片複雜的風格,Funk,Jazz,Fusion,Country甚止30年代的Big Band,最重要的是Primus 並沒有背叛自己和人群.他們毅然堅守者初衷,但出招卻越來越迅猛,以至於你不敢相信這個腐朽的年代,還有這樣一群革命者依然在堅守著一種寧死不屈的姿態.你看,他們又開始變形了,頓足爵士舞曲,軍樂進行曲,東倒西歪的卡通,昂首闊步的隊列曲..... 最終你會明白他們對前景無休止的慾望已超越了開拓新路本身.他們就像三個來自遠方的古怪男子,一路沿街叫賣者荒誕的偏方和苦悶的解藥;當他們招搖者呼嘯著肆笑著與你擦健而過時,你會突然感到那並非是一種無聊消極的生命方式,而在這面不規則形的鏡子里, 你會照見自己的身影. 大名鼎鼎的樂隊Primus

  這張《Antipop》從他們邀請的製作人陣容就能看出他們的怪異所在。這個陣容中有前the Police樂隊的鼓手Stewart Copeland、Limp Bizkit樂隊的Fred Drust、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的主唱Tome Morello,還有在1991年便有過合作的Tom Waits。除此之外,客座樂手有前Faith No More的吉他手Jim Martin、Metallica樂隊的James Hetfield和Kirk Hammett。Les Claypool覺得自己的貝斯不來勁,還特邀了funk貝斯大師Bootsy Collins助陣。Hip-Hop開山人之一的Tricky在唱片中合作的歌手Martina也被邀請進來……這個陣容本身就有點荒誕。
  因為Les Claypool彈了一手好貝斯(他的技法可以作為搖滾樂教材),所以,專輯里到處都能聽見他那funk味十足的貝斯,甚至他的貝斯有時會按吉他的彈法來演奏,令聚來的各路豪傑黯然失色。
  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西海岸樂隊 primus 成立於1984 年,由貝司手兼主唱 les claypool倡導、吉他手 todd huth(後來由 larry lalonde 替換)和鼓手 tim alexander,這是一支怪誕、瘋狂、激進而不可思議的樂隊,他們音樂的特點就是沒有規律和章法。
  終於在1990年推出首張專輯《suck on this》,迸發出claypool的在音樂上的另類奇能。專輯收錄的是他們在俱樂部的現場錄音,並以他們自己的廠牌 prawn song出版發行的,歌曲中充滿了轟轟的貝司和怪誕的唱法以及顯示非傳統的詞曲創作。在一系列巡演之後他們又推出專輯《Sailing The Seas Of Cheese》,這次特別邀請了Tom Waits獻聲,這張專輯確定了他們的音樂輪廓。
  在1993年樂隊成功推出《Pork Soda》,三個怪人本著實踐和打破傳統的方針,玩的更加過火,旋律對於他們已經沒有意義,而是被分解的支離破碎,1995年《Tales From The Punchbowl》發行,這是一張具有幽默感的蘊藏無限能量的作品。後來的《Brown Album》專輯和《AntiPop》也沒有改變他們一直狂放的怪異性情,音樂更是體現出各種各樣的奇異風格。Primus不管外界何種態度,忠貞不渝、視死如歸的搞自己的音樂創作,實在令人佩服。 樂隊的靈魂人物-Les Claypool

  90年代十佳貝斯手Les Claypool
  90年代大概沒有別人比Claypool更能號召年輕毛頭小子拿起bass從軍報國了! 身為頗受歡迎的另類怪團Primus團長兼bass手, Claypool用他詭異的勾,敲,點弦技法....尤其是用在六弦無琴格的bass上....
  證明了bass手也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創意打破成規而且得到肯定. 當然他什麼都不在乎的態度和近乎褻瀆(?)的彈奏風格惹火了一些人, 但是你必須承認他在突破bass彈奏極限和提升bass手在演出時或在MTV里地位上有相當貢獻的.
  所以即使你可能完全聽不下他彈的東西, 他還是有值得被敬重的地方.
