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yakuza是對日本黑幫的統稱,現在有很多人都誤以為山口組就是yakuza,其實yakuza是日本黑社會的統稱。yakuza有22個組織,而山口組yakuza裡面最厲害的一個。

  
yakuza

日文黑道份子的發音"yakuza" 來自於日本的橋牌遊戲'Oicho kabu'. 這種遊戲的規則(類似橋牌21點)為,最初時每人發給兩張牌,在這之後每個人有權力可以在抽一張牌.在累計三張牌的點數後,總和尾數為9時的情況下為最贏,為0時最輸.當然,若處其他情形下,則互相比較以判輸贏.假設您在發牌時拿到8及9(目前總合為17),那再抽第三張牌時可以為1或2(三張牌總合為18或19)皆有大贏面(尾數為8,9),然而若您抽到3的話(總合為20),則您必輸因為尾數為0.所以,當您抽到8-9-3三張牌後,只能提早恭喜您,因為您畢業了(game over).就是因為8-9-3(ya-ku-za)的意義為輸了(沒有用),所以日本人把它的日語發音運用在形容黑道份子上.

  這個名詞"yakuza"最早為17世紀時用在形容一些特異獨行的人士"歌舞伎人" . 他們因穿著怪異,舉止異常而受到注目.另外在日本中古世紀時,有所謂的"浪人",他們經常流浪日本各地並且打劫擄掠也被冠以"yakuza"之稱號.

  在同一時期,亦有所謂"町奴"的形成,他們大致上是由商家,貿易商及招安後之浪人組成,目的主要為保衛家園以免被歌舞伎人所侵擾.而"yakuza"在此時也轉換角色由邪惡至正義.從此之後,"yakuza"也被賦予除強扶弱的印象.這也正是目前日本許多黑道人士希望被外界任定的角色.他們希望能擁有兩百年前之老祖先"町奴"之稱號,而非一些齷齪不入流的角色,雖然事實上他們因私人的利益已危害到社會的平靜.

  在近代,約19世紀末及20世紀初, 日本經歷了巨大之工業及社會改革.而Yakuza顯然地也跟隨著社會改變而轉型. 他們除了大量參與新興工業,如造船業,營造業外,也與政府當局合作以換取治安機關的容忍(忽視其對社會平靜的威脅). Yakuza 的數目從明治維新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後急速增加. 在美國代管日本時期,對於所有的日常用品採取配給制度.雖然這個制度平穩了物價的哄抬卻也助長了其他勢力的發展.舉例來說,在那個時候黑市是一種特有的現象.因為處於管制期間,一般民眾要取得一些比較好的物資並不容易.所以求助於黑市尋求一些特殊管道.而在這個過程中自然而然地產生新一代的"yakuza"(所謂的街頭騙錢份子). 有鑒於當時義大利黑手黨在美國等地的勢力坐大,日本的黑道份子也群起效尤,身著黑西裝,皮鞋以及小平頭並積極地擴張勢力.

  在 1958-1963 年間, Yakuza 的人數已達到 180,000人,那也就是說全日本的黑道團體約有5,000個之多. 而黑道組織的增加也加速了地盤的爭奪化,自然地暴力事件也跟著明顯起來. 不過,在經由日本政府強力整頓後,黑道勢力有遞減的趨勢. 在1988年,根據日本治安機關的估計,黑道團體已減少至3,400個左右,黑道人數也遞減至100,000人(同一時期,在美國約有30,000人).

  為了避免治安機關的取締,許多黑道份子開始進行漂白的動作,以組成公司團體並影響政壇(黑金政治),這些公司組織包括財務,房地產以及投資公司等. 在那時期,這些俱黑社會背景的公司的影響力甚至可以撼動日本的經濟. 在1992年,日本政府終於決心大力掃蕩此歪風,在同年日本國會通過一系列的遏止非法黑社會團體染指政治上或經濟上的活動. 而此舉也引起黑道界的激怒, 最有名的例子是具黑道背景的婦女們於東京的銀座舉行盛大的遊行抗議等情事.

  當然,在此情況下,這個抑制黑道措施自然無法達到其應有的效果,Yakuza 在日本社會仍持續擁有一定的影響力. 在近年來最有名的例子為1995年的神戶大地震,神戶為重量級黑道組織"山口組"的故鄉.在地震發生後,日本政府未能做最快速的支援處置.相反地,有別於日本政府的冷淡,"山口組"給予故鄉的民眾最大的支援.它不但盡全力提供糧食及民生用品,也給予災民最大的救助. "山口組"此舉不但使日本政府難堪,也使Yakuza給人的公眾形象改觀.

  在我來到日本之前,Yakuza給我的印象只限於和俄羅斯,義大利,美國等地為非作歹的宵小鼠輩之類. 相信在此地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樣有同樣的想法. 當我在日本處的時間越久,我也開始領會到日本存
yakuza

在已久的社會哲學.Yakuza事實上扮演了某一程度的社會角色. 那也就是說,在某些情況下,黑道份子發揮一些社會制衡的功能. 舉例來說,當某些情況讓警察無法處理時,黑道份子"以暴制暴"的角色便派上用場,最明顯的例子如催討債務等屢見不鮮. 雖然它是暴力討債但卻是最迅速有效的辦法不是嗎?而我想這些由暴力組織出面來解決問題而鮮少尋求警察之力的情況多少會顯現在日本的全國犯罪率低之記錄上(因很多糾紛皆私底下被解決).不過在另一方面,我也懷疑Yakuza是否真得如同"俠客羅賓漢"般發揮社會制衡的功能?

