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sion -Eden中的Sion

  

sion

Sion 中文名:紫苑(zǐ yuàn)或詩音(shī yīn);日文名:シオン

  作為「拯救了人類的少女」被人所知的Felix。年齡在100歲左右,但外貌只是一個幼齒的少女。

  擁有即使在Felix之中也出類拔萃的頭腦,是地球脫出計劃的中心人物。專業是引擎工學,但也負責移民船本身的開發等工作。在計劃進行到最終階段的現在,對全船的組織再編以及政治交涉方面等方面也起著重要的作用。但是也被利用當做政治宣傳,因為存在感巨大的關係樹敵很多。在人前是態度凜然、身份高貴的公主殿下。但另一方面,因為出生以來一次都沒有離開過洋館,因此對外面的世界十分的憧憬。也因為這個原因,大多時候都顯現的天真無邪。

2 sion -Melty Blood中的Sion

sion

  原名為Sion Eltnam Sokaris,八年前被任命為學院的候補院長后,更名為Sion Eltnam Atlasia。

  Sion Eltnam Atlasia

Sion Eltnam AtlasiaSion Eltnam Atlasia
(台灣譯名:希翁·艾爾多娜·亞特拉希雅)

  melty blood的女主角

  生日 6月1日

  血型 O型

  身高 161CM

  體重 48KG

  三圍 86-55-83

  據推測年齡為18歲。

  Melty Blood的女主角,整個故事的帶動者。

  為了使Tatari結束而出現在三咲町的,三大魔術師學院其中之一——Atlas學院的鍊金術師。

  將納米單位的細絲[Filament]·Etherlight與「黑槍」的仿製品·Barrel Replica作為武器。以莉茲拜斐(Riesbyfe)的遺物——盾的一部分(碎片?)做成了子彈。

  身為連Atlas都數一數二大有前途的鍊金術師,Atlasia這個名稱意味著Atlas學院下期的院長候補。

  參加三年前的TATARI討伐,失敗。被認為是唯一的生還者。在事件之後不回Atlas院,逃開教會的緝捕,隻身追趕著TATARI。

  雖是一本正經不知變通的性格,但本性是暖和的天才學者。在關係惡劣的月姬女主人公[Heroine]們中,與大部分的女主人公都能相應地關係和睦的罕見類型[Type]。

  與某聖杯戰爭的女主人公是同類型,不過其實Sion是后開發的。

  祖先Zepia Eltnam Oberon因為計算出人類滅亡的結局卻沒有辦法避免而發瘋,轉而向白姬arcueid的姐姐黑姬Altrouge尋求幫助,簽訂了使其成為不可消滅的現象的契約,躋身死徒二十七祖之列,以繼續追求第六法挽回人類滅亡的結局。但是在朱紅之月出現之後(即人類滅亡之時)會變回死徒。成為現象的Zepia持有名為TATARI的固有結界,可將人們的恐懼化為現實,曾經具現出人們恐懼的暴君在一夜間將全城屠殺殆盡,被人稱為WARACHIA之夜(瓦拉契亞之夜)。

  三年前,瓦拉契亞之夜在義大利的鄉下地區發生。教會向Atlas學院請求協助,因為瓦拉契亞之夜本來就是Atlas的鍊金術師。Sion為了去接觸外面的世界,想要新的情報自願加入了討伐隊,與聖堂教會的騎士團參加了討伐瓦拉契亞之夜的戰役,結果全軍覆沒。故友莉茲拜斐為了讓sion逃走,被瓦拉契亞打敗而死。逃出來的sion因為恐懼被瓦拉契亞之夜咬傷,半途吸血鬼化,不過由於TATARI的特性避免完全的死徒化。因為治療自己的吸血鬼化和其他人交換了自己的成果,違背了Atlas的戒律,因此同時被魔術協會和聖堂教會通緝。為了打倒瓦拉契亞之夜,也為了治好自己的身體,她計算出下次發生「瓦拉契亞之夜」的地點來到了三咲鎮,順便挾持遠野志貴來逼迫他的戀人——真祖Arcueid來提供復原的方法,不料被遠野志貴打敗。隱瞞真相的Sion與遠野志貴成為協力者共同克服了一系列困難,終於站在了決戰的舞台上。Arcueid具現出了千年以後的朱紅之月破除了黑公主的契約,兩人終於將Zepia——瓦拉契亞之夜打倒,后Sion離開了三咲鎮,回到Atlas學院研究吸血鬼化的治療。

  
sion

標誌性台詞:比速度的話,沒有人可以趕得上我們。即便是北歐之神,也沒能敵過巨人王的思考。
吸血鬼sion

  這是Sion敗給吸血衝動之後完全吸血鬼化的可能性,想要代替瓦拉齊亞成為TATARI。雖然心中仍然愛著志貴,卻無法分清面前的人是誰。在殺死志貴后依然念著「志貴你在哪裡…」在街上遊盪,想必在成為TATARI之前會被Arcueid和Ciel分屍吧……

sion

OSIRIS之砂

  消滅了瓦拉契亞之夜的

  Sion停止了死徒化,雖說已見不了陽光,但也不用擔心變成完全的死徒,繼續待在志貴身邊,目前和志貴死徒化的同學弓冢五月一起躲在小巷中。然而噩夢沒有停止,Sion被瓦拉契亞之夜在吸血時奪走的部分信息——繼續留在Atlas學院,接手Zepia的研究走上追尋第六法的不歸路,最後躋身二十七祖之列的自己——在Zepia敗亡后成為了Tatari的核心,並於Sion和志貴合作擊敗瓦拉契亞之夜的一年後具現出來,自稱OSIRIS之砂。明白人類的滅亡不可避免的結局,OSIRIS之砂做出了賢者之石,準備將地球結晶化變成巨大的標本來永久保存。除了上次的角色悉數登場,Sion的故友莉茲拜斐因為聖盾的加護沒有變成可以自由使用的數據,類似刪不掉的病毒一樣留在了Tatari的程式中,這次被一口氣吐了出來,莉茲拜斐成為OSIRIS之砂的防衛機構的一部分。MBAA Sion線,在Sion打倒OSIRIS之砂后,莉茲拜斐作為一組數據佔用了Sion的兩塊思考留在了世上(假如Sion的大腦是電腦,裡面有7塊CPU,她用了兩塊CPU來啟動名為莉茲拜斐的桌面精靈),和Sion、弓冢五月組成了百合——不對,是路地里同盟,真是可喜可賀。

上一篇[珠色鸚哥]    下一篇 [條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