  1993年Bass Player的讀者票選Claypool為年度最佳bass手, 而他也是年年票選中"最佳 無法歸類 音樂bass手"榜上常客. 喜歡他的人還不只是一般讀者; 在Jan/Feb 1992的Bass Player上Flea就曾表示(Flea是誰? Bass大怪物, 也在十名內)"Les彈的東西非常地與眾不同, 怪得好. 我不是在說誰的風格比誰的酷, 但是聽他的音樂是跟別人完全不同的經歷". 五年後311團bass手P-Nut說道"我會把Les放在我自己的搖滾名人堂里. 每個有本事創作出獨一無二作品的人都該享有某種程度的不朽".
  除了和Primus的作品外---至今已發行6張錄音室作品和2張翻唱專輯, Claypool還有一個帶有早期Primus風格的新團Sausage, 發行過Riddles are abound tonight專輯. 他有一張個人作品Les Claypool & the holy mackerel present highball with the devil. 他也出現在Tom Waits的Bone Machine專輯的樂手名單內. 他的最佳作品是1991年Primus發行的專輯Sailing the seas of cheese.
  Les Claypool本名為Leslie Edward Claypool,於1963年9月29日生於美國佛羅里達州, 四歲時父母親就因故離婚,從小他便與他的母親生活。
  小時后的Les Claypool就以收音機為伍,到國中時,他發覺他想要學些樂器,那時他還分不清楚什麼是吉他什麼是BASS,但是他對這種"可發出肥厚聲音"的四弦樂器相當有興趣。
  國中時Les認識一位叫Mark Biedermann的吉他手,而Mark因為缺一位Bass手,所以Les就向父親借錢買了生平的第一把BASS(Fender P-Bass),並加入生平第一個樂團(Blind Illusion),在當時Les還不會彈奏BASS,而Mark Biedermann 就負責教導Les彈奏。當時Les常常跑去看Rush樂團的Geddy Lee表演,他仔細觀察Geddy的手及所有彈奏的部分,因為Geddy Lee的刺激,他了解自己還需要更努力,為了要讓彈奏速度更快,他開始用三隻手指彈奏。
  除了在Blind Illusion樂團里彈奏外,國中時的Les還加入學校的爵士樂團,雖然當時他還不會視譜,但是經過老師的教導,漸漸的他就懂得如何視譜了,除此;加入爵士樂團也讓他有機會接觸到Upright Bass,Les回憶道:「彈奏Swing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可以看見大家隨著節奏而起舞!」接受了Metal及Swing洗禮的Les開始對Funk產生興趣,當他聽到Stanley Clarke的 I Want to Play for Ya 專輯后便深深受到這種節奏的吸引,他學習彈奏專輯中的每個音符,幾年的苦練之後,Les的Slap速度已經相當的驚人了,國中時大家都叫他"Disco Les" 因為他始終彈funk.。
  1984 年Les參加很多樂團的audition,不過都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樂團,Les便開始嘗試自己創作;這段期間一位舊識的吉他手Todd Huth 找他組團,因此Primate 樂團成立(隨後改名為Primus)。為了錄製專輯,Les賣掉車子以籌措錄音的費用,雖然專輯推出了,但只有在當地的電台撥放,而歌迷也是少的可憐。
  1988年Todd Huth因經濟因素而離團,該年Les 重回Blind Illusion 並遇見Primus 現任吉他手Larry LaLonde,隨後他們又遇見鼓手Tim "Herb" Alexander,由於他們的努力,Primus 漸漸建立起名望,然而就在專輯 Suck on This 錄製中,他們又面臨團員的異動,但是極高的電台撥放率及好評,使他們更為堅強,也引領著Primus持續前進。
  對於Les的彈奏,就像Primus的樂風一樣,你除了無法定位及理解外,你會對他的創造力及技巧稱奇,六弦無琴格的Bass,時而彈奏和聲,時而強烈的Line,Bass在他的手裡,就像是玩具一般,操控著音樂的起伏,也操控著聽眾的情緒。
上一篇[交聯]    下一篇 [那不勒斯大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