  Yakuza中最具代表性的兩大特徵:

  刺青:在日本, 這幾乎已經成為黑社會的象徵了。(右上圖)

  斷指:Yakuza成員如果犯錯,就要切掉自己的小指,以示歉意。在很多成員,身份越高的人身上常能看到手掌上殘缺不全的一個或多個指頭。(右下圖)

  
yakuza

在日文中, Yakuza (原義為惡棍,形成幫派后,即為惡棍團,亦即黑幫)和義大利文的Mafia (黑手黨)是同義詞。日本的黑幫據說有16.5 萬之眾,所從事的非法行業的年營業額接近700 億美元。

  這是一個已存在了幾個世紀的幫派組織,下屬的是數以千計的武士小集團,維繫其眾多成員的是各種各樣的門規,維持其存在的有效策略之一是對公司的敲詐勒索。日本黑幫與合法的公司直接打交道,脅迫它們交納保護費,否則就破壞它們一年一度的股東大會。這一類的恐嚇十分普遍,於是幾年前日本各公司最終聯合起來,決定每年在同一天召開各公司的股東大會,以對付黑幫的破壞。

  他們也進入了販毒的行當,並且似乎已經壟斷了夏威夷的「冰毒」市場(冰毒的學名為脫氧麻黃礆,是夏威夷群島上的吸毒者經常使用的毒品)。由於文化上的親緣關係,日本黑幫在這裡的販毒活動相對說來比較順利。據說,夏威夷至少有50家主要的產業由日本黑幫犯罪分子所有。1992年,聯邦調查局成功地將吉村三夫誘出東京后又讓他來到火奴魯魯一個旅遊勝地的一家旅館。他本以為他會在那裡成交一筆500 萬美元的冰毒生意。由於在美國境內被捕,這位43歲的極深海地方幫派的頭子成了日本黑幫在美國被判罪的第一人,也是迄今為止唯一的一名黑幫頭目。但是,按照曾向美國參議院的一個調查委員會作證的一位前黑幫成員的說法,夏威夷並非日本黑幫在美國享有利益的唯一場所。數以億計的日本黑幫的贓款湧進了美國周邊國家的旅館和高爾夫球場。散布在曼哈頓商業區各場所的許多日本私家賭場據信也由日本黑幫在幕後維持。

  在日本黑幫進入國際市場的最初階段,他們幾乎完全依賴銀行為他們洗錢。但是,到了1970年初,日本黑幫發現了證券經紀業的功用。在馬來西亞華人幫派集團的幫助下,他們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開辦了經營證券的生意。業務擴大后,他們又很快進入了香港、澳大利亞、紐西蘭、印尼、菲律賓。據稱,他們現在已經在美國開設了店鋪。現金從漏斗的頂端進入,從另一端出來的是能付出合法紅利的合法公司的股票。當日本黑幫經營股票的一個小幫派被馬來西亞取締后,在沒有受到任何起訴的情況下,這同一幫人又在倫敦出現了。

  在大多數情形下,日本黑幫在洗贓款時採用的是投石問路的方法。比如,他們每年通過東京房地產業沖洗數億美元的贓款,採用的手段是買進一批房地產,然後又把它們賣給自己。這一進一出,就人為地提高了房地產的價格。然後,黑幫又用從自由的,毫無約束的香港市場買來的美國財政部證券支持以這些房地產為抵押的貸款。但是,他們不時也表現出進入新興領域的遠見卓識和勇氣。1985年年中由於從販毒體系中積聚了大量的現金,一個黑幫團伙將注意力轉向了興旺的法國時裝奢侈品的交易。

  第一步是將他們的錢向巴黎集中。其中一部分由亞洲的銀行通過盧森堡、瑞士和海峽群島電匯到巴黎。其餘的由專門的攜款人帶進巴黎。這些人看上去是著裝華貴的日本商人,法國海關人員很少會想到要去檢查他們的手提箱。其後,罪犯團伙的頭目在巴黎市中心的馬德琳大街附近租下一套住房,在亞洲語的報紙上打出保密廣告,招募了大約三百名中國、越南、日本籍的「顧客」。每天早晨、他們前往上述住地報到,領取每張面值500 法郎的一疊鈔票,然後被打發去商店:主要是維東和赫米斯時裝店,但有時也去沙內爾和朗瑟爾。在這些商店裡,他們買下成打的手提包和頭巾。每天下午,這些商品在住地集中起來打包託運。在買通法國海關一位官員后,罪犯團伙利用偽裝的文件將這些商品出口到日本,然後由黑幫的一個幌子公司批發銷售。

  這一勾當一直持續了整整六年,沒有引起任何人的丁點兒懷疑。後來,維東的僱員們對與日俱增的穿得破破爛爛的亞洲顧客的光顧生了疑心:他們每人手持嶄新的,發出清脆聲響的,面值500 法郎的鈔票,購買的是昂貴的商品。維東的經理人員向警方發出了警告,他們也很快發覺到:這些貨物正源源不斷運出法國,從而可以免征增值稅,但所有的人都不屑於申請獲得一份增值稅的回扣。其後,警方自己也開始注意到:穿得破破爛爛的亞洲人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候進入馬德琳大街附近的一處住地。他們每人手裡都提著購物包,包內塞滿了法國時裝。

  1992年春,當局開始捕人。不久,就有一百多人被捕。商店自身並未被牽連進去。當法國警方突擊搜查上述住地時,他們發現了45萬美元的現金和差不多130 萬美元的商品,其中包括即將運往日本的2 ,500 件維東和赫米斯的產品。他OJ還發現了銀行的結單,上面逐條列出了在本地銀行的270 萬美元的帳目。沒有人確切知道自1985年以來這一犯罪團伙究竟洗了多少錢,但法國海關卻能確定:僅1991年一年內,罪犯們就洗了7 ,300 萬美元。
上一篇[協同理論]    下一篇 [系統六西格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